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千三百四十九章交易

文 / 幸福来敲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最快更新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见陈行贵如此说,林延潮勃然大怒道:“出使倭国之前,吾如何与你交待,如此真累及汝也!也累及汝家人,你家族也因你此举而蒙羞明白吗?”

    林延潮怒斥陈行贵,陈行贵头伏甚低,不敢稍抬头。

    见林延潮震怒,一旁笔录之人也是吓了一跳,笔间微颤不知下还是不下笔。

    而一旁陈济川则上前夹手取过笔录读了一遍,叮嘱了几句。然后陈济川道:“老爷,这或许是倭人之计,要以此胁迫老爷。否则倭人何以扣押我大明使节四载。”

    林延潮知道这不是或许,而是确定的奸谋。丰臣秀吉不是省油的灯,他必是看重两位明朝使臣的价值,先以软禁断绝他们回国之念头,然后再让对方娶妻生子,慢慢的潜移默化。

    林延潮看向陈行贵问道:“林给谏可有如你一般?”

    陈行贵道:“林给谏持身甚严,故而关白对他不肯信任,不让他回国。”

    “他封你官职了?”

    陈行贵道:“确有此意,关白打算封我为什么右马头,还要封近江国两万石知行,但我都拒绝了。”

    林延潮心想,丰臣秀吉果真善于笼络人,这手笔实在大方。这右马头是从五位下的官职,而近江国靠近日本第一大湖琵琶湖,乃丰臣秀吉的直领,放在明朝是苏杭这样的文化物产,都十分繁华富庶之地。

    近江国经庆长检地后石高一共有七十七万石,丰臣秀吉居然拿出两万石来给陈行贵。

    如此的手段,实令林延潮牙齿紧咬,在心底问候了对方的十八代祖宗。

    林延潮道:“当年李陵降匈奴的时候,匈奴单于将女儿嫁给李陵,还封他为右校王……为何匈奴王如此厚待李陵?因为他是汉朝的将军,他在疆场上能以五千之士力敌匈奴人的数万骑兵!”

    “而你被丰臣秀吉封赐官职,并赏赐两万石领地?难道是因为你才能出色吗?不!因为是我大明的使臣!他要拉拢于你!”

    陈行贵羞愧难当,林延潮长叹道:“今日话就说到这里,你先去馆内休息,等我见过玄苏再说。”

    片刻后,玄苏来见林延潮。

    玄苏仍是一身黑色僧衣,但见他笑着道:“经略大人叙旧已毕了吧。”

    林延潮道:“多谢对我朝使节的款待,真是宾至如归,吾在这里多谢关白才是。”

    玄苏笑着道:“这是理所当然的,敝国上下一致敬仰中国,对于中国来使自是奉如上宾与朝鲜不同。”

    “贫僧还记得第一次知道中国是从‘源氏物语’之书上,源光氏在给心仪女子写信时用得是‘唐纸’,还有书中那如山花般灿然的唐锦。”

    说完玄苏向林延潮奉上数页纸道:“为表对大明的崇敬,贫僧这次特意将敝国古今文章之士所写的和歌带来,这些和歌是相对汉诗而言,是贫僧从万叶集,古今集、新古今集三大歌集中抄录,至于俳句则为近来所作的短诗。知道经略大人是明国的文宗,特请经略大人鉴赏。”

    林延潮点了点头,陈济川上前接过奉上。

    玄苏奉上不过几页纸,但也是精华了。林延潮翻开,不由徐徐点头,虽说被称作俳圣松尾芭蕉还未出生,但是俳句已见规模。

    俳句的表现用简短的话来概括就是用极少的诗词,来传递情绪。这情绪最好真实而又克制,形成一等闲寂之美,这闲寂之美被称作物哀。

    比如流萤续断光,一明一灭一尺间,寂寞何以堪。

    我知道这世间,如露水般短暂,然而,然而。

    这两首俳句可以从中感受到闲寂之美。

    林延潮看了一半后却微微笑了笑。

    玄苏当即问道:“经略大人何故发笑?”

    林延潮道:“无甚,只是看到这一句‘雪的碗里,盛得是月光’!”

    玄苏肃然道:“这一句贫僧甚爱之,不知经略大人有何高见?”

    林延潮笑道:“玄苏大师可曾读过岩碧录,其中有一句‘银碗里盛雪’,还有宋时还有一位高僧曾言‘银碗盛雪,明月藏鹭’,与这句话皆可互鉴!”

    玄苏闻言不由惊讶道:“经略大人果真博学多才。”

    林延潮摆了摆手笑道:“并非贬低之意,曹操的短歌行中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袭自诗经,但却不妨碍短歌行名垂千古。”

    玄苏闻言叹服道:“经略大人,所言极是。”

    林延潮笑着道:“贵国的俳句能别于本朝诗歌另辟蹊径,可称得上自立门户。其文可称小而质朴,然事小者往往见大而终,善也!”

    玄苏闻言不由衷心地道:“以往我与贵国之人交流,他们总以为敝国诗歌皆是出自汉学,不能自成一派,今日听经略大人之言,方才得誉,经略大人胸襟真如大海般!”

    林延潮笑道:“大师谬赞了。”

    林延潮知道这称赞全然是糖衣炮弹,从丰臣秀吉拉拢陈行贵,他已是看到了对方的手段。

    玄苏道:“日本一直崇敬于大明,仰慕王化,希望能够时刻交流往来,但苦于朝鲜之阻隔,而这一次用兵于朝鲜,也是因为朝鲜阻断贡路。敝国自关白以下,都愿意报效明朝天子。”

    “而贵使来到敝国后,关白一直奉为上宾,如陈副使更是娶妻生子,两家合为一家!”

    林延潮道:“关白的款待我也看见了。至于陈副使嘛,汉武帝使节苏武出使匈奴,牧羊十九载,不也是在匈奴娶妻生子了吗?这也是佳话啊!”

    玄苏一愣,这本是他们要挟林延潮的把柄,怎么经他这么一说就不同了。

    “确实是一段佳话!”玄苏勉强笑道。

    林延潮道:“不知贵国什么时候也将陈副使的家人一并送至大明,让他们阖家团圆?”

    玄苏道:“那就要看什么时候明日能达成和议了,眼下明军已经逼临洛东江,虽我军上下不惜一战,但为了免除误会,达成两国之友好,还请贵国大军立即兵退一百里!”

    林延潮闻言大笑,然后道:“玄苏大师,我敬你是出家人,但你怎么敢在本部说出此言,要我退兵一百里地!”

    玄苏道:“当然为了两国友好,我相信经略大人是有议和之心的,当然关白也是有的,为了保障双方议和,明军退兵一百里,是必要之诚意。”

    林延潮摇头道:“没什么诚意,贵军立即返回倭国,不留一兵一卒,这才是我大明天子眼中的诚意!”

    玄苏作色道:“经略大人,既然这样大家就没什么好谈了!”

    “玄苏大师请便!”林延潮不以为然。

    玄苏深吸一口气道:“无意之争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经略大人是有意于封贡的,若是封贡事成,将来对经略大人的仕途是一件极有好处之事,对此对林正使,陈副使两位也有极大好处。当然对于我玄苏而言,不仅可以看到两国罢兵,也可通过封贡看到明国的器物源源不断的流入敝国,敝国别的没有金银之物倒是有一些,只要双方封贡之事可以达成,不仅贵国这一次入朝所费可以弥补,对于将来而言也是一条源源不断的财路!”

    林延潮心道,说来说去终于说到点子上了。要不是看在佐渡金山,石见银山的面子上,谁有心情与你在这里瞎扯淡。

    林延潮面上却道:“吾大明天子富有四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谁看得上你们这一点金银,但对于吾而言,封贡之事倒是能完成对天子的交待。”

    玄苏心底冷笑,不过如此,还以为林延潮对大明皇帝多忠心,原来也是为了自己的仕途。

    玄苏自以为把握到林延潮心思,于是道:“既然经略大人有意封贡,那么下面的事……”

    玄苏看向了一旁的书记官,林延潮示意对方停笔,对玄苏道:“有什么话不妨直言!”

    玄苏点点头道:“之前的七条谈判,最大分歧就是在和亲上。”

    “明日之和亲,我们可以暗中修改,回国以后我会向关白奏明是明国之公主,但是明国只需要派一名宗室之女即可,甚至宫女都可称作明国公主,此策贫僧记得在汉朝与匈奴的和亲曾多次采用过,但敝国上下仍会将他视作明朝公主看待。”

    林延潮听了玄苏的意思,嗯,这里就开始py交易了。

    对此林延潮没有反对,而是道:“此吾考虑一二。”

    “还有一事,那就是双方以现有疆域罢兵,明军大军可退回国内,而我军大军也可退出,至于将来国土谁属再行商谈如何?”

    林延潮道:“此吾也要考虑。”

    玄苏道:“经略大人,这是你我有权作出决定,至于进一步还需要贵国天子以及敝国的关白定夺。所以还请两边能够相互派出使节,容吾等朝见贵国天子,也请贵国派出使节与敝国关白亲自说明,而这一次绝不会再有逗留之事了!”

    拘押了林材,陈行贵四年多,居然说成逗留。

    林延潮心底冷笑,面上却道:“可以,就让沈游击去一趟名护屋,大师以为如何?”

    一听沈惟敬的名字,玄苏顿时精神一振当即道:“如此真太好,贫僧拜谢经略大人!”

    林延潮闻言不由叹息,看来沈惟敬这大忽悠在日本人那威望还要在自己之上。

    Ps:明日有更! ( 大明文魁 http://www.cyxs888.com/11/1115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