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换太子师

文 / 瀚海星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孝庄是傍晚戌时醒的,康熙放下未用完的晚膳急急去了慈宁宫。得知孝庄好了些松了口气,看着她喝了一小碗粥,服侍她歇下后才撤出慈宁宫。这边徐干学已经将当日陈梦雷一案的细节整理出来,呈上御案。

    “皇上,这是当日陈梦雷在狱中写下的。”徐乾学将一封信交予梁九功说道。

    康熙稍稍阅过后得知这是一封揭露李光地背信弃义的绝交书。而这些整理出的卷宗也勾起了康熙模糊的记忆。

    当日三藩之乱时,靖南王耿继忠在福建起兵,强行福建各地知名人出任伪职。是年进士侯官陈梦雷因回福建省亲被逼任伪翰林院编修之职,陈梦雷颇为不甘。而后李光地回福州,陈梦雷秘密与之商议,自己为在福州为内应,李光地回京将耿军虚实报予朝廷。

    而后三藩平定,论功罪时,李光地闭口不言陈梦雷做内应之事,将功具占为己有,终使陈梦雷落得个“从贼”的罪名。当日朝廷上下得知此事,多数人是谴责李光地同情陈梦雷。

    这是卷宗记载的详细内容,康熙将之合上,想着李光地与陈梦雷私议之事仅他们二人知晓,若是李光地抵死不承认,谁能为陈梦雷翻案。不过康熙也不在意,他的主要目的是考察李光地此人品行,虽摊在眼前的是一个无终之案,但足以让康熙撤换了他。

    而殿下的徐干学同样不在意,扳倒李光地就是他的目的,至于已经流放的陈梦雷,他不管。打定了主意的康熙也不管太子怎么想的,直接将撤换太子师的提案给九卿送了去。当即在朝里掀起轩然大波,皆道皇上撤下李光地却未给予其新职位,可见李光地是圣宠衰竭。而诸位内大臣也是绞尽脑汁想着候补人选。

    第二日南书房议事时,康熙靠在龙椅上、指头在御案上轻轻弹动着,听着内大臣们各抒己见。完毕以后也不发表意见,说道:“诸爱卿所举之人朕都细细斟酌过,但朕这有一人选——江宁巡抚汤斌,尔等以为如何?”

    殿下等人听皇上如此一言,心知皇上是心意已定,纷纷附和道:“臣等附议。”

    汤斌此人精通理学,为官亦是清正恭谨,虽是不能讲书中所学用于实践,但康熙认为若是由他来教导太子,也能将太子那有些骄纵的性子给扭过来。

    而胤礽对此也无异议,他首次监国之时,汤斌已去往江宁任巡抚。印象最深的就是昨日在乾清宫龙床上偷窥到的那本密折,是以对这位未接触过的师傅有了几分好奇。趁着用午膳之时,胤礽对今个当值的师傅熊赐履问道:“师傅,本宫听说那新师傅是皇阿玛钦点的,你可为本宫讲一讲他?也好让本宫有个准备。”

    熊赐履将那李光地之事看在眼里,对昔日深得圣宠的臣子圣上说贬就贬,人言伴君如伴虎,如今自个伴个储君也不易啊。心下便想日后言行都要多份心眼,仔细斟酌一二才道:“太子爷,那汤斌年过知天命,顺治九年进士,在朝为官三十余载,现江宁巡抚。臣知道的也就这些了。”

    胤礽虽没听到什么实质的东西,但也不再为难他,喝了杯茶水道:“嗯,本宫还听闻朝中多有大臣持异议?比如,那个余秦桧?”

    熊赐履听太子如此讽刺余国柱,不好说什么,只是干笑道:“太子爷,今日皇上在南书房推举汤斌之时,诸大臣可都是纷纷附议的。”

    太子嗤笑道:“皇阿玛都说到那份上了,他们岂敢不附议?”

    他说完后,又见熊赐履默然不语的模样,便转而指着案上的菜食说道:“罢了,时辰也不早了,师傅请用膳吧。”

    一边又指使何玉柱将这几道菜端到熊赐履桌上去。

    “谢太子爷赐食。”熊赐履跪谢道。

    李光地被贬,索额图虽心有不快却也无可奈何。更何况相比李光地,汤斌更是值得拉拢之人。如今他愁的是为太子增制之事。皇上虽是应允了,但究竟增制到什么程度还得自己拿捏。若是不当,又得一个“太子终究不是君”的斥责之言,岂不是哀哉。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将这包袱再扔给皇上比较合适,康熙闻言,想这索老三倒是变聪明了,便琢磨着说:“依朕之意,太子之制要高于皇子。可用青狐,东珠增至十二,朝带装以红宝石。随行侍卫增至四十八人,其余交予九卿商议再来奏报,诸位爱卿可有异议?”

    “奴才并无。”

    “嗯,这时辰,诸皇子都在习骑射课。不若爱卿随朕一同去箭亭观望可好?”康熙有意带他们去看看儿子们,便问道。

    “奴才遵旨。”

    箭亭外,诸皇子见康熙一行人前来,都放下弓箭,领着各自的谙达上前行礼。康熙依照惯例,吩咐他们纷纷上弦拉弓,康熙在后头视察每个人的进度。最后一步就是康熙亲自上阵为他们展示一二。

    只见梁九功将康熙专用的柘木如意弓呈上去,康熙接过来先是掂量了一下,而后抽出一柄长箭,左手握弓面,右手拉开弓弦,举至近脸处,将架在弓箭上的长羽箭瞄准远处的靶子,右手指头一松,箭随之射出,刺破空气,紧紧钉在靶心。

    康熙将弓箭递还给梁九功,摸着拇指上的扳指眯着眼看着那红色的靶心,耳旁是诸大臣附和的恭维话。康熙听多了也就麻木了,他心生一念,转头看着他们道:“诸位爱卿都是朝廷的栋梁之才,我八旗马上得天下,想来诸位的骑射功夫也了得了。不若来一展身手,也让朕这些阿哥一观尔等的功夫。”

    康熙说着,也不管这些大臣的反应,便转头吩咐让宫人们准备弓和箭,立好靶子。几个阿哥倒是很兴奋,看着他们的皇阿玛赶鸭子上架似的将诸大臣赶去拉弓。而这些弓更是用于战场的强弓,这样的弓少说也有三十斤,穿透力也是极强。平日里这些阿哥都呆在宫里,也未曾随康熙去阅兵,这种强弓少见得很,纷纷站在康熙后头一探究竟。

    首先举起弓射出箭射中靶心的是索额图,他初入朝便是侍卫,此后又随军东征平定三藩,力气自有几分。相比他,明珠就稍稍差了些,不过好歹也射出去了,虽然未中靶心,但就算差强人意。其他几位内大臣也纷纷出箭,只是站于最北侧的徐元梦久久拉不开强弓。

    其他人射完后都搁下弓,随着康熙靠近徐元梦一探究竟。却见那徐元梦拉了几下,依旧是徒劳,便扔了那弓,回头朝康熙跪着请罪道:“奴才不才,实在是愧对圣言。”

    这徐元梦虽取了个汉人的名字,实则是个地地道道的满人。即是身为满人,却如此不善骑射。康熙心下便有些不悦,他虽重用文人,但也不敢忘却满人的骑射古风,不想这群内大臣中既然有如此不才之人,他想这今日围观者如此众多,便想先放过他一马,嘱咐他回去好生练习便罢。

    不想这会跳出一个“好事者”,只见侍读学士德格勒走到康熙面前跪道:“皇上,咱们满人的天下就是靠这一把弓箭一匹烈马得来的。今日徐大人如此不善骑射,皇上若是就此揭过。他日传至天下,再有何人尚骑射?”

    康熙闻言,皱眉。正要开口,却又见那徐元梦也不甘示弱了,出言反驳道:“皇上,臣持异议,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朝廷所需之人不仅是善骑射之人,尚儒尚道何不需?”

    “那照徐大人所言,我等习这骑射倒是有些不务正业了。”德格勒言语中带着冷笑。

    “你分明是断章取义,我何时有此意?我的意思是……”

    这两人倒是当众杠上了,明珠抬头瞥了眼康熙越发阴沉的脸色,为两人捏了把汗。与这些嘘嘘不敢做声的大臣们不同,后头站着的阿哥们见这方是吵上了,竟是更加来了兴味。康熙本是打算就此揭过,但一听后来之言,这徐元梦竟有为自己推脱之意,更是涉及到了国本。顿时改变了想法,出言喝道:“够了,尔等这是将这大内当菜市场吗?”

    两人听这斥责之言,方才意识到失态了,纷纷叩首道:“奴才有罪。”

    康熙踱步上前,绕着这两人走了一圈,抬头竟见几个小儿子悻悻然的模样,眉头皱得更紧。当下便定意要严惩二人,召来侍卫道:“将这两个御前失态之人去了花翎,拉去武英门外杖责三十大板。”

    又想起徐元梦方才论及骑射的一言,又加了一句:“等等,那个徐元梦再加上二十大板。”

    身后的大臣们早就跪在地不敢出声,打板子是小事,去花翎就是要命的事。皇上盛怒之下,也无人敢出列求情。而一直在后头看着的四阿哥见自个老师受此辱,正要上前向康熙进言,却被胤礽一把拉住,回头见胤礽眯着眼朝他摇摇头。便强行压下心,后退了一步。目睹老师被侍卫拉了下去,抿了抿唇。 ( 烽烟隐宫阁(清穿康熙) http://www.cyxs888.com/1/14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