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07章开阊番外(45)

文 / 明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回到房间,沈成芮先去洗了澡,才对着房内镜子看后背上的伤。

    红了一大片,稍稍牵动都疼。

    玛啡馆里的凳子都是上好实木做的,用料足。

    那些打手虽说身手一般,没怎么重伤她,但那把凳子砸上来是真的疼。

    即使她在家里不受宠,到底也是个千金小姐,身娇肉贵的,当时差点就被砸蒙,若不是心里一遍遍告诫自己不能倒下,可能就撑不到逃出茶馆了。

    沈成芮翻出了抽屉里的活血祛瘀药膏,皱着眉头费劲上药,只是后背有些困难。

    正为难着,房门被敲,五妹的唤声响起:“阿姐,我可以进来吗?”

    沈成芮连忙把半敞的衣裳穿好,又把卷起来的袖子放下,再匆忙把药膏、棉签等物收到抽屉里,才应道:“进来吧。”

    沈成桦走进房,打量着湿漉长发的亲姐姐问:“阿姐,你没事吧?”

    沈成芮不欲让她担心,挤出笑容:“没事呀,怎么这样问?”

    抬手就拉她在床边坐,结果牵疼了自己的伤,微微蹙起眉头,转瞬即逝。

    沈成桦很机灵得捕捉到了,神色紧张:“你受了伤?”

    她慌神慌色的去扶亲姐,结果碰到了沈成芮撞过门框的胳膊肘,这下忍痛的脸色再也遮掩不住。

    “阿姐,我都听说了,你跟人打架了是不是?”沈成桦担心碰疼对方,举着手无措,急得想哭。

    沈成芮紧张道:“你听谁说的?”

    “阿飘听了三堂姐的话,去请大伯母到主楼,她回来后我问的。”她语气很难过,又有几分不确定,“二哥也受了伤,是因为他吗?”

    沈成芮点头,然后卷起胳膊给她看,并叮嘱道:“不要告诉爸妈。”

    “我知道。”

    沈成桦闷声点头,观察到亲姐一动就皱眉,又要去检查旁处,沈成芮便索性不再瞒她,也同意了对方替自己上药。

    沈成桦看到后背那片淤红时,忍了好久眼泪才没掉下来,又小心翼翼的上药,上完之后才问:“祖父怪你了吗?”

    她们都知道老爷子性格,事情牵扯到他的宝贝长孙,那是会不讲道理的。

    何况大太太还去了主楼添油加醋。

    “没有,二哥说明了原委,祖父没罚我。”

    “还好二哥有良心替你说话,否则祖父被大伯母一挑唆,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处罚你的。”沈成桦稍感安慰,便问起事情经过。

    沈成芮三言两语说了大概,沈成桦听后很担心:“阿姐,你会不会惹上麻烦?我怕茶馆里的人报复你。”

    “顾不得后果了。二哥平时待我们不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逼着,走上吗啡那条不归路。”沈成芮理智而论,“长房是长房,咱们再有怨气,也不能盼着二哥不落好。”

    “我明白。”沈成桦认可的颔首,又陪她说了会话才离开。

    次日沈成芮去司开阊那边做饭,午时照常是在那一起用的。

    席间司开阊看了她好几眼,但一直没开金口。

    沈成芮本就是伶俐之人,哪有察觉不出的,在他又一次打量过来时,直接望过去与他对视,利索道:“大少您有什么话就直说,老这样看我我心里发麻。”

    司开阊面色微滞,拨动菜的筷子一顿,眼中有片刻尬色。

    少顷,他答道:“我没话。”

    他用饭时本来就很少说话。

    沈成芮目光诧异,仔细盯了盯他,试探性的又问:“真的没话?”

    “我和你之间除了菜,还能有什么话?”司开阊一掩讪然,理直气壮的反问。

    这是句大实话,但沈成芮总觉得他有话跟自己说,却也猜不出来对方心思,“哦”了声继续用饭。

    总之,这顿饭两人都用的有些别扭。

    饭毕,她先站起,因为坐得久骤然动身,牵疼后蹙眉轻哼了声。

    司开阊又看她一眼。

    终于,他没忍住了提问:“你是怎么回事?”

    沈成芮刚缓过那阵疼,听到这话没反应过来,看着他道:“什么怎么回事?”

    “如此造作扭捏,哼哼唧唧的想做什么?”

    司开阊直言直语,看见她时就发觉其行为举止别别扭扭,一副故意的淑女做派。

    他本来就已经好奇的看过她几眼了,非还装作糊涂不主动说。

    沈成芮心知他对自己有些误会,大概是觉得前几次的事件让司开阊觉着自己心怀不轨的想勾引他,所以一听这语气也有点郁闷:“谁造作扭捏了?

    我身上犯疼动作小点怎么了,大少你想关心我就直说,关心人还用这种语气!”

    她不是没听出对方话里的嫌弃,但就是故意曲解意思,让他难受。

    然而针对沈成芮所说的,他出于关心这层意思,司开阊既没反驳也不解释,而是皱着眉头声音低沉:“又闯祸了吗?”

    沈成芮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大大方方承认了:“对,打了一架。”

    司开阊很无语。

    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安分,三天两头就和人争执、打架。

    但见她好手好脚的出现在眼前,又被方才那“关心”二字噎得慌,也不好意思再追问细节,只起身没好声道:“别指望我再去捞你。”

    “知道了知道了,你说过百八十遍了。”

    沈成芮表面无所谓,心底却终有几分心虚。

    二哥那个小李同学,到底是何来头还不清楚,极乐茶馆的背景也没弄清楚,本还真有些担心惹到人物,说不指望司开阊这个大腿是不可能的。

    但他现在抢先拒绝了……

    她抚着自己受伤的胳膊摩挲出神,司开阊就瞥了眼她腕间的手链,镶着七颗不小的黄钻,价值不菲。

    她从来素面朝天,身无长物,一身利爽。

    司开阊定睛了两秒才转身上楼。

    沈成芮被盯得莫名其妙的,总觉得最后他的目光意有所指,心里嘀咕了声,男人有话不宣于口却闷在心里,感慨他的阴晴不定,回厨房拾掇了番才回学校。

    然有些事情,越想躲就越躲不开。

    林湛和宋珊珊因为在华民护卫司署里,见了司开阊后,心知她有不简单的后台,没来找麻烦,但总有喜欢寻仇的人不放过她。

    她才进校园,就被几个男的堵住了。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http://www.cyxs888.com/11/111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