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同娶两美,双剑合壁

文 / 金水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227章,两大美人,比武招亲。

    半个月后。

    北水镇。

    凤元宇和百里飘雪决定向北岳雪山出发去找寻解药之后,一路向北行走了半个月。

    这日经过一个叫北水镇的市集,他们打算在镇上置办一些日常用品,所以一行人下马走在这市集之中。

    没想这北水镇上居然人来人往的,竟显得十分热闹兴旺。

    众人入市之后,还发现这大街上到处都是各门各派的武林中人,手中不是拿着宝剑就是手持大刀。

    他们原本以为一行人太多,走在大街上会极其引人注目。

    没想走了半条街之后,倒是没人特别地注目他们,一个个俱都行色匆匆,向同一个方向而去。

    上官洛拦住一个向前赶路的男子问道:“请问这位小哥,为何所有的人都向前面赶去?”

    被拦着的人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男子,打量了他们一眼之后,居然不觉得他们这一行人那么多,又穿着富贵而感觉有任何奇怪。

    这少年只是问道:“你们是去夺剑的呢,还是想去比武抢亲的?”

    上官洛道:“我们只是路过此地。难道这些人匆匆向前,就是为了夺剑和抢亲的么?抢的是什么剑?”

    上官洛对比武招亲自然没什么兴趣。

    但宝刀名剑却一向是武林中人都渴望的,所以上官洛就多此一问了。

    这少年笑嘻嘻地说道:“原来你们是想夺剑的。你们瞧瞧,这市集上各门各派的武林中人都闻讯赶来了呢。他们大多是想来夺剑的,但我只想抱得美人归。”

    “夺的什么剑?”

    “是这样的,两天前,前面的西子楼外搭了一个比武擂台。不知打哪冒出两个美貌如花的千金小姐来,自称拥有两把宝剑,一是天娇剑,二是绝寵剑,合称天娇绝寵,双剑合壁,天下无敌。她们说明要比武招亲,所有参加的人必须是十六至二十岁。赢了的人不但能抱得美人归,自然也能得到两把名剑相赠。但是,输了的人就要脱掉鞋子和袜子,让她们看看脚板底。她们已经在此两天了,却还没有人打赢过她们呢。”

    “输了的人为何要脱鞋脱袜看脚板底?”上官洛笑问。姑娘家闷也奇了,看男人的脚板底有趣么?他脑筋急转之下,想着,难道是在寻人?

    那少年道:“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想赶着去参加呢。就算是输了,也不过就是脱鞋子脱袜子,让那美人看看脚板底罢了,凡是符合条件的,都上台了。所以么,都排长龙了。这要是打赢了啊,娶的不是一个美人,可是两个呢。”

    这少年说完,匆匆赶前面去了。但他走之前,倒是两次回头来多看了凤元宇和百里飘雪两眼。

    原因是,凤元宇和百里飘雪这一对显得太过有些惊世骇俗了!

    百里飘雪这半个月来,和凤元宇在一起歪腻着,脸上已经不再用假面具,而是让自己那张有些阴阳怪气的脸就这样坦露着,没遮没掩。

    所以,她此刻在俊美无铸,犹如谪仙般的凤元宇身边走着,俩相衬托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确是会让人频频地回头多望两眼,而且觉得不可思议。

    百里飘雪忽地拿了一条纱巾出来,掩上自己的脸对凤元宇道:“我还是用一条纱巾吧,免得吓着了别人。”

    凤元宇见雪儿已经能坦然地面对自己脸上的毒色,俊颜一笑,点了点头。

    百里飘雪瞧了大家一眼,发现大家都很有兴趣,明显想到前面去凑一凑热闹了。

    这半个月来,凤元宇是马不停蹄地赶路的,难得这些人跟着来,竟然没有人抱怨。

    所以,她在小七让大家继续赶路之前,开口道:“宇,我想到前面去瞧瞧热闹。”

    凤元宇原本确是不想看什么比武招亲的事,打算继续赶路,但听到天娇绝寵四个字,他也有些心动,想去看看,究竟是什么宝剑?

    “嗯,那就去瞧瞧。”

    “太好了!有热闹看了!”有几个好动的,忍不住跳了起来。

    蓝倌棋突然用奇怪的目光望了小数魔一眼。因为刚刚那人说输了要看脚板底,所以她忽地想起小数魔脚板底上的三粒黑痣来。

    为何输了要看人家的脚板底呢?蓝倌棋忽发奇想,不会是明为招亲,暗为寻人的戏码吧?

    小数抬脸碰到蓝倌棋的目光,又忍不住嘴贱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去参加比武招亲的。如果我忍不住上台,那也不会赢她,顶多让她看脚板底。”

    蓝倌棋冷嗤一声道:“我为何要担心?白痴!”

    小数魔道:“谁说你不要担心?你担心我要是上台赢了擂台赛,那就会被逼娶了那美人。然后,你可怎么办?我知道你一定不肯做小的。你放心吧,我会让你做我唯一的娘子,对你一心一意,就象太子爷对太子妃一样。”

    蓝倌棋对小数魔的日夜表白已经麻木了,听了他的话非但不会感动,只会想狠狠地踹他一脚,才飞起脚来,却又被他机灵地闪开了。

    “找死!”蓝倌棋追着小数魔,跑在了别人的前面。

    小数魔原就比别人的好奇心重,他惹上蓝倌棋追他,正好能赶着快些到前面去看热闹。

    “来啊来啊!追我呗!”

    追了没多久,远远地,就能看到一个人山人海地围着观望的擂台赛了!那台上似乎有人正打得十分激烈,台下人山人海。

    蓝倌棋追上小数魔时,也被那擂台赛的赛况之精彩给完全地吸引住了,居然忘记了要踢小数魔。

    这里已经不算是市集,离市集有些远了。

    但是,人实在是太多了!怎么进去?都看不清台上的比武,只能听到阵阵的喝彩声和拍掌声传来。

    蓝袍整整齐齐,象个小大人的小数魔回头对蓝倌棋谄媚地问道:“小棋棋,看在你不再踹我的份上,你跟在我后面,我给你开路如何?”

    蓝倌棋抱着剑冷笑:“哼!你要怎么开路?难不成你还有本事叫别人给你让路不成?”

    她本想施展轻功踩别人的人头飞过去的。但这半个月来,为了能尽早赶到雪山,被上官洛他们约束惯了,倒是规矩了许多,不再轻易地惹是生非。

    小数魔眨眼笑道:“看本少爷的本事吧!小棋棋,如若我能叫他们让路,你是不是答应嫁我?”

    “哼!”蓝倌棋不鸟他。

    “嘿嘿!我也知道你不会那么容易答应嫁给我啦。不过,你答应我别总是看古千衣那小子,我就给你开路如何?”

    “谁看他了?”蓝倌棋居然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不是暗恋他么?你答应不再看他了么?好!我给你开路。”小数魔自说自话。

    事实上,蓝倌棋居然回答“谁看他了”这几个字,就让小数魔乐得手舞足踏了。

    他说完我给你开路之后,突然就放声大哭起来。

    蓝倌棋冷眼瞧着他,根本就不知他要搞什么鬼时,但见小数魔用口水涂了涂两边眼睛,然后就一边嚎哭一边大叫。

    “娘亲啊!您不要孩儿了么?怎么来比武招亲啊!你明明有了孩儿,爹爹不见了,你就抛弃孩儿来比武招亲,想改嫁他人,孩儿可怎么办啊!各位乡亲父老们让开让开!我要到前面去找我娘亲……哇哇呀!娘亲啊!我好可怜啊!爹爹不见了,娘亲要改嫁,我可怎么办啊!让开让开!台上那美人是我的娘亲,让我进去找我娘亲哇……”

    被小数魔这么嚎叫嚷嚷着,那嚎叫的声音当真是惊天动地,惹得众人无不回头来瞧着他。

    但见他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再看看台上比武招亲的少女。按理说,那台上的两位少女也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吧,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六,七岁孩子的娘亲呢?

    但是,就因为小数魔是一个孩子,又嚎叫得那个凄凄惨惨戚戚得啊,简直就象天要下红雨似的。

    不知居于什么心态,竟然让人当真地,就让出一条路来给他走到前面去。

    横竖都是看热闹是吧,那自然是越热闹越好。这是一个孩子,而非一个对手,所以,他们就好心地让路给他了。

    于是,小数魔便狗血地顺利走到了前面去。

    跟在他后面的蓝倌棋因为是一个美貌如花的蓝眼小美人,又抱着一把剑,冷森森的,所以,居然也没人难为她,也让她走前面去了。

    但是,当他们刚刚走到前面的赛台前,才站定时,小数魔却被台上一物飞来,刚刚好就砸到他的头上。

    说时迟,那时快,没办法,小数魔躲闪不及,只好双手向上接住了,将砸向他的物体接在头顶上,举着。

    他才接住了那物,便又听得众人“哇哇啊啊”声响,发出了惊人的叹呼声。

    原来,小数魔接住的不是物,而是一个人,一个刚刚被台上两个少女踢出局的白衣少年男子。

    而大家之所以哇哇大叫的原因是,他一个七岁的小娃娃,居然双手接着一个少年男子举在头上,那模样儿也不象很吃力,还挺轻松的。

    小数魔当即将人放了下来,但他刚刚将人放下之后,却又和蓝倌棋一齐都看着这个少年男子的脸时惊呆了!

    他们掩着嘴巴,生怕自己叫出声来。

    这少年男子他们都认得,居然就是他们一直寻了半个月都寻不到的原太子凤元尊!!

    “凤元尊?你……你在打擂台?”蓝倌棋和小数魔都叫了凤元尊一声,并难以置信地瞧着凤元尊被放下来之后,用手轻轻地抹了一下嘴角上的血丝,蹙眉,俊雅的脸上都是无柰懊丧之色。

    凤元尊抬起头来,也万万没想到,会在此地见到小数魔和蓝倌棋:“你们,何以在此?”

    这个北水镇已经离京城很远,也不算是什么闹市,平时冷冷清清的。

    他虽然是一位皇子,但这里山高皇帝远了,又哪里有人会认得他?

    古时候要找一个人,那可是比大海捞针还难。况且找一个皇子,为了安全起见,也不会象找通缉犯一样画像通街张贴。

    所以,凤元尊一路向北走,竟然刚好就没被皇上皇后和凤元宇的人找到。

    凤元尊抹了一下嘴角的血之后,用一根手指压在唇上,“嘘”了一声道:“本公子姓李名尊,叫李尊。嗯,明?”

    “呃!明!”明个屁啊!

    小数魔用手指了指凤元尊,又指了指台上的少女,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你看上……了……她……们……么?”

    小数魔和蓝倌棋这时候向擂台上看去时,不禁又是一呆,简直就呆若木鸡!

    只见台上威风凛凛地叉腰站着两个打擂台赛的少女,年约十五,六岁,貌美如花,艳色四射。

    俩个少女一齐比武招亲还不算奇怪,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都不是怪事。

    关键是,台上的俩个少女竟然长得一模一样,是一对双胞胎的姐妹花。

    她们穿着同色鲜艳夺目的红色衣裙,都是紧身的装束,各自手里拿着一把剑,身段苗条,亭亭玉立。

    她们的头上梳着同样的发鬓,戴着同样的饰品,无论怎么看,都是一模一样,分不出谁是谁来。

    而她们的相貌又确是长得貌美如花,眼睛大大,水汪汪地望着台下,下巴尖尖地抬起,清冷而火辣辣地,只一眼,就能让男人们骨酥骨软,当真是让台下的少年男子们恨不得都扑了上去。

    原来,这两个少女竟然是要嫁同一个男子!所以,她们比武招亲,那是两个人一起上,双剑合壁。

    谁要是赢了她们,不但能得到宝剑相赠,还能左拥右抱,一下子同娶两大美女。

    可是,别人要是来打擂台赛那自然不算奇怪,而原太子凤元尊来打擂台赛就有些奇了。

    这凤元尊若是好女色的话,宫中美人何其多?他不正是为了逃避选妃而离宫出走的吗?

    所以,小数魔才指着台上的两美人问道:“你喜欢那两个美人?原来这才是你的口味么?!”

    凤元尊也没说什么,只是蹙起了眉头,也没多理会小数魔和蓝倌棋,居然又想跃上擂台去再打过。

    台上的的两个少女这时又将一个少年男子打得趴下了。

    那少年当即懊丧地坐在擂台上脱下鞋子和袜子,让那两个少女看他的脚板底。

    但见两个少女认真地查看过他的脚板底之后,说道:“你下去吧!”

    这时,凤元尊又要上去时,两个少女中的其中一个怒道:“李尊,你再敢上来的话,别怪我们姐妹手下不留情!你已经连续上来打了七,八次了,再上来的话,我们就废了你!”

    谁知,凤元尊居然还是不怕死地跳上了擂台道:“我说了,我一定要打赢你们,而且非赢你们不可,无论打多少次,我只要没死,就会打下去。”

    “你!有你这么无赖的人么?看在你文质彬彬的份上,我们姐妹已经放过你八次了!”一个少女抚额说道。

    凤元尊居然说道:“才八次,就算是八百次我也还会上来,除非你们杀了我。”

    这时,凤元宇和百里飘雪刚好也走到前面来了。他们一行人到来,那气势之威,有如君临天下,竟然让所有的人都自动自觉地,为他们让出一条路。所以他们进来时可就不用象小数魔那样鬼哭狼嚎的。

    凤元尊?凤元尊何时变得如此的强词夺理,非要娶人家两个姑娘不可了?

    百里飘雪和凤元宇当然一眼就看到了白衣飘飘的凤元尊正站在台上了。

    但是,对于凤元尊嘴里所说出来的话,却有些感到不可思议!不禁也愣在了当场。

    那是不是凤元尊啊?

    凤元尊因为目光都在那两个少女的身上,所以,竟然没发现凤元宇和百里飘雪也来了。

    (先送上一更五千字,还有一更,晚上我尽量赶得快点,最迟不超过十点。) ( 天娇绝宠,悍妃戏冷王 http://www.cyxs888.com/1/12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