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8章 夜会碧如

文 / 易天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期盼的日子终于到了,今天是去医院复检的时间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这一天早上,陈天雄和许幽兰收拾心情,准备一起到医院去迎接他们心爱的好“孩子”因为没有叫司机,出门的时候,许幽兰看见陈天雄兴奋的全身发抖的身子,不放心的把车钥匙抢过去,她自己开车。

    到了医院,陈天雄三步并做两步的冲到朋友的办公室,连门都没有敲就这么鲁莽的跑了进去。

    朋友正拿着一个病历在仔细的看着,发现陈天雄走了进来。

    他站了起来,冲着后者笑了笑。

    只是感觉他的笑容是那么的勉强,顿时,一种不好的预感在陈天雄心头忒的冒出来。

    “结果这么样?呵呵,我是不是要做爸爸了?”

    陈天雄强制的压下了心头的疑虑,假装兴致勃勃的对他说。

    朋友没有回答,只是先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慢慢的说:“陈哥,你先坐下来,我慢慢的和你说。”

    听了他这翻话,陈天雄的心一下子凉到根部。

    他焦急的打断朋友的话,急道:“到底怎么了?别吞吞吐吐的,有什么就快说。”

    许幽兰在一旁也发现了气氛的诡异,也焦急的点头应和着。

    “陈哥。”

    朋友用沉稳的声音对他说:“那个……其实……”

    “哎呀,别那个了,快说啊!”

    陈天雄又一次粗暴的打断了朋友支支吾吾的话语。

    朋友看见他这样,干脆也把心一横,抿着最说道:“陈哥,检查出来了,你的活力不足,几次和受精都失败了,你的例子很特殊,向你成功率这么低的情况医院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要不你先歇两天,补一补再来可能会好一些的。”

    陈天雄像是被青天霹雳打中一样,整个人都呆立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以后的事情他完全没有了记忆。

    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里的,陈天雄就这样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坐了好久,耳边隐约的听见许幽兰和他说着什么,可是是什么内容陈天雄一点都不知道。

    一直坐到晚上,陈天雄的脑海里始终是翻江倒海的,思绪呈跳跃式的来回翻转。

    他想了好多,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陈天雄腾的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吓了一直守候在身边的许幽兰一跳。

    “我一定要有一个孩子。”

    他对着许幽兰,语气坚定的说:“人工受精不行,我们就找别人。”

    许幽兰被陈天雄的话惊呆了,半晌,她才迟疑的说:“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陈天雄咬着牙,几乎用一种嘶喊的声音对她说:“我们借种,我不行,就找别人。”

    “你疯了?”

    许幽兰下意识的对着陈天雄惊呼道:“你怎么会有这种念头,这也太疯狂了。要不,我们就领养一个吧?”

    “领养的又不是我们双方任何一个人的骨肉,这样的孩子我不要。”

    陈天雄继续坚决的说。

    “那我去库找别人的也行啊?你怎么会有这种念头?要我和别的男人……”

    许幽兰说到这里,也不好意思再把后面的内容说全了。

    陈天雄摇了摇头,沉声道:“去库做人工受精我也想过,可是你能保证捐献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吗?万一是一个长的奇丑无比的人捐献的被我们摊上了,我们的后代生育出来了,被别人看见,立马就会发现不是我的骨肉,那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还不得一辈子戴着一个绿帽子的头衔?”

    “可是你现在这样就不是戴绿帽子吗?”

    许幽兰继续劝陈天雄打消这个疯狂的念头。

    可是他的心意早就定下了,陈天雄转过头,对着许幽兰,一字一顿的对她说:“我不管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我一定要有一个自己的后代。就算不是我的亲生骨肉,是你的也是一样的。”

    他知道自己这时脸上的表情是很狰狞的。

    许幽兰看见陈天雄的表情,就知道他是不会更改主意的。

    她软软的瘫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沉默了好长时间,突然睁开对着他说:“只要你不介意,我也豁出去了,但是人选,要我自己找。”

    说这话的时候,许幽兰脑海中不禁浮出一个年轻的帅气身影。

    夕阳西沉,黄昏徐徐降临大地,繁华的市区,到处闪烁着霓虹灯,发出斑眼生辉的光彩。

    夜幕中的世界,都被一种罗漫帝克的情调所笼罩了。

    “夜幕”这个神秘而诱人的大布幕,把“你和她”全部遮盖在它的后面,不让别人看见,也不让别人知晓!

    你和她去“随心所欲的做”你和她“喜欢要做的事”他和她“乐意爱做的事”这时一位英俊潇洒、身材高大的青年,从出租车里出来,去赴美人之约,也是他情人的邀约。

    与其说是美人,倒不如说是位美妇人还来得恰当些。

    电视台台长,妇联主席,兼任红十字会副会长安碧如。

    在送完李小璐后,接到安碧如的电话,说有事要和他商量,两人约定时间在西苑餐厅再面谈。

    李伟杰挂断电话后,心中摸不清安碧如要和他商量些什么?为何在电话中不能商量呢?

    放下电话,他的脑海中,浮现了安碧如女士那美艳性感迷人的俏影,她有一股贵妇人神圣不可侵犯的风度和气质,年龄大约三十五岁左右,正是女人性生理异常成熟的阶段,就像一朵盛开的鲜花般娇艳迷人,令人想入非非。

    她是贵妇,而且是俗话“出门像贵妇,上床后”那种极品贵妇,从安碧如的眼光中,那一双水汪汪含满春意的媚眼,那饱含情意的眼神,好似要把自己包起来似的!

    李伟杰脑海中的安碧如一个轻盈转身,他的目光则在后面望着她摇摆的背影和那高耸肥大的丰臀,以及那修长而浑圆的小腿,这个女人确实是美妙的“性”的象征。

    安碧如那纤瘦的腰和,使伟杰心中升起了一种无名的,欲火高升,真想即刻去把她抓起过来而就地解决,才能平息心中的欲火。

    越想越使李伟杰身体难受,算了!干嘛还要这样傻想呢?去了不就什么都可获得解答了吗?

    李伟杰坐上计程车来到西苑餐厅,一看手表时间已经过了,但是安碧如还没有来,女人总有一种名叫迟到的特权,他叫了一杯饮料等候她的来临。

    耳听优雅的音乐,眼看周围对对情侣,这种情形,当然使李伟杰这个单身顾客心痒难耐。

    突然,一阵香风袭来。

    李伟杰放下杯子,抬头一看,原来安碧如已经站在他的身边,笑口的望着自己。

    他连忙站了起来,拉开椅子说道:“碧姨!”

    “谢谢!”

    安碧如道声谢坐了下来,笑道:“伟杰,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不要叫我碧姨,就叫我的名字好了,别再碧姨碧姨的把我都叫老了!”

    “这个……碧如,现在可是公众场合……”

    李伟杰这样叫是为了安碧如着想,她虽然不是公众人物,但是毕竟也算是上层圈子里的人,若是被熟人撞破和一个年轻男人如此亲昵称呼,那可不妙。

    “我刚才不是说过吗!以后在外人的面前,就叫我是碧姨;若是只有我们俩人相处在一起的时候,要叫我的名字,或者叫我碧如姐都可以,不然会将情调破坏了,知道吗?还有,人家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不主动联系自己,哼……”

    “哦!是!碧如姐!”

    李伟杰已经神魂颤倒,也只好唯命是从了,而他也知道安碧如找自己来,其实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说起来这事再重要不过了,除了吃饱穿暖外,解决生理问题就是重中之重了。

    “嗯!乖弟弟,我们先在这里听听音乐、跳跳舞,然后吃晚餐。”

    “嗯。”

    李伟杰笑着答应,然后打量着她今晚的打扮。

    安碧如穿着一件天蓝色的低胸晚礼服,胸前挂了串珍珠项链,在昏黑的灯光下闪闪发光,深深的和那雪白粉嫩半裸的酥胸,以及高耸的,这是多么引人入胜的焦点。

    她双臂雪白滑嫩,李伟杰心想:若摸在手中一定是柔软而充满弹!

    他正在想入非非时,突然被一阵悦耳的娇媚之声惊醒:“伟杰,我们先跳舞吧!”

    “记得!下次应该是你主动的邀请人家跳舞才对!”

    安碧如轻声地说道。

    在舞池中,李伟杰按着安碧如腰部的手,感觉很柔软,她也温柔的偎了过去,那一身香水味和女人的肉香味,真使人陶醉极了。

    渐渐地,安碧如向他依偎得更近了,李伟杰已感觉到她的玉手,放在自己腰部的力量加重了。

    她微微地闭着媚眼,线条美好而带着野性的红唇,展露眼前距离自己只有数寸,李伟杰真想痛痛快快、亲亲热热的猛吻她一阵,可是现在公众场合做这种事情明显不恰当。

    “伟杰,你怎么了?”

    安碧如吹气如兰的轻声问他,似乎是有意在捉弄他。

    “嗯!这里似乎太冷了吧!”

    李伟杰随口胡诌,他的身体素质就是零下几度也不会感觉冷的。

    “真的太冷吗?这里有暖气喔!”

    安碧如眼中全是狡黠笑意。

    “但是不知什么缘故,我觉得全身冷得很!”

    李伟杰咳嗽一声,尴尬地掩饰自己强忍生理反应的不适。

    “该不是感冒了吧!让我试试你的体温看。”

    安碧如说着时,竟把俏脸贴了过来,试他的体温。

    李伟杰只觉得一团热气迫来,因为安碧如此时的粉脸亦是热情如火呢!

    试过之后,安碧如不但不把粉脸收同去,反而将高耸的贴在李伟杰的胸都上,全身依偎在他的怀抱中,还故意将抵在李伟杰的下,随着舞步去磨擦。

    俗话说:“异性相吸,磨擦生电”李伟杰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顿被这样娇媚的中年美妇引诱得欲火攻心,他把安碧如用力搂紧在怀抱中,吻住她那野性迷人的红唇。 ( 都市奇缘 http://www.cyxs888.com/15/150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