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幸南苑

文 / 瀚海星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上元节这天,康熙召见了内阁大臣后。未时便启程前往南苑,随行的有诸位年过六岁的皇子和上三旗侍卫。

    此番去南苑那是礼部提奏的,其实康熙原本的计划是想趁上元节去东华门那边的灯市游赏的,但介于许久未行猎,便准奏了。

    但康熙心底还是有些后悔的,不光是没看到灯市,还因为京城的正月,天还未转暖,一出正阳门便是寒风飕飕,他拉缰绳的手都冻红了。好在南苑也不算远,骑马过去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到了南苑大红门。

    这南苑从元朝起便是皇家猎场,现看守者有上千人,养育猛兽供行猎所用。平日驻京八旗操兵练武也在此处。

    当天下午,康熙入大红门内行宫,未换下骑射服就去了校场——看儿子们上骑射课。难得有这比皇宫内更好环境的校场,康熙便令谙达也随行。

    未及校场,康熙便听到侧边树林里有两道熟悉的声音,听得虽然不真切,但他也听到几个字眼,无非是他那两个儿子又在耍嘴皮子。

    康熙早知这两人关系从来就不好,奈何他在胤褆小时候就教导他要尊重太子,但儿子的脑袋是他自己的,他爱怎么想岂是康熙能管得着的。不过一个巴掌拍不响,胤礽肯定也不是“好东西”,只是康熙素来溺爱他,自是不愿因为这种事数落他。但由此胤礽倒是变本加厉了起来,不止是待胤褆,对其他兄弟也是亲厚不足,疏远有余。

    其实康熙也不指望他们兄弟能其利断金,但至少应该相敬如宾吧。奈何他私底下曾隐晦地提点过太子,却被太子以一句“皇阿玛您以前不是教导儿臣君臣有别吗?”堵了回去。不由得暗骂身体原主教坏了他的太子。

    康熙这边站着思索,那边两个儿子估摸着上课时间要到了,也不吵了,一起向校场走去,就在树林边看到了康熙,

    “儿臣胤礽(胤褆)请皇阿玛圣安。”

    康熙被他们的请安神拉回神智,抬手道:“平身。”

    不知刚刚的对话康熙听进去了多少,两人心里都有些窃窃然,“谢皇阿玛。”

    “尔等不是要上课吗?还站在这做什么?”康熙皱着眉看着两个人站在那不动的木头样。

    “儿臣告退。”胤礽抬头看了看他,说完便跑了。

    康熙望着太子的背影,抿了抿薄唇。

    “咳咳。”

    身后的咳嗽声让他回过头,见纳兰性德捂着嘴,手上的白绢已经染上红色,不由得心惊。倒是纳兰只是看了眼便折回白绢,看似已经习惯了。

    “梁九功,传太医。”康熙看着他唇角点点血丝说。

    “奴才惊扰圣驾,罪该万死。”纳兰赶紧跪道。

    “得了,随朕回行宫。”

    人言情深不寿,纳兰这些年身体不好,加上前些年嫡妻过世,更是雪上加霜。且以他的心性早是厌倦这官场,康熙也寻思着干脆就此让他回去养病。

    晚上,用过晚膳后,太子依旧坐在书房里把他那高贵的脚放在书案上,一张嘴,“嗑哧”一声,咬下一口苹果。又指着何玉柱说:“你过来过来,给爷垂垂肩膀。”

    何玉柱恹恹地走过去,伴随着胤礽咬苹果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敲着。胤礽皱着眉正要卷起书往把这没力气的胖子头上打,门敲响了。

    “进来。”胤礽还含着一块苹果肉的嘴含含糊糊地说。却在他看到来人的面孔时慌了神,顾不上手上的咬掉半个的苹果,想要把放在书案上的两脚放下来。可惜人一慌神,脚上的力度就没控制好,椅子后两脚作为支撑点,平衡向后头压去。可怜的太子跌倒在地上,头撞在椅背上是眼冒金星。

    那苹果就这么飞到何玉柱的脸色,把昏昏欲睡的何玉柱砸得透心凉,猛地低头看着自家主子说:“爷您怎么在地上啊?”

    胤礽尚未清醒的脑子硬生生蹦出一个词:“蠢货”。他那痛苦的样子倒是看得刚进门的康熙心疼不已。连忙拉开何玉柱自己蹲下身托着胤礽的肩膀,让他的头搁在自己手臂上。

    “还不去叫太医。”

    何玉柱被康熙一瞪,不敢耽误,两腿甩得飞快。

    康熙小心地托着他的头,探过去看看后脑勺,起了一个大包。康熙头一次发现这“金钱鼠尾”还是有点好处的,没有头发,什么都一览无余。虽未见血,康熙依旧不敢擅自动他,更不敢碰脑后勺那个包。万一磕出脑内出血更是麻烦。胤礽稍稍清醒了便想坐起来却被康熙压着肩膀动弹不得。

    “皇阿玛?”

    “乖,别动。”

    胤礽到底有几分小孩子性子,听皇阿玛哄哄他,他便往皇阿玛身上靠了靠,再蹭几下。惹得康熙失笑道:“行了,朕不让你别动么?”

    “皇阿玛,疼,全身都疼。”

    “你忍忍,太医马上就来了。”

    就在康熙安抚他的时候,几个太医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一番检查后说是无大碍,康熙也不敢确信他脑内是不是真的没出血,只得先放过太医。把胤礽抱上床,让他趴着,给他头上的抱抱涂了点药,轻轻按下去,疼得胤礽“嘶嘶——”地吸了口凉气。

    “这回知道疼了,刚才怎么不当心点?”

    那不是您突然闯进来吗?胤礽腹诽道,嘴上却道,“是儿臣的错。”

    “哼,朕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学会把脚架在书案上。若不是朕今天来看看,还以为你言行一直都中规中矩的。”

    “儿臣知错。”

    “哼。”康熙惩罚地再伸手按按那个包包。

    “皇阿玛,疼~~~”胤礽的声音不似平常,反而带着软懦懦的感觉。

    “今天晚上你就侧着睡吧。”康熙看着那硬邦邦的方形枕头说。

    “嗯。”

    “胤礽,你觉得胤褆怎样?”康熙坐在床弦望着胤礽的后脑勺问道。

    “大哥自是好的。”

    康熙也不反驳他的话,“日后你为君,他为臣。君臣之位,犹天地不可易。你与他,不敬上是他之错,不容下是你之错。若是让人见你心胸尚不容一个臣子,何以容天下呢?”

    “儿臣谨记皇阿玛教诲。”

    康熙叹了口气,这孩子听没听进去他不知道,但有些事还得他自己慢慢琢磨。替他盖上被子,说:“时候也不早了,你就此歇着吧。”

    “儿臣恭送皇阿玛。”

    康熙替他合上门,低头环视了一圈太子的近侍,问道:“今晚是谁侍候太子的?”

    “是奴才(奴婢)。”

    “都去领十个板子。日后都给朕当心侍候着,没有下次。”

    胤礽听着门外的响动,侧头把脸贴在枕头上,默默闭上眼。

    第二日一早,南苑海户将平日圈养的猛兽放投密林,在行宫和帐篷周围布下重兵防守。康熙先行带众皇子骑马入密林。身后随行的是一列御前侍卫。这密林中原本野放的小动物就很多,但康熙作为皇帝总是不好屈尊降息去捕这些小动物的,便专心追逐那些大型猛兽。不用多久便见那头山脚坡下匍匐着一只黄色横条斑纹的老虎,康熙一点点地拉着缰绳向老虎靠近,估摸着合适的距离,保证距离不会让坐骑感到惊慌嘶叫而惊动猛兽。但康熙低估了这只老虎的警觉。

    它原本趴着的身子迅速直起来,双眼盯着康熙几人。似乎在考虑下一步行动。现在显然不是拉弓射箭的时候,若是惊动它,可能会向自己这个方向扑过来,而马的速度未必比得上老虎。就在康熙耐心等待的时候,那老虎突然转身飞快地跑开了。康熙疑惑这只老虎怪异的举动,却不及多想便策马追上去。而这只老虎不似普通成年老虎的奔跑速度倒是让康熙更加奇怪,却也降低了他捕杀的难度。一连三发箭射出去,同时射中了它的后颈和肚子,它又接连跑了十几米,直至康熙再在它后腿上补上一箭,它再也跑不动倒在地上起伏动弹着。这箭本身就是淬了毒,这般折腾下来,它也动弹不了多久了。

    康熙下马走向它,近处一观察才发现这是只母老虎。它侧躺在地上缓缓闭上眼,康熙皱着眉,心里却有几分不安。让随行侍卫把它收拾了带回扎营地,便上了马赶回刚刚这只老虎匍匐的地方。

    到方才他发现老虎的地方下了马,走到老虎匍匐的山坡脚下。随行的侍卫不知康熙要做什么,但也不敢多言,跟着康熙站在这脚下灌木丛生的山脚。突然有个侍卫向他走过来,跪奏道:“皇上,那边发现了几只幼崽。”

    “带路。”

    康熙拨开草丛,发现里头有几只老虎的幼崽。果然……那只母虎怪异的举动得到了解释,这几只幼崽应该是它刚刚生产下来的,而刚生产过的母虎又能跑多快呢。康熙心里顿时说不出的难受,对这几只还未睁眼的幼崽也有几分愧疚。

    “把它们带回帐篷。”

    “喳。”

    这么一来,康熙也没了继续狩猎的心情,策马回了扎营地。

    “皇上果然慎用无比,恭贺皇上擒得猛兽。”

    “砰——”听这恭维话,康熙生生将手中的茶杯砸得粉碎。

    众人听这刺耳的一声响,心知皇上心头不痛快,连忙齐齐跪下。康熙垂眼望着地上的碎片和溅开的水渍,负手向帐篷走去。想起那几只幼崽,又猛地停住脚步,侧头问道:“胤礽呢?”

    “太子殿下还未归。”太子仪仗队司卫答道。

    “他带了多少人?”康熙皱眉接着问。

    “二十四个侍卫和十二个海户。”

    “其他几个阿哥呢?”

    “奴才……不知。”

    “哼。”

    司卫抬眼望着康熙离开的脚跟松了口气,却也在心里暗自喊冤,他只是负责太子的仪仗队,其他几位阿哥他怎么会知道。

    “梁九功,去看看胤礽回来了吗?”

    “喳。”梁九功得令,出了帐篷,却在心里腹诽道:这才半个时辰,您就让咱家出去看了六次了。

    望着密林出口依旧没有动静,他转身进了帐篷,回道:“皇上,太子爷还没回来呢。”又看见康熙烦躁的样子,端上一杯清茶,又开口道:“皇上,您还是坐下来等吧,现在日头还早着呢,想太子爷待会回来肯定第一个给您请安。”

    “算了,朕出去等。”康熙没接过那杯茶,便出了帐篷。 ( 烽烟隐宫阁(清穿康熙) http://www.cyxs888.com/1/14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