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3章 这是亲叔吗?!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听沫沫说,你漂亮娘做的饭很美味是吗?那今天我和你干娘留下来在你们这边吃饭好吗?”柳含叶这个“干爹”十分亲昵地将糖糖抱了起来,同时还询问糖糖今天晚饭的事情,看起来关系十分好。

    糖糖很认真地点点头,“好啊!”

    糖糖心里面已经认同柳含叶和苏沫然了,所以很乐意让他们两个留下来和自己一起吃饭。

    糖糖这一声“好啊”可算是喊到柳越骁的心里面去了,他多希望此时此刻的这一段对话是发生在他的身上!

    这小叔来凑什么热闹呢?他马上就要有自己的孩子了,现在跑来抢他的孩子玩干嘛?

    他必须要和他们好好地谈谈!

    “小叔,我们谈谈!”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柳越骁这是要炸毛了!

    这是他老婆孩子!

    柳含叶自然也能看得见柳越骁那张黑得不能再黑的脸,不过他假装没看见了,还故作不解地问:“怎么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能等我和我干儿子吃完晚饭再谈吗?”

    吃吃吃,吃个球啊!

    “很重要!必须现在马上立刻!”

    要不是糖糖在场,柳越骁很难保证自己会不会当场炸毛。

    “哎。”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就先勉为其难和你谈一谈吧。”

    柳含叶说着将糖糖放回到地上,并叮嘱他说,“糖糖你先去和你娘你干娘一起,晚饭让你娘做清淡一点,你干娘这两天胃口不是很好,不想吃油腻的东西。”

    “恩,好,我知道了。”糖糖很听话地进房间去找他娘和苏沫然了。

    听听,听听!

    这什么对话吗?!

    又是你娘又是你干娘的,还讨论晚饭吃什么?

    他们真当他们是一家人了!

    拜托,他才是正主,正主!糖糖他爹是他!

    柳越骁脸臭得跟茅厕有得一拼了。

    而造成这个状况的柳含叶本人,却依旧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

    “怎么了,糖糖已经走了,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谈吗?刚刚糖糖在不太方便谈,你知道的,小孩子的教育很重要的,等你当了爹你就能明白我现在的想法了。”

    去你娘等当爹了才知道。

    现在已经当爹了的人是他,是他好不好?你的那两个还在你老婆的肚子里面好吗?!

    “小叔,你和婶婶最近能不能不要来找露莹他们母子两人啊?我现在正在想办法让他们两个回到我身边。”柳越骁开门见山地跟柳含叶说道。

    “让他们回到你身边,可是有人不是说糖糖不是他儿子的吗?”柳含叶明知故问。

    “小叔!”柳越骁欲哭无泪,能不说了吗?这都过去了,过去了呀!“我现在知道不是了,我和露莹错过了这么多年,我不想要再错过了。”

    “哦……知道儿子是你的,就想要大小双收了,那人家母子两人这么多年来过的日子怎么算?”

    柳露莹母子两人这几年过得很不好,尤其是糖糖刚出生那两年,柳露莹自己身体不好还要带孩子,同时还要遭受府中上下的冷嘲热讽,包括柳越骁本人的质疑不理解。

    从这一点看,柳含叶也不得不佩服柳露莹的坚强。

    就连苏沫然也觉得柳露莹比以前的自己要坚强,柳露莹遭遇的比曾经的苏沫然可能更加残酷,曾经的苏沫然放弃了,但是柳露莹没有,她很坚强地生下了糖糖,和糖糖一起坚强地活了下来。

    “小叔……”柳越骁深呼吸一口气,这些事情他都知道的,甚至他比柳含叶和苏沫然知道得更清楚……

    只是……

    那个时候他天真地想着,也许,露莹受了苦会来找他,跟他坦白,告诉他那个男人是谁……他让自己不去管,不去想。

    那个时候的他早就被嫉妒冲昏了头,甚至把自己当成受伤最深的那一个来看待,以为是露莹背叛了他。

    “想要我和沫沫最近不过来可不行,沫沫有了宝宝,糖糖娘又是生过孩子的人,有好些事情都要向糖糖娘讨教一二呢,虽然沫沫懂医,但有些事情,只有亲身经历过才比较有说话权,至于会不会又那么不是时候地打断了你的好事,这可难说。”

    柳含叶笑盈盈地说着,眼睛弯成两道好看的月牙。

    果然刚才他和苏沫然的出现就是故意的!

    故意打断了柳越骁的计划!

    “小叔,昨天晚上你和婶婶不是还帮着我的吗?怎么今天你们就,就……”

    昨天的时候,这对无良腹黑的夫妻还帮着唬柳露莹,让柳露莹对他真情流露,可是转眼他们的态度怎么又变了。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如果一定要说为什么嘛……恩……”柳含叶思考了一下,“我是顺着沫沫的意思来的,至于沫沫是怎么想的,那真不好说了,听说女人是很善变的,怀孕的女人的心思更加难以捉摸。”

    换句话说,我们两个就是善变,你咬我们啊?

    “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娘子和我干儿子以及我干儿子的娘还在等着我,你不是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吗?快点去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柳含叶说着,就不和柳越骁继续讨论下去了,转身进屋去了,将房门一关,把柳越骁隔绝在了外面。

    苍天啊,大地啊,他怎么摊上这么么摊上这么个小叔,这小叔还找了这么个婶婶……

    ★

    傍晚时分,柳露莹和柳枫唐的小院里面飘散出阵阵饭菜香,十分诱人。

    天气不错,大家将吃饭的地点移在了院子里面,摆上碗筷,糖糖帮忙将饭菜从厨房端道饭桌上。年纪虽小,可做起事情来一点儿都不马虎。

    柳露莹还在厨房忙乎,柳露莹做的菜色大多很简单,都是一些家常小菜,但做的都很好,她有时候是迷糊了一点,神经构造也简单了一点,但是家务活什么的都做得很好。

    柳含叶则负责搬桌椅,至于苏沫然,由于有孕在身,唯一的任务就是吃饭了,事实上苏沫然觉得自己还没有这么娇弱,奈何其他三人十分有默契地一致认为她就负责吃好了,那她也就乐得只吃不干活了。

    这本该是一副十分和谐美好的画面,但是……

    柳越骁很不是滋味看着,他们好吃好喝,其乐融融,完全不把他当一回事!

    想来想去,柳越骁觉得不能就这样算了,不管有多少人阻扰,他也不能放弃,露莹是他的!孩子也是他的!凭什么让柳含叶和苏沫然两个人占了?!

    于是柳越骁厚着脸皮死活留在了院子里面,就算是没有座位,站着他也要站在他女人孩子的面前!

    没得坐他就站着,没得吃他就看着!

    等菜都上齐了,柳露莹来到院子里,看见柳越骁就这么站在他们饭桌不远处,心漏跳了一拍。

    他还没有走吗?

    他就一直站在那里看着他们?

    柳露莹心疼地想着。

    “漂亮娘,过来坐,饭菜要趁热吃才好吃!”糖糖甜甜地呼唤自己的娘亲过来。

    和柳含叶苏沫然一样,糖糖也将柳越骁给无视掉了。

    唯独柳露莹,做不到将柳越骁的存在给忽略掉,她朝着饭桌走过来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柳越骁看,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柳越骁微笑看着柳露莹,用眼神示意她自己没有关系,站着就好。

    柳露莹看着愈发心疼了,刚坐上桌便小心翼翼地询问糖糖,“糖糖,你爹他应该还没有吃晚饭,要不让他……”

    “漂亮娘,你看你,又瘦了,要乖乖吃饭知道吗?”糖糖说着将一大碗白米饭塞到了柳露莹的手里面。

    “哦,哦……”柳露莹的注意力还没有完全从柳越骁的身上收回来,时不时地还要往他身上瞄两眼。

    “漂亮娘,吃饭。”糖糖又把筷子塞到了柳露莹的手里面,催促她吃饭。

    柳露莹乖乖地低头吃饭,可还是不能在意柳越骁的事情。他都没有吃饭吗?那会不会饿了?他是真的想要认回糖糖的吧?现在糖糖还不能接受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很难过……

    “漂亮娘,吃菜。”

    柳露莹光顾着想问题了,捧着一碗白米饭就吃了起来。

    “哦……”

    柳露莹乖乖地随手夹了一大筷子的青菜到自己的碗里面。

    “漂亮娘,米饭黏在嘴边了,擦掉。”

    “哦……”柳露莹伸手摸了摸自己左边脸颊,没有摸到。

    “漂亮娘,在右边。”

    柳露莹再摸右边。

    “再往下一点,再右边一点,对对对,就是那里,用力抹掉,很好,继续吃饭。”

    在糖糖的指挥下,柳露莹成功地抹掉了嘴角的饭粒。

    糖糖自己也吃了起来,因为苏沫然和柳含叶可能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所以糖糖还特地细心地跟两人解释了一下,“我家漂亮娘在想事情的时候就会变得呆呆的,不用介意啦,等她想完了就好了。”

    不愧是亲儿子!太了解自己娘了!

    柳越骁温柔地看着柳露莹,将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印入心里,虽然此时此刻他的处境不那么美好,可是在知道了事情真相之后,他的心境恢复到了最初的时候,可以这么简单地看着露莹的每一个可爱反应。

    糖糖毫无疑问是他的儿子,他们对待露莹的方式都如出一辙!

    老天!他当初怎么会那么傻,竟然一点儿都没有发现!

    正在柳越骁沉醉于母子两人带给他的温馨画面的时候,不和谐的声音跟着就插进来了。

    “沫沫,多吃一点,这样宝宝才能健康成长,放心,为夫不是某些不负责任的男人,会好好照顾你的,才不会让你一个人。”

    柳含叶一边给苏沫然夹菜一边说道。

    前一秒钟还沉浸在温馨画面里面,下一秒钟柳越骁就被拎出来丢到南北极去了。

    这是他亲叔叔吗?

    还能不能好好相处了?

    柳越骁想了想,自己不能这么被动,于是干脆走了过来,抢占了糖糖的座位,让糖糖坐自己的大腿上。

    “刚好我也没有吃饭,就坐下来一起吃吧。”柳越骁决定让自己的脸皮变得跟城墙一样厚实。

    有柳含叶和苏沫然在场,柳越骁必须要脸皮厚一点!

    柳越骁的动作毫无疑问引起了糖糖的反抗。

    “坏蛋,你干嘛抢我位置!”糖糖回过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面满是不满。

    “糖糖,让爹抱抱好不好?”柳越骁小心地抱着糖糖,用自己的双臂圈住他,不让他逃跑,又留下了一些空隙,保证不伤害到他。

    “谁要你做我爹了!少乱认儿子!”糖糖嘟着嘴,坚持着自己的立场。

    “可是糖糖,我好饿,你不会这么忍心看我饿肚子的对不对?”柳越骁真是什么尊严都不要了,“露莹,你做了那么多菜,你们四个人应该吃不完的,吃不完多可惜,刚好我又很饿,就让我留下来吃一顿吧。”

    说着,柳越骁没脸没皮地拿起了糖糖的筷子,夹起了一大筷子的菜就往自己的嘴巴里面塞,跟个饿死鬼投胎似的。

    然后又小心翼翼地给怀里的糖糖布菜,“糖糖喜欢吃什么?”

    糖糖长这么大,柳越骁却对他一无所知,现在他想要弥补,那么对于糖糖的每一件事情每一个习惯都要慢慢地了解起来,包括他爱吃什么,爱玩什么,喜欢什么颜色,有什么兴趣爱好等等。

    “不告诉你!”糖糖别开脸,不去看柳越骁,相当不配合。

    “糖糖不挑食,不管我做什么他都会吃。”柳露莹看着柳越骁那么关心糖糖的事情,终究忍不下心,他始终是糖糖的父亲,于是就代替糖糖回答了。

    他们母子两人生活不宽裕,糖糖都是有什么吃什么的,从来都没有挑过食。

    听到柳露莹这么说,柳越骁的心里面也不由自主地升起了为人父的骄傲来,明明只是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却在他的心里面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幸福只是这么简单,只要她和糖糖在他的身边。

    “糖糖真乖。”柳越骁伸手摸了摸糖糖的头。

    糖糖本来想反抗的,可是柳越骁的大掌在他的头上抚摸时候的感觉蛮舒服的,陌生的感觉,父亲的感觉。

    “露莹,再和我说说糖糖的事情吧?我很想知道。”

    关于这错过的八年,柳越骁恨不得一下子给它补回来。

    柳露莹见柳越骁对糖糖的过去这么有兴趣,就和他说了些糖糖小时候的事情,糖糖第一次说话,第一次走路,生病,帮忙种菜却弄了一身泥,点点滴滴,从糖糖出生到现在,柳露莹都毫无保留地说给了柳越骁听。

    柳越骁听得入了神,跟着柳露莹一起重温了糖糖的成长过程,这让柳越骁愈发后悔,自己错过了这么多美好的过去,也错过了照顾好他们母子两人的机会。

    柳含叶和苏沫然这么闪亮亮的两枚大灯泡就这样让他们两人给遗忘掉了。

    ★

    从柳露莹那里回来,柳含叶和苏沫然携手走在石板路上。

    从柳露莹糖糖母子住处出来一路上安静清幽,没有什么人。

    时值月色当空,明亮的月光照在石板路上,疏影横斜,清风微动,两只手紧紧地交握着。

    “沫沫。”

    “恩?”

    “柳露莹的事情让你想起自己的过去了吗?”

    “有点吧。不过对我来说,那些事情有些遥远了。”苏沫然不是个会记得住伤痛的人,伤痛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影子。

    说完苏沫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正视柳含叶,神情十分认真,“有你在,我很安心。”

    “沫沫……”

    突然听到苏沫然说这样的话,柳含叶的心像是被铁锤重重地敲了一下。

    “你之前不是说我有了事情却瞒着你,还说我是那种有什么事情都会自己扛自己挑的人嘛?”苏沫然将柳含叶说的这些话都记在心里面,“你说得不全对,在没有人给我依靠的时候,我只会依靠一个人,那就是我自己,不管别人对我有多残酷,我都要对自己好。”

    现实是残酷的,当没有人可以做自己的依靠的时候,要做的不是怨天尤人,那没有任何用。

    听着苏沫然这么说,柳含叶心里面是认同的,同时又有一些心疼,心疼她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事情。

    紧接着,苏沫然的话锋一转,露出了俏皮的笑容,“但是,现在有个人值得我依靠,又愿意给我依靠,我干嘛不靠啊?”

    苏沫然凑过来,在柳含叶的嘴唇上轻轻地啄吻了一下。

    柳含叶先是一愣,在领会苏沫然的意思之后爽朗地笑开了。

    他之前是想太多了,他的沫沫,才没有打算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承担,原来是有打算要依靠他的,打算与他同进退的。

    “宝宝的事情,没有告诉你,的确是因为这几天事情有些多,忙着追查千羽迟暮和天轮至宝的事情,而且我觉得也没有什么要紧的,就没有说,想着反正还早,等时机合适了再和你说也不迟,没有真要瞒着你的意思,这种事情,就算我想要瞒,也瞒不住!”

    对于宝宝事件,苏沫然有些哭笑不得,她觉得没什么,才没有说,结果被他们一个个弄得好像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似的。

    柳含叶闻言,脸上笑意更浓了,干脆将苏沫然抱在了怀里,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还不是在乎你么,这可是我们的宝宝,怎么能不重要呢。”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在乎,换做别人,柳含叶哪里需要费这个心,着这个急。

    “天离,和我说实话,假殇婆婆对我出手的时候,你是不是犯病了?”苏沫然那一刹那瞄见了柳含叶的眼神,他的眼神变了,变得很冷漠,那眼神是属于靖北王玄离的。

    “有吗?”柳含叶装傻。

    “没有吗?”苏沫然眯起眼睛,狐疑地看着柳含叶。

    “咳咳,这个问题有什么好讨论的。”柳含叶说着嘴唇若有似无地在苏沫然的脸颊上摩擦着,“沫沫……”

    用充满磁性的嗓音神情地呼唤着苏沫然的名字。

    喂,用这种手段来转移话题会不会有点卑鄙了。

    “沫沫,我们回房间吧。”

    柳含叶咬着苏沫然的耳垂建议道。

    还能说不吗?

    “沫沫,我们好久都没有那什么了……”

    一双宝石般的眼眸染上了**之色。

    “可是,这里有宝宝。”苏沫然拉着柳含叶的手,贴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有宝宝就不行吗?”柳含叶猛地抬起头来。

    苏沫然点点头,“至少现在还不行。”

    柳含叶深吸一口气,然后抱住苏沫然,施展惊世轻功,快速移动回了他和苏沫然的房间。

    “唔唔唔——”

    后背触碰上软软的床榻,苏沫然心道,他到底有没有在听她说话啊……都说不行了……

    唔唔唔……

    亲吻让两人的气息都变得凌乱了,轻微的粗喘声从柳含叶的喉中发出。

    然而,一阵过后,柳含叶突然停了下来,以额头上的一个轻吻作为落幕。

    苏沫然面色潮红,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柳含叶略带无奈地笑了一下,回了四个字,“饮鸩止渴。”

    说着,柳含叶拉过被子盖在了苏沫然的身上,“你先休息一下,我先去沐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