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少林之行

文 / 血花四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少林寺,位于少室山北麓五乳峰下,创建于北魏太和十九年(公元四九五年),三十二年后印度僧人菩提达摩在此首创禅宗,故称禅宗祖庭。少林武术名扬天下,“武以寺名,寺以武显”,号称“天下第一名刹”,海内外游客每日络绎不绝。

    方云龙带着方谢龙漫步在直似无穷无尽的山道上,只见这少室山山势横亘,连崖接岩,如踞地苍龙,鳞爪四出,或舒或蟠,长身危脊,蜿蜒而来,最高之处更是云雾缭绕,气势壮丽。

    直到天黑了,山道上没有什么人了,两人才慢慢地走到了少林寺的山门前,抬头只见寺院建筑规模宏大,面对群峰,岩石峻峭,景色殊绝,壮观恬静。

    这时,已经过了对外开放的时间。一个知客僧在入口处拦住了祖孙俩,双手合十,微笑着说道:“施主请回,今天已经晚了,明天请早吧。”

    方云龙微微一笑,双手一翻,递上了早就准备好的拜帖,道:“小师傅请把这张拜贴交给贵寺方丈永信大师,他就知道了。”

    那知客僧犹豫了一下,接过拜帖仔细地看了看,又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眼前的老小,发现有些眼熟,而手里的这张拜帖也依稀有些印象,忽然想起去年好像曾经见他们来过,还记得那时方丈还曾经特意关照过他以后这祖孙两人再来的时候就不必通报了,任何时间都可以直接带他们去方丈室,虽然还是不清楚这两个人到底是谁,但那时方丈恭敬的神色他可是还记得一清二楚的。他忙恭恭敬敬地拜了一礼,说道:“原来是方家的两位施主啊,请恕小僧方才眼拙,竟一时没认出来,方丈曾经说过,两位施主任何时候都可以直接进去找他,所以也不必通报了,两位施主请随我来。”

    方云龙、方谢龙祖孙俩跟在他后面走进了这千年古刹,方谢龙只觉得少林寺恬静恢宏,一点都不像传说中闻名四海的武林圣地,而是比任何寺院都更宁谧,更清静。

    一路避开了僧舍、食堂,走小路到了方丈室的门口,知客僧先过去敲了敲门,说了些什么,然后让到一边,说道:“施主请自己进去,小僧告辞了。”说着,双手合十躬身一拜,转身离开了。

    四周空无一人,一片寂寥。方丈室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永信大师双手合十迎了出来,急步走到方云龙身前就要跪下行大礼,口称:“师伯驾到,弟子永信有失远迎。”

    方云龙手一伸,虚扶了一把,一道无形的气劲发出,阻止了他的下跪,双手合十微微一拜,说道:“永信不必多礼,我此来只是带着小孙子来看看云湖长老。小孙孙啊,见过永信师叔。”

    方谢龙走上一步,跪下磕了三个响头,道:“弟子方谢龙拜见永信师叔。”永信大师急忙伸手扶住方谢龙,却无法阻止他跪下磕头,不由得惊讶地打量着方谢龙,高兴地说道:“谢龙师侄真是好功夫啊,比起去年来时可是强得太多了,呵呵,神龙有后,少林有后啊。”

    方谢龙站起来,小脸微红地说道:“师叔过奖了。”方云龙笑呵呵地说道:“你们都别客气了,都是自己人,嗯,永信啊,我们也不进去坐了,我有急事要见云湖长老,云湖长老还在初祖庵吧。”

    永信大师左手牵起了方谢龙的小手,右手虚引,道:“是的,师伯这边请,我们这就过去。”一行三人从后门出了少林寺。

    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少室山的山道上,三人展开轻功快速地疾驰着,夜色的降临对这三人好像根本就没什么影响。方谢龙好奇的看着山道两旁,白天郁郁葱葱的松林此时看上去却是黑黝黝的一片,四周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只有山风吹过松林时发出了阵阵松涛声,远处依稀传来了一声声夜枭的鸣叫。

    方谢龙小声嘀咕着,“真是奇怪,祖师爷爷干吗不住在少林寺里面?却偏要住在那个偏僻的初祖庵里?

    永信大师听到了他的嘀咕,微笑着说道:“少林寺里面人太多了,太吵了。那初祖庵你去年也去过的,那里三面临涧,古木掩映,非常幽静,但很少有游人去,而且离寺也不过一公里的路程,来去方便。所以你祖师爷爷和另两位长老都隐藏在那里修炼。嗯,现在外面知道这三位长老的人极少,除了你我和你爷爷,就只有达摩院、戒律院和罗汉堂的三位首座大师知道此事,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啊。”

    方谢龙用力地点了点头,乖巧地“嗯”了一声,不说话了。方云龙则是一声不吭,若有所思了起来:咦?三位长老在一起修炼?不会是?在练什么金刚伏魔阵吧。伏魔?天啊,世上还真有什么妖魔吗?竟然还需要修炼这么变态的阵法?

    永信大师继续说道:“两个月前,刚刚才闭关九个月的云湖长老突然出关,传喻于我,说是两个月后震云师伯您将要过来有事找他,叫我这两个月不要出去,在寺中等候师伯您到来,到时不必再行请示,直接带师伯过去见他就是。”

    方谢龙睁大了眼睛惊奇的说道:“啊?祖师爷爷两个月前就知道我们要来了?真是神奇啊。”

    两个月前?这么巧?到底两个月前发生了什么事?师傅以前可是一闭关就是五六年的。方云龙心下嘀咕着,嘴上却是笑呵呵地说道:“你祖师爷爷功参造化,掐指一算就知天下事,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

    进了初祖庵,永信大师带着两人直接到了第三重的千佛阁内,只见阁内并排供着达摩祖师像和观世音菩萨像,两尊佛像中间的石制基座上,无声地出现了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永信大师在达摩祖师像前的蒲团上坐了下来,微笑着向方谢龙点了一下头,随即闭目打坐起来。

    方云龙说了一声“有劳方丈大师了”,就牵着小孙子跳下了那个洞口,随即,洞口又无声地消失了。下面是一条的黑乎乎的甬道,方云龙拉着小孙子展开“浮光掠影”的轻功,熟门熟路地朝前掠去。

    方谢龙拉着爷爷的手疾驰着,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方谢龙运起天意神功贯入双眼,渐渐的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只见甬道大概有两米来高一米多宽,两边的墙壁和顶面地面都是用同样的大块的青石砖铺成,而且甬道微微向下倾斜,不知道有多少长。

    奔了一会,转了三个弯,眼前出现了一点点光亮,甬道的尽头是一个二十米见方五米多高的石室,石室中间的顶上悬着一盏古老的煤油灯,一灯如豆,三个一百多岁的老和尚相距约五米成一个等边三角形围绕着中间的煤油灯闭目打坐。

    祖孙俩刚踏进石室,三个老和尚同时睁开了眼睛,齐齐抬头盯住了方谢龙,眼中精光暴射,一阵巨大的压力立时有如实体地轰向了方谢龙。

    方云龙大惊之下,急忙一提真气,瞬息之间就运起了第十层的天意神功,挡在前面,却愕然发现挡了个空,那有如实体的压力已经不受阻挡的越过了他,直接包裹住了身后的小孙子,并弹开了自己拉着小孙子的手,直接将方谢龙拉进了三角阵的中心。

    方云龙忙跪倒在地,不知所措的连连磕头,口中直呼“师傅,师叔”。正面的那个老和尚也就是他的师傅云湖长老只说了一句“稍安毋躁”,就闭上了嘴,专注于眼前的八岁男孩方谢龙。方云龙脸色惨白,跪在地上,不知所措地浑身发抖。

    身处三角阵中心的方谢龙早已吓得面无人色,身周的压力压得他连想发抖都抖不起来,只觉得自己仿佛马上就要被压成一堆肉泥。突然,同这两个月来每天晚上发生的一样,一股莫名的冲动从心底最深处冒了出来,浑身的血液一下子沸腾起来,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的力量充满了全身,手脚又能动了,心里一阵狂喜,脑子里却莫名其妙地涌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杀了这三个老秃驴”。

    旁边的方云龙吃惊地看到,小孙子的眉心又浮现出了那条小小的黑龙,漆黑的双眼变得如寒潭般深不见底,并射出了黑色的寒芒,浑身散发出一片淡淡的黑雾,整个人透着一股子邪恶的杀气,这八岁的小男孩似乎变身成了一尊魔神。

    这时,三个老和尚双手合十,喃喃着诵起了《金刚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时,长老须菩提…………”

    庄严的梵唱响彻了石室,引发了金刚伏魔阵的大威力,三个老和尚身上散发出一阵阵淡淡的金色的光芒,射向了正扭动着手脚的方谢龙,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溢满了石室。方谢龙仿佛被定住了身,刚溢满了全身的力量渐渐地消散了,身上散发出的黑雾却慢慢地聚到了眉心部位,眉心的那条小黑龙疯狂地扭动起来,张牙舞爪地发出了阵阵黑光,狰狞地抵抗着金光的包围。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一篇《金刚经》念诵完毕,方谢龙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的样子,盘膝坐在了地上,只是神情萎顿,浑身冒汗,身下的地面一大摊黑色的水渍,整个人仿佛都虚脱了,眉心的小黑龙光芒黯淡,却仍在垂死挣扎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扭动着。

    三个老和尚仿佛变成了三尊金人,刚开始时那淡淡的金色光芒此时已变成了有些刺眼的金光四射,整个石室都映成了一片金色。方云龙在旁边早已经看得呆住了,张大了嘴巴茫然地发着不知所谓的声音。

    三个老和尚突然平地漂移了两米多的距离,贴近了方谢龙。金光益发的强烈了,渐渐的,只看得到三团金色的光芒,却看不到三个人影,只有在这三团金光包围的中心,一个小小的身影依稀可见。然后,又是一阵梵唱开始了。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三团金光在梵唱声中渐渐地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个散发着刺眼光芒的金色光球。方云龙运足第十层的天意神功贯入双眼,才勉强顶住了这刺眼的光芒。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梵唱声中,石室中的人影又渐渐显露了出来,三个老和尚几乎是贴身地围住了中间的小男孩。而小男孩周身金光涌动,仿佛成了一个金人。金色的光球以小男孩的眉心部位为中心逐渐缩小了,小男孩的身影渐渐恢复了原样,只有头部仍是一团金光闪烁,看不清眉目。最后,金光缩成了一颗黄豆大小,突然爆发出比前更强烈百倍的光芒,在方谢龙的眉心一闪而没。

    方云龙受到这突如其来的强烈光芒的刺激,瞳孔骤然一缩,忍不住眨了下眼睛,眼前只觉得一片五彩光带在乱舞。好一阵子,才看清了眼前的情形,只见石室内已经恢复了刚进来时的原状,依旧是一灯如豆,三个老和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而自己的小孙子则是盘膝坐在石室的中心,双目紧闭,胸口微微起伏,周身散发着微弱的淡金色的光辉,身下的黑色水渍已经无影无踪,仿佛都被蒸发掉了。眉心的那条小黑龙仍然盘踞着,却透着隐隐的金色光华。

    过了一会,随着一声低低的长长的吐气声,方谢龙睁开了眼睛,眼神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清澈,眉心的小黑龙消失了,整个人看上去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而且,比前更加的粉妆玉琢,惹人疼爱。

    云湖长老睁开了眼,对方云龙说道:“震天啊,你的小孙子暂时不会有事了,不用担心。”

    方云龙忙焦急地问道:“只是暂时不会有事?那以后还会复发吗?他眉心的小黑龙怎么还在啊?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云湖长老道:“两个月前有邪魔入侵到小龙体内,这条小黑龙就是那邪魔的表象,其实,这条小黑龙也只不过是那个邪魔的意识的一个分身而已,唉,我们现在连这个小小的意识分身都无法彻底消灭,要是真碰上了那邪魔真身,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方云龙走到小孙子身边,蹲下来抚摸着小孙子的头,道:“刚才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竟然还无法彻底消灭这个什么意识分身,这到底是什么邪魔啊?世上还真有魔啊?那是不是也真有神仙啊?小孙孙,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啊?”

    方谢龙雪白粉嫩的小脸上透着健康的红润,使劲点了点头,说道:“爷爷,我现在感觉已经完全好了,再也没有那种血液沸腾想杀人的冲动了,而且,刚才运转天意神功时,发觉已经突然到了第六层了。”方云龙大喜,忙拉着小孙子向云湖长老和两位师叔磕头道谢。

    云湖长老笑呵呵的接受了大礼,对方谢龙说道:“这两个月来,你每天晚上都要发作一次吧,我早算准今天你们要来,一早就和两位师弟做好了准备,刚才因为你的气机牵引,才一见面,金刚伏魔阵就自动引发了,所以我们只好来不及说话就先动手了,倒是把你们吓坏了。这条小黑龙虽然无法彻底消灭,但我们已经用伏魔金刚的大念力把它净化了,只是还不彻底,你还是可能会受到一点点影响,会有一点点的魔性,不过,已无大碍了。而且,伏魔金刚的念力已经附着在你眉心的小黑龙内了,以后,当你遇到危急情况时,伏魔金刚的神力就会自动涌现,你们可以放心了。”

    方谢龙又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说道:“祖师爷爷,那邪魔是怎么回事啊?他怎么会找上我的?是不是因为我的九阳之体啊?而且,我感觉他对我好像并没什么恶意。”

    云湖长老呵呵笑道:“他当然不会对你有什么恶意了,他只是看中了你的九阳之体,想把你召唤回去,也许是想收你为徒,也许是有别的什么用途,他不会伤害你的,你的感觉没错。”

    方云龙忙道:“那是不是跟三星堆有关?小孙孙说想到三星堆去。师傅你看,是不是要去呢?”

    云湖长老看看两位师弟,又看着眼前的祖孙俩,说道:“你的来意为师早就知道了,你且坐下,听为师从头说起。”方云龙和方谢龙忙盘膝坐下。 ( 邪龙天下 http://www.cyxs888.com/22/2277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