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小七是世间最温柔的男子!

文 / 金水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216章,小七是世间最温柔的美男子。

    “我说了我是古念萋!”

    百里飘雪这句话说得就象蚊呐一样,只有凤元宇才能听得到。

    凤元宇将她轻轻地一摁,摁在怀里,在她的发间深深地吸了一口属于雪儿的气息,然后嘴附在她耳边道:“你叫做古念萋,那我就叫做凤寻雪,凤思雪,嗯?好不?”

    百里飘雪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默默地,任他抱着,不想动。这个怀抱太温暖,太舒服,她好怀念!

    她在他怀里静默了一会儿之后,才说道:“你要当我是你的雪儿随你。不过,我是真的叫做古念萋。”

    凤元宇没再说什么,将她稍稍推开,看着她的脸,和她眸光相接,捧起她的脸来默看了好一会儿。

    他的大拇指指腹再次轻轻地抚了抚她的脸,然后再次将她摁在怀里,只是紧紧地拥着她。

    只要她在他的怀里,她叫什么有何关系?

    他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说道:“是我不好!雪儿,对不起!是我没让你有足够的自信,没让你明白,我有多爱你!但是,没关系,从此刻开始,我会让你明白的。”

    刀剑相交之声已经停了下来。

    那个幽兰宫的宫主不敢再轻易地挥起她的大刀来,因为她的人都已经死伤了大半,而她也不是百里飘雪和凤元宇的对手。

    但是,她却没有就此立即离去,而是望向被凤元宇搂抱在怀里的百里飘雪,目光中既妒且恨,突然幽幽地问道:“凤元宇,她是谁?就她那容貌,你爱她?”

    凤元宇原本不想理那女人,但这时却心中一动,答道:“她是我的太子妃百里飘雪。容貌虽然能悦目,但却未必能悦心。我爱她!爱和容貌没有关系。”

    “哈?爱和容貌没关系么?说得真是轻巧,大言不惭!”幽兰宫的宫主冷哼一声,对此嗤之以鼻。

    “原来是天下第一美人百里飘雪,难怪你爱她。若她是天下第一丑女,你还能爱她么?哈哈!你看看你父皇的后宫,哪一个不是花容月貌?宫中三年一次的选秀,选的不是容貌么?爱与容貌无关,这真是我听到的最大的笑话!哈哈哈!”

    女人仰天大笑,那笑声尖锐刺耳,令人听了,不感快乐,反而顿感无比的凄凉苦涩,并带着深深的讥讽之意。

    笑完,女人突然幽幽地,自嘲一般念道:“回眸一笑百媚生,君王日日不早朝。一朝容颜被毁弃,从此夜夜是寂寥!”

    女人的声音突然变得那么幽伤,凄婉,不禁令所有的人都静默地看着她,都猜测着,她也许曾经是皇上的妃子么?怎地如此恨凤元宇,此刻又如此多废话?

    听她念的诗词之意,她用面纱蒙着脸,是不是被毁容了?

    众人正在惴测之中,没人跟这女人答话,突然,三公主从后面拔开众人走出来,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你……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似乎是这时候才注意到,三公主凤元珠竟然也在此,她不答反问道:“你又是……谁?”

    三公主凤元珠突然变得很是激动,却又冷漠地逼问道:“我在问你是谁?回答本公主!”

    “本宫……是幽兰宫的宫主。既然今天杀不了你们,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就此告辞!”

    蒙面的女人脚尖一顿,猝不及防地迅速施展开轻功,身影飘飘之间,迅速向后退,转眼渺渺远去。

    三公主追出几步,尖锐地对着远去的身影,尖锐地叫道:“别走!你别走!我是三公主凤元珠!”

    所有的人都被三公主突兀的尖叫声震得心头都有些颤抖着。

    难道那女人是三公主的母妃么?被三公主这么一叫,人人都屏气凝神着。

    良久,李湘琴有些急地走到凤元宇和百里飘雪的面前,心里妒火中烧。

    她表面装得十分关心地小心问道:“您真的是太子妃么?为何您要易容成一个小道姑?皇表哥找您找得好苦呢。”

    她刚才缩在后面,这时打打杀杀停了,那些幽兰宫的人也走了,她才敢走了出来。

    但是,她虽然缩在后面,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她却都看在眼里。

    犹其是,凤元宇的一举一动,她紧紧地盯梢着。

    凤元宇拥抱着百里飘雪时,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她没听到他们说什么,但是,却也猜测到了个**不离十。

    如果这小道姑就是百里飘雪的话,她为何不敢摘掉脸上的假面具?而且一直不敢认太子凤无宇?

    经过刚才那幽兰宫宫主的一翻话,她也猜测得差不多了。

    李湘琴是皇后的侄女,是郡主,常常进宫陪伴皇后,对于后宫的一些传闻,她知道得不少。

    传闻三公主的母妃叫兰妃,姓公孙名兰,即公孙兰。公孙兰当年也曾得寵一时,却不知为何被毁了容。传说她半边脸被水烫伤,*失寵,而后失踪。

    所以,李湘琴此刻就大胆地猜测到,百里飘雪不敢和凤元宇相认的原因,是不是她也被毁容了?

    如果是,那真是天助她也!一个被毁了容的女人,还能得寵多久?

    她突然做了一个屈膝之礼,装出很高兴的样子,盈盈低头道:“原来是太子妃,太好了!终于找到太子妃了!”

    她说完,转身,对大家状似兴奋地宣布招手道:“终于找到太子妃了!大家不用再辛苦地奔波寻找了!都过来拜见太子妃啊!”

    原本还在发愣的人都走了过来,拱手参见太子妃。

    小数魔和蓝倌棋在百里飘雪和凤元宇的面前,一直有些不敢相信地瞧着。

    蓝倌棋问道:“你真的是太子妃百里飘雪吗?”

    百里飘雪面对着所有人的目光,嘴巴张了张,知道自己要是再否认的话,就会让这些人继续找她,她又于心何忍?

    正在她不想再否认自己是百里飘雪,打算点个头时,一阵晕眩感袭来,她突然晕厥了过去。

    “雪儿!”凤元宇打横抱起了百里飘雪,叫道,“快!孙蒙太医,过来给雪儿看看!”

    孙蒙是这次孙凤元宇出来找百里飘雪的太医,这时赶紧过来给百里飘雪把脉。

    凤元宇抱着百里飘雪,走进亭子里坐着让孙蒙把脉。

    所有人都围在亭子外,焦急地瞧着。

    孙蒙把了一会儿脉道:“太子妃只是忧虑过度,内力损耗过多,再加上稍动胎气。让她多休息,好好地睡一觉自然没事。只是……”

    “只是什么?”

    孙蒙看了看周围的人,没再说什么。

    一直还在发愣的北溟天泽走了过来,说道:“快抱她回去休息,她刚才跟那女人动了武,一定是又动了胎气。之前,她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今天早上才醒过来。”

    小棠说道:“太子爷,请跟我来吧!”小棠不得不相信她又没师姐了。这个师姐居然是个尊贵的太子妃,那是肯定要走的了。

    ····

    凤元宇大步流星地将雪儿抱起,跟着小棠,回到雪儿暂时的居所。

    进门后,他轻轻地将她放到榻上,让孙太医过来再给雪儿把脉。

    孙太医说道:“太子妃没事,只是因动了胎气而暂时昏厥。让她安静地休息一会儿就会醒来。”

    “那……孩子有事么?”凤元宇几乎不敢想象,究竟雪儿经历了什么,为何连他都不敢认?

    孙太医道:“孩子没事,只是……请恕微臣无能,医术不精。太子妃的体内似乎中了一种莫名的毒,微臣却没法确定这种毒的属性。幸好这毒不经胎宫,不影响孩子。”

    凤元宇抬头对上官洛道:“立即飞鸽传书,通知古千衣。”

    “是!”

    李湘琴这时非常好奇百里飘雪易容之下的面目是不是当真被毁容了?

    她上前作了一个屈膝之礼,细声细气地说道:“太子妃一定是遭遇了什么事吧?她脸上怎么戴着假面具呢?皇表哥帮她将面具揭下来吧,面具戴久了对皮肤不好呢。”

    她才说完,以为自己说得甚为得体,正巴望着凤元宇能将太子妃脸上的面具摘掉时,却突然听凤元宇冷冷地说了一个字:“滚!”

    她回头对所有人说道:“叫你们出去呢!”

    凤元宇忍无可忍地回头对着她道:“我说的是你!”

    “我?你叫我滚?!”李湘琴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人家又没做错事!”

    她在凤元宇冷冷的冰眸中,被凤元宇的气势所慑,终于收了口,讪讪地转身,说道:“好,我出去就出去。怎么嘛,人家还不是一片好心,在关心太子妃么?”

    其余人见李郡主被赶出去,也都讪讪地跟着走了出去。走在最后面的上官洛将门轻轻地带上,然后守在门外,不再让人进来。

    当房间的门被关上时,凤元宇坐在榻前的椅子上,伸手掖了掖盖在百里飘雪身上的被子。

    然后,他将脸贴在雪儿的假面具上,静默了很久,以此平复一下自己翻翻滚滚,如排山倒海的情绪。

    “雪儿!”他轻轻地闭着眼睛唤了一声。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地确定,他已经找回他的雪儿了。

    双眸热热的,他右手颤抖着,伸手到雪儿的脸颊上,轻轻地抚着她的脸,犹豫着,要不要揭掉雪儿脸上的面具。

    他此刻已经确定了,那日叫他一声小七的女子就是他的雪儿。那么,那张阴阳怪气,一边紫色一边醋黄色的脸,就是雪儿的脸了。

    他将自己的薄唇凑近雪儿的唇边,轻轻地触了一触,一滴泪掉落,刚好掉到雪儿的眼帘上。

    雪儿的眼睫毛跳了一跳,她没睁开眼睛,却因此而醒了过来。

    感觉到不但自己的眼睛里有一滴泪打湿了她的眼睫,鼻翼下还闻到了属于小七的气息。

    她醒来了,却不敢睁开眼睛。小七就在她的面前,正轻轻地,柔柔地吻了吻她的唇。

    她听到小七小声地说道:“雪儿,你真狠心!你要是这辈子都不能恢复容颜的话,难道你打算这辈子都不认你的小七了么?”

    “我们说过的话你都忘记了?你说过不会抛弃我的。可是,你说话不算话,只不过是脸上的容貌改变了,你就打算抛弃我了!”

    “你打算躲开我,到哪里去?你明知道我会天涯海角,上天入地找你,你居然还忍心不认我!你说吧,我是不是要重重地打你的屁股?”

    “你还带着我们的孩儿离开,你就不怕我受不住么?你以为我是男人就什么都能扛得住是不?”

    “可是,雪儿,你知道么?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你在我的身边,我才什么都能扛。”

    “我问你,要是倒转过来,我变丑了,你是不是会嫌弃我?你是不是会害怕?我要是变成了天下最丑的男子,你会丢掉我找别人去,是不?”

    凤元宇的声音很轻很轻,鼻子酸,眼睛湿热,心中也是酸酸的。

    但是,雪儿已经在他的眼前,他总算没有了那些找不到雪儿的惶恐不安。

    那日在府上听到那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时,才是他最为恐惧的,因为他以为失去了雪儿。

    “雪儿,你知道么?那天在王府上,我听到‘轰’的一声爆炸,以为你在里面。那一刻,你可知道我有多惊魂么?!”

    突然,一个小小的声音问道:“那……那你有没有被炸到了?有没有受了伤?”百里飘雪一急,再也没法沉默装睡。

    “你醒了?”凤元宇伸手就抹了一下自己的眼泪。从很小的时候起,他就没在人前流过眼泪了。因为,他不允许自己在人前示弱。

    百里飘雪终于睁开眼睛,伸出手来,缓缓地,伸到空中,却有些停滞不前。

    凤元宇握到她的小手,将之牵到他自己的脸上,让她冰凉的小手贴上他的温热,说道:“雪儿,我也会哭,会流泪,你会不会笑我没用?”

    “不……不会。”百里飘雪的手在他的眼角上,轻轻地用指尖触碰着小七。

    “那……要是我变丑了,你会嫌弃我么?”

    “你……你不会变丑。你是这天底下最帅,最美的男子!”

    “再美的容颜也会老,再美的男子也会有一天变成老头子。这个,你不知道么?”

    “我……知道。但是,有些人就算是变成老头子,也会是最美的老头子。何况在还没变成老头子之前,还是天下第一的美男子!”

    “那你是只爱我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容貌?嗯?我若变丑,你还爱不爱我?嗯?是谁说过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竟这么快就给我忘记了么?”男人一字一句地问着,手在百里飘雪的脸上,并没急于去揭掉她的面具。

    百里飘雪这下,突然地,自己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摸了摸,将脸上的面具忽地,就一下子揭去了,说道:“那你瞧着我的脸,看看吧!我的脸变成了什么样子!你别被我吓着了!”

    凤元宇在她将脸上的面具揭去时,眼睛一眨也没眨地,瞧着百里飘雪,一双手伸出,缓缓地捧上了她的脸。

    映入他双瞳的,确是一张阴阳怪气的脸。左边脸醋黄色,右边脸有一块紫色的斑斓。但是,五官并没有变。

    乍看,确是会吓人。但细看之下,她的一双眼睛却没有被改变,仍然是如秋水般明亮。

    在凤元宇看着她的同时,百里飘雪也在看着凤元宇的眼睛。她抽着鼻子,生怕自己的模样让凤元宇被吓一跳。

    但是,凤元宇认认真真地看了一会儿之后,就俯下他的俊脸,在她的脸上,从额头上开始,一直吻她。

    吻她的额,吻她的眼睛,吻她左边的脸,右边的脸,然后,才柔柔地落在她的唇上,用舌尖描绘着她的唇。

    他好温柔,好温柔!就象这世间所有的温柔都到了他的舌尖处,轻轻地描绘着她的唇,传递着他满满的怜惜之情…… ( 天娇绝宠,悍妃戏冷王 http://www.cyxs888.com/1/12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