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头上长草,鼻子长毛。

文 / 金水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245章,

    “你陪我的药来,不然,我就驳你的皮,拆你的骨,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古千衣咆哮尚未完毕,声音就突然之间有些被卡住了。

    一双桃花美眸的眼波在这少女的脸上冷若冰霜地流转着,睡意被惊醒了一半,虽然眼波中喷着火药的味道,那火气似乎全部喷在这少女的脸上。

    然而,当他拉下这白衣少女的面纱时,他却不禁石化了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来!

    因为,这白衣少女的容貌竟然有几分神形皆俏似一个人——百里飘雪!

    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如惊鹿般瞧着他,蝶翼般的长睫扇了两下,不算过于惊慌失措,只是在他的怒气和瞬间的石化中眨着一双饱含清溪般的美眸,竟比百里飘雪更有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清新脱俗。

    良久,古千衣的一双桃花眼才咪起转成冷漠。这少女虽然是有几分俏似百里飘雪,但和百里飘雪的美貌相比,在古千衣看来,却是差了许多,顶多就只有六七分的美貌,也就是比雪儿矮了三分。

    事实上,细看,又觉得完成不象了!这少女比起雪儿来,显得幼稚,没有雪儿眼眸中的慧如明月星辰。总之,就算是有几分象百里飘雪,那也跟太子妃的雍容华贵没得比。如果比起来,那就象是一颗明月和一个小星星。

    古千衣觉得,他是不是睡眠不足,所以有些幻觉了?居然会觉得眼前这白衣少女有几分象百里飘雪?

    见鬼!百里飘雪还有什么姐妹么?不是只有百里飘香么?难道还有一个流落江湖中的妹妹不成?

    他从愤怒中冷镇了下来,磕睡虫又来了,声音却仍然透着恼火地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白衣少女睁着大大的眼睛,还在望着古千衣的桃花眼,仍然不太敢确定,眼前的男子真的是男子,而非女扮男装么?她可没见过这么飘亮的男子呢。

    “你……不是女扮男装?”东方明月没回答古千衣的问题,反而在纠结着,这个男子真的是男子么?

    男子怎地生得如此之美!美得太象一个妖孽的美姑娘!

    犹其是,他肌肤白里透红,虽不上任何胭粉,却似天生有着胭粉味似的,如脂似玉,胜过姑娘家的娇嫩。

    那垂于两额边的青丝也是柔细的,缕缕飘垂,衬得他的五官乍看就更象是一个大美人儿的姑娘家了。

    要细细品看,才可看出,他其实长相作为男子来看也是相当地俊美绝伦!

    然而,这男子那双桃花眼眸中的冷若冰霜却又令她后悔问他这个问题了!

    嘴唇嚅动了一会儿之后,她决定先声夺人,忽地大声娇喝道:“我叫东方明月,是幻影宫的四大护法长老之一,也是幻影宫宫主的亲生女儿,幻影宫的少宫主。你要是聪明的话,就赶快解了我身上的毒,求我原谅你!”

    “我还要求你原谅我?!”古千衣原本是想给她解药放了她,因为她从马车顶上掉下来,左肩上受伤,虽毁了他的药,却不可能是有意而为之,显然是技不如人,被人打得掉下来的。

    然而,这少女说话未免太过颠三倒四!毁了他的药,她不说句对不起,还倒过来要他求她原谅?简真是作梦!

    东方明月是想抬出幻影宫的名头来吓人,希望眼前这个妖孽美少年能买她的帐。

    但是,恰恰相反,她这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的话让原本想放她的古千衣打消了放她走的本意,反而将她留下来了。

    古千衣突然从那一堆的瓶瓶灌灌里拿起一个小小的瓶子来,拧开,拿出一粒绿色的药丸来,修长的手指捏起这个东方明月的下巴,将一粒药丸“啪”地一声,以一种巧妙的手法,喂进了她的口中。

    东方明月惊掉下巴问:“啊!你你你……让我吃下了什么药?你你你……长得这么美,却是一个坏人?”

    这东方明月虽然是幻影宫的少宫主,却喜欢以四大长老之一自称,根本就很少在江湖上走动。

    “一粒让你吃了之后这一辈子都只能乖乖地听话的药丸。顺便告诉你!坏人好人,跟相貌并无半点关系!难道长得美就不能是坏人了?没听说过蛇蝎美人么?我就是最坏的坏人!”古千衣听这少女说话实在很是单蠢,所以,才多说了两句题外话。

    “你你你……好无耻!你就不怕幻影宫的宫主,我娘亲来杀你?我可是她最宝贝的女儿,你胆敢掂我一根头发,我担保你会死无葬身之地!你快快解了我身上的毒,我就饶你不死!”

    “呵呵!怕!我太害怕了!所以,才给你吃了一粒药丸。这样,你就只能听我的。因为你刚刚吃下的药这世上无人能解,除了我古千衣之外。你每隔三天就得吃一次解药,不然就会脸上长斑,头上长草,鼻吼里长出长长的鼻毛,然后变成一个最丑的怪人!”

    这丫头竟敢抬她的娘亲来恐吓他古千衣?就算是皇后娘娘,他古千衣还没放在眼里呢,区区一个幻影宫的宫主来了,那又如何?毁了他的药,不给她一点教训,这口气很难顺下来。

    东方明月立即摸着自己的脸,有些不相信地说道:“不要!你骗人!这世上哪有这么恐怖的药?鼻子本来就长毛,头上怎么长草?你以为我是笨蛋吗?”

    “你不是笨蛋,你只是毁了我的药,应当受一点惩罚而已。”古千衣伸手在她脸上拍了拍,然后说道:“这种恐怖的事情,别人做不到,但对我古千衣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不相信的话,你尽管离开。现在,你可以起来了,蹲在角落里,两手捏着自己的耳朵,不许说话打扰我睡眠,小爷我还没睡够。”

    “你……你竟然是天下第二名医古千衣?”东方明月骇然失色!她当然听过古千衣的大名,传说他是医界的天才神医毒圣,有一个天下第一名医第一毒圣的师父古万缕。她竟然打烂了他的药么?那药肯定是极珍贵的了。

    事实上,江湖中又有谁没听过古千衣的名头?只是有缘得见他本人的,那就少之又少了。

    “……”古千衣已经不想浪费口舌,开始整理他的那些药瓶子。

    东方明月又能提起内力了!她已经活动自如。但是,眼前的少年居然是名扬天下的名医古千衣,这让她不得不相信,他有那种让人脸上长斑,头上长草,鼻吼里长毛的能力,因为他是古千衣。

    所以,东方明月蹲在角落里,一时之间居然不敢动弹,两手还真的捏着自己的耳朵垂问道:“你要如何才肯给我解药?”

    “瞧我高兴。”古千衣很拽,那是因为他真的太生气了。

    这时,马车仍然在向前奔跑之中,跑得很快。

    外面驾车的马车夫可不是普通人,他是凤元宇的一个侍卫沐白杨。

    沐白杨急得连连大声地问道:“古千衣,你说句话啊!这马疯了,再也停不下来,前面是一个悬崖峭壁,你再不想个法子让马停下,我们就要死无葬身之地。”

    古千衣这才掀起马车的车帘,向外一看,前面果然到了一个悬崖峭壁处,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他立即飞身而出,手中捏着两支银针,掠起飞过烈马的前面,衣袖挥甩之际,两支银针精准地分别打在了马的两前腿膝盖穴位上。

    奔马“嘶”地一声,扬起前蹄,终于停了下来。

    他一个翻身向后,从马股上以掌吸出两枚银针,这才让马真正地安祥了下来。

    马车内的东方明月看傻了双眼!不得不更加相信,这个古千衣能让她脸上长斑,头上长草,鼻子长毛了。

    奔马停下,恢复了正常,这只是须臾之间的事情。从古千衣掠出马车,到令马停下,吸出银针,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简直就让东方明月看呆了!

    重新回到马车上,古千衣对赶车的沐白杨道:“小沐,到前面去停下吧,我再睡一会儿。”

    他伸了一个懒腰,躺下便又睡了。

    东方明月见他睡着了之后,悄悄地拿了一把匕首出来,却怎么也不敢刺过去,一双美眸闪着愤怒,却只能乖乖地呆在马车的一角蹲着,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应对这么一个古怪的大夫。

    马车外传来了沐白杨的声音道:“衣衣,你好好地睡吧,待会爷来了,我会叫醒你的。”

    东方明月忍无可忍,冷光一闪,一个欺身,将匕首架在古千衣的脖子上,恶狠狠地说道:“你!将解药拿出来!不然,我就一刀杀了你!”

    古千衣被逼睁开眼睛,却漫不经心地说道:“你只需在马车里守着,不是幻影宫的少宫主么?别让人来打扰我的睡眠,就算是死人也别叫我。等我睡醒了之后,就给你解药。如果你想和我一起死,虽然我是亏了一点,那也随便你了。”

    说完,他又睡觉去了。

    东方明月恨得牙痒痒,但是,却不知为何,就算是匕首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了,她也觉得,如果她当真动手的话,先死的人好象还是她,而不会是这个睡眼惺忪的男子。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但她放在他脖子上的匕首却是硬生生地收了回来,再也不敢架在他的脖子上。

    她怕杀了这个人,自己真的脸上长斑,头上长草,鼻子长长毛,又没人能解的话,那可怎么办?

    这时,幻影宫的那些绿衣女子围了过来,高声叫道:“明月长老,你怎么样了?”

    马车内传出东方明月稚嫩却又老气横秋的声音道:“死不了,不用担心。”

    沐白杨驾着马车回到人多的地方,只见小数魔楚金奕抱着蓝倌棋大步流星地迎面走了过来,大声叫道:“古大夫,你快点给小棋棋瞧瞧,她是怎么了?”

    结果,古千衣又被小数魔叫醒,睁开眼睛来,给蓝倌棋把了一会儿脉,睡眼惺忪道:“嗯,她缺少睡眠,劳累过度,犹其是,纵欲过度,让她睡觉就没事了。”

    小数魔一听,瞪了古千衣一眼,什么纵欲过度?那是在指责他么?但是,有古千衣的保证,他又瞬间就终于放心了,对古千衣道:“你能不能下去,把你的马车让给小棋棋睡一睡?”

    古千衣这下什么睡意都被人给扰得跑光了,跳下马车来,终于睁眸扫了这雪山山脚下的所有人一眼,不禁嘴角勾起了一丝讥讽的冷笑。

    看来还当真是各门各派的人都到齐了么?这里什么时候起竟成了市集?如此看来,给雪儿寻药就无形之中增加了难度。

    不但是难,关键是,寻到了解药之后,势必有一场血雨腥风的争夺战。

    就在这时候,那天残姥姥不再来纠缠幻影宫的人,却又要去杀北冥天枫了。

    上次天残姥姥要杀北冥天枫,刚好遇到百里飘雪和凤元宇出手。

    此刻天残姥姥思趁着这次不知凤元宇和百里飘雪会不会再次出手阻她杀人,所以,便想在凤元宇和百里飘雪到来之前,先杀了北冥天枫。

    更何况,丐帮四大长老都已经伤在了她的天残扫之下,她务必要在上山之前将北冥天枫杀了。

    “北冥天枫,你丐帮的四大长老都已经败在了姥姥的手下,你还不过来乖乖地受死么?”

    她一边说已经一边向北冥天枫横来一扫,立时就是至命的杀着,又狠又辣。

    叶天枫自知不是这老太婆的对手,只得跟她周旋着,登时就在空中油走,边打边退,满场走避。

    但是,还没多久,他脸上的装扮就被天蚕姥姥的天蚕扫给扫掉,露出本来英俊的相貌。

    因为叶天枫不跟天蚕姥姥正面交锋,只是一味地在转着圈圈,所以,倒是支撑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

    就在这时,又有一队骁骑来到,马上之人竟是上官洛所带的十几个小侍卫们。

    跟在上官洛旁边的人是北冥天泽,他才刚刚勒紧了缰绳,抬头便猛然发现他北周国的国师天蚕姥姥居然也在这里出现,并且正追杀着一个少年满场跑。

    而那个少年只跟他打了一个照面,就让他浑身僵了一僵!不知为何,少年的脸让他的心尖都痛了一下。

    再看,那少年的容貌还真的是跟他十分地相似!而那相似为何会让他有一种深切的难过?这时,那少年正向他的面前逃来,被天蚕姥姥追得眼看就要被那把天蚕扫给扫中。天残姥姥在北周国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被她的天残扫打中,那就算是不死也会重伤。

    他想也不再想,当即就从马上跃起,向天蚕姥姥拍出一掌道:“天蚕姥姥,你为何对此人穷追不放?他都已经不是你的对手,在逃走了,你又何必赶尽杀绝,非伤人命不可??”

    天蚕姥姥骇然而惊,惊的不是来人的武功,而是那声音。她以为是……

    她猝然回头,见到的却是一张普普通通的,陌生的脸,老脸立即下沉,挥扫就向北冥天泽扫去道:“多管闲事!你是谁?敢管你姥姥的事,嫌命长了?”

    北冥天泽向后退了几步之后,突然改用另一种语言跟天残姥姥说道:“天残姥姥,请看我手中之物是什么?”

    天残姥姥正要一扫打去时,见北冥天泽右手中拿着一物对着她,她一见那物,立时老脸一僵,随即竟然便收了手中的天蚕扫。

    跟着,她低下头,态度非常恭敬地用北周国的一种语言道:“原来是太子殿下驾到!姥姥刚才不知,有所冒犯,还请太子殿下原谅!”

    北冥天泽收起那物,放入自己的怀中,有些凌厉地问道:“好说!你刚刚追杀的那位少年,他是谁?”

    天残姥姥目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疑虑,很快地回道:“太子殿下,他是我们北周国要除去的一个暗桩。请太子殿下别出面干涉,让姥姥杀了他。”

    这时,叶天枫被慕容家俩姐妹缠在中间恶斗,仍然是脱身不得。

    北冥天泽道:“ ( 天娇绝宠,悍妃戏冷王 http://www.cyxs888.com/1/12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