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前世今生

文 / 血花四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方谢龙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听到爷爷已经睡着了,就轻手轻脚地爬起身来,走到窗前,抬头望向无尽的夜空,只见明月高挂,星光灿烂,万里无云,远处,一点红灯一闪一闪的掠过天际,是一架夜航的飞机飞过。深蓝色的星空此时显得那么的宁静安详。

    方谢龙回想起这一天的经历,心潮起伏,久久无法平静。其实,他还有些事没有告诉爷爷,他怕爷爷无法接受,他也不想告诉任何人,那是他的前世。没有人会相信的,因为,他的前世是……

    就在他的意识回到身体的那一刹那,无数的凌乱的画面同时出现在他的脑海,画面上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和熊熊的烈焰,并逐渐地变得有序起来,他忽然意识到,也看清了这些画面,这,都是他的前生经历。随着画面的回溯,前几生的记忆一世一世地闪现。

    他,曾经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拥有慈祥的母亲和严肃的父亲,一家人幸福快乐地生活着,可是,日寇的入侵毁掉了一切幸福。在南京大屠杀中,他的父亲,惨死在日寇的刺刀之下,他的母亲,被那些禽兽不如的畜生强暴致死,小小的他年仅三岁,就被日寇用刺刀穿过身子高举在半空中,他哭嚎了许久,才痛苦地断了气。

    他,曾经是个铁血战将,鲜血和烈焰就是他的嗜好,他曾跟随着皇太极、多尔衮征战八方。大清入关后,他跟随多铎率领大军南下,击败史可法攻入扬州。在屠城中,他一个人就杀了有万人之多,他还狂笑着带人到处寻找漏网之鱼,四处放火烧毁房屋。他站在红得发黑的血泊中仰天长啸,身后,燃烧着的房屋轰然倒塌,熊熊的烈焰映红了天际,无数的人在杀人,无数的人在被杀。

    他,曾经是个剑客,曾仗着一把晨星剑打遍天下无敌手,被奉为天下第一高手,还有一位号称“江湖第一美女”的绝世佳人成为了他的妻子,他们还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女,可是,妻子的背叛,朋友的出卖,令他刚登上武林之巅就惨遭巨变、遭人暗算,幸亏他的功夫够高够强,竟能突破重重包围顺利逃脱,并随即展开了血腥的报复行动,杀掉了所有出卖他的朋友和仇敌,还有他们的所有亲戚朋友,甚至连刚出生的婴儿都没有放过。最后,当他一剑劈下了背叛他的妻子那美丽的头颅时,从未掉过一颗眼泪的他竟然痛哭失声。

    他,曾经是个修士,曾连续三世轮回都被峨嵋派鼻祖长眉真人带上山去收归门下,深得长眉真人的真传,并许以掌门弟子的荣耀。可是,他的杀戮实在太重了,在他的飞剑之下,从修炼成精的妖魔,到刚成气候的精怪,无论是善是恶,他都不问青红皂白一律杀死,有时为了杀死修为比他更高的妖魔,他甚至不顾一切地使用了毁灭神雷,令生灵涂炭,大违上天好生之德,结果,三世都因为他的杀戮过重而终于遭了天谴,若非长眉真人神功造化,及时解救,他早已魂飞魄散元神尽灭了。最后,长眉真人也不得不放弃了他,但还是给他留下了一把七修剑。

    他,曾经是个……

    ……

    那一幕幕的画面,深深的震撼着他,在他幼小的心灵上涂上了一层浓浓的血腥,那种疯狂的杀戮,令他感到兴奋和刺激。

    他的每一个前世,都充满了杀戮,都沾满了鲜血。每一世,每一次,当他的生命烙印一旦揭开,一种毁天灭地的杀意就会盈满他的胸膛,令他不由自主地挥舞起手中的屠刀,去追求和享受那种虐杀时无比酣畅淋漓的快感。而那种快感可以让他放弃其他的一切,包括美丽的爱情,温馨的亲情,真诚的友情,甚至包括,他的生命。

    他是个彻彻底底的杀人狂魔!而且,特别嗜好虐杀!一刀劈死对方对他来说是远远不够的,至少要劈个十来刀的才够,最好是剁成肉泥。那,才是真正的杀人!那,才是真正的快感!他,简直就是为杀戮而生的。

    他清楚地感觉到,这疯狂的杀意,来自于他的烙印,那是真正的、来自于魔界最深处的魔王亲手刻下的烙印。那是从他的某一个前世开始刻下的,而那个前世,赫然竟是——蚩尤!上古传说中的天字第一号大魔头,蚩尤!

    而九阳之体,这据说可以修成神魔之体的体格,是九世才会在他身上出现一次,上一次出现,正是九世之前的蚩尤,可惜的是,蚩尤却被黄帝击败并分尸。中间的八世都只继承了蚩尤的烙印,但因没有九阳之体,都无法修成真正的神魔,所以,最后的结果都一样,都只能被消灭。而今生,再次拥有了九阳之体的他,是不是能成为真正的神魔呢?

    幸运的是,蚩尤的神识在分尸之前逃逸出来,潜伏在青龙包的地下,深受重创的神识随即陷入了昏迷,长眠至今,直到最近,才被考古人员的打扰所惊醒。

    更幸运的是,蚩尤的一缕神识在神游中竟然发现了身具九阳之体的方谢龙,遂投下印记引他来到青龙包,准备将神识传承给他。

    而少林之行得到的金刚神力,却是一个意外,这个意外,差点害得方谢龙神形俱销彻底湮灭,幸亏他意志顽强,随机应变,才因祸得福,竟然还机缘巧合的将金刚神力与魔王烙印融合在一起,成为一种天上地下从所未见却又威力无穷神奇无比的奇异功法,方谢龙用自己的名字把这种神奇的功法命名为“邪龙诀“。不过,前几世那种疯狂的杀意,现在却是因融合了金刚神力而得到了缓解,但,那也许只是因为,在今生,他还没有杀过人,还没有尝过血腥的滋味。

    现在,方谢龙整个人看上去就跟别的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这是他参考了天意神功创造出来的一种收敛全身气息的心法,可以使他不被人发现有任何与众不同的奇异之处,当然,功力比他更高的人除外,不过,这个世上是不是还有那种人存在,这倒是个有趣的问题。

    方谢龙摸着下巴,有些得意地微笑起来,魔王的烙印加上金刚神力,嘿嘿,人世间不可能再有比这更厉害的功夫了吧。

    可惜的是,方谢龙现在年龄实在太小了,才刚满八岁,还没发育呢,这么厉害的邪龙诀却还只能发挥出不到一成的威力,真是太可惜了。不过,这样也好,他可以先修炼一下前几世的功夫,尤其是长眉真人传给他的峨嵋派心法,更是可以上窥天道,其奥妙玄幻之处丝毫不逊色于邪龙诀,还有那一柄七修剑,虽然还是比不上长眉真人当年斩妖除魔的紫郢、青索双剑,但也已经是现今人世间仅存的绝世仙剑了,他一定要找回那柄七修剑。而且,若能将峨嵋心法融入邪龙诀,那么,邪龙诀的威力一定会更进一步,达到一个更加强大和恐怖的境界,而他,也将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融佛、仙、魔三界心法于一体的奇人,不过,到了那时,如果说他是怪物,可能会更合适吧,方谢龙在心里这样想着,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他已经计划好了下一步的行动,不过还是要跟爷爷商量一下。

    窗外,晨曦微现,黎明的曙光开始照亮天地,已经有早起的人在街上或匆忙疾行,或悠闲散步,有的人在晨跑,有的人在赶路,也有三五成群的人在谈笑着。西部第一大都市又开始了新的一天。

    方烈天睁开了朦胧的睡眼,转头看着身边犹在酣睡的妻子,回味着昨夜的激情,一股幸福甜蜜的感觉油然而生,轻轻地伸手触摸着妻子白里透红的脸庞,那种柔滑粉嫩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谢云真嘤咛着翻了个身,习惯性的钻进了丈夫的怀里,紧紧地贴住了方烈天,还扭动了几下,那光滑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感觉,令方烈天立刻就一柱擎天了。本来嘛,早晨就是阳气最足精力最旺盛的时候,更何况还有这种诱人的刺激,叫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忍得住受得了。他搂紧了妻子光滑柔软的身体,开始进入。谢云真一下子惊醒了过来,满脸通红地用手轻轻地推拒着,嘴里嘀咕着“怎么一大早又要了,昨晚不是刚来过么”,身体却是在自动地迎合着他的进入,似醒非醒的双眸似乎要滴出水来,那种娇柔妩媚的诱人神情,直看得方烈天一阵激动,差点控制不住。动人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响了起来,良久良久。最后,随着谢云真的一声难以抑制的尖叫,和方烈天兴奋到极点的一声大吼,房间里终于安静下来。

    谢云真闭目喘息着,像只小猫似的伏在丈夫的身上,满脸春意,浑身发软,任由丈夫的双手在她身上游移抚摸,享受着这份高氵朝后的快感和温馨。方烈天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非常满意自己今天的表现,也非常满意妻子刚才的反应。

    夫妻两人静默了许久,直到窗外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灿烂地投射进来,照在了他们的脸上,那微微刺眼的亮光才唤醒了他们。

    经过一番梳洗,方烈天和谢云真容光焕发地走进了宾馆的餐厅,准备吃早餐,刚在座位上坐下,却意外地看到昨天的那位田震云中校走到了他们面前,行了个军礼,说道:“早上好,两位,我等了你们老半天了。”然后在他们愕然的目光中自顾自地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方烈天看了看妻子,苦笑了一下,微微地摇了摇头,很不满意这位中校先生打搅了他们的兴致,但还是有礼貌的回应道:“您好,尊敬的中校先生,请问您一大早来找我有什么事么?还有,您是怎么知道我们住的地方的?”

    田震云摸着下巴,得意地说道:“嘿嘿,我是什么人,要找到你们还不容易么。何况,从您的口音来看,您是上海人,又是考古专家,而最近从外地来这里的考古专家都住在这个宾馆,您说,我还能找不到你们么?呵呵。”

    方烈天不由得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说道:“那倒也是,不过,您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呢?”

    谢云真也笑了,心情极好的她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别人的打搅,“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你们军队不至于会怀疑我们什么吧?”

    田震云有些狼狈地“嘿嘿”笑着,连忙解释道:“这跟军队没什么关系,只是我个人的行为。”他在军队里可都是一直跟一帮爷们在打交道,除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外,他几时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一个别的女人,更何况眼前是如此<a href="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http%3a//smarttrade.allyes.com/main/adfclick%3fdb%3dsmarttrade%26bid%3d5693%2c616%2c317%26cid%3d226624%2c13002%2c1%26sid%3d0%26show%3dignore%26url%3dhttp%3a//www.dhc.net.cn/freepresent/intr2.js" target="_blank">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http%3a//smarttrade.allyes.com/main/adfclick%3fdb%3dsmarttrade%26bid%3d5693%2c616%2c317%26cid%3d226624%2c13002%2c1%26sid%3d0%26show%3dignore%26url%3dhttp%3a//www.dhc.net.cn/freepresent/intr2.js</a>p%3fad%3d6001%26un%3d226624_5693

    <a href="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http%3a//smarttrade.allyes.com/main/adfclick%3fdb%3dsmarttrade%26bid%3d5693%2c616%2c317%26cid%3d226624%2c13002%2c1%26sid%3d0%26show%3dignore%26url%3dhttp%3a//www.dhc.net.cn/freepresent/intr2.js" target="_blank">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http%3a//smarttrade.allyes.com/main/adfclick%3fdb%3dsmarttrade%26bid%3d5693%2c616%2c317%26cid%3d226624%2c13002%2c1%26sid%3d0%26show%3dignore%26url%3dhttp%3a//www.dhc.net.cn/freepresent/intr2.js</a>p%3fad%3d6001%26un%3d226624_5693

    美丽娇柔的一个成熟诱人的女人。他只好把目光定格在方烈天的脸上,深深地吸了口气,用最真诚的语气说道:“方先生,昨天听了您说的那番话,我对您充满了好奇和敬佩,想跟您交个<a href="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 target="_blank">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a>?http%3a//www.tiantangniao.com

    <a href="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 target="_blank">http://text.dotmore.cn/redir.html</a>?http%3a//www.tiantangniao.com

    朋友,您大可放心,只是交个朋友而已,绝对不会有什么别的用意的。我是个脾气有些耿直的粗人,一向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不大会说话,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你们多多见谅。”

    方烈天微笑着说道:“好啊,四海之内皆兄弟嘛,多个朋友多条路,我也是个喜欢交朋友的人,呵呵,我就交了田兄你这个朋友了。”说着,他抬起了手伸向田震云。

    田震云的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开心地笑了起来,忙伸出手去紧紧握住了方烈天的手,用力地晃动着,“太好了,太好了,方先生,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您以后就叫我老田吧,别田兄田兄的,我也叫你老方得了。”

    方烈天点点头,叫了声“好,老田”,谢云真却又不乐意了,嘟着嘴打断了他们,说道:“不好,什么老方老方的,我老公有这么老么,你还是直接叫他名字算了。”

    田震云怔了一下,心想:他妈的,上海的女人就是麻烦,连个称呼都有那么多讲究。

    方烈天笑了一笑,说道:“叫名字也太麻烦了,也不够热乎,你就叫我大方吧,我的朋友都是这么叫我的。我还是叫你老田。”

    田震云高兴地笑了起来,立刻开口叫了声“大方”,方烈天也回应了一声“老田”,两人同时笑了起来,爽朗的笑声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谢云真也抿着嘴微笑着看着他们,由衷地为丈夫感到高兴,要知道在上海人际关系比较冷漠,要交个真心的朋友可还真是有一定的难度的,所以,丈夫的好朋友竟然还是外地的居多,这不,又多了一个外地的朋友。

    交了新朋友,没有酒可不行,谢云真悄悄地招手唤过服务员,体贴的送上了一瓶五粮液,满上三杯,自己先举起了一杯,微笑着说道:“为了你们的相识,我们来干一杯。”

    方烈天举起酒杯,说道:“对,为了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干一杯。”

    田震云却是愣住了,他可真是没想到这个上海女人竟然还有这么一手,这个,好像跟他以前对上海人的印象不大一样嘛。嘿嘿,五粮液啊,好酒啊。田震云心里对谢云真的评价大幅提高,现在有了酒,他立刻就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是不错极了。他举起酒杯,大笑着说道:“好,干。”

    三只酒杯轻轻一碰,三人都是一饮而尽,令田震云感到吃惊的是,谢云真竟然也是一口就干了杯中的酒。他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看了看谢云真,对方烈天说道:“大方啊,你真是好福气啊,有这么个好老婆,嘿嘿,又漂亮,又体贴,还能陪你喝酒,真是太……,嘿嘿,我怎么就没碰到过这么好的女人啊。”

    方烈天只是微微一笑,呵呵,我老婆的好处多着呢。

    谢云真却撇了撇嘴,说道:“能喝酒就是好女人了么,什么话,不陪他我就不能喝了么,以后有机会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千万不要瞧不起女人,哼,我的酒量可不一定就输给你。”

    田震云哈哈笑着,“好啊,我可还从来没跟女人斗过酒,有机会一定要跟你斗一斗。”

    方烈天微笑着说道:“老田啊,我老婆的酒量可是比我要厉害的太多了,我是不敢跟她拼酒的,呵呵。”

    田震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谢云真,就这么一个娇小的女人还这么能喝?他张大了嘴巴,啊啊了几声,说不出话了。

    谢云真笑着招呼服务员上了几碟小菜,满上酒,说道:“毕竟是早餐时间,就只有这些小菜了,用来下酒倒还是挺合适的。你们将就点吧,午饭我们再出去吃大餐。”

    田震云笑得合不拢嘴,方烈天仍是淡淡的笑着,两人就着这些小菜,你一杯我一杯的攀谈起来,从天南聊到地北,从日常琐事聊到国家大事,聊了个海阔天空无所不至。谢云真坐在旁边微笑着看着他们,不时地插上几句,话虽不多,却是句句中的,更引得田震云对她刮目相看。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地就到了午餐时间,在谢云真的建议下,他们换了个饭店,要了个包房,点了一大桌子菜,干脆就是每人上了一瓶五粮液。这次,包房里只有他们三个人,服务员也被他们赶到了门外,他们更是无所顾忌地高谈阔论大声说笑起来。

    正谈得热火朝天之际,方烈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个当地区号的陌生号码,他按下接听健,大着舌头“喂”了一声。

    “爸爸,你们在哪里啊?我和爷爷在一起,我们现在成都。”手机里传出了熟悉的声音,是儿子啊。方烈天喜出望外地大叫了一声“龙儿”。谢云真猛地精神一振,欢喜的眼泪立刻迸了出来,忙不迭地一把抢过手机一迭声地问道:“龙儿啊,龙儿啊,你在哪?还好吧?没出什么事吧?”只听见电话那边儿子明显有些激动的声音传来:“妈妈,妈妈,你放心,我很好,爷爷也很好,我们现在正在成都,你们在哪里啊?”谢云真连忙说道:“龙儿,妈妈和爸爸正在滨江中路上的热盆景大酒店吃饭,你们在哪?妈妈马上来接你。”电话里传来一声欢呼:“太好了,我们就在旁边的岷山饭店门口,妈妈你们不用过来了,我们马上就到。”然后,电话就这样挂断了。

    谢云真忙把服务员叫进来,问她岷山饭店在哪,得知就在旁边距离这里不过五分钟的路程,谢云真忙冲了出去。方烈天摇了摇头,对着田震云笑道:“昨天就跟她说过儿子不会有事的,她就是不放心,这下好了,她可以放心了。不过,他们怎么会跑到成都来的?”

    田震云有些奇怪的问道:“你儿子怎么啦?你老婆这么不放心他?”方烈天回答道:“前两天打电话回上海,家里电话老是没人接,我爸的手机也老是打不通,她就开始担心了,现在总算有了儿子的消息,她能不激动么,呵呵。” ( 邪龙天下 http://www.cyxs888.com/22/2277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