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旧案重提

文 / 瀚海星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康熙此番对太子的劣行虽是不再计较,心底到底还是有几分隔阂。为人父母的有一个劣根:自己儿子不好归不好,当老师的没教好也是重要的原因。康熙挥退了太子后,左思右想,若说自己是罪魁祸首,那胤礽的那些师傅就是帮凶了。

    当即坐不住了,想招内大臣入内商讨一番,又想明珠此人怕是巴不得太子不得好,索额图虽是太子外叔公,但此人品行康熙实在看不上眼。其他人更是放不下心。

    思来想去,只宣了高士奇和穆克登。康熙开门见山道:“朕宣召尔等来,不过想问问尔等以为太子的两位师傅品行如何?”

    穆克登心知太子所为,皇上怕是在打撤换太子师傅的主意。高士奇虽不知所以然,但也能猜测一二,可熊赐履与他乃是故交,此人为人也颇为圆滑,与索额图是莫逆之交又不与明珠一党交恶。那李光地也附于索额图,断不可轻易得罪。而且,熊、李二人一直深得皇上信任,这让他如何开口呢。

    康熙见二人不语,便点名了让平日里善言的高士奇回答:“高士奇,你先来吧。”

    高士奇眼看是躲不过了,脑筋急速转了几圈,上前一步作揖道:“禀皇上,臣以为二位师傅都是饱学之士,品行自是值得考究的。”

    康熙最不耐听这种敷衍之言,皱眉冲高士奇道:“今日之言,仅朕与尔等知晓,爱卿还顾及其他,不肯之言吗?”

    “皇上息怒,是臣之罪。”

    一旁的穆克登以二十出头的“幼龄”任领侍卫内大臣,独立于索、明二党之外又深得康熙信任,自是有几分胆量,见高士奇只请罪不答话,便上前接过话,道:“皇上,熊大人专于儒学,李大人专于理学,各有所长。论才学自是不在话下,若论品行,奴才年少,阅人尚浅,不敢断言,但奴才多少听闻些传闻。”

    穆克登停顿了一下,抬眼看看康熙,又道,“康熙二十年的陈梦雷一案,牵扯的人正有李大人。”

    高士奇闻言,倒是感慨起穆克登的大胆,陈梦雷一案那是闹得是朝廷上下人尽皆知,最后却被皇上压了下来,保住了李光地。他偷偷抬眼见皇上皱着眉不知所思,不由得为穆克登捏了把冷汗。

    可他不知道的是,康熙皱眉的缘故和自己所想的是大相径庭。时隔也有五年了,陈梦雷一案在康熙脑子里留下的印象本就不多,如今想搜索出一些细节更是困难。如此便先搁置在一边吧,展眉对穆克登道:“李光地之事,朕会再斟酌一二。爱卿以为熊赐履如何?”

    “奴才以为熊大人多次上奏忧盛危明之计,刚方鲠直,敦贤主德,实为一代贤臣。”

    穆克登只道熊赐履为贤臣,却未道其为贤师,一言说的是饱留余地。康熙也不再为难他了,将他挥退了,连带着高士奇了撵了出去。暗自思索着五年前的陈梦雷一案,左右想不出头绪来,但若是想知道底细,还需回宫翻卷宗和日起居注才可。

    想到日起居注,康熙倒是想起了今日的日讲起居注官徐乾学,便宣了他入内详问一二。

    徐乾学听皇上问那索党李光地之事,心下便生了几分私心,他素与明珠交好,自视看不过李光地那伪学士。但皇上若要办他,还是需与明相相商。当下便说了几句逢源之话,“皇上,此案历经年久,具体细部臣也也太记得了。臣愿回京翻查卷宗再报予皇上。”

    康熙想了想,确有几分道理,道:“如此便依爱卿之言,爱卿跪安吧。”

    “臣徐乾学遵旨告退。”

    徐乾学出了康熙的住处,趁着夜色便想去寻明珠商讨一二。走在走廊上,一拐弯却被一人拉住了手臂,顿时被吓掉了半条魂。

    “徐大人,您这是从何处来,又往何处去啊?”

    徐乾学听到熟悉的嗓音,又睁眼看见熟悉的脸,拍拍胸口松了口气,反手将声音的主人拉至远处,低声道:“高大人,您特地站在那,是故意吓唬我吧?”

    高士奇干笑了几声,作揖道:“是高某得罪了,不瞒徐大人说,高某正是特地等徐大人的。”

    “不知高大人有何指教?”

    “高某从圣上那出来,正眼见徐大人又入内,高某胆敢问一句,圣上所问之事为何?”

    徐乾学闻言,心下想,高士奇自入南书房后,朝廷事无巨细他无不知晓,今个圣上先宣他后宣自己,他所问之事必与李光地有关系,说与他又何妨,当下便一边摆出笑脸道:“高大人此言倒是逾越了。”一边暗里拉过高士奇的手,在其手心写下一个“师”字。

    高士奇了然,也低声笑道:“是是是,徐大人提醒得好,是高某糊涂了。时候也不早了,高某便就此告辞了。”

    却不想徐乾学伸手拉住他,道:“高大人等等,徐某这方正要去明相处拜访,高大人可愿与徐某同行?”

    高士奇暗自撇嘴,他初入朝时虽多得明珠照拂,但他也不是依附明珠之人。当下就苦笑道:“不瞒你说,今个高某可是惹得圣驾不快了,这回是没什么心情了,徐大人还是自便吧。”

    徐乾学闻言挑眉,不再逼迫他,放手道:“是徐某失言了,高大人自便。”

    “嗯,那高某就先行了。”高士奇作揖转身道。

    徐乾学望着他的背影迅速隐入黑暗,牵起嘴角,冷哼了声,转而向另一方向走去。

    康熙本是计划着约摸过了四五天回宫后再办李光地之事,但第二日一早从宫里传来的皇贵妃手信迫使他立即终止了此次巡幸畿甸之行。皇贵妃言曰:太皇太后夜里染疾,此时正躺在榻上不起。

    当日午时,顶着日头康熙策马回了宫,未换下装束就带着太子去了慈宁宫。入内见太后与皇贵妃、温僖贵妃几人坐在正殿上,孝庄所住的偏殿紧闭着门。也不管向他行礼的众位,快步上前向太后行了个礼,问道:“皇额娘,皇玛嬷何在?”

    “皇上莫急,皇额娘服了药,已经歇下了。我知你心焦,便与她们在此等候你。”

    “谢皇额娘。”康熙作揖道,又望见跪在偏殿门外侧的几个太医,问于他们,“尔等可诊断出皇玛嬷之疾?”

    “臣以为,太皇太后是昨日稍稍受凉了,今日一早头热发晕。臣已经开了方子熬了药请太皇太后服下了。”答话的是太医院院使孙之鼎。

    康熙闻言,正欲张开口询问昨日是何人服侍太皇太后的。但转念一想,既是慈宁宫的人,若是朕越俎代庖罚了,怕是会惹得皇玛嬷不开心。再言皇玛嬷也这么大年纪了,大病小病不断,也不能全怪于他人。便开口道:“即是如此,尔等便在此恭候皇玛嬷醒来。”

    太后上前道:“皇上,你急急回宫,连衣服都没换下,还是先回去洗漱一番歇息片刻。等你皇玛嬷醒来,我派人报予你与太子,可好?”

    她见康熙正要开口反驳,又道:“你皇玛嬷这会刚睡下,一时半会是醒不来的。再说,皇额娘若是看到你这风扑尘尘的模样,必是心疼的,不若你们二人先回去。”

    “儿臣便有劳皇额娘了。”康熙想了片刻,还是应了下来,又对两个宫妃嘱咐道,“尔等在此要好好照应着皇额娘。”

    康熙带着胤礽出了慈宁宫,在隆宗门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几个小儿子。

    “儿臣胤祉(胤禛、胤祺)恭请皇阿玛圣安,请太子殿下金安。”诸皇子打千字请安道。

    “平身吧,尔等这是去哪?”

    “禀皇阿玛,儿臣是去慈宁宫外为乌库妈妈祈福的。”为首的胤祉答道。

    “太皇太后尚未醒来,尔等先回去吧,切莫扰了她清净。”康熙急着回宫,快马颠簸了半日,这回听孝庄睡下了,才发觉自个已是尘土满面,难受得很,便不愿与他们多纠缠,赶忙挥退了几人向乾清宫走去。

    胤礽跟在康熙后头,对几位弟弟点点头,又抬眼见康熙神色不掩疲惫与忧心,开口劝慰道:“皇阿玛,皇玛嬷即是服下药安睡了,凤体必是好转了,您可放宽心。”

    一番安慰之言听在耳里,虽不能消退康熙的担忧,但多少有几分欣慰,他摸摸胤礽的头,道:“嗯,朕知晓。你且先回毓庆宫洗漱一番,再来乾清宫吧。”

    “儿臣遵旨,先行告退。”

    康熙沐浴后换了常服,便见胤礽站在正殿下头,冲他招招手让他进了东暖阁。却见他的湿漉漉的发尾在衣服后留下的点点湿印,伸手握了握他的小辫子,湿重的感觉从手心传来。康熙当下便皱了眉,硬生生地把他拉过来,掰着他的身子让他背对着自己,又扯了他的帽子。动手开始解他的鞭子。

    兴许是康熙手法不佳,疼得胤礽吸了口凉气,反手过来拉着自己的鞭子道:“皇阿玛,疼。”

    康熙望着发尾被自己折腾成一团的杏黄色流苏,柔声道:“乖,放手,朕轻点,马上就好了。”

    胤礽闻言,颇为不舍得放下自己的鞭子,任由康熙折腾。幸而康熙不笨,不多时,便把流苏从发尾解开了,胤礽的鞭子随之散开了。

    康熙以手指代梳子梳着胤礽湿湿的头发,道:“湿发还是不扎为好,免得日后头疼。”虽然你只有这么一小圈的头发,康熙暗道。

    “儿臣总不能披着头发出毓庆宫吧。”胤礽嘟囔道。

    “无事,不出乾清宫,无人看得见你的丑态。”康熙听他糯糯的嘟囔声,忍不住调侃道。

    胤礽闻言,沉默不语了…… ( 烽烟隐宫阁(清穿康熙) http://www.cyxs888.com/1/14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