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巡幸畿甸(四)

文 / 瀚海星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康熙未刻意掩饰,一时太子惹怒皇上之事人尽皆知。索额图此时也不避讳了,站在太子寝房外头等候求见。听见里头瓷器破碎的声音是心头一颤一颤的。

    何玉柱低头眯着眼望着那些杯子和地面碰撞产生的碎片在脚边一点点得溅开,肩膀一缩一缩得向太子靠近。

    “你杵在这做什么?等着爷抽死你么?”

    何玉柱对太子的怒言好似习惯了,只是小心翼翼地抬眼道:“主子,索大人在外求见。”

    胤礽白了他一眼,深呼吸了几口,才皱眉道:“宣。”

    索额图进门,扫了眼遍地的瓷片,挑了块干净的地行了个礼,道:“奴才索额图请太子殿下金安。”

    太子冲何玉柱努努嘴,让他关上门,后翻了个白眼嘟囔道:“本宫才没有金安呢。”

    索额图听太子饱含委屈的声音,忍不住抬头看了眼他,却见他眼里隐隐有泪水在打滚,放缓了语气劝慰道:“太子殿下莫要伤心,皇上那也是在气头上,过会气消了自然好了。”

    “你那只眼看到本宫伤心了。”胤礽反驳道。

    索额图不管他死鸭子嘴硬,怕再说就真哭出来了,便转移了话题,“太子爷,您可是做了什么惹恼皇上?”

    他不提也罢,一提就勾起了胤礽的怒火,本是满腹的委屈生生被他压了下去,“哼,本宫还能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么?不过是打了个奴才,皇阿玛就拿本宫出气。”

    索额图皱眉,连忙问道:“那奴才是何人?”

    胤礽撇撇嘴,硬生生答道:“德璟。”

    索额图暗道怪不得,太子爷这一举是坐实了不容人的罪名,皇上现在怕是对太子有了隔阂。可这话不能对太子直说,斟酌片刻,他才开口道:“小主子,奴才以为这回不管您是对是错,您都得去跟皇上认个错。那德璟毕竟是皇上特地指给您的,您就是再看不上眼,您也得看在皇上的份上,给他留点余地。”

    胤礽垂眼,过了半响才说道:“本宫当然知道,可今日本宫负气离开怕是让皇阿玛更是怒火中烧。”

    索额图听他稍稍开窍了,松了口气,接着说:“小主子,皇上疼您那是无人不知的,你若是去认个错,皇上还能冲这个跟您置气?”

    胤礽皱眉,内心狠狠地纠结了一下才小声说道:“皇阿玛方才让本宫回去好好想想,外叔公以为本宫见了皇阿玛该说什么?”

    索额图闻言,暗叹了口气,拧了自己一把,索性豁出去了,“小主子,恕奴才直言,奴才以为皇上不在乎您打得是谁,只在乎小主子您的想法啊。”

    “本宫的想法……”

    “小主子何不想想您为何打那奴才呢。”

    胤礽皱眉望着索额图的珊瑚顶珠,暗自斟酌片刻,顿时茅塞顿开,面上也见了愁容。索额图见此,又道:“小主子且放宽心,奴才还是那句话,您去诚心认个错,皇上还是对您好的。”

    “嗯,本宫知道了,你且跪安吧。”

    “奴才遵旨告退。”索额图依言,退至门口又道,“还请小主子尽早面圣。”

    胤礽点头,但心里还是别扭得很,想想这也不过多久,皇阿玛指不定还在气头上,还是等消了气再去吧。

    康熙坐在御案前手里拿着本折子,摊开了却是一字都未看进去,索性将折子扔在一边,踱步至漏窗前,扯断了矮案上盆景的树枝,“梁九功,那魏珠现在何处?”

    “回主子,已经受过杖刑,抬下去了。”

    “梁九功,宫规也写明了,不准妄议主子是非。今个出了事,你这太监总管是怎么当的?”康熙也不看梁九功,将手中的小树枝一点点地折断,轻言道。

    “是奴才管教不严。”梁九功跪道。

    “你本该是论以同罪,但念你服侍朕这么多年,你且等那魏珠痊愈了,便将他带至朕跟前吧。”

    梁九功心头一沉,皇上此番是要抬那个魏珠了。偏偏皇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若是他在魏珠身上做些手脚,恐怕他也落不到好处,想到这,梁九功不由得暗恨不已,答道:“喳。”

    康熙将残枝扔回盆里,负手走至门口却突然止住脚步,动了动嘴唇,回头道:“你去派人提醒太子早些准备,用了午膳便启程。”

    又走到御案后坐下,撇撇嘴暗想这太子犯了错,若是朕主动凑上前去,且不说朕落了面子,就说那孩子,也必是不会长记性的。

    用了午膳,康熙上了銮驾。太子骑着马跟在后头,他未见着皇阿玛一面,倒是看到那些奴才的狗眼色。暗哼了一声,这些狗奴才就会见风使舵,本宫还没死就敢这般无礼,若是死了,岂不是要让本宫抛尸荒野?如此一想,便狠狠地甩着手中的鞭子,抽在马背上,引得这马忍不住嘶叫了声。

    今早受了几鞭的德璟身着一等侍卫官服骑着马跟在太子身后,见策马在銮驾侧的索额图回头望着他,他点了点头,索额图才放心收回视线专心护驾。德璟转眼望了眼身前的太子,见他扬起手中的银柄鞭子忍不住皱了眉。

    胤礽侧头见德璟皱眉的模样,拉了缰绳,放缓速度靠近德璟,阴阳怪气地说:“怎的?你对本宫有何意见?”

    “奴才不敢。”德璟低头道。

    胤礽听这话,有些不满。只是不敢,也就是还有意见了?但看身后如此多的随从,只好送他一个白眼,“哼。”了声便策马前去。

    德璟对太子这种堪称“幼稚”的行为觉得有些可笑,对今早的事也没什么不满,自个让人家丢了面子,落到谁那都不会痛快,何况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受几鞭子也是他活该。不过听闻因为这事让太子受训了,心下也有些愧疚。再看太子已走远了,便不敢怠慢,加快了速度。

    銮驾速度远比不上骑马,此番前去雄县,到了傍晚也才到了十里铺,这地方不大,既没有行宫也没有行馆。而正好顺清侯刘国轩的府邸在此,康熙便有意去借住一晚,提前让明珠快马上前去告知刘国轩准备好迎接圣驾。

    康熙这一念头,其他人自是没什么意见,可苦了刘国轩。他是去年四月才来这京畿赴任天津总兵,时间仓促又拉家带口的,只是淘了点积蓄随便建了个稍可以住的院子。他这几间破房子自个住住也就罢了,哪能让皇上也屈尊下驾住啊。

    无奈那皇上都快到跟前了,急急招了几个下人来打扫打扫,把稍稍值钱的东西都摆上,有让人去添置了些新的用具。左右吩咐完毕,自个跑到外头去迎驾,眼看着那龙旗临近,銮驾落地,他上前跪道:“臣刘国轩叩请皇上圣安。”

    康熙掀开黄帘,踩着宫人的背走下銮驾,扶起这位在平定三藩和收复台湾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勋臣,道:“爱卿快请起,朕今日行至十里铺,要打扰爱卿了。”

    “皇上御驾临,是臣之荣幸。”

    康熙显然不愿再在此处耗着,说道:“爱卿多礼了,带朕前去吧。”

    “喳。”刘国轩无奈侧身领着康熙向他那陋居前去。

    如刘国轩预料,康熙第一眼见他这堪称简朴的院子,抽了抽嘴角。他住惯了乾清宫,即使是行馆也事先提升了档次的,如今一看这地方着实可以称得上是强烈的视觉冲击。但也没什么不可住的,康熙想了想,还是开口了,“爱卿这院子可是新造的?”

    “是去年四月造的,当时臣初来京畿,急着用房,就寻人随意造个几间房子。如此怠慢了皇上,是臣之罪。”

    眼看着刘国轩就要跪下请罪,康熙叹了口气道:“爱卿是何罪之有?爱卿初来京畿,朕却未赐予府邸,是朕疏忽了。朕在路上颠簸了半日,爱卿还是速速带朕入内休息吧。”

    “是是是,皇上请。”

    一入门厅,倒是应有尽有。康熙入上座,看了眼撇着嘴坐在下座的太子,又瞥了眼站在太子身后面无表情的德璟,收回视线和刘国轩寒暄了一番才去了住处。未坐定,就听梁九功说太子在外候着。康熙洗着手说:“让他进来。”

    只见太子入内先是一跪:“儿臣胤礽请皇阿玛圣安。”

    “平身。”

    胤礽见康熙只顾着擦着手,也不看他。心下多了几分忐忑,开口道:“皇阿玛,儿臣是来请罪的。”

    康熙闻言,这才看向他,道:“你说说看,何罪之有?”

    “儿臣所犯之罪有三。非宽容待人,此儿臣罪一;御下无方,此儿臣罪二;待皇父不敬,此儿臣罪三。”胤礽作揖垂眼道。

    “胤礽。”康熙在胤礽身前站定,轻轻叫了声他的名字。

    “儿臣在。”

    “这是索额图教你的吗?”

    胤礽心知瞒不过去,也就大方得承认道:“外叔公心念儿臣,自是对儿臣提点了一番。”

    “嗯,索额图毕竟历事多,胤礽有些事也可像他请教,但只限于有些事。”想了会,又觉得不放心,轻拍着他的肩膀添了句,“你自己要把握好。”

    胤礽感受到肩头轻拍的力量,抬头和康熙对视了一眼,终是点点头。 ( 烽烟隐宫阁(清穿康熙) http://www.cyxs888.com/1/14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