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之严惩

文 / 寻找失落的爱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阿萝行事雷厉风行,在半个月之内将吏部卖官案查得清清楚楚。所有涉案的官员,皆入了刑部大狱,等候天子下旨裁决。

    刑部钱尚书一把年纪了,为官老道,自然不会和皇太女争锋。面圣禀报时,一口一个皇太女殿下如何如何,满口赞誉之词。

    众臣在心里嗤之以鼻。

    这个钱老匹夫,真是臭不要脸。昔日立储的时候,就属他反对得最激烈。现在又处处逢迎拍马,真让人瞧不上!

    然后,礼部谢尚书站了出来:“殿下心系朝堂,未曾因一己之私耽搁政务,不遗余力彻查吏部卖官一案。此等秉公无私的胸襟,此等一心为国为朝的勤勉,委实令臣等动容。”

    这马屁拍的,听得众臣牙酸不已,胃里不停翻腾。

    身为一品正堂官,谢尚书大人你的节操还要不要了?

    鄙视完谢尚书以后,众臣又深深地鄙视了萧尚书陈御史赵中书令等人一番。

    如今陆掌院倒是不便直言夸赞皇太女了。做公公的没有整日夸儿媳的道理。

    盛鸿听在耳中,倒是顺耳又顺心,笑着看向阿萝:“众爱卿有志一同地出言夸赞于你,可见你当差确实尽心尽力。”

    阿萝颇有不骄不躁的储君风范,微微笑道:“这都是我分内之事,不敢当诸位大人称赞。”

    众臣下意识地瞥了皇太女日渐隆起的肚子一眼,心情颇有些复杂微妙。

    怀着身孕也未休朝,每日如常上朝听政处理政事,半点都不娇气。吏部这一桩案子更是办得漂亮。这位皇太女殿下,真是不得不令人折服……

    再以男女之别的眼光去看皇太女殿下,无疑是对殿下的羞辱。

    盛鸿将众臣的神色尽收眼底,心里有些酸楚和唏嘘。

    身为女子,想做出一番事业来,比男子更艰难,也注定了要付出更多。阿萝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再没有后悔的余地,再辛苦再累,也得撑着往前走。

    这也是阿萝必须付出的代价。

    盛鸿将心头翻涌纷乱的情绪压下,沉声下旨:“吏部一案,所涉官员众多。不论官职高低,一律先夺了官职,再行严惩。”

    严惩两个字,已经表明了天子的态度。

    众臣心中一凛,齐声应下。

    ……

    陈尚书无颜再回朝堂,以年迈养病为由致仕,天子准了陈尚书的奏折。

    经过这一案,吏部少了三分之一的官员。涉案的官员要么问斩,要么灭族抄家,最轻的也是流放边关,永不能归京。

    这一案由皇太女亲自主审定刑,其铁血手段,给众臣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也令众臣对储君殿下有了新的认知。

    皇太女虽是女子,在政事上的果决凌厉,却更胜当今天子。

    面对这样的储君,众臣无人再敢流露出半点轻忽怠慢。

    吏部为六部之首,往日但有官缺,众臣无不削尖了脑袋钻营。可吏部刚出了这么大的案子,空出的众多官缺,竟成了众臣眼中的烫手山芋,无人敢碰。

    盛鸿直接将此事一并交给了阿萝:“吏部出了这么多官缺,你仔细想想,如何将官缺都补上。朕给你五日时间,想好了就上奏折给朕看。”

    阿萝毫不迟疑地应下。

    补官缺绝不是易事。官场有官场的规矩,再想提拔任用心腹,也得按着官场的规矩来。资历声望缺一不可。

    一个新科进士,进了官场,都从七品的低等官员做起。不熬上十年八年,没有过硬的政绩,朝中无人提携,做到五品官便算到顶了。

    七品到五品,是低等官员的台阶。

    五品到三品,这等中等官员的门槛。

    只有跨进了三品,才算迈入朝堂高官重臣之列。也才真正有了朝堂势力角逐的资本。

    盛鸿坐了十余年的龙椅,提拔任用了许多年轻进士。如今,这些进士多是四五品的官职。真正做到了三品以上的,唯有陆迟一人。陈湛还在从三品的官位上,赵奇也只有四品的官职罢了。

    阿萝入朝时日尚短,还未真正建立起自己的班底。盛鸿此次将补吏部官缺这等要事交给阿萝,也便于阿萝能趁着这次机会,提拔任用一些年轻人。

    譬如三品的吏部右侍郎被问斩了,右侍郎的官缺由工部侍郎补上。工部侍郎一调任,就挪出了空缺,可以提任工部郎中。等到工部郎中这一层官职,就可以提一提心腹了。

    这其中的门道,阿萝还得慢慢学。

    ……

    五日后,阿萝呈上了奏折。

    盛鸿看了奏折后,以御笔圈出了几个人名,然后将奏折还给阿萝:“这几个人选不合适,你回去再好好想想。”

    以前盛鸿会事无巨细地教导阿萝,恨不得将自己的帝王之道倾囊相授。

    谢明曦对此做法并不赞成,冷静地提醒:“别人教得再好,也不及自己领悟体会来得深刻。阿萝还年轻,便是做错了事或是有什么疏漏,也不用怕。你一直扶着她,她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独当一面?”

    盛鸿将谢明曦的劝告听进了心里,也很快调整了对阿萝的教导方法。

    阿萝被驳回了折子,也不气馁,回了东宫后,召集东宫属官,继续商榷。

    佑哥儿不是东宫属官,本应避嫌。

    只是,阿萝怀着四个多月的身孕,肚子渐渐隆起。佑哥儿实在放心不下,厚着脸皮待在阿萝身边。默默旁听,并不插嘴。

    东宫属官们共有十余人,官职最高的是四品东宫詹事,最低的也有六品官职。佑哥儿这个微末的七品小官,若不是皇太夫的身份,确实没资格列席旁听。

    佑哥儿为人谦逊低调,既不多嘴,也不插手东宫议事。一心盯着皇太女殿下的身体。最多就是在皇太女面露倦色的时候,低声提醒应该休息片刻,或是喝些茶水吃些点心之类。

    皇太女殿下虽是女子,性子却半点都不温婉。东宫属官们伺候殿下两年多,对她的性情脾气都熟悉了。

    皇太夫一张口,众臣暗暗松口气。

    果然,谁也劝不动的皇太女殿下,只听皇太夫的话,立刻便宣布众人休息片刻再议事。

    …… ( 六宫凤华 http://www.cyxs888.com/19/192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