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臭皮匠

文 / 瀚海星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等二人被拉了下去,康熙转身扫了眼所有人,一甩袖子走人了。徒留阿哥们和大臣们面面相觑。太子瞥了眼康熙远去的背影,又见诸大臣都望着自己。摸了摸鼻子,咳了一声道:“诸位大臣都散了吧,其他人继续上课。”

    “喳,奴才告退。”

    大臣们都退散了,几个阿哥也不再耽误,领着各自的谙达相继走开。太子见四阿哥低头不动的模样,走过去拍拍他肩膀道:“想去就去。”

    “谢太子殿下。”四阿哥一作揖,话音一落立马跑着离开了。

    本是已经走开的三阿哥望着四阿哥朝武英门跑去,放下了弓箭,一边向太子跑去一边说道:“二哥,你就这么让他走了?”

    “不然怎样?他在这也学不下去,不如去求个心安。”太子手握白绢擦着长箭道。

    “若是此举惹恼了皇阿玛可怎么办?”三阿哥仍是不放心。

    “皇阿玛是非分明,不会迁怒于他的。”太子转身向靶子的方向走去,宽慰他道,“好了,你若是不放心,下了课就去找他。”

    三阿哥转念一想,太子说的也有道理,胤禛这番前去,那行刑的人说不定会给他面子,杖责轻一些。便先安下心去上课。

    再道那四阿哥风风火火地跑到武英门,见行刑已开始。环视了一圈,正寻找行刑主事者时,慎行司郎中走了过来,跪道:“奴才黎稽生叩见四阿哥金安。”

    “黎大人平身。”四阿哥虚扶了一把,暗思着该怎么说。

    黎稽生心知这徐元梦是这四阿哥的满文师傅,四阿哥此番前来之意自是不言而喻,他主动作揖小声道:“四阿哥,并非奴才不卖您这个面子。实在是奴才不好向上头交代。”

    四阿哥咬了咬唇,走进了一步,暗里塞给他几张银票,又道:“明日正是徐师傅当值,本阿哥恐耽误了课程,还请大人多担待着些。”

    黎稽生手握银票塞入怀中,算是笑纳了,接着还不忘提点一句:“四阿哥,这解铃还须系铃人。”

    “谢黎大人提点,本阿哥这就前去。”四阿哥冲他作揖,后退道。

    四阿哥离了武英门朝乾清宫前去。在月华门遇见迎面走来的梁九功,四阿哥上前拦住他,道:“梁公公,我要见皇阿玛,可否通报一声?”

    “哟,是四阿哥啊,奴才给四阿哥请安。”梁九功笑道。

    “不必了。”四阿哥拉住梁九功正要下跪的身子,暗道这梁九功摆着一副笑脸,想是皇阿玛也没那么生气,赶紧道,“梁公公,我急着见皇阿玛,可否行个方便?”

    “四阿哥莫急,您且先在此处等等,奴才这就去通报。”梁九功弯着腰道。

    “有劳梁公公了。”

    而正在乾清宫正殿批着折子的康熙听梁九功一言,也不抬头,依旧低头看着折子道:“他若是来给徐元梦求情的,就让他回了吧。”

    梁九功闻言,苦笑着领命而去,对四阿哥道:“四阿哥,皇上说,您若是给徐大人求情的,那便不见。”

    四阿哥闻言,想若是再耽搁,师傅那头也该行刑毕了。便跪道:“皇阿玛既然不见,那胤禛便在此跪到皇阿玛见为止。”

    梁九功见此,连忙也朝他跪下,劝道:“哎哟,四阿哥,这使不得啊。这若是被皇上知道了,岂不是火上浇油吗?”

    “梁公公勿要劝了。”

    梁九功见他心意已决,也不再劝阻,起了身向乾清宫而去,暗想这事还得跟皇上说一声,若是跪坏了儿子,皇上还不得迁怒于他。不想康熙闻言依旧是不抬头,道:“他想跪就让他跪。”

    梁九功听着康熙语气中的不耐,只得道了句:“喳。”,一边为康熙合上门,一边让人去照应着四阿哥。

    箭亭里,太子放下弓箭,褪了扳指。今个的课也算上完了,他擦着手问道:“四阿哥人呢?”

    立于太子身后的德璟低着头,一板一眼答道:“在月华门外跪着。”

    “哦?皇阿玛可是不宣?”胤礽侧头挑眉道。

    “是。”

    “武英门那头呢?”

    “行刑已毕,二位大人都被送出宫了。”

    胤礽将擦过手的白绢扔给何玉柱,边走边道:“随本宫去乾清宫看看。”

    德璟动唇正要开口,又见太子已远去,便抿了抿唇跟上去。

    三阿哥不如太子般磨磨蹭蹭,到了下课的时辰,他也不管谙达便朝月华门跑去。见胤禛那副模样,立马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在胤禛身旁蹲下道:“小四,你还跪在这做什么?那边都完事了。”

    四阿哥低头不语,三阿哥见状,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几分,又换了一副吞了苍蝇的表情,凑到四阿哥耳边道:“你不会是因为那花翎吧?”

    四阿哥转眼看着他,冲他点点头。看得三阿哥想赏他一个脑崩儿,他想了想,方才开口道:“皇阿玛当着那么多内大臣的面说去了徐大人花翎,哪有收回的道理?”

    四阿哥垂眼不语,三阿哥又道:“你还是起了吧。你这样,皇阿玛说不定更恼。”

    说完还扯扯胤禛的袖子,胤禛这才开口道:“无论如何,我都要见皇阿玛一面。”

    胤祉见状,努了努嘴不再多言,起身冲月华门里头的乾清宫踮着脚张望着。突然肩膀上出现一只手,把胤祉吓了一跳。他回头见太子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深呼了口气,道:“二哥,你别吓臣弟啊。”

    “你窥视帝宫,就不怕皇阿玛降罪?”太子放下手,转而问道。

    胤祉撇撇嘴,颇为扭捏地说:“臣弟是看皇阿玛有没有回心转意。”

    太子闻言,也不理他了。转而在四阿哥身旁半蹲着道:“四弟,你若是想皇阿玛撤回成命,本宫想有一人可以帮你。”

    “请二哥明示。”四阿哥作揖道。

    “陈廷敬。”太子一字一字道。

    “皇阿玛的师傅?”三阿哥凑到一旁插嘴道。

    “正是。”胤礽笑道。

    三阿哥攀上太子的肩膀,问道:“真的行?”

    “你不信本宫?”太子侧头挑眉道。

    三阿哥讪讪然地将手撤下,摇头道:“没有。”

    正在此时,梁九功面带喜色地从月华门里出来,冲三位皇子行了礼,又道:“太子爷,两位阿哥,皇上宣你们三位入殿。”

    三人对视了一眼,太子首先开口道:“有劳梁公公带路了。”

    兴许是跪的时间长了,四阿哥这会走路还有些颤颤巍巍。梁九功赶紧让几个太监搀扶着,三人入了乾清宫。

    一入乾清宫,三阿哥明显不如在外头活泼,有些拘谨地跟在太子身后给康熙行了个礼。

    康熙坐在大殿上方,低头望了眼三个儿子,合上奏折道:“都起咯了。”

    又见四阿哥站着有些不稳的模样,皱眉对梁九功道:“都赐座。”

    接着对三个儿子说道:“你们三个在月华门外嘀咕个不停,朕连折子都批不下去了。”

    胤礽听这话,倒是想笑了,想这乾清宫外有如此大的广场,离月华门少说也有六十米。皇阿玛若是听得到,那就是有顺风耳了。虽是如此,胤礽依旧起身作揖道:“扰了皇阿玛清净,是儿臣等的错。”

    “罢了,有何事就直说。”康熙此举显然是明知故问。

    “儿臣恳请皇阿玛收回成命。”胤禛起身,打千字跪道。

    “何成命?”

    “摘取徐大人花翎之命。”

    胤祉听胤禛掷地有声之言,也坐不下去了,跪下不说话。站在最前头的胤礽也低头不语。康熙坐在上头,撑着下巴将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不知怎的,看着就想笑了。又见胤礽首先抬起眼,又板起脸来,开口道:“朕不答应,你们跪安了吧。”

    胤礽垂眼想道皇阿玛如此喜怒不定,保不定这会赖着不走不会不会惹恼了他,凡事都得从长计议。如此一想,胤礽便首先出言道:“儿臣遵旨告退。”

    太子都出言了,两人也不好再不表态,纷纷跪安告退。

    看着三个儿子远去的背影,康熙方才想笑的心思又顿时没了。他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摸着额头。方才在箭亭下令摘了二人的花翎的确是他冲动了,可现在就收回成命也不行。又想到胤禛在外头也跪了好些时候,康熙还是召来了梁九功,说道:“你去太医院,派个太医去给四阿哥看看。”停顿了一会,又道:“再派人去徐元梦和德格勒府上传朕口谕,允他们三日假休养。就这样吧。”

    “喳。”梁九功领命而去。

    出了乾清宫的胤祉此刻正凑在太子身边问:“二哥,现在是不是还得去找那位陈大人?”

    胤礽闻言皱眉,若是未见皇阿玛前,他还会点头。陈廷敬一言皇阿玛就是不采纳,也会听进去八分。但看方才一观皇阿玛的态度,胤礽又有些拿不准主意,当下也不断言,对胤禛说:“就算要找陈大人,那也得等明日御门听政后。而且,只能送信,若是让皇阿玛知晓,我等罪责皆不轻。今晚胤禛你好好想想该怎么写。明日本宫寻人递给他。”

    二人闻言纷纷点头。 ( 烽烟隐宫阁(清穿康熙) http://www.cyxs888.com/1/14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