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53章 两条战线(三章合…

文 / 就爱吃海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那家物流公司的一干股东高管落网后,专案组立即对他们进行了审讯。

    审讯的过程虽然有些小小的曲折,但总体还算顺利。

    人都已经被抓捕了,说明人家已经掌握了很多证据,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其实他们的心理防线早在警方抓捕他们的那一刻就崩掉了,从海关查获那批走私货物开始到他们被抓捕,整个过程实在太快了。

    甚至坐到了软包的审讯室里,有些家伙都还有些恍恍惚惚的。

    专案组的速度快得让这些人甚至都来不及反应。

    这样的心理状态下,熟悉了各种审讯套路的办案人员很容易的就撬开了他们的嘴巴。

    可以说,李锋的整个计划进行到这里的时候都很顺利。

    可偏偏就在抓捕林耀文的环节出了岔子,当物流公司那些股东高管被审讯的同时,对林耀文的抓捕行动也展开了。

    也就是审讯室那边有些好消息传来的时候,林耀文消失的坏消息也传了过来。

    一开始李锋虽然愤怒于那些人的办事能力,但还不至于为此大动肝火。

    一个林耀文而已,跑了就跑了。

    反正那个物流公司已经被一网打尽了,暂时切断了天下钱庄那个走私网络的中间运输环节,足以给天下钱庄带去一些麻烦了。

    但随着物流公司几个重要目标的开口,包括物流公司的总经理,也就是在台前替林耀文掌控物流公司的那个小弟也招供以后,才发现,这些人,竟然没一个知道核心内情的。

    公司一边做正经生意,一边走私文物的事,这几个人当然是知道的。

    但当办案人员问及,他们是怎么跟天下钱庄建立合作关系,双方利益分配如何的时候,包括林耀文那个小弟在内,都一脸的懵逼。

    “天下钱庄?什么天下钱庄?”

    被分割在几间审讯室的嫌疑人,都露出同样的疑惑表情。

    办案人员一开始还以为他们串供,或者早有共识,要保守天下钱庄的秘密,可几经确认后发现,这些家伙是真不知道他们是在帮天下钱庄做事。

    按照林耀文那个小弟的交代,他在物流公司做的一切决策都是林耀文交代他的。

    特别是走私文物这件事,林耀文甚至亲自过问,比如每隔一段时间,林耀文都会安排人送来一批文物,然后从物流公司的渠道运送出境。

    按的说法,林耀文以前在闽南做走私的时候就已经这么谨慎了。

    很多时候他们下面这些小弟都是稀里糊涂的做着某些事,至于具体什么情况,只有林耀文才会知道。

    一开始他们还很疑惑,但当林耀文把一箱子一箱子的钱拿出来发给他们的时候曾说过:“你们要做的就是干活赚钱,不需要知道理由,这样你们赚钱的好日子能长久点。”

    “干咱们这行的,本来就是脑袋别裤腰带上的买卖,越少人知道,泄密的可能性就越小,知道得太多,对你们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红红绿绿的钞票发下去,又用血腥残酷的手法弄死了几只好奇心太强的猫,这样的规矩就在林耀文集团内部一直延续了下来。

    哪怕林耀文集团在三年前被司徒镜殃及,多年家业被付之一炬,他带着为数不多的几个小弟跑路到了魔都,这个规矩一样是这个小团伙内部的钢铁纪律。

    知道内情的永远只能有林耀文一个人,其他人只需要按他说的去做就行了,哪怕让他们上刀山下火海,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想法,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因为林耀文从没亏待过他们,只要是他们该得的,林耀文从不会少他们一分。

    赏罚分明,让手下这些人得以闭着眼睛替林耀文卖命。

    “倒是个人物,是我一开始就小看了这家伙,他这样的人,就算跟猫那样有九条命都不稀奇。”

    看完办案组那边汇总过来的审讯报告,李锋的怒火渐渐平息了下来。

    如果是下面人办事不力,敷衍了事,导致了他势在必得的林耀文逃走,那么发火是应该的。

    但现在李锋发现,自己其实从一开始就低估了这个家伙,那么发火就毫无意义了,反倒会被下面人理解成一种“无能狂怒”。

    林耀文这样的人,能在这么危险的行当中混迹了几十年,没被人弄死就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何况他还能做到几起几落。

    哪怕此人对于现在的李锋来说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李锋也只能捏着鼻子承认他的牛逼!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

    哪怕是小人物,也有大人物不具备的本事。

    整理好情绪,李锋对专案组的人吩咐道:“抓捕林耀文的行动不能停下来,继续进行。”

    “可,李锋主任……”

    专案组的组长犹豫了一下,还是面色有些难堪的说道:“这个林耀文一下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们专案组也只能保证全力以赴,但要想短时间抓获此人,恐怕不太容易。”

    林耀文这一次的跑路,也把专案组办案人员的自信打击得体无完肤。

    布控了那么久的一个人,怎么就能在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消失的?

    所以当李锋发怒的时候,专案组这边甚至都找不到为自己辩解的理由。

    “他又不是孙悟空,能七十二变凭空消失不成。”

    李锋嗤的冷笑,却是不由想起了之前吴中天从他在京城的宅子里凭空消失。

    一开始也是毫无踪迹,就像现在的林耀文一样,凭空蒸发了似的,但事后证明,对方只不过是早做了准备,利用起了家里的地下车库和人防工程而已。

    林耀文能在专案组提前布控的情况下凭空消失,自然也是一些本事,但终归有迹可循。

    不过,李锋让专案组这边继续追捕林耀文,却不是为了林耀文本人。

    因为他也知道,哪怕林耀文只用了些很简单,只是他们一时没想到的办法跑路,但现在对方已经逃了出去。

    对林耀文这种人经验丰富的人来说,一旦逃了出去,无疑就是泥牛入海,再想抓到确实很难。

    不过李锋也没真的铁了心的要抓住林耀文。

    他吩咐专案组这么做,其实另有目的。

    专案组组长心里惭愧,最终还是向李锋表示,会全力以赴的追捕林耀文。

    离开专案组的临时办公地点,回到中天太和酒店后,李锋又让温秩军去专案组那边,协助他们追捕林耀文。

    “派军子过去,是不是杀鸡用牛刀了?”陈文龙有些不解的说道:

    “林耀文虽然可能知道天下钱庄走私文物的内情,但他既然逃走,利用价值就不大了,不管他有没有落到我们手里,天下钱庄的文物走私网络已经被我们破坏,肯定比一个林耀文的影响要大。”

    “更何况,相比那个文物走私网络,狙击计划更加重要,我们遭遇到的阻力肯定也越大,要是有军子跟在三姐身边,她在北方另一条战线上的安全更能得到保证。”

    面对这个好兄弟对自己决策的质疑,李锋耐心解释:“我们打击天下钱庄的文物走私网络,本就是为了放个大的烟雾弹,要是能把天下钱庄的全部注意力吸引过去就再好不过。”

    “军子是顶尖高手,最近在地下世界声名鹊起,他目标太大。现在的关头,要是让她跟着三姐去北方,傻子都知道我们在北方将会有针对天下钱庄的大动作。”

    “恰恰相反,把军子派去专案组,他又有国庵的背景,只要他一到那里,天下钱庄恐怕马上就要有如芒在背的感觉了,也必然会全力以赴的寻找林耀文。”

    简单点说,李锋在林耀文逃走的情况下,果断的改变了策略,选择了把林耀文当成一个鱼饵,尽可能吸引天下钱庄更多的注意力。

    为了造成他们对林耀文势在必得的样子,李锋所以把专案组和温秩军这两把宰牛刀都用到上面去,为林耀文这个鱼饵加码。

    然而事实上,林耀文他们的意义并没有那么大,至少不会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大。

    陈文龙稍稍琢磨过后,就不再质疑李锋的决定了。

    但他又好奇的问:“锋哥说天下钱庄会寻找林耀文?难道不会是他们帮着林耀文跑路的吗?在我们提前布控的情况下凭空蒸发,我倒觉得,天下钱庄才有这样的手段。”

    “不会是天下钱庄,这就是林耀文个人能力的发挥。”

    李锋摇了摇头:“像林耀文这样的人,绝不会小命交到别人手里,在那个时候,他根本不会相信天下钱庄。”

    “而且你反过来想,如果林耀文知道很多的内情,那么在那样的情况下,天下钱庄是愿意帮着林耀文逃走呢,还是直接杀人灭口更干净利落?”

    陈文龙恍然大悟:“以天下钱庄的行事风格,必然选择杀人灭口。”

    “所以现在回过头看,林耀文逃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能为我们拖延更多的时间。”

    李锋这样一说,陈文龙也觉得有道理。

    之后,陈文龙又问:“那三姐那边,谁跟着她去北方?”

    “让耿磊和军刀他们去吧,北方那边,我已经跟龙部队打了招呼,必要的时候,冷凤会出手帮忙的。”

    李锋无奈的摇了摇头:“三姐也是,非要学着玉玲珑那个财迷胡闹,亲自跑北方去,劝都劝不住。”

    陈文龙哈哈一笑:“我看三姐也是财迷,她对赚钱的兴趣,一点都不比章小姐少。”

    话虽这么说,但李锋也知道,陈秀媚这次之所以要铁了心的亲自去北方,其实更多还是为了他分担的考虑。

    对付天下钱庄这事儿上,他是行动总指挥,总不能让他亲自去各地跑吧,何况他的目标太大,就跟温秩军一样,一举一动都会被天下钱庄的人盯着。

    陈秀媚才不顾风险,自告奋勇的去了。

    再加上,玉玲珑那妞儿身先士卒的举动也有点刺激到了陈秀媚,她可不愿意落于人后,被玉玲珑一个小丫头给领了先。

    这件事,还得从头说起。

    之前,李锋定下了狙击天下钱庄的计划。

    这个计划分为两条战线,一条就是抓住天下钱庄的文物走私网络大做文章,战略目的是端掉这个文物走私网络,最好能够追回一些被走私到境外的股东文物。

    当然,最大的战略目标还是能抓住天下钱庄的犯罪证据,一举定胜负。

    而另一条战线,就是眼前的这条了,阻止天下钱庄捐款跑路。

    放在之前,哪怕知道了天下钱庄打算卷走成百上千亿的巨量财富跑路,他们也只能干看着束手无策。

    但自从林风从391大厦底下那个密室里,获得了天下钱庄那份最机密的客户名单,事情就相当好办了。

    经过一番调查研究后,李锋他们从天下钱庄的所有客户里划拉出来了将近五十个人。

    这五十多个客户都是天下钱庄的贷款客户,也都是大客户,他们当中,最少的都从天下钱庄贷了将近一个亿。

    而最多的,更是高达几十个亿。

    连李锋他们看到的时候,都不得不惊叹,惊叹于天下钱庄的财大气粗,比**好多银行还财大气粗!

    也惊叹于那贷款客户的天大胃口!

    当然,玉玲珑才不管这些家伙的胃口大不大,甚至贷款越多的她越喜欢,那可都是实打实的钱啊。

    因为李锋已经许诺过她,每摆平其中的一个人,她就能得到一笔可观的辛苦费!

    至于每一笔辛苦费有多少,则得根据这每个人从天下钱庄贷出来的钱有多少。

    也就是说,贷款越多的,她得到的辛苦费其实就越多!

    也难怪玉玲珑一听到这些话就充满了干劲,马上就带着聂开山兴冲冲的跑回闽南去了。

    再说回去,李锋他们在划拉出了五十多个认为比较有意义的贷款客户后,又大致依据这些贷款客户的分部,分成了两拨。

    南方的一拨,北方的一拨。

    然后分别交由玉玲珑和陈秀媚去摆平,玉玲珑就不说了,以她在南方地下世界的巨大影响力,李锋二话不说就把这个重大任务交给了她。

    对于玉玲珑,李锋分给她这么多人,可不是单单为了给玉玲珑送钱,也谈不上慷慨。

    因为这些动辄能从天下钱庄那里贷款几个亿几十个亿的家伙,就没有一个是善茬儿。

    这其中不乏省级的地下大枭,也有像晋省的煤老板、内蒙的铁矿主,至于什么搞房地产的,搞P2P金融贷款的、在柬埔寨搞电信诈骗的、开地下**网上赌城的,那就更是什么货色都有了。

    这些人,有一个是善茬吗?

    手上有人命的又有多少?

    说白了,都是跟那个林耀文一样,敢把脑袋别裤腰带上赚钱的主儿。

    真要是老实本分的大老板,肯定也不敢从天下钱庄那里贷款。

    所以,玉玲珑这次去摆平这些天下钱庄的大客户,是冒着相当风险的,哪怕以她王级大枭的身份,要完全摆平这些人,也没那么简单。

    李锋许诺给玉玲珑的那笔辛苦钱,真不是他白白给玉玲珑送钱,而是人家应得的。

    就像李锋之前说的那样,这次玉玲珑能赚几个亿,还是几十个亿,全凭她的本事。

    估计是被玉玲珑给刺激到了,陈秀媚当场也是自告奋勇,要亲自去北方,负责摆平北方那一拨贷款客户。

    其实李锋一开始是不太愿意让陈秀媚去的。

    因为这一去,就避免不了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更何况,相比玉玲珑在南方地下世界的影响力,他们勒天不夜城在北方,影响力就要薄弱多了。

    不过当时陈秀媚这么反驳李锋:“我又不傻,我去北方,肯定扯着你李锋的虎皮做文章啊。你别忘了,你自从在东北抓了崔圣雄、搞了孔殿军,灭了碧落黄泉在华国的总部,后来又在京城抓捕了辽东大枭刘正阳,那边的地下世界已经把你叫做李阎王了。”

    这倒是实话,自从那次带着龙部队去了东北一趟后,李锋确实把东北地下世界给搅了个天翻地覆。

    别的就不说了,崔圣雄是敢和釜山七星派那种国际型团伙合作的主儿,孔殿军背后则有碧落黄泉这样的国际杀手组织,而辽东大枭刘正阳更是吴家的门下走狗。

    在这三个集团都被李锋摧枯拉朽的灭掉后,他在东北地下世界已经是恶名贯耳,甚至还有了一个“李阎王”的名号。

    “宁惹刘正阳,莫惹李阎王。”

    这些从东北地下世界传过来的话前阵子甚至都传到了李锋耳朵里,只不过后者洒然一笑没有在意罢了。

    因为这句话早就过时了,这是在崔圣雄和孔殿军被李锋灭掉后传出来的话。

    那会儿刘正阳在辽东还如日中天,但之后在吴家一战中,被吴家寄予厚望的那家伙在京城一下飞机就被抓了起来,据说不久后就要上法庭宣判死刑了。

    陈秀媚又继续跟李锋分析:“东北就不说了,华北有齐氏集团,西北有左非白,内蒙有孙长弓,虽然以我们跟这三家的关系,人家不一定会全力相帮。”

    “他们三家以前都跟天下钱庄有过或多或少的合作,甚至那份名单你也看到了,都从天下钱庄那里贷了款,这次我们提前给他们透露了风声,让他们自己和天下钱庄做切割,让他们欠了一个人情。”

    没错,齐氏集团、左非白、孙长弓,三个跟李锋都建立起了友谊的大枭,其实都跟天下钱庄有合作,而且也是天下钱庄的贷款客户!

    从这里就能看出天下钱庄的可怕了!

    不过也正如陈秀媚所说,他们这次并没有把这三人放到那五十多人的名单里,柿子当然要拣软的捏,这三颗柿子实在太硬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李锋考虑到跟他们有交情的缘故。

    没办法,哪怕是李锋,也不可能做到完全的大公无私。

    陈秀媚又说了:“而且我又不是不懂得利益共享,完全可以让这三家反过来跟我们合作,赚到的利润跟他们共享。”

    “这样一来,我们在北方的行动,说不定比玉玲珑在南方还要顺利。”

    到这里,陈秀媚已经完全说服了李锋。

    他就怕陈秀媚到了北方会茫然无措,乱搞一气。

    现在看来,他还是小看了人家三姐。

    三年的时间,他在飞快成长,陈秀媚也在飞快成长,早就非吴下阿蒙,至少这短短的几句话,就已经讲出了她在这件事上的整体规划,而且很成熟。

    团结能够团结的,利益共享,那么齐啸云左非白孙长弓这些人,为什么不能反过来为他们所用。

    “行,那三姐你就帮我走一趟北方吧。”

    李锋当时就起身笑道:“之前我还有些犯难,不知道让谁过去负责这件事,我自己又走不开,哪怕什么事都不做,也得在魔都呆着,因为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天下钱庄的注意,也会牵扯天下钱庄最多的注意力,现在你过去负责正好。”

    “说白了,你小子还不是小看你三姐,觉得我们这些女人只能躲在你们男人的背后。”

    陈秀媚使劲白了他一眼,“等着吧,这次三姐一定要把这事做得漂漂亮亮的!”

    虽然陈秀媚有了整体的规划,并且还打算拉齐氏集团和其他两家做帮手,但李锋还是担心陈秀媚光带耿磊几个不能完全控制场面。

    不是对陈秀媚没信心,而是他知道这些地下世界混的家伙都是怎样一帮胆大包天的人,所以又给龙部队那边打了招呼,让冷凤在适当的时候出面帮忙。

    龙部队出面,肯定能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了。

    而且这也不算坏规矩,李锋这是在对付天下钱庄,龙部队本来就可以归他调遣做事的。

    只不过让李锋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还真就有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疯起来简直什么都做得出来。

    而他让冷凤在适当的时候帮忙,本意只是略作防备,并没有想过真会有那种铁头娃。

    但这个安排,还真的救了陈秀媚一命! ( 妖孽狂医 http://www.cyxs888.com/17/1738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