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9章 母女相见不相谈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百步开外的距离,苏沫然等人只被允许站在距离大祭司很远的地方。

    这样的距离并不方便交谈,甚至连对方的脸也看得不是很分明。

    苏易澈目光汲汲地望向大祭司……

    是她,当真是她,没有错!

    尽管十多年不见,尽管装扮不同,她是萧玥,他不会忘!

    岁月对萧玥是宽容了,经历了岁月的侵蚀之后的萧玥依旧美貌,昔日芳名远播的皓月公主,即使到了今时今日,依旧是倾国倾城之姿。

    她很美,美得像是盛开的牡丹花,美得让男人忍不住去采撷。

    苏沫然与她长得并不像,只是她们都有一双灵动睿智仿佛会说话的眼睛。

    十多年的岁月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可以改变一个人很多习惯,但有些东西,却是永远也变不了的。

    萧玥就是萧玥,是苏易澈心中的萧玥,是萧释心中的萧玥。

    萧玥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见到苏易澈和萧释。

    这样的见面来得太过突然了,她甚至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原定要见的人是千羽迟暮以及陪同他一起来的人。她没有拒绝千羽迟暮提出来的要求是因为她也很清楚千羽迟暮肯定会有所顾忌。

    权杖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这才破例允许他带别人上岛了。

    可是萧玥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千羽迟暮带来的人里面会有苏易澈和萧释,以及另外一对外貌出色的男女。

    “大祭司,千羽迟暮已经到了。”

    孤萍在萧玥的身侧小声地向她禀报说。

    孤萍说完却惊讶地发现萧玥出神了。

    “大祭司?”

    孤萍很诧异,大祭司嫌少有失态的时候,今天是怎么了,见到千羽迟暮和他带来的人竟然会出神……

    “没事,你先退下吧,这趟出海你也辛苦了。”

    萧玥说道,脸上的惊讶被她收了起来。

    “多谢大祭司关怀,孤萍不觉得辛苦,能为大祭司效劳是孤萍的福气。”

    “嗯。”

    萧玥淡淡地点了点头,“行了,你先下去吧。”

    “是。”

    孤萍听从命令,先行告退,可是同时也怀揣着一个疑惑,为什么大祭司今天会有这样的反常,在大祭司身边这么多年了,孤萍很清楚大祭司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刚才……

    凡是神域的人,都视大祭司为他们的神明,孤萍尤甚,她的性命是大祭司所救,大祭司就是她的天,她所仰望的对象,她就是为了大祭司而活的。

    孤萍离开之后,整个圣殿都变得很安静,安静得让人不安。

    想来不管是苏易澈还是萧释,应该都是有很多话要和萧玥说的,太多太多了,多到了根本不知道要从什么地方说起了。

    苏易澈在脑海中思索着,要开口说什么,现在的他就像一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一样的不知所措。

    正当苏易澈纠结的时候,萧玥率先开了口。

    “千羽宫主,约定好的东西带来了吗?”

    萧玥问千羽迟暮。

    这一问,倒是把苏易澈给震惊到了。

    她……难道没有看见他?

    又或者是看见了,却没有认出他来?

    不,不可能的。

    她看见他了,刚才那一刹那,他们的眼神对视了的,他敢肯定她不但是看见他了,而且还认出他来了!

    那么……她是假装没有看见他?

    还是说……对她来说,天轮权杖的事情更加重要。

    不管是哪一个,苏易澈都不希望是!

    对萧玥的反应感到诧异的人不只是苏易澈,其他人也都不例外。

    萧释的感受恐怕并不亚于苏易澈。

    苏沫然心中不禁感慨,她是真无情还是假无情呢?昔日夫君和青梅竹马站在她的面前,她关心的却只是权杖。

    柳含叶鼻子里面轻轻嗤了一声,连评价都懒得评价。

    千羽迟暮算是局外人了,他就不说什么了,面对萧玥的问题,他很是平静地回答道:“带来了。我想要见的人呢?”

    “她在山后断崖禁闭。”萧玥回答。

    “她一切安好?”

    千羽迟暮问。

    “她双目已瞎。”萧玥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因为即使她现在不告诉千羽迟暮,等到千羽迟暮见到夜荨的时候也会知道的。

    夜荨的眼睛已经瞎掉了?

    不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如何。

    “嗯。”千羽迟暮应和了一声,竟也没有再追问什么。

    他很冷静,即便知道自己的母亲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他依旧理智得像一个旁观者。

    是太理智太冷情了吗?

    又或许,是爱至深,藏之深吧?

    有些人天生就将自己的全部情感藏得很深很深,深到让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无情无义,没心没肺的人。

    “权杖在我见到她之后会交给你。”

    千羽迟暮说了自己的条件。

    “好。”萧玥点头答应,“跟我来吧。”

    萧玥会亲自带千羽迟暮去后山断崖见紧闭着的夜荨。

    从头到尾,萧玥就没有和苏易澈亦或者是萧释说一句话,更不要说是她根本没有认出来的苏沫然。

    母女两人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这样一幅场景,没有任何感人肺腑的画面,没有任何的寒暄,甚至两人都没有说上一句话。

    苏易澈,萧释,苏沫然,柳含叶,千羽迟暮各自怀揣着不一样的心情跟随着萧玥来到了位于圣殿后面的禁闭处。去见一见因为违反了族规而被罚禁闭的夜荨。

    幽谧潮湿的山崖,一间简陋草庐。

    这就是夜荨这十几年来住的地方。

    打开草庐的门,里面的草庐内唯一的床榻上面盘腿坐着一个女人,女人双目已经失明,四肢都带着镣铐,但是面色安详。

    听到开门声,知道有人进来了,女人就问,“是孤萍吗?”

    平日里都是孤萍负责给夜荨送饭菜的,所以夜荨下意识地以为进来的人是孤萍,可是又决定不对,进来的不只是一个人。

    “是谁?”

    孤萍诧异,会是谁过来,而且听脚步声,来的人还不少。

    “是我。”萧玥出声。

    夜荨的身体明显地震了一下,然后激动地想从床上坐起来。

    手脚都戴着重重的镣铐,她激动得忘记了还有镣铐限制她的行动,一时间差点被镣铐绊倒。

    在她即将摔倒的时候一双手臂很及时地扶了她。

    “谢,谢谢……”

    站稳后,夜荨向出手扶了她的人道谢。

    “请问,你是……”

    夜荨能够感觉到,这是一双男人的手。

    手指修长,但是很瘦削,指节分明。

    他是什么人,这些年来,她除了偶尔能和孤萍几人接触之外,几乎没有见过其他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夜荨竟从这个陌生的男人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一种很奇妙的熟悉感在她的心中荡漾开来,一圈一圈。

    千羽迟暮没有回答,只是安静地扶着夜荨,小心地护着她,不让她再伤到她自己,让她安稳地坐回去。

    千羽迟暮的动作十分轻柔,温柔得仿佛面前的人是豆腐脑做的,稍稍一个用力就会散架了似的。

    良久没有得到回应,夜荨自知逾矩了,自己一个受刑之人,又有何权利去询问呢?

    “大祭司,您怎么来了?”

    夜荨十几年如一日的平静被萧玥的到来而被打破。

    “你可以离开了,从今往后你不再是神女,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唯一的要求是你不可以在外面使用灵力。”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夜荨忘记了自己的声音。

    她自由了?

    她可以如愿地回北冥了?

    她可以见到枫了?

    夜荨有些不能回神,然而这个时候,夜荨感觉到刚才扶了她的男人给她打开了手上的镣铐,然后又弯下腰去打开她脚上的镣铐。

    不管这个男人是谁,夜荨都从心底里面感谢他。

    “谢谢,谢谢大祭司!”

    手脚得到了解放的夜荨当即跪了下来,叩谢萧玥。

    “你不用谢我。”

    萧玥很冷漠地回答,按照族规,夜荨会被囚禁一辈子,若非因为天轮权杖,是断不可能放她离开的。

    “我……可以问为什么吗?”

    夜荨是很清楚族规的,当年她被带回来的时候,若非萧玥,她已经死了,但即便是身为大祭司的萧玥,也无权擅自修改族规。

    这个时候只见千羽迟暮对着萧玥摇了摇头。

    他不打算让夜荨知道。

    萧玥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改口道,“你没有必要问为什么。”

    “对不起,我多言了。”一肚子的疑惑被萧玥不容置喙的回答给挡了回来,自知身份有限,夜荨不敢再问她为什么会被放走的原因,但是有一件事情她却一定要问!

    “大祭司,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丈夫和我的儿子现在怎么样了?”

    这些年来,夜荨能够接触到的人很有限,她甚至没有机会见到萧玥,见的最多的人是孤萍,但是孤萍没有告诉夜荨她想知道的事情,无论夜荨怎样询问,孤萍都只字未提。

    这些年,支撑着夜荨活下去的理由,就是千羽枫和他们的孩子。

    夜荨不知道千羽枫已经死了,死了很多年了,而她的儿子千羽迟暮,如今就站在她的面前,也命不久矣了。

    这样的真相告诉她还不如瞒着她,至少她还能怀揣着希望在生活一段时间。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