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2章 无良夫妻俩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柳城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正在上演着极其诡异的一幕。

    房门外,柳枫唐双手叉腰,气势汹汹,对眼前的男人怒目而视。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之间还是有些相似之处的,尤其这眉宇,之前大家竟然粗心地没有发现。

    柳越骁也是,他怎么就没有想过这样的一个可能呢?糖糖是他的孩子!是他和露莹的孩子!

    一想到这里,柳越骁的视线便在糖糖的身上挪不开了。

    这些年,他尽量不去关注他的存在,因为这种刻意的回避,对他的了解也是少之有少。

    “喂,你瞪着我干嘛?不管漂亮娘答应你什么了,那都不能作数,我们家我说了算!”柳枫唐郑重警告柳越骁。

    他娘好骗,他可不!

    这男人三言两语就想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怎么行?这些年漂亮娘掉了那么多的眼泪,哪里是这个男人一两句话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了。

    柳枫唐在心里面这么说着,可是一双眼睛还是忍不住瞄了柳越骁一眼。

    不敢看过,却还是忍不住要偷看那么一眼。

    这男人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吗?

    父亲……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词语。柳枫唐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喊过“爹”。

    尽管表面上对柳越骁表现得十分的排斥,事实上,内心深处,小糖糖还是有些期待“父亲”这个特殊的存在的。

    糖糖隐藏起这一份小小的心思,让自己表现得更加成熟一点,不行,他不能随便让这个男人蒙混过关!漂亮娘太心软了,他一定要坚守立场,不能让这个混蛋男人乘虚而入了!

    面对糖糖那小大人的模样,柳越骁心里面暖暖的,他会很能理解糖糖的这份成熟,因为露莹是个迷糊的女人,很单纯,他们母子两人相依为命,糖糖这么小就学会了如何保护好他的母亲。

    “糖糖,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柳越骁蹲下身来,视线与柳枫唐的平齐,他耐心地询问糖糖。

    他不会急于一时,他愿意花时间让糖糖慢慢接受他,他们之间错过了这么多年,从糖糖出生到现在他都没有好好地抱过他,甚至在过去的八年里面,他曾恨过他,恨过他的存在,他的出生。

    现在他很感谢,很感谢露莹即使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即使受到了大家的指责,他的质疑,她还是坚定地糖糖给生下来了。

    她很勇敢,很坚强。

    “我没有!”糖糖嘟了嘟嘴,否认自己在生气,“我没有在生气,我只是讨厌你!你不要再来找我和娘亲了!不然我告诉我干爹和干娘!”

    糖糖口中的干爹和干娘是指柳含叶和苏沫然。

    柳含叶和苏沫然可是说过了,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们的,尤其是柳越骁要是做了什么坏事的话,他们一定不会轻饶的。

    “不许叫他们干爹干娘!”柳越骁严肃地纠正这个问题,如果糖糖认了柳含叶做干爹,不就成了他的堂弟了?这辈分不就彻底地乱了?这是他的儿子啊!他和露莹的儿子!“小叔叔和小婶婶是开玩笑的,不要当真。”

    对于柳含叶和苏沫然,柳越骁是相当哭笑不得的,他们都已经帮忙了,就不能好人做到底吗?

    他很感谢他们两人帮忙,不然他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真相,一辈子错过,但是……

    唉,想起两人在得知真相之后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和糖糖说,要认糖糖做干儿子,还说要给糖糖和露莹撑腰,弄得他反倒像是坏人,让他十分无奈。

    “为什么不可以?我和娘都没有问题,干爹干娘也很喜欢我和漂亮娘亲!”糖糖偏不如柳越骁的意。

    “不行就是不行!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你都是我儿子,他们是我的小叔和婶婶,你不可以认他们做干爹干娘的。”柳越骁很认真地同糖糖说明,别的问题可以商量,这个问题绝对不能妥协!

    “你说我是你儿子就是你儿子啦?”糖糖就是不合作,他这么多年都不承认,不管漂亮娘说什么都没有用,现在他一句是就算啦?

    看出来糖糖是在跟自己赌气,柳越骁一边心疼,一边也有些愧疚,他的孩子其实可以在更加单纯一点的环境里面成长的。

    柳越骁直接伸手将糖糖扛到了自己的肩膀上面,“别的都好商量,你是我儿子这一点不许再否认了。”

    “坏人你放开我!你放开我!”糖糖反抗地用双手捶打着柳越骁的后背,“坏人,坏人!”

    柳越骁任由糖糖打骂,只要他别伤到自己就好。

    就这么扛着糖糖,柳越骁走向了房门。

    不等柳越骁敲门,房门吱呀一声就开了。

    柳露莹听到儿子不停地叫唤,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开门出来了,虽然儿子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要出来,可是^

    看见柳越骁扛着糖糖,糖糖在竭力地反抗着,柳露莹有些着急了,“越骁,你要把糖糖怎么样?”

    “他是我儿子,我不会把他怎么样的。”柳越骁的视线停留在柳露莹的身上,心中有些不满她那着急的反应,可是他心里也告诉自己不能着急,要慢慢来。

    “我不是你儿子,不是不是!漂亮娘,你快点进去啦,不要听他说话!一句话都不要听!”糖糖顾不得自己现在还处于被“俘虏”的阶段,大喊让自己的娘回房间里面去。

    他家漂亮娘太容易相信别人的话了,尤其是这个男人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漂亮娘不要听到他说话,那样比较安全!

    “可是……”柳露莹看着儿子的处境,满脸犹豫,她就这样回去真的没有关系吗?

    “露莹,你还记得那个时候你答应我的吗?”柳越骁在柳露莹被苏沫然骗的担心掉眼泪的时候骗到了她的原谅。

    柳露莹当然还记得,弱弱地点点头,“可是……糖糖说,那个时候情况特殊,不作数的。”

    关于这件事情糖糖已经很郑重其事地和她说过了,不作数,要她忘掉了。

    “可是你明明有说,因为我不是故意的,所以你也就不怪我了的。”

    柳越骁承认自己赖皮了一点,可也没有办法,当务之急,是想把人“骗”回来。

    在知道真相之后,柳越骁觉得自己一刻钟也等不下去了,他们之间已经错过了那么多年了,接下去的时间,他一刻钟都不想要错过!

    “可是……可是……”柳露莹一脸纠结,苦思冥想反驳的理由。

    “你难道要说话不算话吗?当着孩子的面,不可以出尔反尔的。”柳越骁步步紧逼。

    柳露莹嘴笨,这一点柳越骁和糖糖都很清楚,要是和人理论,柳露莹必输无疑。

    柳越骁很清楚,将柳露莹丢到外面的世界里面去,她一定没有办法生存下去,可是她有她的好,她执著,她坚持,她善良,她有她的温柔,她的美好柳越骁都看得到。

    因为柳越骁的话,柳露莹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绞着手指,觉得柳越骁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在糖糖的面前,她的确不应该说谎,她的确答应过……怎么办呢?

    “漂亮娘,你别听他说啦,这……唔唔唔……”

    糖糖正要告诉柳露莹这件事情他并不在意的时候,嘴巴就被柳越骁给捂住了。

    关键的时候,即便是自己打算要讨好的儿子也只能先对不起一下。

    “唔唔唔……”糖糖忿忿不平地瞪着一双大眼睛。

    “露莹,原谅我好不好?糖糖也需要有一个父亲的。”柳越骁再接再厉,让柳露莹心软,然后趁机将柳露莹娶回来!

    “唔唔唔……”他没有要父亲!

    讨厌!这个坏男人胡说八道啦!他明明就没有!

    漂亮娘快进去啦!不要听这个男人胡说八道啦!

    糖糖在内心呐喊着,可惜嘴巴让柳越骁给堵住了,发不出声音来,全部的呐喊都被憋在了喉咙里边。

    “露莹,如果你还是不肯原谅我,我就只有去寻求别的方法,恢复那一天的记忆,不管这个过程会有多困难多危险。”

    “不行!”柳露莹一听柳越骁说要再冒险,立马反对,怎么可以?不过是忘记了那一天的事情,对他的身体不会有什么影响的,为了这种事情冒险,甚至丢了性命,柳露莹只要一想到柳越骁会有生命危险,心就砰砰跳。

    “那你是原谅我了?”

    柳越骁就是故意的,他拿准了柳露莹不会置他的生死于不顾的,他承认自己这样做一点儿都不男人,甚至有点卑鄙。但是,只要能够挽回他们母子二人,这一刻,他不在乎卑鄙一些。

    “我,我……我也没有怪你啊……只是……只是……”柳露莹支支吾吾地说着。

    “那我们和好吧!”柳越骁乘胜追击。

    糖糖不让柳露莹和柳越骁见面是十分有先见之明的,柳露莹的思维太简单,又怎么会是柳越骁的对手,柳越骁三言两语就能把柳露莹给绕进去了。

    这不,骗柳露莹的原谅,又骗和好,接下来,就可以直接骗进洞房了。

    眼见着自己的娘亲一步步沦陷,糖糖着急死了,可是整个人被柳越骁扛在肩膀上,嘴巴又被捂着,只能干着急。

    柳露莹纠结地张了张嘴巴,“好”字已经在嘴边了,忽然两个人闯入,打断了柳越骁和柳露莹之间的交谈。

    柳含叶和苏沫然“很不是时候”地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露莹,怎么又出来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身体不是很好,要多休息,有没有按时吃药啊?最近还有觉得哪里不太舒服吗?”

    苏沫然一上来,就拉着柳露莹问这问那。

    面对苏沫然的询问和关心,柳露莹忙回答,“我身体好多了,夫人你的药真的很管用!太谢谢你了!”

    柳露莹连忙向苏沫然道谢,思维也跟着被苏沫然带跑了。

    柳越骁看着拉着柳露莹交谈的苏沫然,脸瞬间变黑了。

    他眼看着就要成功了,露莹眼见着就要松口了,这个时候苏沫然居然跑出来!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真是……

    柳越骁咬着牙,内心无比抓狂!

    “糖糖,你怎么被人扛在肩膀上呀!”看着被柳越骁扛在肩膀上面的糖糖,柳含叶故作惊讶地说道,明明一进院子就已经看见了,却还假装一副现在才看到的惊讶模样。

    “呜呜呜……”糖糖努力地发出声音,向柳含叶求救。

    柳含叶伸手,从柳越骁的肩膀上面将挂着的糖糖抱过来,“糖糖真不乖,越骁大堂哥的肩膀怎么能随便趴上去玩呢!”

    不动声色地拍掉柳越骁的手,柳含叶成功地解救了糖糖。

    重获自由的糖糖无比欢喜,对柳含叶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反观他的亲爹柳越骁,好感没有增加,敌意倒是增加了不少。

    “小叔!你们怎么来了?!”柳越骁几乎是咬着牙问这个问题的!

    “我是陪沫沫给糖糖娘送药过来的,糖糖娘身体不好,生产后落下的病根,需要好好调理。哎,这女人生产是何等重要的事情,理应有人好好地在身边照顾着的,可怜糖糖娘,那时候身边都没有个照顾她的人,她一个人带着糖糖,连月子都没有好好坐。”柳含叶无奈地摇着头,“现在我和沫沫打算认糖糖做干儿子了,和糖糖娘也是一家人了,别人不心疼,我和沫沫心疼她,有些人不懂珍惜,不照顾好她,那就由我们来吧。”

    说着柳含叶还故意低下头问了糖糖一句,“糖糖你说对吧,我们可以照顾好你的漂亮娘的是吧。”

    闻言糖糖重重地点点头,“我会照顾好漂亮娘的!”

    柳越骁的面部肌肉猛烈地抽搐着。

    好?好个鬼啊!

    他们成一家人了,他被排除在外了!

    他是糖糖的爹呀!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