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绝技二段扔

文 / 知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长安城水门外,陈冉往左右看了看:“咱们的船呢?大将军,你不是说咱们的船就在码头等着呢吗?这都来了好一会儿了,不见咱们的船来接啊。”

    沈冷点了点头:“确实等着呢,但不是咱们的船,咱们可是从北疆回来的,哪里有什么船想我堂堂水师大将军,居然想用船的时候连一艘自己的船都没有,心中还有些许悲凉。”

    陈冉:“大将军都悲凉了,那我们也悲凉一下?”

    沈冷道:“取纸笔来,我身为祥宁观二代大弟子今日给你们表演一下画符”

    二本道人:“我,我是。”

    沈冷眼睛微微一眯:“你为什么突然间有了底气?”

    二本道人道:“我入门早。”

    沈冷:“少来这套,你告诉我你门下这几个弟子怎么排的?昨天我就好奇,纯圆年纪最小才十仈jiu岁,你跟我说入门早所以他是大师兄,我今天问了问才知道,他这个大师兄是石头剪刀布赢来的,你门下弟子都是这么排的你跟我说入门早就应该是大师兄?”

    他问二本:“上次你承认我是大师兄的时候,是为什么呢?”

    二本道人:“因为你要揍我。”

    沈冷:“现在就不能揍你了?”

    二本道人转头看向纯圆纯直他们说道:“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为师的风骨,什么叫不畏强权。”

    他再次看向沈冷:“大师兄你继续说。”

    那几个眼巴巴看着他的弟子同时嘁了一声。

    二本道人认真的说道:“我这就是不畏强权,我尊重的是能力。”

    沈冷笑着说道:“那我继续取纸笔来,身为祥宁观二代大弟子,我今日就给你们展现一下什么叫做道法,我将在纸上画一条船出来,一口仙气吹出去,纸船变真船。”

    陈冉压低声音说道:“那些好歹都是你师侄,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呢,咱们吹牛的时候能不能量力而行?这么大的牛-逼龙虎山真人都不敢吹。”

    沈冷:“嘁,你还不信。”

    他拿了纸笔当场作画,在纸上认认真真的画了一艘船,然后拿着这张纸走到码头栈桥边上,大家看他念念有词,心说这个莫非现在吹牛-逼都要这么有仪式感了吗?

    沈冷抖了抖手里的纸:“急急如律令。”

    然后把纸递给栈桥边上站着的一个身穿官服的中年男人:“这个给你,我已经签字了,你不用为难,回头上报的时候你就说船是从长安城巡城兵马司船队借走的。”

    那官员为难的看着沈冷:“国公爷,谁不知道你借船从来都不还的,卑职是从安阳船坞调到长安来的”

    沈冷:“可是你能拒绝我吗?”

    那官员叹了口气:“不能行吧,船国公爷你拿去用,如果方便的话,将来还是尽量归还的好,上次就是因为国公爷你从我手里抢走的船我才申请调令到长安来的,调到长安怎么又落你手里了。”

    沈冷点了点头:“这么巧的么行嘞,替我向你们巡城兵马司的将军问好。”

    这时候众人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不是吹牛-逼要有仪式感,这是装-逼也有仪式感。

    从巡城兵马司船队借了一艘战船,沈冷的亲兵上来之后手脚麻利的检查了战船的情况,操控战船对他们来

    说简直不能更熟悉,没多久战船就驶出了码头。

    码头上,那官员打开借条,自言自语的说道:“好在是有个借条,不然的话真没法交代。”

    打开看了看,愣了。

    纸条上一个字都没有,就画了一条船。

    这就让他想起来一个传闻,哭笑不得。

    传说几年前,沈冷要去东疆,临行的时候去了一趟长安城武工坊,从武工坊带走了大量的兵器甲胄,他是趁着武工坊主官不在的时候去的,下边的官员又不敢阻止,只好让沈冷详细列了一个清单都带走了什么。

    沈冷倒也干脆,一点都没推诿,还说从武库往外拿东西列清单是天经地义,然后他在纸上把带走了什么一样一样写的格外清楚,写了满满一大篇纸,然后递给那官员看了看让他确认有没有遗漏。

    那官员一看写的极为详尽,没有一丝遗漏,想着这也能交差了。

    可是等武工坊的主官回来之后看了看,拍着桌子骂大街,沈冷把什么都写了,一样一样真的没有遗漏,日期也写了,丝毫不差,可就是没签名。

    因为这事,武工坊的主官还把沈冷告到了陛下面前,陛下看了看那张纸,噗嗤一声就笑了,然后把武工坊主官罚了一个月俸禄。

    再后来兵部因为这事跟沈冷要了好几回让他把东西还回来,有一次沈冷正好是去兵部办事,被兵部一群官员堵在那出不来,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还东西,还被逼着立了字据。

    字据上写的是明天就还,写的格外诚恳,就是没写日期。

    明日复明日,明日了一千多明日了,兵部的人也放弃了。

    以至于在之后有一次兵部尚书大人在朝堂上出列,当着文武百官说要参奏一人,陛下问他要参奏谁,兵部尚书说参奏沈明天。

    所以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一个绰号,水师大将军沈二令,字明天。

    有了船,沈冷带着离开长安直奔江南道。

    “说起来。”

    陈冉看着江水滔滔忍不住有些感慨:“咱们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去过江南道了,去重安郡的话路过安阳郡,路过咱们的老家鱼鳞镇,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沈冷点了点头:“路过家乡啊,怎么会没有想法呢。”

    陈冉拍了拍船舷:“回去看看吧。”

    沈冷嗯了一声:“是啊,回去看看吧,毕竟这艘船这么破,不去安阳船坞走一圈可怎么行,一想到安阳船坞里那些新船,大船,我手心就痒痒。”

    陈冉道:“哈哈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

    小姑娘纯柔看着那两个传闻之中的大人物在那笑的都抖肩膀了,回头问二本道人:“师父,这和传说中的安国公不太一样啊。”

    二本道人笑了笑说道:“亲近吗?”

    小姑娘使劲儿点了点头:“这才是我们祥宁观的门风啊!”

    二本:“你矜持些。”

    在船上也没有什么别的事,于是沈冷决定了解一下自己请来的这些帮手有什么能力,大家的本事各是什么,于是跟二本说了一声,二本觉得这是一个展示实力的时刻,很快便把四个徒弟召集过来。

    “纯圆。”

    二本道人介绍道:“你看他这身材想到了什么?”

    沈冷看了看,这小胖墩大概有一米七,体重

    大概有二百七,实在不好说什么,于是试探着问了一句:“下盘功夫是不是很稳?看起来让我想起了大宁西疆重甲的那些勇士们,看着便有巨力。”

    “不不不。”

    二本道:“他身轻如燕。”

    沈冷眼睛都睁圆了,看了看旁边那个有一米九体重不一定有一百零九的纯直,再看看纯圆,眨巴眨巴眼睛,问:“他身轻如燕?”

    二本道人哈哈大笑:“不相信?来,纯圆,给你师伯展示一下你的轻功身法。”

    纯圆嗯了一声,然后是纯直大步上前,单手抓着纯圆的脖子把人拎起来,然后另外一只手托起纯圆的腰,双臂一发力把纯圆扔了出去,纯圆就跟一颗炮弹似的飞出了船外,而且还带着旋转,这人被扔出去后落在水面上,居然跟打水漂似的,弹起来又飞一段,再弹起来再飞一段,然后轻飘飘落在前边一艘小船上,把人家船上那几个人吓了一大跳。

    二本道人得意道:“看!是不是身轻如燕!”

    沈冷:“这个身轻如燕不好说,但是这个方式确实我是没想到,被人扔出去的身轻如燕也算?”

    二本道人:“为什么不算?”

    沈冷:“那你想过没有,如果你换一个体重轻点的人扔出去,会不会效果更好?”

    二本:“还能这样吗?”

    沈冷:“”

    二本:“哈哈哈哈被骗了吧,师兄你不了解,关于这种战术的演练我们在道观里每天都会进行,他们几个的配合都是我想出来的,经过反复的实验才确定了阵容,简单来说就是他们互相扔着玩,看扔谁的效果最好,后来我得出一个结论,体重越轻的人扔出去的反而越近,而且没有什么杀伤力。”

    沈冷看向陈冉:“大意了。”

    陈冉:“何解?”

    沈冷:“我应该在道观就详细了解一下他们的能力再做决定,现在人都带出来了,想换人的话应该来不及了。”

    二本道人叹道:“师兄你看你,对师侄们一点都不鼓励,真的,相信我,上次跟你们去过西疆之后我就确定了一件事,道人虽然很少出门,但是如果再遇到什么危险的事也得有自保的能力,他们都是天赋异禀之人,在我的悉心教导下才有今时今日之成就。”

    他看向沈冷认真的说道:“你以为纯直把纯圆扔出去就完事了?不不不,那是一段扔,是初级战斗模式,我们还训练了更让人出乎预料的二段扔!”

    沈冷:“啊?”

    二本道人已经大手一挥:“来,二段扔!让你们师伯见识一下你们的实力。”

    小姑娘纯柔大步走过来,一把掐住纯直的脖子,另一只手抓住纯直的腰,一发力把人扔了出去,纯直就跟一根标枪似的笔直飞出,沈冷都看懵了。

    “这就是二段扔?”

    “不是。”

    二本道人指了指前边:“师兄开眼!”

    被扔出去的纯直落在前边那艘小船上,然后如之前一样把纯圆举起来一扔,纯圆嗖的一声飞回来了,稳稳的落在船头,二百多斤的胖子一落在船头,船尾都往上翘了翘。

    二本道人举起双手:“当当当当,二段扔!”

    沈冷看了看陈冉,陈冉看了看他。

    沈冷:“现在我和祥宁观撇清关系还来得及吗?” ( 长宁帝军 http://www.cyxs888.com/19/190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