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疯马狂飙,吻惊睡男。

文 / 金水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244章,疯马狂飙,吻惊睡男。

    小数魔楚金奕抱着蓝倌棋,只是暗暗地打出一粒小石子,没想到这天残婆婆的眼光那么犀利,打斗之中还分辩得出,石子是他所打。

    但是,抱着蓝倌棋的他,此刻凤太子的人未到,他不想惹事上身,所以说道:“幻影宫的绿衣使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怎么会帮她?婆婆,您看错了,那石子不是我打的。”

    绿衣少女原本看到楚金奕出手帮她时,心下惊喜,但他居然不承认,她也就无需感激他了。

    天残姥姥笃了一下长长的天残扫问道:“绿衣使,你幻影宫还要为丐帮的少主出手吗?”

    绿衣少女冷哼一声,自知自己不是天残姥姥的对手,但是,她却又不愿在众人的面前丢了面子。

    所以硬着头皮道:“本使也不是要为丐帮出手,而是看不惯你一个北周国的老太婆在我们东汉国的国土上撒野。”

    天残姥姥嗤之以鼻道:“姥姥要杀的人也是北周国的人。他是我们北周国的皇子北冥天枫。幻影宫的绿衣使要是为了东汉国,那就不必再出手了。”

    这天残姥姥倒不是怕了绿衣少女,而是不想惹上幻影宫。

    绿衣少女见天残姥姥不再出手,倒是有持无恐起来,有些嚣张道:“哼!要是怕了我们幻影宫,老太婆,你就磕个头认个错算了,我们幻影宫的人也并非蛮不讲理。”

    “哈哈!丫头片子好大口气!敢让你姥姥给你磕头认错?不知天高地厚!”

    天残姥姥虽然一把年纪,却因武功高强,而脾气颇大,被个丫头片子说要她磕头认错,虽顾忌幻影宫,也是一把天蚕扫当即就向绿衣少女再次扫去,眼光凌厉,内力超强。

    绿衣少女的轻功了得,登时掠起,轻盈如蝶。

    于是,绿色的影子绕着天残姥姥飘飞旋转,却已经不敢跟天蚕扫正面交锋。

    天残姥姥怕又让北冥天枫跑掉,和绿衣少女交锋时,还是盯梢着北冥天枫。

    被一个绿衣少女纠缠着,这对于天蚕姥姥来说,绝非好事。她目的原本只是奉命来东汉国追杀北冥天枫。

    可到了这里之后,她却也象所有的武林中人一样,起了贪婪之心。

    人人都在传说着,天娇绝寵两把上古神剑就藏在雪莲山上,谁要是得到两把神剑,谁就会天下无敌。

    传闻,这两把神剑具有灵性,谁若是能第一个夺得它们,它们就会从此认其为主,让其如虎添翼。

    换句话来说,要想天下无敌,一统江湖那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再有一个传说,就是这雪莲山上生长着一种雪莲草,千年开花,所结之雪莲果,不但能起死回生,还能让人永葆青春,甚至有人说能返老还童。

    所以,天残姥姥此行除了完成她的任务之外,自然也起了觊觎传说中的宝物之心。

    只是,这些武林中的人虽然来了,却又无一人愿意冒险先上雪山。

    他们皆是想在此等候那个非上去不可的人到来,看看他能否上得去,还下得来。

    那个人当然就是当今的太子爷凤元宇了。

    不知是谁放出来的消息,传闻当今的太子妃,天下第一美人百里飘雪容颜被毁,太子爷和太子妃恩爱情深,为了太子妃,非上此雪山去冒险不可!

    这就是这些江湖人士一早来此山脚候着的原因。

    天残姥姥没想此刻却无端端地惹上了幻影宫的人。

    这丫头片子不给她一点教训,她还当真以为她天残姥姥怕了那个什么幻影宫的人。

    天残姥姥不是东汉国人,当然就没有东汉国人那么惧怕幻影宫,所以出手时,本来就没那么多的顾忌。

    尽管绿衣少女轻功了得,但只要她不是逃走而是和她交锋,那就算她轻功再好,还会移形幻影,也在天残姥姥施展开她浑厚的内力之时,那天蚕扫挥洒自如之际,经受不了多久。

    众人看得既是眼花缭乱,又觉惊心动魄,根本就看不清她们究竟交手了多少的招式。

    更加看不清楚她们的招数,但没多久,就只听得绿衣姑娘如惊涛骇浪般“啊”地一声,从天蚕扫的银光之中跌飞出来。

    绿衣少女“噗”地一声,跌落在一旁,又刚刚好跌在小数魔的旁边,竟呕出一口鲜血,显然是受伤不轻。

    她的那些绿衣少女举剑冲上,大叫道:“敢伤我们绿衣使,上!”

    “无名小辈,不自量力!”

    天残姥姥挥起天蚕扫,凌空而起,天蚕扫在空中扫了一环,夹着她强大的内力,所到之处,竟然将所有的绿衣少女都打得向外飞出,几乎是同一时间,齐齐地跌落于地。

    天残姥姥轻飘飘地在场中一落,天蚕扫一收,老眼凌厉的眸光横扫众人,嗤笑道:“幻影宫,也不过如此尔尔,不堪一扫。”

    她话音刚落,一个白色的身影轻飘飘地落在她面前,众人只觉得眼前白影一闪,竟不知这白衣少女是何时出现的,她就已经傲然地立于天残姥姥的面前了。

    随着她落下之际,一个美妙的少女声音娇滴滴地,却又老气横秋道:“天蚕姥姥,你伤了我幻影宫的一个绿衣使也就算了,还敢口出狂言,辱我幻影宫?”

    天残姥姥一看,这白衣少女跟刚才的绿衣少女年纪差不多,不禁松了一口气道:“幻影宫都是一些丫头片子么?你们东汉国的武林人士都怕幻影宫,姥姥看着,也就都是一些黄毛丫头罢了。”

    白衣少女道:“那你就试试黄毛丫头的厉害吧!看剑!”这少女也不再打话,就“咻”地,剑尖一挺,左手两指并拢之间,飞身右手刺出了一剑。

    “丫头,你在幻影宫里是什么辈份?要是无名小卒,就别上来找死!姥姥虽叫天残,却并不想多造杀孽!”

    天残姥姥一边掠起如老鹰,挥洒天蚕扫和白衣少女相斗,一边出言探底。

    才刚刚伤了一个绿衣少女,她也不是有什么善心,只是人还在东汉国,实不宜和东汉国的武林人士结下太深的仇怨。

    白衣少女比刚才的绿衣少女出剑更为轻盈,姿式更为曼妙,一出剑就是人剑合一,幻成一道白影,向天残姥姥出手,和天残姥姥打斗纠缠了起来。

    只听得跌在地上的一名绿衣少女娇叱道:“她是我们幻影宫的四大护法之一,镜花水月中的东方明月。天残姥姥,你受死吧!”

    “呵呵,这么一个丫头片子,竟然已经是幻影宫的四大护法之一,难得啊难得!既如此,姥姥可是得好好地会一会了。”

    天残姥姥这下还当真地不敢轻敌了。她几十年的内功修为,这女娃娃只怕只有十六,七岁呢,内功修为自然是不如她,但那轻灵飘逸的招式花样之多却远远在她老人家之上。

    所以么,她们打斗起来,居然一时难以分出胜负来,堪堪地斗了半个时辰,还在缠斗不休。

    然而,就算是再好的招式花样,倘若内功修为不够,时间一长,也很难跟天残姥姥这种国手级的顶尖高手相抗衡。

    东方明月纵使花样繁多,但也终难近得了天残姥姥的内力护体之内。

    这天残姥姥只要施展开她浑厚的内力,即可将她自己护在三尺之内,刀剑难入。

    更何况她的天残扫也挥洒自如,舞得滴水不漏。

    她堂堂北周国的国师,在北周国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可说是武学的一代宗师,又岂是一个小丫头轻易就能打赢得了的。

    时间一长,东方明月的繁复花样就被天残姥姥摸清了路数。

    这大冷的天时,东方明月穿着一身的白色貂皮大衣,这时竟然已经香汗淋淋,显得有些吃力了。

    再打下去,单打独斗,她一定也不是天残姥姥的对手。

    正心里有些焦急,招式有些凌乱时,天残姥姥一扫横来,她向后急速退去。

    忽地,人群中传来一阵骚动,有人叫道:“啊!这是怎么了?那马车疯了么?怎么横冲直撞过来?”

    所有的人都向一辆疯狂的马车望去!

    但见一匹白马拉着一辆马车从东面直冲过来!

    马车上有一个马车夫站在车杆上驾着马车,但他显然是没法喝住那拉车的疯马,只拉着缰绳高叫道:“让开让开!我的马不知咋地,就突然发疯发癫了啊!疯了啊!大家让开让开!踩死了不负责!”

    众人瞬息之间都让开了一条路。

    顷刻之间,那辆马车就来到了面前,直冲着打斗中的天残姥姥和东方明月的方向而来。

    这时,东方明月其实已经有了落败的迹象,正节节败退,于空中飞舞,被天残姥姥追击之中。

    天残姥姥这时已经不想放过了她,突然象一只老鹰展翅般,掠起就是数丈之高,兜头落下时,一把天残扫更是迎头痛击而下,直击于东方明月的天灵盖上。

    高手对招,刻不容缓,天残婆婆的一击,根本就是想毁了幻影宫的四大护法之一,免得她阻手阻脚。这一来是阻她杀人,又来又会跟她争宝。

    这时,东方明月只得向下落去,没想到,那辆马车刚好向她冲来,她一个闪身,只迟滞了一下,就连移形幻影都已经躲闪不及,只闪开了要害,肩膀上竟然挨了天残姥姥的一掌。

    “嘭!”地一声,好死不死地,东方明月刚好落在了马车之中。

    马车在她落下之际,仍然向前疯狂地冲撞狂飙着,根本就不会停下来。

    但是,才落到马车之中,东方明月“呀”地一声,竟然坐于一物之上,大惊失色之下,眼睛眼得象铜铃一样大。

    然,映入她眼帘内的,却是一双刚刚睁开的,睁眼惺忪的桃花美眸。

    这双桃花美眸也太美了!她一生之中瞧见过的桃花眼原本就不多,而这一双,即便是在惊涛骇浪之中,也惊艳了她!

    好美!美得她一时有些错愕,娇叱一声问道:“你是谁?”

    才问了一声,她原本想立即提气冲出马车,却发现自己跌入马车之后,就再也提不起真气来。连连提了几次,依然提不起来,她已花容失色,怔忡地和瞳仁中的桃花眼对视着。

    桃花美眸半眯着,眨了两眨,又眨了两眨,似乎才刚刚苏醒似的,就象一个睡猫,又似是几百年没睡过觉,很想再睡觉似的,却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跟她四眼相对,睁大眼睛瞧着她。

    原来,东方明月跌落马车中,不但坐在这人的腰上,再也提不起真气来,更不可思议的是,她的嘴巴还刚刚好对着了这人的嘴巴,问了一句话之后,她的嘴巴又对上了这人的嘴巴,竟然生生地堵着了人家的嘴吧。

    所以,这人就算想回答她,那也回答不了,只是“嗯嗯”着,发出了无声胜有声的抗议。

    电光火石之间,东方明月这才明白了过来,她居然吻上了一个人的嘴巴。

    紧跟着,这人虽然睡眼惺忪,却将她轻轻地一推,推到了一边,这才坐起来,掸了掸自己的衣裳,有些慢腾腾地说道:“姑娘家,还是矜持一点的好,别随随便便地吻男人的嘴。”

    “你你你……竟然是……男人么?”东方明月再次花容失色!

    因为她刚刚也只是被天残姥姥拍了一掌而已,落下来之后虽然受了点伤,却也不至于被这人轻轻一推,就跌坐于马车上,竟然浑身瘫软,再也使不出半点力来?

    而更加让她吃惊的是,马车中的人竟是男子么?她刚刚虽跟他无意中“接吻”了,但却以为他是个姑娘呢。

    马车内的古千衣最讨厌别人当他是女子了!他伸了一个懒腰,忽地,发现他的药!

    哇呀!他马车上的瓶瓶灌灌,竟然被这从天而降的少女给打烂了好几瓶,又搅翻了好几瓶。

    那可是他的命根子啊!

    气得牙痒痒,头顶冒烟,两眼冒火,古千元衣从牙缝里迸出一字一句道:“你这该死的女人!男人女人都分不清也就算了,居然打翻了我的药!你去死吧!”

    东方明月这才发现这辆马车上到处都是瓶瓶灌灌的药,药味冲斥着整个马车,自己又突然感到浑身无力。

    突然意会到了什么似的,她不由得又惊又怒。

    “你你你……给我下了什么药?你你……你长成一个……女子的模样,又怎能怪我分不清你是男是女?我也不是有意要打翻你的药瓶子,我是被人打进来的。你给我解药!我是不是中毒了?你竟然卑鄙无耻地给我下了什么药?”

    古千衣看着他辛辛苦苦地研究了那么多天的成果都被毁于一旦了,早就气得捶胸顿足,欲哭无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哪还有心情理这女子的死活?

    原来,他不眠不休地在马车里研究解药,忽地觉得就少了那么一两种草药了,所以还是不成。

    他心里急,就想赶在别人之前快些到达雪山采药,遂叫帮他赶车的马夫以针扎于马股穴位上,刺激马跑得快些。

    而他自己因为太累太困,想着在到达之前休息一下为好,那样到达之后就可以有充沛的精力了,谁知,他才阖眼就睡着了。

    马车夫以针刺在马股上,马就象疯了一样地狂飙起来,快则快了,却一发不可收拾,马发足狂奔之后,就象疯了一样,竟然没能让他停下来了!

    马车夫一直就在叫道:“古大夫,怎么让马停下来?”

    谁知,古千衣睡着了之后,却是雷打不动的,竟然叫不醒,直到这姑娘掉进马车内,他才被她狠狠地坐在腰上,“一吻而醒”!

    所以,此时此刻,古千衣对着白衣少女,那个恼怒可想而知啊!他一把将白衣少女的面纱拉掉,咆哮如雷道:“你!赔我药来!不然,就就驳你的皮,拆你的骨,吃你的肉,喝你的血……”--16147+d6su9h+9893094--> ( 天娇绝宠,悍妃戏冷王 http://www.cyxs888.com/1/12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