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竟敢嫌他脏

文 / 妖妖仙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龙泽的心里一抽,说不出的滋味。《穿+越+小+说+吧 手*机*阅#读 m.chuanyueXiaoshuo.org》

    “听说你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他静静地走过去坐到床边,然后就明显地感觉到她的身子往里缩了一下,他侧头,面具下的脸晦暗不明:“怕我?”

    温安安紧抿着唇不说话,将腿挪了一下。

    龙泽看着她白嫩的腿窝处,青一块紫一块的指印,是他昨天强行扳着她的大腿留下的,身上其他的地方应该也有。

    他将手里的托盘放到一旁,手朝着她的身子探过去……

    “你要干什么?”温安安惊了一下,脸上苍白一片。

    龙泽的脸色不会好,但是她看不见,她只知道面前的是一个恶魔,侵占了她整整一夜的恶魔。

    但男性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他很快就将她的身子扣住,翻了身,将她的浴袍解开……

    她身上那些暧昧的痕迹连他自己看了都要骂一声畜生了,他都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下得了这么重的手,只知道那个时候他痛快极了,每一次都畅快淋漓

    她越是抗拒,越是哭喊,她的身子就绞得越紧……

    大手轻轻抚着那些伤痕,他的声音轻轻响起:“还疼吗?”

    温安安咬着唇,倔强地不说话。

    她不说话人的样子像极了闹别扭的小孩子,让龙泽起了捉弄之心,他附到她耳边恶劣地低语:“不说话就代表不疼?今晚,我们继续?”

    温安安想也不想地又挣扎了起来,这个混蛋……

    龙泽按着她的身子,不悦地斥责:“别动,一会儿又疼了。”

    兽性的男人丝毫不觉得内疚,反而将她的腿拉开,仔细地帮她检查……确实是有些伤了。

    温安安脸上过不去,眼泪流了下来。

    龙泽抿着唇笑了笑:“起来,吃饭。”

    帮她将小裤裤穿上,再系好浴袍,扶着她在自己怀里,一手拿起饭喂她。

    她不肯开口,小嘴抿得紧紧的。

    “温安安,你信不信,再不吃我会吻你!”他语出威胁。

    她扭过头去,无声地抗议着。

    龙泽火大,一手扣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头转了过来,头一低就狠狠地吻上她的小嘴。

    不肯张开是不是?

    温安安羞愤,在他松开她的唇时,用手背狠狠地擦着自己的唇。

    “嫌我脏?”龙泽眯了眯眼,大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再一次吻上她的唇。

    温安安逃避着,但是没有用,只得任他吻得彻彻底底……

    他离开她的唇时,她的脸上带着泪痕,冰雪眸子里全是指控。

    那种看强……奸犯的眼神让龙总裁十分地蛋……疼!

    他叹了口气,语气不太好地说:“吃饭。”

    温安安知道自己扭不过这个男人,她的声音闷闷地:“我自己吃。”

    龙泽瞧着她低眉顺目的模样,心头一松,抱着她走到外面的起居室里,再将饭拿了过来,“在这里吃。”

    她坐在餐椅上,他就坐在对面,修长的腿闲适的交叠着,气质尊贵。

    不管他看上去有多尊贵,他都是一个可恶的强……奸犯!

    温安安不想看他,低头吃饭,吃到一半她吃不下了,抬眼看着那个男人正看杂志,像是察觉到她的注视,他抬眼:“吃不下了?”

    温安安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只是眼神里那可怜劲儿让龙泽忍不住地想笑,走过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真像个孩子!”

    “你会找孩子帮你生孩子?”温安安突然尖锐地说着。

    龙泽明显地一愣,尔后就愉悦地笑了起来。

    “是不是孩子,得检查了才知道。”他双手撑在她后面的椅子上,微微俯低的身子几乎将她围在他的怀里。

    男子霸道的气息笼罩了她一身,温安安有些无措,但是更多的是害怕。

    龙泽享受着她这种无措,大手蓦地握住她胸前的柔软,轻轻地揉了两下,“不是孩子了。”

    他的手又要往下,温安安猛然站起身子:“住手。”

    可是她站得太快,腿间钻心地疼痛让她很快又坐了回去,他的手还在那儿,所以她笔直地坐到了他的大掌上。

    龙泽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轻轻笑了笑:“温安安,这算是投怀送抱?”

    不得不说,龙总裁的理解真是高端洋气……温安安气得俏脸发白,她抿紧唇瓣,用手拨开他的手:“走开!”

    这次,他没有再作乱,而是伸手抱着她回了房间。

    温安安坐到床上后就没有和他说话,龙泽也不是个热脸的人,抿了抿唇,丢下一句:“你先睡吧!”

    温安安用背对着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龙泽眯紧了眼,但是却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阴沉着脸走出去。

    一楼的附属的小酒吧里,周琛正坐在那里看好戏。

    “龙泽,你是有多残暴,人家才会这样不理你啊!”周琛唇微微上扬。

    龙泽很想将他派到非洲去,这辈子都别想回来了。

    “不就是吃个避孕药吗?有什么大不了,你将药换了,这样她心情放松,做起来也爽,指不定她一放松容易怀孕。”周医生毫不医德地建议着。

    龙泽的脸色更难看,“不早说。”

    “少爷,你和温安安洗鸳鸯浴的时候,我可不在,怎么建议你啊?”周琛说完后,声音压低了:“龙泽,你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这么愤怒吗?单单是因为温安安不肯生孩子吗?”

    温安安不肯生,是情理之中,龙泽其实没有必要发这么大的火的。

    他敢说,龙泽自己都不敢往里想。

    龙泽将杯子里的液体一口饮尽,而后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着透明的水晶杯身,淡淡地说:“周玉又自杀了。”

    “别说你是因为迁怒,龙泽,这个理由,你自己信么?”周琛玩味地笑了。

    龙泽就算没有动真感情,但是动心了。

    其实男人和女人一样,是感观动物,先是视觉上满足,温安安长得十分可口,想必龙少爷也是满意的,再是身体上,那么一个干净的女孩子,在你身下哭成那样,哪没有一点动心的。

    龙泽动心本就在他意料之中,可是龙少爷自已不明白,硬是将这归到对周玉的痛恨上。

    他没有继续说,毕竟这是龙泽的事情。

    “太娇气了。”龙泽面色不豫。

    周琛笑了笑:“不让你碰了?”

    语气里不无幸灾乐祸,龙泽睨了他一眼,随手抽出一支烟来点上,幽幽地说:“想生孩子,下次怕又要强上了。”

    虽然也挺有意思的,但是她哭着的时候,他的心也跟着一抽一抽的,并不是很舒服。

    “女孩子嘛,哄哄就没事了。”周琛道德感丧失,乱建议。

    龙泽没有哄过女人,更没有想过,自己得去哄一个抓来生孩子的女人。

    周琛轻咳一声:“那个,女孩子都喜欢华服珠宝,你多送一些,肯定不气了。”

    龙泽有些怀疑,温安安有这么好哄?

    周琛神秘一笑,不再说话。

    深夜,龙泽带着一身的酒气回到房间,温安安好不容易睡着了,被他滑进被子的动作惊醒,她立即抱着身子,往边上挪了挪。

    她在怕他!

    龙泽抿了唇瓣,不悦地从后面抱住她的身子,低低地说:“不许怕我!”

    她的身子僵硬极了,龙泽心里不禁想,她是将他当成禽兽了吗?

    这种时候,他还会碰她?

    虽然他想!

    略有些粗声粗气地说:“快睡。”

    温安安**在他怀里闭上眼睛,他的手臂横在她胸口,而她的睡衣有些薄,呼息间,她的柔嫩就轻轻地蹭着他结实的手臂……

    她吓得几乎不敢呼吸,这样,哪里能睡得着。

    大概是察觉到她的心思,他故意搂紧了些,这下子……让她无处可逃。

    “你能不能松开一些。”温安安实在受不了,他抱着她,她就会想起昨夜的恶梦,更睡不着。

    温安安睁大眼,望着黑暗中近在咫尺的脸孔,她只能看见他的眸子,那般专注那般热切,带着强烈的**……她只想到了一个词——禽兽!

    她抿紧唇瓣,头扭到一旁不理他。

    这么静静地对立了半个小时,极度的困意终于让她受不了,头缓缓地倒在他的胸口。

    龙泽的手想摸摸她的脑袋,但是举到半空中的时候又定住……

    温安安唇边呼乎的热气一下一下地喷在他的胸口,又湿又暖,弄得他有些不舒服,像是钻进了他的心窝里。

    许久,他就在黑暗中注视着她莹白的小脸,什么动作都没有……

    清晨醒来的时候,温安安发现自己滚在一个男性炽热的胸膛里,不禁吃了一惊。

    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她的手竟然放在恶魔的腰间,那平滑的触感让她知道他没有穿睡衣—— ( 豪门蜜宠:恶魔的专属甜心 http://www.cyxs888.com/2/259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