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9章 生当雄飞,安能雌伏(3)

文 / 林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闻因……”凌未波在解涛的内力支撑下勉强清醒,然而此刻眼里除了柳闻因还剩得下谁,她深知女儿对往事有诸多不解,也知自己回光返照再不说就来不及说,因此一边克制不住吐血,一边惨淡地回忆起往事,“娘亲和你爹的第一面,是在短刀谷的百里林里,当时他身上有情报,娘亲……是故意去勾引他的……可后来,娘亲和你爹在一起生活得久了,才发现宋人也并不全是歹人,有了你以后,就更犹豫所谓的金宋之分了……唉,那段日子,真是娘亲生命里最幸福的时候……”

    “是的,其实没什么黑白,只有清浊吧……”解涛若有所思,时间消磨了他因为楚风流之死对林阡的憎恨,在放过自己的同时,无意间也回答了柳闻因先前对他的婉拒。

    “可你爹他,终是发现了娘亲的过去,他不能接受娘亲竟从一开始就是金国的细作;最早的时候,娘亲也确实坑害过他不少兄弟,他说娘亲……罪无可赦……”凌未波苦叹一声,“不过你爹终究爱着娘亲,他不忍将娘亲交给他的主公……我的身份,他一个都不曾告诉,只说我厌恶纷争隐居去了,我,我也没有办法……我只能答应他,为了弥补过去的罪,此生再不可出现在宋境,甚至在金国也不能重出江湖。对不起,闻因,娘亲和爹爹,都有各自的家国……唯一的归宿,只能像这般双双放下……”

    “然而你说这么久了,还是不肯告诉我,就算不能过问闻因的生活,那走的时候为何不带走闻因?重逢后也不跟闻因说一句话?!”柳闻因泪流满面,难免也气急败坏,抛弃父亲和我的时候,你就那样的头也不回?

    “不是!不是那样的……走的时候,我问你爹,抗金,真的比我们一家三口的幸福还重要吗?可我说了那么多遍的退隐江湖、闲云野鹤,他都不肯,我也知道,他和我不一样,抗金终究是他毕生的理想……”凌未波因为在意而答得急了,神色终于显出凄恻,又开始出现呼吸困难,“娘亲那时只是个居无定所的下层细作……闻因还是在短刀谷里,才算有个家……跟着娘亲四处漂泊,算什么呢。娘亲只能一个人回金国……只能离开……娘亲的闻因……”

    “我听孤夫人说起过,岳母大人后来因表情僵硬被选作上层细作,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哭得太多、眼泪都干了……我……我还以为是她老人家开玩笑呢……”解涛卖力救凌未波时,在张汝楫、郭仲元不同情愫的虎视下硬着头皮尴尬说。

    “娘亲……”柳闻因动情地伏在凌未波身上,她知道这些年来她一直都误解母亲了,“对不起,娘亲……”

    “傻孩子,女儿对娘亲,还说对不起吗。”凌未波意识到自己的手被闻因抓得死紧,垂死的目光里终于露出一丝怜惜,稍顷,却仍然想把闻因推开,神智也是时有时无,“不行,不行……”

    “娘亲,你是不是恨爹,那日在山寺里,爹和娘说过什么……”柳闻因忽然想起什么,又代柳五津问。凌未波其实对柳闻因有着世人皆有的深沉母爱,可是,这么多年,凌未波对柳五津是否因爱生恨?

    “互诉离伤……还有就是,他给我看,你小时候,每个月写给我的信……他说,他也后悔一时狠心,信都不知寄往何处……”那时凌未波嘴唇翕动,眼睛已经半开半闭,眼看离死只一步之遥,柳闻因迷惑的心这才找到解答,既欣慰于父亲没有被母亲欺骗、背叛和协助杀害,更痛苦于自己原来完全想岔了他们两个人——父亲和母亲,他们原是遥遥相隔还久久不忘,娘亲为了父亲和自己的未来,甘心隐姓埋名完全匿了踪迹,父亲则将对娘亲的思念都转化成了对自己的爱护、宁可一个人将自己拉扯大而对母亲的身份绝口不提更别说再去留恋别的女子。

    还有,娘亲之所以在父亲出事的山寺里一句话都没有跟自己交流,是因为父亲的死对母亲来说也是晴天霹雳令母亲悲痛欲绝!世人却只会通过表象来分析出母亲的冷漠……误会消除的一霎,娘亲的手忽然在自己的手中变冷,柳闻因猝然一松,才发现子欲养而亲不待,那个才刚回来的娘亲竟已咽了气。

    “娘亲,娘亲不要睡……”柳闻因恸呼一声,自己也眼前一黑,直直倒在母亲的身上。

    “找死吗!”解涛情急将她拉住,“别碰寒毒,小心自己……”

    “凌未波是叛国者,不值得救!”“松手!你是谁啊!继续打吧!”郭仲元和张汝楫齐齐开口,虽说一样骂解涛,却立场不同、相互瞪了一眼。

    气氛看似一触即燃,其实战斗从未停过,不经意间杨妙真和郭阿邻也已打到近前,引导着此地的解涛和张汝楫重新开战,寒毒泛滥的山林,眼看就要被这群不怕死的武者以炽热战意覆盖。

    兵荒马乱,你死我活,风云变幻地往来于柳闻因身侧,她那时虽头昏脑胀、在回忆和幻想里徘徊不出,却间或听进去了一些解涛或张汝楫的话而记起现实中的事……舍不得放下母亲的尸身、恨不能一直抱着母亲来填补母女情,可还是狠心逼着自己拄枪站起、想无论怎样都应放下私情先继续作战……既是不愿辜负初衷,亦是不忍再去对着那千疮百孔的躯体……

    蓄满力气,却不知怎的还是半刻就泄得干净,原来她也不是那么无所不能吗,原来她自以为坚强还是挺不过去,蹒跚着痛苦地重新倒在凌未波身边,胸口堵塞腿脚完全没力气。

    “闻因姐姐……”那时杨妙真刚好战到她近身来,抽空安慰她,“你先歇会儿,莫太悲伤了……”出生不久就失去母亲、不得不与哥哥相依为命的妙真,其实也不太懂何谓母女之情,安慰的话自然也不多。

    “妙真……给我撑到……徐辕哥哥来。”闻因缓过神来看见妙真,因为她能接过自己守护杨鞍的担子,终于松了口气,突然就脱力晕死过去。

    “闻因姐姐!”妙真瞬然色变,关心则乱,差点被郭阿邻一剑刺中,虽仓促避开,臂上也血流如注。

    祸不单行,张汝楫临阵掉了链子,和他带的兵士们配合失误,连人带狼牙棒地被解涛打飞数丈。金北第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另一厢,郭仲元虽身受重伤,却也帮助解涛对杨妙真的麾下们各个击破。情势巨变,此消彼长,寡不敌众的际遇渐渐还给了宋军。

    “妙真……”杨鞍与她隔着一大片血雨腥风,无能为力地对她诉说关心。

    “哥哥莫急,我在呢。”她也和闻因一样,重视着亲情,势要以血肉来捍卫哥哥,

    强势冲杀之际,心一凛:以及,山河,天下……

    这场仗算起来是梨花枪和寒星枪的接力。两年前,师父赞许她俩是女中枪神时,难道预见了今夜闻因姐姐的诛杀宵小,以及我杨妙真的秉承天命?

    妙真想起当年的林阡,倏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须臾之间一枪绝杀狠扫,动静裕如卷开万千杀气。

    是的,师父说过的,好女子,亦当雄飞,安能雌伏!闻因姐姐你放心,接下来便交给我好了!

    火光下,刀丛里,正是杨妙真一人一骑,对战起四围的花帽军乣军,纵使血染红缨,亦奋力将背水一战打得酣畅淋漓。

    “这枪法,真狠啊……”瘫倒在地的郭仲元望着几乎和前一刻一样的围攻场景,同样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当时柳闻因给他的感觉是豪气和热血,而杨妙真,似乎更具尖锐和狠辣。许是被解涛等人逼得太紧,杨妙真每一枪突刺都是直取咽喉,每一式挥扫都是直攻头颅,“梨花杀”舞,如雪纷飞,令人眼花缭乱;“动如雷”扎,如雷贯耳,令人心惊胆战。

    “杀了她!”激战中的郭阿邻可没旁观者的耐心,他万万没想到本以为必胜的一剑竟被杨妙真“震九州”给虚晃了上路,蓦然她转向以一枪“浮一白”下扫、正是将穆子滕所授枪法和林阡饮恨刀的上善若酒之意结合,既青出于蓝,又独树一帜……他当时就觉得这敌人不能留,所以第一句还算冷静,然而当他猛地退后一步,发现裤子也掉了一步,大惊失色,赶紧拉起,难免恼羞,提高了嗓音,“杀了她!!”越紧张,越大声,“死丫头,过片刻爷也要扒了你的……”

    杨妙真冷笑一声,梨花枪顺势而上当仁不让:“你还有‘过片刻’?”

    (/sougou/)

    :。: ( 南宋风烟路 http://www.cyxs888.com/10/100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