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铃铛镯子

文 / 瀚海星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此时正值午后,是昏昏欲睡的时候。康熙替儿子捊着头发,生生把人家捊睡着了,无奈把他放在龙床上,望着胤礽睡得颇为舒坦的脸,内心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抵不过诱惑,把胤礽的身子用力往里头推一推,自个躺了上去。

    胤礽本就无午睡的习惯,约摸半个时辰后便醒了。他望着眼前的明黄色帷帐,脑子半响未恢复运转,直至侧头望见一人时才紧缩了瞳孔。他坐起身,低头望着身侧“挺尸”的康熙,松了口气。

    蹑手蹑脚地撑着床直起身子,接着一声闷响,胤礽捂着磕疼的脑袋紧闭着嘴唇跨过康熙的身子一脚踏在床舷上,正欲将另一只脚也踏过去。不想这床舷被一层丝滑的黄绸覆盖着,他前脚未站稳,滑了下去。

    本是睡得安稳的康熙被一声响动惊得支起了上身,低头便见儿子以扭曲的姿态躺在地上。康熙眨着眼睛,朦胧的双眼望着他道:“你梦游了吗?”

    半响未听到儿子的回话,康熙定睛一望,才发觉胤礽因疼痛扭曲的表情,又见他攀着床柱起身道:“皇阿玛,儿臣无事。”

    康熙这才反应过来,往床里头移了移,拉他过来坐下,皱眉问道:“你怎么弄得这幅模样?”

    胤礽交代一二,康熙无奈道:“下回当心点便罢,朕让人宣太医来。”

    “儿臣无事,且太医都在慈宁宫,儿臣无需劳烦。”

    康熙想孝庄还未醒来,便依了他道:“那你就在这躺着,朕去慈宁宫看看。”

    又召人入内吩咐照顾好太子,自个换了衣服出了东暖阁。

    胤礽眼见康熙离开了,将头搁在枕头上,手撑着床侧卧下来。却在手指触到硬硬的东西时,停顿了一下,胤礽侧头想一探究竟,不想看到暗黄色的一角。他不动声色地躺下,又指着立在床边的宫人道:“你们都出去,本宫要就寝。”

    “喳。”

    宫人们为太子合上门,依言退下。胤礽扫视了一眼这空无一人的东暖阁,迅速抽出枕头下面的东西翻开。这是一本暗黄色皮子的折子,又和普通的折子有细微的不同。胤礽暗想:这莫不是密折?

    而这折子的内容又让胤礽忍不住勾唇一笑,所奏之事正是指摘弹劾明珠及其党人在江南一带背公营私、网罗党人、斥异己者、卖官贪污、勒索贿赂等罪行,折子中所述之罪各有例为证。

    胤礽皱着眉抚着这带暗纹的封皮,这折子所奏之人胤礽很熟悉,康熙二十一年的礼部侍郎汤斌,如今的江宁巡抚,而这折子正是皇阿玛南巡之时秘密呈上去的。皇阿玛将之压下未公诸于众,却放置于此,必是寻思着更好的时候再办明珠。

    正在胤礽划算着的时候,康熙正在慈宁宫看着太医为温僖贵妃把脉。方才苏麻喇姑端上一盘枣糕,温僖贵妃含了一口便开始干呕,看得坐在康熙右下侧的皇贵妃心沉了沉。而几个太医的诊断结果正如皇贵妃所想——温僖贵妃有孕。

    康熙倒是愣了愣后才回过神,开口询问:“多久了?”

    “禀皇上,应是一月有多,不足两月。”太医答道。

    既然如此,那便是那次侍寝怀上的?康熙下意识朝温僖贵妃看了看,正好与她的目光瞬间对撞,只见贵妃微红着脸移开了目光,福身轻言道:“臣妾恭喜皇上。”

    康熙望着她,稍显木讷地点点头,道:“嗯,你坐下。”

    皇贵妃侧目望见康熙不知所思的模样,嘴角扯开一抹笑,开口道:“皇上,妹妹既然有喜了,那便恩准她回去吧,这儿有臣妾便好。”

    康熙考虑了会,觉得皇贵妃言之有理,便起身道:“既然如此,朕就送贵妃回去吧。”

    皇贵妃愣了愣,见康熙已经领着温僖贵妃走到大殿下方了,也起身道:“臣妾恭送皇上。”

    目送了两人,皇贵妃嘴角的笑瞬间消失了,又反应过来,这地不是她的承乾宫,又扬起笑容吩咐宫人让荣妃前来。

    准确得说,如今温僖贵妃肚子里的孩子算得上是康熙真正意思上的第一个孩子,由此,康熙便多了几分好奇。而温僖贵妃见康熙瞥着她的肚子,便开口笑道:“皇上,臣妾这肚子,要三个月才能显怀呢。”

    康熙闻言,如被人抓到狐狸尾巴般,生生移开目光,看着前方道:“朕知晓了。”

    温僖贵妃见皇上不愿多言,也不再多话,随着康熙到了翊坤宫。入了正殿,只见几个嬷嬷围在贵妃榻周围,上面坐着一个孩童。见康熙等人来,纷纷跪下行礼,而那孩童只是站起来对康熙作揖。

    康熙望着他,估摸着这么小的孩子是跪不下的,又见他睁着大眼望着康熙说了句:“皇阿玛万安。”

    他一言说得很小声,康熙听得不真切,便走近了几步。只见这孩子随着他的移动头也跟着动,康熙顿时觉得这孩子可爱得紧,伸手想要摸摸他的头,不想他后退了一步,让康熙的手停在半空中,不知是收回好还是放下好。

    一时大殿的气氛有些尴尬,温僖贵妃见状,也跪下正要开口说话。却被胤俄一言打断,“额娘不准别人摸我的头。”

    康熙闻言,也不管其他人了,看着胤俄问道:“为何?”

    “儿臣不知。”胤俄道。

    一旁的温僖贵妃稍显尴尬,出言解释道:“皇上,臣妾是怕摸多了,这孩子的头不圆润了。”

    康熙闻言,颇为神奇得望着温僖贵妃,暗想这钮钴禄氏的脑子果然奇特,又见其跪在地上,出言提醒道:“你既有孕,便少跪一点。”

    “臣妾遵旨。”

    康熙也不管贵妃了,走过去弯腰抱起胤俄,在手里掂量着,暗道这孩子还挺重的。倒是胤俄生怕摔下来似的,伸出手臂环住康熙的脖子。

    胤俄两手腕上的铃铛银手镯随着他晃动着的手臂发出清脆的响声。引得康熙好奇得望着他的手腕,这铃铛银手镯康熙好多年都不曾见到了,如今一看倒升起了几分怀念。空出一只手拉起胤俄的一只手腕,这手镯只比胤俄的手腕大一些,也脱不下来,康熙只好将就着捏着它把玩着。

    “皇阿玛想要儿臣的镯子。”胤俄晃着另一只小手,眨巴着眼说道。

    康熙听着他肯定的陈述句,暗自咽了咽口水,反驳道:“不是,朕好多年没见着了,自是有几分好奇的。朕的乾清宫还有朕小时候带的。”

    “嗯。”胤俄听他解释着点点头,也不摇晃手腕了,老老实实搁在康熙肩上。

    康熙见他信以为真,心底松了口气。抱着他玩了会,康熙觉得手有些酸了,就把胤俄放下,嘱咐温僖贵妃好好安胎,离开了翊坤宫。

    不知是否因为孝庄身体不适,今个虽是天气不错,在宫后苑赏景的妃嫔也不见了。平日里热闹的宫后苑此时悄无声息。如此一来,康熙远远便听到了假山后头隐隐约约的声音,一个女人在叫八阿哥。

    康熙走近了几步,转眼见一个女人曲着身子为胤禩整理着衣服。两人见康熙,行礼道:“儿臣胤禩请皇阿玛圣安。”

    “臣妾请皇上圣安。”

    康熙见过八阿哥几面,而对这位宫妃却没什么印象,他抬手道:“平身。八阿哥为何在此?”

    一旁的宫妃似乎怕康熙责怪于他,出言道:“是臣妾带八阿哥来的。”

    宫妃一出言,康熙这才发觉她与胤禩长得相似得很,心下了然,这便是八阿哥的生母良贵人了,康熙想了想,无话要说,便直径转身离开了。

    这边依旧在乾清宫东暖阁“做贼”的胤礽听到门外传来靴子踏在地板上的轻声响动声,心跳稍快了,赶忙合上折子放回原位合眼躺下。

    康熙走到床前望着胤礽的眼皮一动一动的,心知他未睡,侧坐在床舷上出言道:“既未睡着,何须闭眼?”

    胤礽闻言,睁眼挑眉道:“儿臣在闭目养神。”

    “得了,瞧你得意的。”康熙嗤笑,接着又正色道,“有件事,朕要问你的想法。”

    胤礽见此,坐起身作揖道:“儿臣恭听皇阿玛圣言。”

    “朕若是给你换个师傅,你可愿意?”

    “几位师傅对胤礽教导颇多,胤礽心怀感念。但若是撤换,胤礽也无异议。”

    胤礽一言倒显得有几分不太愿意,这让康熙有些为难了,思索片刻,起身道:“朕会斟酌,你先歇着,朕去南书房看看。”

    他走到门口,又想起了什么,回头说了句:“对了,你可记得你小时候带过的银镯子在何处吗?”

    胤礽眨着眼想了想,回道:“好像是搁在毓庆宫的西暖阁了。”

    康熙又想了想,若是把胤礽的要过来,多少有些不妥,还是转身道:“朕知道了。”

    “儿臣恭送皇阿玛。”胤礽望见康熙又走了,皱着眉低头拱手道。心下暗想皇阿玛打的是什么主意。 ( 烽烟隐宫阁(清穿康熙) http://www.cyxs888.com/1/14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