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斥索额

文 / 瀚海星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南书房那头,康熙被梁九功小心翼翼地叫醒,还未彻底清醒过来便被告知后宫有个女人在生孩子,。他愣了很久才回过神,张了张嘴,吐出一句话:“她怀了多久?”

    “回皇上,足月了。”

    “嗯,朕知道了。”康熙眨了眨眼,想了会便明白了。

    梁九功偷偷瞥了眼康熙,暗道皇上在怀疑什么。

    “去!宣正黄旗佐领索额图觐见。”

    就在梁九功低着头想着自个的事的时候,一黄色的折子突然砸在他面前,他几乎被吓得跳了起来。听着康熙含着怒意的声音,他不敢耽误,小跑着出门宣旨,一面还背着康熙摸摸自己可怜的心脏。暗道今日真是冲了黄历,他连着都被吓了好几回了。

    里头的康熙的确气极,他闭着眼揉着眉角,他三年前革了他的职不过希望他老实一点,莫要再做出行为不端、招人非议之事,不想他一党非但不反思,反而更有出格之事。朕留他一党至今不过是为太子考虑,望将来太子在朝中有谋事者。但如此谋事者,倒不如没有。

    不多时,梁九功的声音从门外透进来。“皇上,索额图大人正在外头侯着。”

    “宣他进来。”康熙翻着折子说。

    “奴才索额图请皇上金安。”

    康熙不语,他余光注意着索额图,这位年近知天命的权臣跪在殿下倒是有几分不卑不亢的气质。回顾他之前数十年的政治生涯,康熙也不得不承认索额图能力出众,诸多政事都有其独到的见解。可惜他为人飞扬跋扈,日益骄纵。朝中与之较好者甚多,与之交恶的也是大有人在。

    遥想元后还在之时,赫舍里家族也是当朝权贵。但自索尼过世后,赫舍里这一代除了索额图竟无能人,下一代更是不堪入目。他与元后少年夫妻,二人也是携手相伴九年。如今赫舍里家如此境况,不知元后若健在人世,会作何感想。康熙心底顿时五味交杂,思绪一经飘远就很难收回,他浑然不知屋里凝固僵硬的气氛。

    梁九功眼不观心思活络着,现今一看,皇上是打算为难为难索大人了,可千万别迁怒咱家,若是咱家就这么一死了之,也不知道那愚蠢不孝的义子会不会给咱家送终。

    梁九功就这么想着,康熙一道声音又吓了他一跳,“梁九功,你给爱卿读读这折子上的内容,可得让爱卿听得清清楚楚的。”

    “喳。”梁九功接过奏折,读道,“?臣钱珏启:朝阳门城门领阿尔吉善、包衣副骁骑参领萨尔禄于昨日戌时门闭后于禄米仓侧聚众斗殴,至三十余人。一时百姓争相围观,映之否。此事兹事体大,臣叩请圣裁。”

    “爱卿可有言为令郎辩护?”康熙讽刺道。

    “奴才……愧不敢言。”索额图言及此,话音已带着颤抖,磕了几个头。

    “爱卿在这之前可知此事?”

    “奴才不知,昨夜孽子当值,归家已是亥时。今日一早奴才亦不见孽子,便问及去处,家奴言他寅时便出门了。奴才未有疑他,今日听圣一言方知孽子之错。奴才未能教导孽子知廉耻,实在是无颜面君。”

    康熙起身走下丹陛,弯腰扶起索额图,沉言道:“爱卿何至于如此?今日一言倒是让朕自愧自己苛待朝臣了。”

    “奴才万万不敢,奴才请愿擒那孽子前来面圣,请皇上恩准。”索额图垂首拱手道。

    “朕知爱卿爱护族人心意未减,朕亦思及皇后,她若尚在,也必不愿爱卿为难。爱卿既知此事影响极为恶劣,若朕爱屋及乌,恐难抵众人悠悠之口。”

    “奴才惶恐,是奴才逾越了。”听着康熙言语中带着的警告,索额图心头微沉。

    “罢了,朕乏了。爱卿跪安吧。”

    “奴才,遵旨告退。”索额图依言跪安,步伐已有些蹒跚。他路过乾清门朝毓庆宫那头望了一眼,心里叹了口气,默道:皇后娘娘,奴才有负你所托啊。

    康熙没等索额图走多久,就召来高士奇拟旨将阿尔吉善、萨尔禄二人即刻解职,命人将二人押解至都察院。康熙并非不愿将押解阿尔吉善的差事交给索额图,只是今日宣召他来,不过是为了敲打敲打他,如今明珠一党行事逐见猖狂,康熙看在眼里却未有干涉,不过是等一个时机罢了。

    康熙看了看窗台下矮桌上沐浴在阳光下的一角,一边走出南书房一边开口道:“传午膳吧。”

    “喳。”梁九功正要转身吩咐别人去御膳房,却又被康熙一言拦住了,“那是何人?”

    梁九功眯着眼,望了望,不敢妄言,“主子,奴才这就上前去看看。”

    “不必了,让她们过来。”康熙看着那两个正和奏事太监说着什么的大宫女沉言道。

    梁九功闻言走上前去将两位大宫女和那奏事太监带到康熙跟前。

    “你们二人在此做什么?”康熙问道。

    “禀皇上,通嫔娘娘刚诞下一位小格格。”

    康熙闻言,皱眉道:“你们是哪个宫的?”

    “回皇上,奴婢是承乾宫的。”一个宫女迟疑着说道,“是皇贵妃娘娘派奴婢来的。”

    “皇贵妃让你们来的?”康熙轻言问道,却不等两人回答就说道,“把这三人都拉去杖毙。”

    www.7788xiaoshuo.com

    他看着宫人将那两个宫女的嘴堵上拖了下去,捏着自己右手无名指腹上的肉抬高了音量又道:“梁九功,传朕口谕,今后后宫诸事未到酉时一律不准来奏。在这之前,若是有非得要朕知晓之事,来奏者停于隆宗门报予奏事太监。若有胆敢逾越者,绝不姑息。”言毕,康熙垂眼想了想,又道:“你派人去承乾宫跟皇贵妃说一声,通嫔之事就按规矩办吧。”

    “喳。”

    宫中传的最快的是消息,承乾宫两个大宫女被皇上杖毙之事不等用过午膳就传遍东西六宫。毓庆宫的太子倒是挑眉笑了笑,暗道:皇阿玛这回可是把皇贵妃娘娘的脸面彻底得踩在脚下了。今个还是选秀之日呢,这让皇贵妃娘娘晚上怎么在秀女们面前笑得出来?

    正站在桌旁夹着菜,侍候太子爷用膳的何玉柱余光瞥见自家主子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就知道他那两条腿一定还在桌子下面晃悠得欢快。何玉柱还考虑到要不要等会再把他表舅舅昨天犯事今个被万岁爷革职的事说出来,以免破坏了太子爷的好心情。

    胤礽不管他的贴身小太监想的是什么,他心底的确有几分幸灾乐祸。那佟氏不过一汉军镶黄旗,他多少有些看不上眼的。若不是她是皇阿玛的亲表姐,他哪能好声好气给她作揖叫一句:“皇贵妃娘娘”呢。

    其实康熙有些无辜,他压根没有损皇贵妃面子的意思,不过是公事公办罢了。这回他正想着孝庄的生辰马上到了,他得送点什么比较好。 ( 烽烟隐宫阁(清穿康熙) http://www.cyxs888.com/1/14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