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多伦盟伦会

文 / 瀚海星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待理藩院准备工作做充分,四月上旬一日,御驾冒着绵绵春雨从东华门出。一出古北口,便是蒙古的大草原。此时的草原正是春芽初冒出、河水渐丰的时候,远处有疑似羊群的白色一片,康熙掀开马车的帘子,穆克登给他牵来一匹马。

    康熙踩着马镫翻身上马,回过头看看几个相顾言笑的小儿子,隐隐约约听到胤俄道:“这还是爷第一次看这么多羊。”

    “你真是没见识。”胤禟的语气充满了不屑。

    “你,你说什么呢?”胤俄显然被气得不轻,语无伦次地道,“爷哪里没见识了?你又见过?”

    之后胤禟具体说了什么,康熙已经听不清了,只感觉两人好像吵了起来。康熙不愿管他们那点破事,对二人的愈发大声的争吵置之不理。扬起马鞭抽在马背上,往前头奔去。

    一路北上,终于四月末抵达多伦诺尔。此次会盟汇集了漠南蒙古和漠北蒙古四十余位王公。多伦诺尔已被人分作好几块,御帐殿居中,上三旗驻京八旗环卫于外。漠南蒙古四十九旗屯于外待命,以五十里为界,未经传召不得靠近。各旗居位明确,不大的多伦诺尔被撑得满满的。

    康熙于傍晚抵达多伦诺尔,蒙古王公已列于城外恭迎圣驾。康熙刚在御帐殿歇下脚,就听人来报,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和哲布尊丹巴率众求见。

    一个是挑起准喀之战的元凶,一个是喀尔喀宗教领袖。此次皆得朝廷庇佑才幸免一难,康熙一来,自是要率先凑上去表忠心。

    康熙不推脱,换上常服就让人宣他们入殿。不多时,帘帐被掀开,康熙还是第一次见这两个葛尔丹心心念念的世仇,察珲多尔济长着一张典型的蒙古大汉脸,成把的胡子掩盖了半张黝黑泛红的脸。哲布尊丹巴一袭喇嘛红衣,五官是搁在人群里找不出的平凡。只见他们跪道:“臣喀尔喀土谢图汗(哲布尊丹巴)叩请博格达汗圣安。”

    康熙暗自以为喀尔喀归顺实乃一意外之喜,一则为大清版图增加一大块;二则利用喀尔喀的天然地形优势,使之成为朝廷的北部边防屏障。

    朝廷对待蒙古王公的一直秉承着“慑之以兵,怀之以德”的原则,而二人一上来就俯首称臣,明表归附之意。康熙虽喜闻乐见,却仍对喀尔喀三部内部争斗心有隔阂。心下打定了主意务必使之日后共效力朝廷,便明言道:“朕听闻,喀尔喀常年内乱,扎萨克图汗与葛尔丹结盟。察珲多尔济,你斩杀扎萨克图汗,误杀葛尔丹之弟,给了他寻仇的理由,引得他兵临城下,你无言以对吗?”

    康熙既愿问责,表明愿将其视为自家臣子,察珲多尔济心定了定,垂首道:“禀博格达汗,土谢图部与扎萨克图部矛盾由来已久,对入侵扎萨克图部,召来祸事,臣已是惭愧不已,愿领罚。”

    “当日朕派前理藩院尚书阿尔尼往你喀尔喀会盟,望尔等能尽释前嫌,交相辑睦,共享升平。可朕没想到,不过一年,尔等就刀戟相向。”康熙平铺直叙道,“罢了,过往不究。朕依旧希望喀尔喀三部能摒弃内部构怨,和平共事。不知尔等可有此心?”

    “臣愿与扎萨克图汗共事博格达汗。”察珲多尔济连忙应道。

    康熙这已经打了一棒子,甜枣还没送出,就见魏珠掀开帘帐,快步走至自己身边俯身细声道:“皇上,奴才看到九阿哥和十阿哥与一蒙古小王公在互殴。”

    康熙闻言,暗骂两个儿子不得安分,早知就不带他们出来了。又冲魏珠皱眉道:“你怎么不去制止?”

    “禀皇上,两位小主子和那小王公打得面红耳赤,奴才拉不开啊。”

    看来战况是二对一,康熙斟酌再三,还是不放心胤禟二人,恐其捅出什么幺蛾子,便对殿下的两人道:“时候不早了,尔等且先回帐安歇,若有议处,明日再道。”

    话音刚落,康熙就起身往外头走去。三人斗殴的地点离御帐殿不远,康熙走几步,便远远看到三人在草皮上滚作一团,扬拳挥腿,战况激烈。

    康熙冲身后的侍卫瞥了眼,他们依令上前,强行拉开三人。只见胤禟二人脸上带着血红的抓痕,还张牙舞爪地欲往人家脸上招呼,康熙斥道:“够了,都站稳了,看看尔等是什么形象。”

    胤禟对那蒙古小子瞠目而视,半响才肯正过头,看了眼康熙,又撅着嘴低头。

    康熙不管他们,转而对那蒙古小子道:“你是何人?”

    “巴林部札萨克亲王四子博尔济吉特氏拉布腾,请博格达汗圣安。”那蒙古小子单膝跪地,用谙熟的满语道。只听他语气平缓,面色如常。不像胤禟二人通红着脸,气喘吁吁,一言看去,倒像胤禟二人欺负人家。康熙不由得瞪了一眼欲开口申辩的胤俄。

    说起来,这小子也算是康熙的堂弟,他母亲淑慧长公主为孝庄文皇后所出,亦是康熙的姑姑,当日这位巴林公主嫁与色布腾,是大清与巴林部的首次联姻。

    巴林部踞古北口外,东临科尔沁,北临乌珠穆沁,去年的乌兰布通一战与巴林仅有一步之遥。凭着它作为京城北部的屏障,朝廷一向对之优待有佳。于公于私,康熙亦不愿损了这位小堂弟的面子,便道:“堂弟不必多礼,平身。”

    胤俄见康熙对拉布腾如此礼遇,当下不满地出言:“皇阿玛,您要为儿臣做主。”

    “休得胡言,他是长公主之子。尔等不仅不唤他堂叔,还与之争执,实为不敬。”康熙皱眉道。

    “他以下犯上,以大欺小,欺辱皇阿哥,无君臣之道,请皇阿玛严惩。”胤俄不肯让步,振振有词地辩解道。

    康熙暗道好小子,竟给人家盖这么大的帽子,不禁气闷,“严惩他,朕亦放不过你。”

    而这时,拉布腾作揖道:“二位阿哥言之有理,虽是小儿嬉弄,亦是拉布腾之罪,再者,拉布腾私闯御帐地,请博格达汗降罪。”

    “你既言是小儿嬉弄,何须定罪?”康熙打发了道,“罢了,跪安吧,至于你私闯御帐地一事,朕明日与你阿玛说。”

    拉布腾沉默片刻,还是跪道:“拉布腾遵旨告退。”

    待拉布腾消失在视线里,康熙转过头望着两个儿子,面色阴霾,嘲讽道:“方才在路上还吵得喋喋不休,这会儿,就一致对外了?尔等还真是兄弟情深。”

    胤俄眸子一转,凑上去仰起脸,指着自己面上的抓痕道:“皇阿玛,您是没看到,他爪子多利,一抓就弄出血来了。”

    康熙细细一看,还真是狠。嗤笑道:“尔等明日就顶着这张脸去见蒙古王公吧。”

    “皇阿玛,儿臣知错。”胤禟突然插一句道。

    康熙转而望着这难得如此乖巧地认罪的儿子,心生疑虑,想了想,问道:“尔等怎么打起来的?”

    “那个,拉布腾不说了吗,不过是小儿嬉弄。”胤禟垂首道。

    “朕要听你们二人说。”康熙一看他心里有鬼,当即穷追不舍地问道。

    胤禟嘟囔着嘴不肯说,胤俄偷偷瞥了眼康熙,撅了撅嘴,细声道:“是九哥出手调戏拉布腾未过门的福晋、”

    康熙闻言,再看胤禟那无所谓的样子,当即咬牙切齿地对胤禟道:“男女七岁尚且不同席,你都多大了?”

    “那丫头不过只有五六岁。”胤禟翻着白眼,小声解释道。

    “就算只有一岁,那也是人家的福晋!”康熙皱眉,看着愈加暗的天色,道,“你们两个好好反省反省,回宫朕让宜妃给你送格格。”

    胤禟咬着嘴唇,望着康熙的背影,半天才作揖道:“儿臣恭送皇阿玛。”

    “唉,九哥,下次大选,爷就有九嫂了。”胤俄抹着额头道。

    胤禟瞪了他一眼,负手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很抱歉,隔了这么多天才更新。不过,更抱歉的是,交图季到了(我要开始没日没夜地画图了,泪牛满面),所以,等我交了图就更新,不会太久的。挥手(╯▽╰)

    好吧,我问一次,如果开定制,有姑娘有意向买咩? ( 烽烟隐宫阁(清穿康熙) http://www.cyxs888.com/1/14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