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父子戏人

文 / 瀚海星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再论那索额图满心沉重地回到府邸,一入大门脱了头上的官帽递给家奴,那头便见他那不争气的五弟心裕提着鸟笼哼着小曲儿在前院转着圈晃悠得悠闲。顿时火气来了,快步上前几步指着他骂道:“你这没出息的,怎的又跑我这来了。”

    那心裕闻言也不见丝毫恼意,倒是嬉笑着望着他哥哥道:“二哥哥,弟弟我这不是没银钱吃饭嘛,特地来哥哥这蹭一顿。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哥哥你今个也看起来挺悠闲的,咱们兄弟二人就坐下来小酌几杯,莫要见外嘛。”说这还伸手拉着索额图的手往房里拽。

    若是放在平时,兴许还让他揭过了。可今个索额图在康熙那受了气,他那孽子现在也不知道死哪去了,他正是有气没处发的时候,抽出被心裕拽在手心里的袖口,狠狠甩了甩,径自走上前厅,边走边说:“哼,我悠闲?你哪只眼看到我悠闲了?我都要被你那好侄子气死了。”

    心裕也不看索额图的怒颜,把他那宝贝鸟笼搁在桌上,低头给鸟儿投了点食,心想不就是那阿尔吉善又惹你生气了嘛。不过他那侄子每次做错事,二哥哥都连带着他一起骂。硬说是他把阿尔吉善带坏的。这般心思流转着,便觉得有些委屈了,转过身冲索额图低声说着:“那混小子把你气着了是他的事,你怎么又骂起我来了?”

    索额图冲着他那委屈的表情,心底升起一股恶寒之感,连五官都不知道往哪摆好。想这心裕也有三十多岁了,却整日不务正业、屡屡空班,康熙二十二年的时候还捅到皇上那,连累他也被皇上训斥了一顿。这么想着,刚压下去的怒意又升了起来,说道:“你倒是个不知悔改的。我问你,你今个当值是不是又没去?”

    心裕闻言,立马转身不答话。索额图看他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就头疼到抚额。人言虎父无犬子,想他那父亲也是堂堂一等公、一朝辅政大臣,怎么就给他摊上个这样的弟弟。他那哥哥也是去得早,如今赫舍里家除了他还有谁能有担当。正当索额图嗟叹不已时,给他守门的家奴小跑着进门报道:“老爷,宫里来人传旨了。”

    索额图闻言心头一突,收敛了神色,连忙领着心裕走出去跪在前院接旨。那传旨太监展开手中的染黄纸念道:“昭曰:帝王受天明命、抚御万方、莫不端本朝政、化行海宇。矧承奉宗庙、敦睦本支、皆于贤臣是赖。兹者佐领索额图,地胄清华,立志温裕,局量宏雅。辅弼重臣,勤敏练达。譬兹梁栋,有若盐梅,翊替绸缪,庶政惟允。历居端揆,彝章缉穆,元功懋德,膺兹重望。宜册为领侍卫内大臣。尚其聿修令范、益笃政勤。布告中外、咸使闻知。”

    宣旨太监言毕,合上圣旨双手递送到索额图面前,见他那岿然不动的样子含笑道:“索大人还不接旨吗?”

    索额图的确被这圣旨弄懵了,宣旨太监一提醒才回过神,双手接过圣旨,叩首道:“奴才谢主隆恩。”

    跪在后头的心裕率先起身朝宣旨太监摆出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道:“劳烦公公跑着一趟了,不若进屋歇息会,坐下来喝口茶?”

    “不敢当劳烦,这都是为主子爷办事的。多谢大人的美意,咱家这还得回宫复旨呢,就不便劳烦两位大人了。”

    “那公公就慢走啊。”心裕将他恭恭敬敬地送到大门口招呼完了,回头就见索额图阅着圣旨若有所思的样子。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低声说:“二哥,你说这上头是怎么个意思啊?”

    索额图不语,合上圣旨,转身进了里间才开口道:“不瞒你说,你侄子昨夜当值时竟然聚众斗殴,被御史捅到皇上那,今个皇上宣我进宫便是为了这事。”

    心裕皱眉,“先不论阿尔吉善之事,就这一道圣旨,突然升你做领侍卫大臣,之前皇上就未有任何表示?”

    “哪止皇上那没有表示,满朝我也没听到任何风声。”

    “会不会是皇上对明珠那头……”

    “我与明珠当日在朝廷分庭抗拒,皇上想做那制衡点也没那么容易,如今大阿哥年事渐长,太子那头他也得考虑周全。”

    心裕抿唇不语,他觉得目前皇上正值青年,论及这储君之事还是太早了。若是太子没有大错,皇上也不至于废嫡立长。

    临近黄昏,皇子们都下了骑射课。为了看那三年一度的大选,胤祉拉着胤禛舔着脸皮凑到胤礽面前说道:“太子二哥,臣弟有个不情之请。”

    “说说看。”胤礽倒是有些意外这些弟弟会来找自己。

    “臣弟听闻皇阿玛今夜在宫后苑给你留个位置,不若太子二哥就顺着带我们一块去见见世面吧。”胤祉开口道。

    胤礽望着他两眼放光的样子,心头的恶趣味忍不住往上翻滚着,他勾唇笑道:“三弟是想看那选秀吧?可今晚那宫后苑的秀女都是给皇阿玛和各位娘娘看的,本宫能有幸得到一个末位也是皇阿玛恩典。若是本宫带你们去……不说皇阿玛那本宫不好交代,你们去了又坐哪去呢?”

    胤礽瞥眼看着胤祉猴急的样子,心底更是笑得欢快,却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皱眉又道:“不过,今夜去的又不止本宫一个阿哥。本宫听说,大哥也会去。不若你们去求求他?”

    胤祉闻言,面带迟疑,心想大哥今晚那是给他自己选房里人的,若是求他,他也未必照应得过来。而且若是皇阿玛真的怪罪下来,还是靠着这个太子比较保险。

    胤祉人小心眼大,不管背后的胤禛已经开始捏着他的小指头了,执意要抱紧胤礽的大腿。他再上前一步,冲胤礽摆出一副央求的表情,道:“太子哥哥,那大哥今晚说不定两只眼只顾着看秀女去了,哪还有闲工夫照应着弟弟啊。所以,你就满足弟弟们的好奇心吧。”

    胤礽听他打趣胤褆,眉头舒展,忍不住笑了笑,想了想,回答道:“那好,本宫便允了你们。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今晚你们可得跟紧本宫,若是扰乱了选秀,皇阿玛怪罪下来本宫也是没法交代的。”

    “谢太子哥哥。”胤祉听到前面一句话已是很高兴,胤礽后面说的话他不过连带着听听罢了。倒是一直没说话的胤禛跪道:“臣弟谢太子二哥恩典。”

    “行了,两位弟弟若是无事,便跪安吧。”胤礽扫了两人一眼笑着说道。

    “臣弟胤祉(胤禛)遵旨告退。”

    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胤礽摸摸大拇指上的扳指收敛了笑容。心想这两个弟弟倒是有趣,一个有些小聪明,另一个倒是稳重的很。如此聪慧的弟弟有事相求,他何不卖个好给他们?

    但皇阿玛那还得他亲自去说说,想来皇阿玛也会答应的吧,应该会吧……如此想着,胤礽反而多了几分不确定。但左右都答应下来了,何不去试试。就算皇阿玛不应允,他回头也可以说他已经尽力了。

    那头已经离开毓庆宫很远的胤祉突然拦在胤禛面前,冲他伸出右手说:“你方才在毓庆宫捏我小指头多用力啊,你看!都红了。”

    胤禛望着自己的杰作,动了动唇,硬邦邦吐出一句话,“是胤禛的错。”

    胤祉闻言,放下手看看逐渐下落的夕阳说道:“算了,也不全怪你。是我硬要拉你随我一道的。”又低头望着胤禛道,“不过,你真不想去看?太子二哥那可都答应下来了。”

    “皇阿玛和额娘那不好交代。”胤禛垂眼小声说。

    “哎,你笨啊。太子二哥既然敢答应下来,皇阿玛那想必他会去说。至于额娘那,你额娘是皇贵妃,今夜的选秀就是她掌管着的,你还怕什么?”

    胤禛想了想,最后说道:“是胤禛愚钝了。”

    胤祉心知胤禛话不多,如今看他那寡言的样子也不说什么,拉着他向乾西五所跑去,说道:“快走吧,都要用晚膳。”

    乾清宫正在准备用膳的康熙听太子在外头候着,连让人宣。

    “儿臣胤礽请皇阿玛圣安。”

    康熙把手伸进水盆里搓了搓,再晃了几下,问道:“平身吧,是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皇阿玛,您瞧你这说什么话。儿臣就不能来这看看您吗?”胤礽起身言道。

    “哟,你这么说倒是朕的错了。”康熙接过梁九功呈上来的白绢擦拭着手说。

    “儿臣不敢。”胤礽看康熙脸色不错的样子,心下安定了几分,又开口道,“儿臣今个来,是来请罪的。”

    “哦?何罪之有?”康熙闻言,有些好奇了。

    “儿臣之罪即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胤礽单腿打千跪道。

    康熙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几分,问道:“先说是什么事吧,论罪之事等你说完了朕再作定论。”

    “皇阿玛,儿臣想为两位弟弟今晚在宫后苑求两个闲位。”

    康熙暗道果然,但胤礽若是借此机会与弟弟们亲近亲近倒是不错。如此一想他已明显是应允了,但面上却不显,“胡闹,这秀女选看,要他们去做什么?”

    “皇阿玛,两位弟弟年幼,三年前的选秀不说他们,就是儿臣也印象不深了。他们有好奇之心是肯定的,儿臣恳请皇阿玛首肯。”胤礽不愧是最了解康熙的阿哥,听康熙斥责之言却依旧陈言。

    康熙望着胤礽头上帽子的顶珠,心下有些遗憾看不到胤礽变脸,“既然胤礽如此有心,那不若今晚你的位置就留给他们两个吧。”

    胤礽闻言,顿时不知该说什么,支支吾吾道:“皇阿玛……儿臣……”

    正当胤礽急着思索对策时,康熙起身走到他跟前,弯腰弹了弹他的额头。胤礽捂着发疼的额头,抬头便见康熙那笑得有些狡黠的表情,顿时明了自己喜爱恶趣味是像谁了…… ( 烽烟隐宫阁(清穿康熙) http://www.cyxs888.com/1/14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