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巡幸畿甸(二)

文 / 瀚海星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二日一早,康熙一行人未在蠡县久留,转而向霸州行进。因昨日那行宫的枕头十分不舒服,今早一醒,康熙便觉得脖子和背部生疼的,让梁九功捏了捏依旧不见好,无奈僵硬着脖子上马赶路。

    幸而行宫离霸州也不算太远,骑马不过半日便到了。下了马,康熙耐着性子看着霸州知州等人跪在官道上迎驾道:“臣马逸咨恭迎圣驾,恭迎太子殿下。”

    “平身。”康熙淡言道,“霸州防守尉何在?”

    霸州虽不大,却驻扎着大量的京畿驻防八旗,可谓是守卫京城的重要根据地,康熙此行的主要目的便在此。

    “禀皇上,防守尉尚在驻防地,未有见驾。”马逸咨答道。

    “皇上,您可要先上行馆休息片刻?奴才这就让人去传那防守尉来。”明珠上前询问道。

    康熙闻言,垂眼暗吟片刻后上马道:“不必,朕直接去驻防地。”

    驻防地位于霸州西北方向的郊区,方圆二里驻扎着四千八旗兵,其中以上三旗最甚。霸州防守尉领着众佐领站在大门外头,远见康熙一行人策马而来,快步迎上去跪道:“奴才拜山叩见皇上。”

    “众爱卿平身。”康熙下马道。他平日里周边大都是儒生,今日一看这些武将,心底倒是升起几分澎湃之感,将马鞭交予身后侍候着的穆克登,道,“拜山,领朕去看看众将士。”

    “喳,请皇上随奴才来。”

    登上瞭望台,底下站的是整齐排列的八旗兵。就在康熙在瞭望台中心站定时,一句气势高昂的“吾皇万岁——”刺穿耳膜,几千人的高呼声在这块平地上竟然有了回声。这些当兵的到底不比朝堂上的文官软绵绵,声音颇有惊天动地的感觉。

    康熙垂眼俯视这上千位将士,一种难以言喻的掌控感从心底升起,震撼得他不禁紧握垂在身侧的手。然而随之而来的又是浓烈的压迫感和作为皇帝的责任感,自御极以来,他坐在那龙椅上如头顶悬了把利剑,近些年战事、天灾连年不断,朝廷诸臣、蒙古诸王哪个不让他操尽了心。

    而今日看到的这些八旗兵却让他联想起那些远驻在全国各地的八旗子弟,那些八旗都是他大清维持统治的干系纽带,却猛然让康熙觉得有种脆弱感。虽说治人在心不在武,但终究是有兵权在手才有踏实感。

    思绪如天上的浮云一样,飘远了便再难收回来。康熙回过神已过了许久,他松开了紧握的拳头,微微抬手道:“平身。” Www.800XIAosHuO。cOm

    他又估摸着就这么一直站着也不像话,便迅速在心底打了个腹稿,而后开口道:“朕知道诸位将士常年驻扎于此操兵练武自是辛苦的,但尔等都是我大清的栋梁,尔等驻守的是大清的国土……”

    康熙一言说得虽不是很大声,却很好得起到安抚和激励人心的作用。诸将士闻言无不动容,纷纷跪倒在地。看得康熙其实有些嘴角抽搐的,他肯定听到他说话的也只有站在前头的那些人,后面的人能听到响动就不错了。但人心就是有一种渲染性,前头的人都跪下了,后面的人自然也是随之跪下。

    突然,台下一阵洪亮浓重的鼓声传来,康熙正要开口询问,身后的拜山就作揖道:“皇上,这是操兵的鼓声。”

    康熙一看,台下众人已拿起刀戟开始“舞手划脚”,数量如此之多的人齐齐练操,看起来倒是有几分气势。康熙便一边在瞭望台上晃荡着一边是不是低头张望着,他更感兴趣的是练操之后的布库。回想起来,他也许久未看布库了。就是看到了,也只是宫里头他那些小儿子们的游戏而已。

    一时兴致来了,康熙便直接走下瞭望台,近处观赏。这布库两人一组,比的就是脚力,比赛之前先画一个圈,谁先倒下或出了圈子便算输了。康熙一边走走一边看看,顺道就看到一组看似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二人皆是白布衫,窄袖,目前战况倒是很激烈,两人上身互相扭结,脚也在互相交错顶力。

    而其中一个稍高的少年明显占据了优势,不消多时他便把对手掀翻在地。那少年气喘吁吁地直起身子,擦着头上的汗才发觉康熙几人在圈外看着他。忙跪道:“奴才索绰络·德璟请皇上圣安。”

    康熙见其不卑不亢的态度心下对他有些赞赏,“你多大了?”

    “回皇上,奴才年方十二。”

    康熙打量着他,心生一计,侧头对胤礽道:“太子,你去和他比一场如何?”

    太子闻言未有迟疑,作揖道:“儿臣遵旨。”

    倒是德璟开口道:“皇上,奴才不敢。”

    “有何不敢,”康熙转眼对胤礽道,“你去。”

    德璟见太子都站在他对面了,便不再推脱,对太子一言“殿下,奴才冒犯了。”后,做出半蹲前驱的动作,警惕地盯着太子。

    只见太子主动上前,右脚顶在德璟的左脚内侧,左脚在后支撑着身子,两手牵制着对方。德璟也不甘示弱,两手相应得夹起对方,一时双方竟互成掎角之势,此时逼的不仅是力道还有机智。显然,胤礽没有德璟“厚道”,他快速松了手劲,转而对德璟的肩部发力,但德璟也迅速转换方位,做出防御。

    不经意间,其他人都纷纷跑来凑热闹,把这角斗场围得个水泄不通。就在两人坚持不下的时候,德璟身形不动,脚却突然向后撤,胤礽的左脚失去了顶力,有些晃动,却很快站定了,借机右手发力将德璟翻倒在地。

    一时场外掌声和欢呼声不断,那德璟也起身对康熙作揖道:“奴才不才,比不过太子爷。”

    康熙闻言,上前一步笑道:“无事,胤礽本就比你略高,是他有点优势。”又转而摸摸胤礽满是汗水的额头。

    一直在默然不语的索额图此时却对德璟更有几分高看,若是他没看错,刚刚那一瞬间德璟完全可以扳倒太子,但是他却放了水,可见这少年郎也是个聪明人。不过既然皇上装作不知道,那他也没必要多嘴。

    康熙见胤礽也有些累的,也不再在此多留,起了打道回府的心思。他领着众人走到驻扎地大门口,正要上马,却突然回头对身后跪安的拜山问道:“刚刚那个索绰络·德璟你知道多少?”

    “回皇上,德璟是满洲正白旗人,顺天府丞之子。”答话的是一个副将。

    康熙考虑了片刻,转而对胤礽说:“胤礽可要他入宫做你的侍卫?”

    胤礽闻言,倒是笑道:“皇阿玛若有此意,儿臣自然不推脱。”

    “既然如此,拜山,你让他收拾东西,今夜就来行馆。”康熙又转而对索额图道,“索额图,你负责接应他。”

    “喳。”

    霸州一带未建行宫,康熙等人今夜只有在官员出巡所用的行馆入住。经过一天的舟车劳顿,康熙觉得他的脖子已经僵硬到无知觉了,上下眼皮也在打架。随意用过了晚膳、洗漱了一番,回了寝房坐在床上,让梁九功给他捏捏肩膀。

    “皇上,依奴才看,您这是落枕了。要不奴才宣那太医来?”

    “不必折腾,朕马上就睡了。”康熙打着哈欠说。

    梁九功一重一轻的力道按在康熙肩上,起了很好的催眠作用。不多时,康熙便靠在床柱上睡着了。

    此时不过戌时,黄昏初过,下旬的月亮还未升起,繁星点点,万物朦胧,明显还不是睡觉的时候。当德璟策马行至行馆不远处时,远远见一人与他擦肩而过,正欲朝行馆大门走去。德璟定睛一看,好似是今日下午站在皇上身后的人,便下马主动上前搭讪道:“这位大人,前面可是行馆?”

    明珠闻言瞬间警惕起来,但当他提起灯笼,顺着微弱的光线看清来人时便放松下来。明珠素来在朝中都以笑脸迎人,此刻面对这少年也是摆出一副和气的模样,开口道:“你可是今日与太子爷比布库的德璟?”

    “是,不知大人名讳?”

    “在下是武英殿大学士纳兰明珠。”

    “原来是明相,是奴才失礼了。”少年抬手作揖道,一言倒是说得掷地有声。

    “不必如此,今后你我同朝为官,明珠还要请你多照拂啊。”明珠笑言道。

    “奴才不才,劳得明相如此抬举,奴才愧疚了。”

    明珠言语间虽只是些客套话,但句句都包含一试对方深浅之意。可这少年郎倒是答得头头是道,句句都是上道语,假以时日必是陆海潘江。可惜皇上以将其归于太子,明珠心下不免有些惋惜,面上却不显,道“皇上交代索大人照应你,想必他现在正在行馆候着。我领你进去吧。”

    “劳烦明相了。”

    明珠吩咐侍卫牵过德璟的马,自个领着他进了行馆。那索额图果真在前院石桌前等着,明珠上前作揖道:“索大人,我方才在外头溜达时遇见德璟侍卫,便顺道替你带他进来了。你们二位好聊,在下先回房了。”

    索额图冷眼见明珠朝德璟也是一拱手正要离去,便道:“谢纳兰大人帮忙了。”

    明珠不回头,只是摆摆手,径自离去。索额图见他那副样子,免不了撇撇嘴。虽说再次回到皇上身边他为人也和气许多,但对这阴险狡诈的明珠,索额图自认为没有必要对其摆出一副笑脸。

    德璟虽常年呆在军中,但对朝中事并非一无所知。今日冷眼旁观,也洞悉出索额图与明珠之间矛盾不浅。如今他归于太子门下,便是与索额图站在一条船上,如今被他看到自己与明珠一块进门,不知这位索相作何想。

    索额图不多把时间浪费在明珠那厮上,他回头打量着垂眼不动的德璟,开口道:“你初来此地,自是不熟悉。且听我将这侍卫的规矩道于你,你好生记住了。”

    “奴才谨记,请索相吩咐。”

    索额图将侍卫当值的规矩细细讲与他听,连带着宫规也一并让他记着。末了,又提醒道:“今后入了宫,不比那军中。事事都要当心,当为与不可为在心里都掂量着,可记住了?”

    “记住了,奴才谢索相提点。”

    “嗯,随我来见太子殿下。”索额图点头道。

    德璟再次见到太子,太子正坐在矮桌旁捧着一本书。他随着索额图下跪道:“奴才请太子殿下金安。”

    胤礽见二人,放下书,起身笑道:“都平身吧。”又看着索额图说,“外叔公是给本宫带他来么?”

    “是。”索额图答道。

    胤礽负手踱步至德璟跟前,低头看着这不比自己矮多少的贴身侍卫,勾唇道:“皇阿玛既然将你放在本宫这,你便放宽心替本宫办事,本宫必是不会亏待你。”

    德璟心知太子之意,顺言跪道:“奴才必誓死保护殿下。”

    胤礽闻言,道:“嗯,时候也不早了,你跪安吧。”

    “奴才遵旨告退。”

    出了太子的房间,德璟跟着小太监到了住处,心里却是觉得太子爷有种止不住的怪异感,特别是他盯着自己的时候。但他久久思索未果,便也放下心安心休息。

    “小主子,奴才看那德璟是个可造之材。”索额图对太子道。

    “本宫当然知道。但再好的马,也要好好□。”胤礽坐在榻上,一根手指撑着下巴,又看索额图正要张嘴,强言道,“本宫自有分寸。时候不早了,外叔公也回去好好休息吧。”

    索额图见太子不愿听他一言,只得依言告退:“奴才遵旨。” ( 烽烟隐宫阁(清穿康熙) http://www.cyxs888.com/1/14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