第十章 新生报到

文 / 血花四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九月的上海依旧是酷热难当。烈日炎炎,热风轻拂,校园里虽然绿树成荫,却仍是难以阻挡这逼人的酷热。

    fd大学里,到处都是来报到的新生,大多数是一家三口一起上阵,有的甚至老少三代齐至,冒着酷暑,顶着毒日,校园门口、大草坪上、逸夫楼前,拍照留念的人络绎不绝,一个个满头大汗却仍是精神振奋欢声笑语。这些天之骄子和他们的家人为了这一天曾经付出了多少艰辛汗水啊,好不容易才能够进入这全国知名的一流大学,当然要先好好游览一番拍几张照好带回去向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炫耀炫耀。

    方谢龙开了一辆全新的白色volvos40,慢慢地行驶在fd大学里的林荫大道上,看着周围的人,心里有些不解:有必要这么兴奋吗,不就是读个大学罢了,跟以前的中小学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他摇了摇头,沿着林荫大道驶向了新生报到处,那里,早已是一片人头攒动。

    方谢龙办好了手续,就直接驾车去了宿舍。

    fd大学后面一带,有一片透空铁栏杆围起来的封闭式的宿舍小区,小区内绿树掩映,芳草茵茵,清溪淙淙,十几座三层高的小楼点缀其间,别具中式庭院风味。这里,是专门为愿意多出点钱的人建造的宿舍区,方谢龙的宿舍就在这里。

    从小区大门方一进去,车道就转了个弯,然后斜斜向下,在一片假山喷泉的背后,延伸进了地下车库。此时,车库里已经停放了不少车,几乎都是宝马、奔驰、凯迪拉克等名车,甚至还有两辆红色的法拉利和一辆蓝色的蓝博基尼。方谢龙还算不错的的白色沃尔沃停在那些名车之中,此时却显得那么的不起眼。

    方谢龙停好车子,从后备箱里拎起了一只大背包,从一边的楼梯走出了地面,在一片鸟语花香、泉水叮咚中进入了八号宿舍,立时感到一阵清凉,这里有二十四小时开放的中央空调系统,四季如春。宿舍里已经是人声鼎沸,个个一身名牌的新生们或站在走廊里,或相互串门,在自我介绍着互相认识,那些衣冠楚楚、财大气粗的父母们此时却在亲自替他们的孩子整理房间,一阵阵的吞云吐雾,一阵阵的喧哗大笑,甚是热闹。

    方谢龙直接到了顶层三楼,这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安静的很,还没几个人入住。找到了自己的房间走进去,只见里面布置什么的倒是跟外面四星级宾馆里的豪华客房没有多大的区别,一个小小的会客厅,一间卧室,一间书房,还有一间不小的卫生间,雍容典雅,简洁大方。

    关上房门,方谢龙把大背包望地上随手一扔,就穿过小客厅走到了阳台上,一眼望去,只见一片枝繁叶茂、绿意盎然,小桥流水,掩映其间,清香袭人,令人迷醉,世俗的尘嚣被隔离在了外面,留下的只有一片宁谧。

    方谢龙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自然的芬芳气息,习惯性地放出了神识,扩散笼罩了整个fd大学的校园,没发现有什么特异的存在,却意外地“看”到了有几个女生已经难耐酷暑地在洗澡了,他的神识恶意地留下了几道分身,停在了那几个女生的身边,仔细地、近距离地欣赏着年轻美丽的酮体,在心里品评着给她们打分,真是赏心悦目啊,嗯,有益身心<a href="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 target="_blank">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a>?http%3a//www.jinjian.cn

    <a href="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 target="_blank">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a>?http%3a//www.jinjian.cn

    健康,嘿嘿,反正不会有人知道的。直看到那几个女生都洗完了澡穿上了衣服,他才收回了那几道神识分身,却发现自己下面已经搭起了帐篷,他忙冲进了卫生间冲凉去火。过了老半天,才浑身舒爽、精神抖擞地走了出来,身上只穿了条三角裤,身子一歪躺到了床上,脑海里犹自浮现着刚才看到的那几具充满曲线诱惑的美丽酮体,渐渐的,那几具酮体合并成了一个,但脸蛋却不是她们中的任何一个,而是一个不是很漂亮、但是很可爱、正哈哈大笑着的小女孩的脸——那是他理论上的未婚妻——他爸爸前几年曾经去田震云家里拜访过,还真的跟田家订立了婚约,还带回来一张照片给他看,说这就是他的小未婚妻田雪吟。那时,他九岁,而她,也仅十二岁。

    方谢龙提起了垂在胸前的心型挂坠,打开小巧的翻盖,里面是一张小女孩的照片,一张还算清秀的小小的圆脸,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两道稍嫌浓密的眉毛,鼻子倒是长得蛮秀气挺直的,算不上樱桃小嘴的嘴巴正张得大大的在哈哈大笑,透着一份天真和直爽。照片上的小女孩跟他想象的几乎一模一样,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虽然,他还从来没见过她本人。

    方谢龙每夜修炼时,都会放出神识神游天下,有时甚至冲出大气层探视宇宙,偶尔也曾窥探过女人的,甚至还全过程地看过别人翻云覆雨的活春宫,每次看到激昂兴奋时,就回去冲凉消火。几年下来,到也算是阅女无数,却只是没看到过自己的未婚妻,一来是他根本不知道她在哪里,茫茫人海中要找一个人实在是大海捞针,二来是他也不想太早就对她失去神秘感,这种未知的神秘感可是很有趣的,所以,他也不知道他那位理论上的未婚妻现在究竟长成什么了模样,恐怕现在面对面碰上了,他也不认识。之所以称为“理论上”的未婚妻,是因为这是双方家长的包办式婚姻,在现代社会是不被承认的,而当事人自己甚至都还没见过面,还根本谈不上什么爱情。更何况,传承了前九世记忆的方谢龙心里最渴望的却仍是那最疯狂的杀戮,在他的心里,爱情,是排在杀戮之后的。不过此刻,他心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意,在这无比的宁谧自然中,他的心里只有一片平静与祥和。

    方谢龙在连篇的浮想中睡着了,脸上带着微笑,梦里,他——方谢龙,和她——田雪吟,结婚了。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惊醒了方谢龙,也惊散了他的春梦,他火冒三丈地大吼一声“谁啊”,一跃而起,怒气冲天地打开门,却见一个高高瘦瘦长得跟竹竿似的家伙站在门外,白净的脸上架着一付金丝眼镜,正愕然地看着他。方谢龙怒吼道:“他妈的,什么事啊?”

    那竹竿似的家伙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位同学,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搅你了?我是隔壁的,只是想跟你认识一下。”

    方谢龙定了定神,运起邪龙诀把怒气强压下去,堆出了一脸的笑容可掬,说道:“哦,是隔壁的同学,你好啊,我叫方谢龙,中文系的。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正在睡觉,没搞清状况,嘿嘿,还请多多包涵。请问您尊姓大名啊?”

    那竹竿似的家伙却更被他吓得一愣一愣的,乖乖,怎么变得这么快,跟变色龙似的。方谢龙轻轻地推了他一把,他才哆嗦了一下,说道:“免尊,我姓吴,口天吴,单名一个磊字,三石磊,也是中文系的。”

    方谢龙见他有些吓呆的样子,就先伸出手去,微笑着说道:“你好,吴磊,很高兴认识你,进来坐会吧。”

    吴磊忙跟他握了握手,说道:“你好,方谢龙同学,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方谢龙将身一让,进了小客厅,把自己扔进了沙发,“你随便坐。”他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示意了一下。

    吴磊还是有些怕怕的,只沾了半边屁股在沙发上,“方谢龙同学,请问,你是哪个<a href="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 target="_blank">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a>?http%3a//club.stockdiy.com/index.asp%3fboardid%3d7

    <a href="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 target="_blank">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a>?http%3a//club.stockdiy.com/index.asp%3fboardid%3d7

    专业的?”

    方谢龙朝他一瞪眼,“你这家伙,怎么这么烦啊,什么同学不同学、请问不请问的,一股子酸气冲天的,这样吧,你,叫我龙哥。”

    吴磊睁大了眼睛,“你多大啊,我看你好像比我小嘛,我十九了。”

    方谢龙坐直了身子,恶狠狠地瞪着他,“那又怎么了,我十六,你不服啊,我年龄比你小,说明我比你行,达者为先嘛,他妈的,你叫我龙哥,以后我罩你,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吴磊忙点着头赔笑说道:“是是是,龙哥。”

    方谢龙得意地笑了笑,又歪倒了下去,“我是哲学专业的,你呢,什么专业?”

    吴磊答道:“我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的,。”

    方谢龙嘴角一歪,说道:“专业不错啊,比我的什么狗屁哲学好,他妈的,怎么把我保送到这么个狗屁专业来了,我又不想做什么哲学家。?g,你是哪里人啊?”

    吴磊忙答道:“我是苏州人,吴县同里的,你呢?”

    方谢龙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是上海的,你是同里人?同里?那可是个好地方啊,我去过,嗯,那个,什么退思园,还有什么崇本堂,不错不错。”

    吴磊忙狂拍马屁:“龙哥你真行,同里这么个小地方,您也去过啊,嘿嘿,连退思园、崇本堂都知道,您真是博学啊。”

    方谢龙满不在乎地说道:“同里算什么,我还去过峨眉山、九寨沟、庐山、黄山,还有很多呢,就不说了。”

    吴磊大拇指一翘,说道:“行,真行,您可真是年少有为啊,年龄比我小,玩过的地方比我多,我以后就跟您混了。”说着,递上了一支中华烟。

    方谢龙手一推,道:“我不抽烟的,你自己抽好了。”

    吴磊讪讪地收回了烟,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着抽了起来。

    门外由远而近地传来了一阵喧哗,方谢龙一骨碌跳了起来,跑过去打开了门,吴磊忙跟了上去。外面走廊里,却是一群公子哥儿模样的新生正旁若无人地大声说笑着走过来,看到方谢龙和吴磊站在旁边,他们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个身材高大、比方谢龙还高一点的,有点愣头青模样的家伙走到方谢龙跟前说道:“你好啊,兄弟,认识一下,我叫江天,山东人,计算机系的。”

    方谢龙点了点头,说道:“你好,我叫方谢龙,上海的,中文系。”

    吴磊忙跟着说道:“我叫吴磊,。”

    后面几个也纷纷走上来自报家门,“叶昊,重庆的,计算机系”,“陈东,辽阳,材料系”,“白连胜,深圳的,广告系”,“游子明,昆山,新闻系”。方谢龙跟他们一一地打招呼握手,把他们都邀进了自己的房间。

    六人在小客厅里的沙发上挤在一起坐下,大家都是年轻人,自然有很多话题可以聊,这个说哪家饭店的菜烧得好,那个说哪个酒吧的气氛热烈,这个说什么车开起来最爽,那个说哪个女明星长得最漂亮,一下午聊下来,六个人自然就聊成了兄弟,一个个称兄道弟的。方谢龙年龄最小,却偏要抢着当老大,硬要其他人叫他“龙哥”。除了吴磊,另四个自然不肯。方谢龙却是脸一沉,微微透出了一点杀气,那四个立刻感觉到室内的温度仿佛降了十度,室外如此灿烂热烈的阳光都仿佛被挡在了外面,一股威压之感从方谢龙这边传过来,压得他们话都说不出来了,大热天里竟不由得哆嗦了起来。看着方谢龙阴沉的脸,他们的心底都冒出了寒气,一个个忙开口叫“龙哥”,方谢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一切立刻恢复了正常,其他人才松了口气,头上身上直冒汗水。

    方谢龙慢慢地说道:“你们叫我龙哥绝对不会吃亏的,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我这个做老大的一定会罩你们的。今天晚上我请客,饭店任你们选。”

    他们纷纷说道:“那怎么行,当然应该是我们请龙哥才对。”

    方谢龙摆了摆手,说道:“今天第一天,当然是我这个老大请了,你们都别争,以后有的是机会,嗯,走,我们到‘小南国’去。”

    在方谢龙的带领下,一行六人也不驾车,就一路说说笑笑地游荡了过去,走了约一刻钟,就到了“小南国”酒家,也不要包房,就在大堂里找了个视野开阔的位置坐下,点了酒菜,吃喝起来。一席下来,那五人对方谢龙倒是真的多了不少敬佩之意,人家年龄虽小,懂得却就是比他们多得多,对时事的见解也比他们更全面开阔,不服不行啊。还有,他的酒量好啊。更何况,方谢龙在宿舍里露出的那种威压之力,他们可是还没忘记,所以,现在,他们都已经是真心真意的叫他龙哥了。

    方谢龙喝白酒如喝白开水,一个人喝了五瓶五粮液,看的另五人一愣一愣的,咋舌不下。江天道:“我一直以为自己的酒量已经够好了,没想到龙哥你比我还厉害啊,乖乖,五瓶啊。”吴磊摇头晃脑地说道:“不愧是老大啊,连酒量都是最大的。”六人大笑。

    六个人一共喝了十二瓶酒,周围的人都频频地看向他们,窃窃地议论起来。方谢龙还不肯罢休,另五人却已经在讨饶了。矮矮胖胖的白连胜打着酒隔,抚摸着突起的肚子,摇晃着脑袋,大着舌头说道:“龙哥,您这酒量是怎么来的,真他妈的厉害,i服了u了。改天我再请您老大喝吧,今天我实在是不行了。”

    其他人纷纷附和,方谢龙只好作罢,结账后,一行人离开了酒店,钩肩搭背摇摇晃晃地走向了学校。

    第二天,他们各自参加了系里的同学见面会,晚上聚在一起讨论各自系里的美女,吴磊说道:“龙哥啊,真是可惜啊,你不是我这个专业的,?g,到底是搞文学的,美女就是多啊,一个个都跟天上仙女似的,我看得是眼花缭乱,不知道看哪个好啊,口水都快流下来了,那个脸蛋,啧啧,还有那个身材,啧啧,大热天的穿得真是清凉啊,真是爽啊,我看得简直是鼻血狂喷啊。”

    方谢龙给了他一个头拍,懒洋洋地说道:“他妈的,就这么看看就让你鼻血狂喷啦,那以后真空上阵,你小子岂不是就要射出来了,那你还怎么真刀真枪的上啊。没出息。”

    其他人轰然大笑。方谢龙当然不会把这么些美女放在眼里,他以前可是看过太多了,而且还是绝对真空的呢,小小一个大学,能跟全天下比么,更何况,他心里早就有了个田雪吟。

    过了几天,新生的军训开始了。以方谢龙的修为,这种所谓的军训自然是小菜一牒,可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就惨了,一个个叫苦不迭,一天下来,整个人都仿佛被抽空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都早早地躺到了床上。毕竟都是有钱人家出来的,从小娇生惯养的,几时吃过这种苦啊,整个宿舍区倒是一片难得的宁静。 ( 邪龙天下 http://www.cyxs888.com/22/2277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