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程咬金的第一个任务

文 / 九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王爷,李密没有去瓦岗寨,而是去了洛口城。”远东军大营中,沈果儿给王君临汇报。

    王君临微微皱眉说道:“李密此人能够成为天下有数的枭雄,统领瓦岗众多豪雄,果然不凡,显然此僚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事情,或许是这们此次行事我们不够严密,被他听说了一些消息,心中对瓦岗总寨有所警惕。”

    沈果儿连忙道:“王爷,我这就安排下去,彻查参与此次计划的所有人,看是谁泄露了消息。”

    王君临摇头道:“也不一定是我们中间出现了奸细,也有可能是有人行事不够谨慎,被敌人发现了。”

    顿了一下,他疑惑道:“只是李密为何选择去洛口城?”

    一边的程咬金这时突然说道:“王爷,这事属下知道。”

    王君临看了一眼已经被聂小雨整治的服服帖帖的程咬金,点了点头,笑道:“程咬金,你详细说说。”

    这是程咬金正式投靠王君临之后,第一次在这种会议上发言,程咬金略一沉吟,说道:“启禀王爷,李密当初占领洛口仓堡之后,便大兴土木,调集十数万人将洛口仓堡扩大了五六倍之多,将其兴建成洛口城,并且按照李密的意思,这里将会成为瓦岗军的都城,只是这事还没有来得及提上议程,王爷的大军便杀到,但是事先李密已经派遣心腹大将马兴刚带领五万精兵驻守此城,并且囤积了大量的粮食。”

    王君临闻言,微微颔首,表示满意,脸上出现恍然之色,点头道:“难怪李密要来这里。”

    顿了一下,他赞赏的看向程咬金,道:“关于李密和翟让的一些事情,你还知道什么,都说出来,这关乎到我们下一步的战略计划。”

    “属下遵命!”程咬金受到王君临的鼓励,精神一振,略想了一下,说道:“王爷,大约半年前,李密和翟让表面上依然亲如兄弟,但背后两人已经开始暗中较力,争夺兵力,培养嫡系心腹,还有粮食和军资的控制。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李密在军事上已成为瓦岗军首领,而翟让只是副将,但在人事内政上,翟让却掌握着大权,并且翟让是名义上瓦岗军的首领。”

    王君临带有考究意味的问道:“程咬金,据我所知,翟让一只认为李密是真命天子,他最开始也甘心辅佐李密当皇帝,为何会突然出现矛盾,而且矛盾激化到如此程度?”

    程咬金感受到王君临审视意味的目光,心中一凛,略一沉思,说道:“王爷,以卑职来看,这就像是两兄弟虽然分了家,却依然住在一起,时间久了,难免会出现一些磕磕绊绊之事。当然,他们两人并不是兄弟分家这么简单,随着瓦岗军的地盘越来越大,兵力越来越多,治下百姓的增加,手中掌控的财富剧增,两人在权力和财富、名望方面的一些欲望也不断增加,再加上他们二人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的认识完全不同,这些原因综合起来,即使翟让认为李密是真命天子,但翟让此人的性格注定他不可能当一个顺臣,他即使让李密当皇帝,但自己也想当一个并肩子王爷,而李密一心想要集权,军政大权牢牢抓在他手中,所以才使他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激化。”

    顿了一下,程咬金又说道:“此外,还有一个人也是他们二人矛盾迅速激化的原因。”

    王君临生出感兴趣之色,问道:“何人?”

    程咬金连忙道:“此人是翟让之兄翟弘。”

    “翟弘?此人做了何事?”王君临有些意外,因为此人他从未听过,也没有听聂小雨说起过,看来在历史上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历史记载因为各种原因也不一定准确。

    程咬金一脸轻视和讥讽,说道:“王爷,这个翟弘是一个极为贪婪好色之人,他被翟让封为柱国、荥阳郡公,率五万大军驻守荥阳郡,翟弘也没有什么本事,依仗他是起兵元老以及主帅之兄,成为翟让手下的第二号人物,在荥阳郡抢夺民女,搜刮钱财,霸占良田,无恶不作,这与李密一心想要收揽治下民心背道而行,李密为此事找翟让说了好几次,想要处罚翟弘,但都被翟让给压了下来。最主要的是翟弘还有几次将李密麾下文官的亲族也给抢了,可是因为翟让的庇护,翟弘一直没有受到任何处罚。为此事李密在麾下文官面前很没面子。”

    王君临若有所思,问道:“翟让此人受经历和学识所限,虽然眼界有些狭隘,但心智能力不弱,按理说不可能如此纵容和包庇翟弘,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程咬金一脸真诚和佩服之意的说道:“王爷英明,这里面的确有原因。”

    王君临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程咬金,心想这家伙拍马屁的水平很高,说的话流露的表情火候刚好,怪不得在历史上不管是在瓦岗军中,还是后来在大唐,始终屹立不倒,一直受主君喜欢,这固然与其本身能力不俗有关,但也与其圆滑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程咬金被王君临的目光看得有此心虚,额头浮现些许汗水,连忙道:“启禀王爷,这是因为翟弘本是地方豪族,田产上万亩,家资不少,但翟让起事当反贼之后,翟弘受到牵连,被官府抓捕,除了翟弘逃出来之外,其他家人一百多口全部被官府所抓,折磨至死,后来翟弘又带着自己家产投靠翟让之后,将自己财产拿出来给翟让招兵买马。总之,在翟让心中,对翟弘这个哥哥是非常亏欠的,所以才如此纵容翟弘。”

    王君临点了点头,沉吟半响,心中一动,看着程咬金,道:“程咬金,我有一件事情,虽然不是九死一生,但也有危险,交给你完成,你可愿意?”

    程咬金毫不犹豫的点头道:“王爷请吩咐,卑职愿意。”

    王君临眸中精光一闪,道:“那翟弘所在荥阳郡距离李密此时所在洛口城紧挨着,你去一趟荥阳郡,军情府、武林公会、小雨剧院等所有我们在那里的人手都可以配合你行动,我还会让虫妖带领一队高手给你充当护卫,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让翟弘落在李密的手中就行,但还不能让李密立刻杀了翟弘。”

    程咬金略一犹豫,道:“王爷放心,卑职一定完成任务,王爷等卑职的好消息。”

    ………

    ………

    程咬金到了荥阳郡之后,装扮成带领一些残兵逃到此处的样子,后面还有军情府的人装扮成追兵追杀,然后被翟弘的人所救。

    这件事情其实漏洞很多,因为关于程咬金已经投靠王君临的消息早就传开了,但是程咬金此人最大的本领其实不是统兵打仗,而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再加上他在瓦岗军中的人缘比任何人都好,翟弘与他本身关系就不错,翟弘属下一些将官中有几个与他关系更是非常过硬,所以在程咬金三寸不烂之舌和人脉的共同努力下,他轻易便取得了翟让的信任,让翟让认为他根本没有投降远东军,那是远东军传出来离间或者断了他程咬金后路的谣言。

    当天晚上,翟弘给程咬金接风洗尘,毕竟后者在瓦岗军中是仅次于徐世绩的第四号人物,是堂堂瓦岗军的副大总管。

    翟弘将洗尘宴设在自己府邸里,请了几名手下大将一起跟他和程咬金喝酒,又唤出几个不知从何处抢来的美丽侍妾相陪,众人怀中搂美,喝酒划拳,喧哗热闹,一直喝到一更时分,翟弘已经有了七分酒意。

    这个几个手下中,有一名大将叫杨洪涛,这人本身与程咬金关系就不错,而程咬金到了荥阳郡之后,军情府的人又告诉他可以完全相信杨洪涛。

    程咬金心中震惊之余,顿时明白此人是远东军的暗子,他禁不住在想瓦岗军中是不是还有将官是瓦岗军的暗子。

    程咬金此时见翟弘的醉意差不多了,现场气氛也烘托的刚好,便给杨洪涛给了一个眼色,后者便对翟弘陪笑道:“翟公,属下有一事相求,不知翟公能否帮帮忙,属下誓死效忠翟公?”

    翟弘对杨洪涛如此态度非常满意,特别是在程咬金面前,更是倍感有面子,大度的挥手道:“杨兄弟有话就说,自己兄弟客气什么,只要本公能够做到的,一定会帮兄弟。”

    杨洪涛立刻说道:“翟公,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个小舅子,叫做刘光明,是我帐下都尉,前些天他在大街上看见喜欢的女子,便过去搭讪,想要迎娶此女,结果被李密那手下的巡查兵给抓了,非说是调戏民女,还带到洛口城去了,翟公能不能帮我说说情,让李密把人放了。”

    翟弘对杨洪涛直呼李密的名字非常高兴,此时怒道:“什么!李密那浑蛋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抓人,反了天,杨兄弟你放心,明天我就派人去洛口城,把人要回来,他敢不放人,他以后休想从荥阳过境。”

    提到李密,翟弘忽然又想起一件恼火之事,他将酒碗在桌上重重一顿,骂道:“他奶奶的,我那兄弟不知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当初非要让李密那混蛋为皇帝,李密那混蛋假惺惺的推辞,让我那兄弟当皇帝,可我兄弟居然不肯,他若不想当皇帝,那就让我做好了,让老子也尝尝做皇帝的滋味,如今李密那混蛋在瓦岗军中权势越来越大,还真命天子,如今被远东军打的一次次惨败,在我看来,这次输给远东军,都不能怪程副总管和徐大总管,都是李密瞎指挥。”

    程咬金和杨洪涛适时道:“翟公英明。”

    其他人也跟着道:“翟公英明”

    翟弘被众人捧的飘飘然,畅想道:“做皇帝好啊!可以在天下随便选女人,每天晚上都和天下最美貌的女人睡觉。”

    众人都粗鲁地大笑起来,伸手在怀中女人身上乱摸,几个侍妾都低下头忍辱不敢吭声。

    这时,杨洪涛又笑道:“其实天下间最美貌的女人就在荥阳郡,可惜翟公却吃不到。”

    “是谁?”翟弘极为感兴趣地问道。

    程咬金适时说道:“翟公还不知道吗?郇王杨庆的王妃,据说美貌不亚于大隋的萧皇后,天姿国色,两年前我见过一次,至今难忘,还有他的两个女儿,也是美貌无比。”

    酒席上沉默了,原荥阳太守、郇王杨庆在在两个多月前被李密劝降,返回荥阳城接家眷,王府内正在整理东西,前几天李密派人来传令,过两天就去洛口城去见李密,这几天,一家人就暂住在荥阳城内的王府里,李密派了数百余精兵守卫,并严令不准任何人骚扰,违令者斩!

    这种沉默格外煎熬人心,像针一样刺着翟弘的颜面,如果是平常,他心中虽恨,却也不敢吭声,因为李密为了不让他动郇王一家,特意给他写了一封信,话说的非常严重,翟弘感受到了李密对郇王一家的重视。

    可是现在他的酒喝了七分醉,便失去了理智,‘砰’地一拳,他狠狠砸在桌上,“他娘的,不过就是一个投降的战俘,老子这些年杀的隋官还少吗?既然在老子的地盘上,就由老子做主。”

    他站起身,对众人一挥手,狰狞道:“走!跟老子玩王妃去。”

    他手下大将一个个都是穷凶极恶的乱匪,他们中有人兴奋地想着王妃,有的人却想着郇王的珠宝金钱,既然翟弘肯带头,他们都叫嚷着跟着翟弘而去……

    深夜里,三千亲兵跟着翟弘纵马奔跑,片刻便冲到郇王府前,郇王府门口有数百余名精兵,都是李密的手下,他们见翟弘来势汹汹,一齐拔刀大喝:“站住!靠近者格杀无论。”

    “他娘的,在老子地盘上还敢说这些话。”翟弘恶胆心生,一声喝令,“给我杀!”

    三千亲兵冲上去,围住数百余人砍杀,不断地惨叫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片刻时间,李密派的数百余名守卫全部被杀,亲兵撞开了王府大门,翟弘一声狞笑,“女人留下,男人全部杀死!”

    数百人冲进府中,翟弘一脸淫笑,他想要的女人,谁能拦得住他,他翻身下马,大步向府内走去,王府内一片凄风惨雨,惨叫声、哭喊声、啼哭声响成了一片……

    程咬金也跟着,只是他没有去杀人,也没有去欺辱女人,而是趁人不注意,救了两个人,并且让军情府的人将他们送到王府对面,两个黑影吓得缩成一团,他们是躲在墙角睡觉的士兵,侥幸逃过了屠杀。

    ……

    第二天中午后,郇王杨庆及世子被杀,王妃和两个县主被乱兵轮.暴而亡的消息传到了洛口城。

    李密勃然大怒,郇王是他准备扶上位的傀儡皇帝,杀了郇王,坏了他大事,而且瓦岗军的名声便坏了,这会让各地官员不满,如今他又兵败给王君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这样一来,还有谁还敢投降他?他的瓦岗军中的威望也是受到了沉重打击。

    连自己的手下也敢杀,李密的牙齿咬得咯吱响,猛地拔出刀,咬牙道:“翟弘,本公忍你很久了,这一次我非杀你不可!”

    有幕僚提醒道:“密公,如今远东军还没有退去,翟弘手中还有五万人马,虽然大多是乌合之众,但是密公在洛口城中的兵力也就十万人,而给外营人马传令,有翟让在其中作梗,恐怕不会听命,这如何杀得了翟弘。”

    李密冷笑道:“本公在那翟弘身边早有安排,明天晚上之前,翟弘便会有人送到本公面前。”

    ………

    ………

    有程咬金、杨洪涛暗中推波助澜,再加上远东军的军情府、武林公会、小雨剧院人手的共同作用下,李密在翟弘身边的人非常顺利的便在夜晚将翟弘偷偷给绑了,送到马车中,连夜偷偷出了城,跑了大半天时间,送到了洛口城。

    与此同时,消息传到了瓦岗寨,翟让不顾身边心腹之人的劝说,统领五万心腹人马来洛口城要人。

    李密听说这个消息之后,心中大喜,在心腹面前咬牙道:“本来还想着如何除去翟让,不料翟让自己送上门来。”

    有心腹幕僚提醒道:“密公,翟让在瓦岗军中地位超然,密公要杀他,一定要找一个让众人信服的理由,否则瓦岗军恐怕会四分五裂。”

    李密点头道:“没错,我要让翟让将翟弘救走,让瓦岗军中下认为是他翟家兄弟有错再先,然后再逼着翟让率先动手,最终将其反杀,到时候自会服众,再将之前只听命于翟让的十万瓦岗老营人马接手过来,再与那王君临决一死战,将远东军赶出中原,真正的成为中原之主。”

    顿了一下,他左右看了几眼一众心腹,笑道:“大家不要担心,陪同翟让过来的大将是单雄信,此人却早已暗中投靠于本公。”

    ………

    ………

    ps:五千多字的一更送上,非常抱歉,受该死的肺炎疫情影响,这些天更新不定————最后再次祝大家百毒不侵—————————— ( 乱世枭雄 http://www.cyxs888.com/18/182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