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准奏选秀

文 / 瀚海星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直至天色都要暗下来了,密林的那头才出现太子一行人的身影。这次不只康熙松了口气,周围服侍的宫人、侍卫也是松了口气。

    胤礽下了马,还未来得及将弓箭卸下便被康熙握住肩膀,赶紧打了个千字,单腿跪地道:“儿臣叩见皇阿玛。”

    随着胤礽的其他的几个皇子也跟着跪道:“儿臣叩见皇阿玛。”

    康熙一边看看他们,一边把胤礽拉起身,留了句“起了吧,都回去收拾收拾。”便拉着胤礽进了帐篷。

    梁九功斜眼望见三个皇子羡慕嫉妒的表情,又转身默默低头跟着康熙进了帐篷。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儿臣那一行人多,耽误了些时间。”胤礽接过梁九功递上来的杯子喝了口水说。

    康熙望着他那张风扑尘尘又汗迹渍渍的脸,皱眉道:“怎么弄得这么脏兮兮的,去收拾一下,回来朕给上点药。”

    “儿臣遵旨告退。”

    康熙望着儿子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那边的“嗷嗷呜呜——”的叫声转移了他的视线。康熙看着这几只在襁褓里张着嘴的样子,寻思着它们是不是饿了。

    “拿点羊奶过来。”

    这几只幼崽长得不像老虎,倒是长得像猫,从张开的嘴看牙齿都没长出来。康熙把手指伸入一只幼崽的口中,它的舌头上的肉刺还未长出来,除了摸上去比人的舌头粗糙之外没什么不同。

    “皇上,羊奶来了。”梁九功托着盛着羊奶的提壶递予康熙。

    他接过提壶,悬在它们张开的嘴巴上方,一倾斜,羊奶顺着壶嘴倾泻而下,流入它嘴里。梁九功在一旁看得嘴角抽搐,哪有您这样喂奶的。所幸它还比较配合,竟然没有被呛死。

    胤礽进来的时候便看到他皇阿玛提着一只东西——走进了才看清,一只老虎?

    “皇阿玛,那是老虎?”

    “嗯,密林里发现的。”

    “林子里岂会有老虎幼崽?”胤礽凑过去好奇地看着这“猫儿”。

    康熙不答话,只是垂下眼抿了抿嘴。

    胤礽好奇地伸手挠挠它下巴上的毛,它动了动头“呜呜——”的叫着。康熙看看外头的天色已是黑了,将手中的幼崽递给梁九功,握着胤礽伸向小老虎的手腕,“勿要再闹了,蹲下来,朕给你上药。”

    胤礽点点头,把额头搁在康熙大腿上。康熙拨开他细长的小辫子,昨天红肿的包包现在已经看不出颜色了。摸上去有点软软的感觉,应该是皮下水肿的关系。

    “还疼么?”放下药,康熙抚着他的小辫子问。

    “唔嗯。”

    “皇上,晚宴的时刻到了。”梁九功在一旁提醒道。

    康熙拍拍胤礽的背说:“你先出去。”

    胤礽抬起头后退一步跪道:“儿臣遵旨告退。”

    “梁九功,晚宴后让穆克登在行宫候宣。”康熙整着头上的帽子说。今日他在猎场所遇之事需彻查到底。一般来说,为留种,放出来猛兽多为公兽,何况是这样一只将行生产的母兽。不管怎样,他都要治这海户总管一个“失职”之罪。

    晚宴设在扎营地之前有一块宽敞的空地,其性质不过是狩猎后的庆功会。空地中央燃烧着一樶篝火,所有的战利品都摆在篝火后头。这些兽肉多为鹿肉,剥皮留肉,一部分送往太庙和奉先殿祭祖,一部分留下当晚食用。

    糜子酒、豆面卷子、糖缠端上席,烤好的鹿肉、鱼肉也盛上一大盘,素菜则是宫人采回来的菌类。众人就着糜子酒在火光下大块吲哚。在入关之前,满族和蒙古那边差不多,捕鱼、狩猎、采集是主要的生产方式,食物也多是鱼类、兽肉及野生植物。入关后,宫中的吃食引入了许多江南菜品。总而言之,今晚就是一次传统的满族宴会。

    火光中,康熙扫视了一圈坐在靠近御筵几排的几个儿子。说实话,这几个儿子虽长相也就那样,但气度多少是沾染了些高贵之气,颇有鹤立鸡群之姿。

    原本的康熙不知是否因为小时候被顺治帝的疏远了,以至长大后对自己的诸子格外关切。虽几位皇子幼时养于内大臣家,但自回宫后康熙对他们也算尽到为人父的责任。可自从他来了之后,因着忙着对付自己的事,除了胤礽,其他几个儿子他多有疏远。

    如今他已经能很好地适应为帝的生活,但他生性不愿主动与人亲厚。太子为他心尖之人,又每日相见,自是有所不同。其他几人,既然他们不主动亲近,他也干脆就这么继续疏远着。这么一来虽然他心中多有愧疚,却也不愿违背自己的心性。

    第二日一早,康熙将那几只幼崽交予圈养之处,回了宫。昨日翰林测试的试卷已经摆在御案上。翰林院虽是文职,且无文学撰述之责,可以说是较为清闲的职务。但因与皇帝距离较近,升迁较容易,待遇也多有优待,如果说笔帖式是“满洲八旗的出身之路”,那翰林则是“汉军八旗的出头之路”。如此一来,谁能保证翰林院那近三十张吃饭的嘴个个都是饱学之士?

    康熙看了看御案上那成堆的奏折,考虑了一下,还是让梁九功去找了个免费的帮手。

    “胤礽,这是昨日翰林院所有侍读学士集于保和殿测试交上来的试卷。你看看,分出优劣,不需排次序。”

    胤礽丝毫不知上头那人偷懒的小心思,一脸正色地接过试卷坐在御案侧边的小案桌上开始翻阅,康熙也收回视线,专注于折子上。一时屋里只剩呼吸声和碾磨声。

    “宣户部尚书科尔坤觐见。”

    康熙一言打破了屋内的寂静,虽是对梁九功所言。一旁坐着的太子却也起身,跪道:“皇阿玛,恕儿臣先行告退。”

    他宣召朝臣商议政事,太子本该避嫌,但康熙转念一想,便言:“不必了。”

    “儿臣遵旨。”胤礽起身回到座位上,提笔的手紧了紧。这南书房为政要之地,未有皇阿玛允许未有人敢靠近。就连他也望而却步,今日也是他第一次入内,皇阿玛此举意欲何为?

    其实康熙想让太子早点接触政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方便自己引导他,胤礽素来聪慧,想是能应付得来的。

    “奴才科尔坤叩见皇上圣安。”来人是新上任的户部尚书。

    “免礼。爱卿所奏之事朕已阅及,爱卿可有选定的日子?”

    “奴才私以为,二月上旬几日皆可,还请皇上定个日子。”

    “那就二月初一吧。”康熙随便点了个日子,又问道,“爱卿初到任,可有不习惯之处?”

    “奴才未有不适之感,谢皇上关切。”

    “嗯,这选秀之事,一直由户部操办,爱卿若是有不明之处可翻阅户部卷宗。退下吧。”

    “喳,奴才告退。”

    康熙将视线转向那边的太子,开口道:“胤礽,今年大选你可要帮你大哥选几个房里人?”

    “皇阿玛打趣了,大哥若是要房里人,惠妃娘娘自然会帮看着。况且儿臣看着满意的,大哥未必心仪啊。”胤礽放下笔说道。

    “哦?那朕要听听,胤礽心仪何种女子?”康熙挑眉问道,看似对儿子这方面的喜好很八卦。

    胤礽锁眉道:“唔,儿臣以前也未注意这方面。何况以后不有皇阿玛帮儿臣看着么,儿臣以为皇阿玛必会为儿臣选个贤良淑德的福晋。”

    康熙听他这好不害臊的言语,调笑道:“若是朕给你选了个丑的,你也要?”

    “皇阿玛您就这般舍得儿臣被糟蹋。”胤礽毫不在意地答道。

    康熙笑了笑,心想这孩子也不知道形成了自己的审美观没。他转眼看着胤礽桌上的试卷说:“那试卷你看完了么?”

    胤礽点点头道:“儿臣已将优劣等分出。”又站起身问道,“皇阿玛可要阅览?”

    “嗯,你拿过来。”

    康熙向旁边移了移,把胤礽按到自己身边坐下,“胤礽可有想说的?”

    “儿臣以为徐乾学所作颇带精致风雅之风。”

    康熙翻到徐乾学的试卷扫了一眼,点点头道:“嗯,这徐乾学原不精于作诗,此番所作之诗倒是不错。但是首句平仄欠妥,总体来说是极好的。”接着抬眼对那头的人说,“梁九功,宣内大臣觐见。”

    “胤礽觉得徐乾学此人如何?”

    “儿臣对此人虽有听闻,但不甚了解。皇阿玛缘何有此问?”

    “朕只是觉得此人虽为读书人,却不迂腐,倒是个可造之材。”

    “可是日讲起注官徐元文之兄?”

    “的确,两人都是昆山一带有名的学士。”康熙还想开口说什么,却听门外梁九功敲门道,“皇上,诸内大臣在外头候着呢。”

    “宣。”

    当明珠入内看到同坐在龙椅上的太子,不免一愣神,又迅速低下头和其他几人一道请安道:“奴才请皇上圣安,请太子殿下金安。”

    “众爱卿平身,昨日翰林测试之卷太子已经分出优劣了,这优等十余人择日再入保和殿复试。尔等先且拿回去细读,分出名次。”

    康熙示意梁九功把试卷拿给明珠等人,刚刚内大臣对太子的那一瞥他并非未看到,不过是不在意罢了。

    又接着说:“今日河道总督靳辅上奏言:黄河南岸毛城堡等处,北岸大姑山等处宜造减水坝。扫任堤等处宜造石坝。朕曾令九卿就此事商议。直至朕南巡,接见靳辅时,他也与朕提及:从白洋河引黄河水下流至洪泽湖以助淮水。淮水之下的清河则是黄、淮合流之处。因为有洄涡,自是能洗逐淤沙。朕想道河之水总汇于清河内,水势既强,必然对堤岸冲击力大,对民间田地构成威胁。这减水坝虽有利于河工,却无利于民。尔等可以讲朕之意转达九卿,择日九卿再商议此事,务必商讨出更为合理的法子。详细结果奏章来报。”

    “喳。”

    康熙一下子说了这么多,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记住了多少,便挥退了他们。转而对胤礽说:“随朕去承乾宫。” ( 烽烟隐宫阁(清穿康熙) http://www.cyxs888.com/1/14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