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乾清宫家宴

文 / 瀚海星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当天晚上,在乾清宫正殿举行了一年一度的家宴,也是一年唯一一次后宫所有嫔妃聚集在康熙面前机会,是以所有女人即使身着朝服也是盛装打扮。她们在皇贵妃的带领下分批坐在殿下左右,按照品级依次坐下。诸皇子分别坐在自己母亲座后,没娘的太子坐在康熙右下方。

    康熙环视一圈所有的女人,回宫一个月,他也没翻过谁的牌子,所以除了德妃和宜妃他都没见过。每个人按照品级的不同,面前的膳食也各有不同。整个宴席严格按照礼仪进行,礼乐声从殿外传进来,其他人似乎都专心于眼前的膳食,不敢相互交头接耳,整个过程安静严谨。

    康熙坐在上头接过膳食太监刚为他夹的一块鱼肉,送入口中,心里有些怅然之情。所谓的家宴,也不过是所有人聚在一起坐在一起自吃自的,他是一点都没感受到过年的气氛。

    这一餐家宴吃下来,吃得是索然无谓,康熙放下银箸,宣布了“宴毕”便丢下所有人进了东暖阁。

    依旧回绝了敬事房呈赍牌的太监,康熙洗漱脱衣后坐在床上,看着单打千字跪在地上为他脱靴子的梁九功说:“今晚乾清宫不用熄灯。”

    “喳。”

    梁九功关上门后,康熙一下子把整个身体缩进被窝里,趴在床上看着那边矮桌上微微发亮的夜明珠,拳头一下一下地敲着枕头。这么一个月的时间他都迫使自己专心扮演皇帝的角色、小心翼翼地行使职责,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给这个国家带来不良的后果。这对身心已经是极限的挑战,他的头最近已经开始隐隐有疼的迹象了。

    未等他想什么时候宣太医来看看,外头的的响动把他从思绪中拉出来,他蹙眉喊道:

    “梁九功,外头怎么回事?”

    “皇上,是毓庆宫前有人在放烟火。”

    “算了,随他们吧。”

    康熙双手撑着身子翻了个身躺下来,思量了一下,还是不去看了。他老了,不比孩子有朝气,老年人睡觉比较重要。

    默念睡觉的康熙不知道他的几个儿子正在毓庆宫前的广场上进行亲密的慰问。

    “胤褆参见太子殿下。”大阿哥单腿打千字跪安道。

    一旁一直被胤褆牵着手的胤禩看着胤褆跪下,也跟着行礼,

    “胤褆参见太子殿下。”

    这边一直看着烟火的胤礽看着两人,轻笑了声,向两人走来。直到两人跟前才站定,挑眉笑道:“哟,这不是大哥么?快快请起。本宫还道这么个大晚上谁特地来给本宫请安。”

    胤褆一边拉着胤禩起身,一边注视着这个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弟弟回道:“胤褆正是来看看,是谁这么个大晚上扰了这内宫清净。”

    “除夕夜,本宫放松一下有何不可?想这后宫诸位母妃也不会认为本宫做的不妥吧。”接着,他又低头转看向胤禩,弯腰伸手捏捏胤禩肉嘟嘟的脸,“胤禩你说是吧?”

    胤禩呆呆的看着这位从未见过几面的兄长,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倒是胤褆看着太子皮笑肉不笑的痞样暗自皱了眉,牵着胤禩的手一用力,便把胤禩拉到自己身后。

    胤礽的手失去了那软捏捏的触感,他直起身子嗤笑道:“大哥倒是爱护弟弟的好兄长。”

    “胤禩不过三岁,太子殿下何须为难一稚儿。”

    听这话,太子不由得正色起来,“大哥这话,弟弟就不认同了。本宫不过与八弟亲热一番,何来为难之言?”

    胤褆自知说不过他,只是沉着脸不说话。又见那太子突然展颜一笑,向他走进了一步,说:“倒是大哥你,阻碍本宫与弟弟交流,不怕皇阿玛知道吗?”

    太子一言堵得胤褆气结,他最厌恶这个弟弟每次都拿皇阿玛说事。偏偏自己口才不如人,只得认了。他动了动嘴唇,吐出一句话:“既然太子殿下有兴致在这放松,是胤褆打扰了,胤褆告退了。”话音刚落便拉着胤禩快步离开,他就知道太子不刺他几句心里就不会舒服。

    太子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收敛了脸上诡异的笑容,一闪一闪的烟火映在他脸上忽明忽暗。

    胤禩的小短腿跑着跟上胤褆,终于觉得自己坚持不住了,开口弱弱地叫了句:“大哥哥,我跑不动了。”

    胤褆猛地停下脚步,回头望见弟弟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叹了口气,蹲下身抱起胤禩向钟粹宫走去。

    胤禩虽然听不太懂刚刚大哥哥和那位太子哥哥说什么,但是胤褆被太子气到了他还是看得出来的。唔,是他要缠着大哥哥带他去看烟火的,这么说惹胤褆生气的罪魁祸首还是他。

    “大哥哥,是胤禩的错。”

    胤褆低头看看嘟着嘴巴巴望着他的胤禩,空出一只手摸摸他的头轻声说:“不怪你。”

    两人刚进钟粹宫便被一直等在里头的惠妃拉进去。胤褆刚把胤禩放在地上,惠妃就噼里啪啦说一通:“你来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你们两个这么大晚上去哪了?又不带侍从,外头多冷啊。你别忘了明天就要上学了,胤禩也该睡觉了。”

    “额娘,我不过是带着八弟去散散步。倒是您该睡觉了,儿臣这就回乾西五所。”

    “欸,你等等。”惠妃见儿子作揖要走,连忙拉住他,“额娘让嬷嬷准备了点饽饽,你们两个过来吃点当夜宵。”

    胤禩本就在乾清宫的时候就吃了差不多了,这回又吃了两个饽饽填饱了肚子,便跳下椅子说:“额娘,大哥哥,胤禩吃饱了。”

    “吃饱了就去睡觉哈。”惠妃拉出手帕擦了擦胤禩沾了糖粒的嘴巴,又指着嬷嬷说:“带八阿哥去偏殿。”

    “是。”

    嬷嬷抱着胤禩为惠妃合上门,徒留母子两人在里间。

    惠妃看着已经逐渐张开了儿子,说:“胤褆,额娘不是让你少去和太子碰面吗?闹到皇上面前,你哪能讨好?”

    “额娘,你又瞎猜什么啊?”胤褆把碗里的饽饽放在糖里滚来滚去。

    “你也甭瞒了,这种时候敢在乾清宫旁闹这么大动静的除了他还有谁。”惠妃说到太子,脸色不怎么好看,“额娘还是那句话,你多在你皇阿玛面前表现表现才是正理。”

    胤褆听这话撇撇嘴,一手拿着箸子夹起已经浑身沾满糖粒的饽饽塞进口里。

    “你别不听额娘的话。额娘听说,皇上自南巡归来后已经鲜少接触你们了。皇上他除了记挂着太子还记挂谁啊,这些日子也不见谁被翻牌子了。”

    胤褆皱眉,低声道:“额娘,慎言!”

    惠妃自知最后一句话不该说,讪讪地捏着帕子擦擦嘴角。

    “额娘,您说的,儿臣都明白。这么晚了,儿臣再留在这也不像话了,儿臣先行告退。”胤褆喝了口热茶,起身作揖道。

    “好吧,额娘让人掌灯给你看路,你自个小心点走。”惠妃起身给他整整衣服,送他出门。看着他离开后,揉揉额头,喃喃道:“儿子大了,都不听额娘的话了。”

    新年一大早,康熙被守夜的太监叫醒。迷迷糊糊洗漱一番,穿上朝服。想着今天就算康熙二十四年第一天了。

    “主子,太子爷在外头候着呢。”

    康熙打了个哈欠,懒懒地说:“宣。”

    “儿臣胤礽请皇阿玛圣安。”太子一身朝服跪在康熙身前。

    “起咯吧。”康熙眨眨眼,迫使自己清醒点。

    “皇阿玛,这是您前两日交予儿臣的功课。”一叠宣纸被胤礽双手呈予康熙。

    康熙当然知道那天胤礽根本没听自己说了什么,事后胤礽也派了几个贴身侍卫去再问了一遍。他接过来翻了一遍,感觉差强人意。便把这功课搁在一边,看着老老实实立在那的胤礽问道:“昨晚的烟火好玩吗?”

    胤礽抬眼稍稍估摸了一下康熙的脸色,又垂首答道:“皇阿玛恩赐儿臣之物,儿臣自然满意。”

    “恩。”康熙点点头,心里念叨着:你可不满意了么?朕可被你吵到睡不着了。

    “梁九功,把那个东西拿来。”

    梁九功拿来一个彩线编口的红色袋子递给康熙。康熙拿着它交给胤礽说:“朕给你的压岁钱。”

    “谢皇阿玛圣恩。”胤礽单腿下跪接过红包。

    “行了,你也回去歇着吧。”康熙把他赶出去,自己躺在榻上小睡了会。

    天蒙蒙亮的时候,康熙再次被叫醒,抬上銮驾向太和殿前去。在这里,将要举行一年中最为隆重的典礼——百官朝贺。太和殿作为三大殿的头牌,是整个故宫的建筑主体和空间核心,采用了最高级别的建筑规格,上承重檐庑殿顶,下坐三层汉白玉台基,殿前的广场更是可容纳上万人。

    康熙赶到时,在太和殿宝座上坐定。文武百官已齐集在太和殿广场。这时,钦天监官员宣布时刻已到,午门上鸣钟击鼓,乐队奏响音乐,鞭炮声响起。赞礼官高喊“排班”。百官按照品级列队下跪。

    茶礼完毕后,鞭炮再响,乐队再奏。康熙走下殿,乘銮驾回乾清宫,满朝文武也依次退出大殿,贺岁大典就算完毕了。

    自此,康熙也开始了新的一年的办公。 ( 烽烟隐宫阁(清穿康熙) http://www.cyxs888.com/1/149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