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0章 求原谅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越骁,我和几位长老商量过后决定要尝试将你身体里面可能潜藏着的灵法拔除掉。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柳狂风将他与众位长老商议之后的结论告知了柳越骁,“但是因为不能确定是不是某种灵法,也不能确定我们的做法能不能拔除那东西,这个过程里面会有一定的危险,而你的身体,也会承受一些痛苦。要不要这么做,你自己来做这个决定,我和长老们都不会干预。”

    “我愿意。”

    没有一秒钟的犹豫,甚至是在柳狂风说完的下一秒钟,柳越骁就答应了。

    他要知道!他一定要弄清楚!

    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不管有什么危险什么痛苦,他都愿意去承担!

    “那好,准备一下,今天晚上,在柳家祭坛,我与众位长老会合力为你拔除身上残留的那一丝灵力。”

    即便是柳狂风,也不知道那一丝灵力到底是不是某种灵法。

    这种事情,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

    “家主,他会有生命危险吗?”

    一直胆小瑟缩在一角的柳露莹忽然鼓起勇气问出了自己心里面的担忧。

    柳狂风这头还在思索评估着,苏沫然就帮忙回答了这个问题。

    “生命危险肯定会有的,就要看他还有没有要活下去的意志力了,要知道人在受挫的时候是很脆弱的,万一这个时候没有什么可以支撑他下去的信念,搞不好就真的挂了。”

    苏沫然平静地回答道。

    柳露莹的脸色因为苏沫然的话瞬间变得惨白惨白的。

    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越骁会出事?

    可是她不希望他有事情……

    “就算不会死,这么一折腾下来,搞不好也就瘫痪了。”苏沫然又补充了一句。

    苏沫然一脸严肃认真,煞有其事。

    柳露莹听完整个人都僵硬了。

    “这么危险?那不要去了好不好?就算真的不记得了什么事情也不要紧的!反正他这样身体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柳露莹宁愿柳越骁永远忘记一些事情,永远就这样误会着她,也不愿意他遭遇这样危险的事情。

    这种心理很奇怪,柳露莹知道自己应该是要埋怨他的,可是偏生在遇到与他性命攸关的事情的时候,她又不自觉地将他的生命安全放在了第一位。

    见到柳露莹无形之中流露出来的对自己的关心,柳越骁心中一暖。

    她还是关心自己的!她的心里面还有他的位置!

    如果,如果糖糖真的是他的孩子……

    一想到这里,柳越骁的心就忍不住颤抖,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样的可能,他甚至不曾有勇气直视糖糖这个孩子。,他怕从这个孩子的身上看到柳露莹和另外一个男人的影子。

    那种痛,深入骨髓,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那可不行,他很可能因为这件事情遗忘了一段很重要的过去,要是不想起来,他就要一辈子做一个混蛋了。”

    苏沫然双手抱胸,悠悠然说道。

    “那件事情再怎么重要也没有他的性命重要啊!”柳露莹忙反驳道。

    还能有什么东西比他的生命更加重要的吗?不过怎么样,人活着就好了,就算他一直不记得,一直误会她,一直否认糖糖的存在,但她至少偶尔还能看见他,知道他还好好地活着。

    “那也不行。”这个时候柳含叶补刀,“他刚才已经答应了,所以不管怎么样,他就一定要做这件事情,即使他现在反悔了,我也会押着他去的,我们柳家的男人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柳含叶蛮不讲理地说着,“你要是真的不放心,还是多说点鼓励他的话吧,省的待会儿他一难受就轻生。”

    不愧是夫妻俩,做的事情说的话不是一般的同步。

    可怜迷糊又单纯的柳露莹对他们两人的话都毫无怀疑,他们说什么就都信了。

    也不想想,柳越骁怎么说都是柳家嫡系的子孙,是柳含叶的侄子,要是真有这么大的危险,柳狂风,柳含叶和苏沫然还能在那里说风凉话吗?

    鼓励柳越骁的话?

    柳露莹焦急地思索着,她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鼓励柳越骁,让他在遭受创伤的时候可以再坚强一点。

    柳越骁当然知道柳含叶和苏沫然在夸大其词,但他选择不去揭穿,他也想要知道柳露莹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做。

    只见柳露莹低垂着头,绞着手指,急的额头上都沁出滴滴汗珠了。

    半晌,她终于有了动作,她踌躇着走到了柳越骁的跟前,鼓起勇气,抬头直面柳越骁。

    “你不要死好不好?”柳露莹恳切地望着柳越骁。除此之外柳露莹真的想不出还能有什么话可以鼓励柳越骁,只能直白地说出了她心里面的期望。

    这话换做别人说出来,对柳越骁来说没什么作用,可是柳露莹说出来,对柳越骁来说意义就很不一样了。

    她的眼里噙着泪水,她在极力隐忍,才让眼泪没有掉下来。

    她很容易哭,柳越骁一直都知道,他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她就躲在一个角落里面偷偷地哭。

    那个时候她的养母生病了,她很难过,可是为了不让养父更加担忧,她努力撑着。

    他曾经发誓要护着她一辈子,让她不再哭了。

    结果他还是让她哭了。

    柳越骁伸出手,轻轻地擦拭掉柳露莹眼角的泪滴,她的每一滴泪水,都是滴落在他的心尖的。

    “露莹,对不起。”

    不管真相如何,他想他应该是辜负了露莹的了。

    听到柳越骁的道歉,柳露莹不但没有破涕为笑,反而哭得更加难过了。

    “不要,知道你不是故意不认糖糖我就不生气了。”

    柳露莹以为柳越骁是故意不承认她和糖糖的,可是现在她知道他没有故意不承认,没有故意不相信她,她就不乖他了。

    “可我没有相信你,还是很该死。”柳越骁的眼底满是痛。

    说到底,自己没有相信柳露莹,甚至没有调查过这件事情,就给柳露莹判了死刑。

    如果不是柳含叶和苏沫然翻出陈年旧账,这件事情的真相可能永远都不得见天日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死?”柳露莹现在脑海里面只剩下一件事情了,那就是不要让柳越骁死掉。

    “露莹,我答应你我不会死掉的,你不要难过了好不好?”柳越骁见柳露莹哭得厉害,突然觉得柳含叶和苏沫然的玩笑看得有些过分了,露莹很容易相信别人,她相信了苏沫然,那么苏沫然说的话她很容易就相信了。

    也就是这样,他才没有办法放心她。

    “你确定吗?那会瘫痪吗?”柳露莹又问。

    “如果我瘫痪了,你会照顾我吗?”趁着柳露莹现在一门心思沉浸在关心他的心情里面,柳越骁趁胜追击。

    “可以不瘫痪吗?”柳露莹下意识地反问。

    “我是说如果,我不能走了,你会愿意照顾我吗?”

    柳露莹重重地点点头,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真好拐!苏沫然不禁在心里面想,他们这样帮柳越骁好吗?这样一来会不会有点让他太好过了?

    柳越骁的脸上不由地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他的露莹还是老样子,爱哭,傻乎乎的,很好骗,很好拐。

    柳越骁不禁想起了自己当初就是用一碗面条骗到了柳露莹的初吻的。他哄着露莹和他吃一碗面,然后抢了露莹正在吃着的面条,顺带骗到了她的吻。

    她红着脸,气呼呼地瞪着他,怨他抢她的面条,还咬她的嘴巴。

    那一年,露莹十四岁,他十七岁。

    “露莹,要原谅我。”柳越骁的手在柳露莹的脸颊上面轻轻地抚摸着,感受着她就在自己眼前的这一份感觉。

    两人正浓情蜜意的时候,柳狂风的咳嗽声打断了两人,“咳咳咳……”这年轻人啊,真是……没看见他这个老人家还在这里吗?在长辈的面前他们就不能稍微注意一下吗?

    柳狂风的咳嗽声成功地将柳露莹和柳越骁拉回到了现实。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去准备一下吧,一会儿我们就要开始了。”柳狂风提醒柳越骁,虽然不会像苏沫然和柳含叶说得那么夸张,但有些痛苦肯定是避免不了的。

    要是真的出现危险的状况,他们会马上停下来的,柳含叶也会在一旁看着,一旦出现状况,柳含叶就会出手。

    在柳家,柳含叶是可以与柳狂风相匹敌的存在,这一点,之前没有人知道,那是柳含叶有意隐瞒,现在柳含叶不用隐瞒了,自然也不需要藏着捏着了。

    “我知道了太爷爷,我有心理准备,不管会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坚持住的。”

    即使是现在,露莹都还是那么关心他,都还愿意对他好,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坚强?

    “我只有一个要求。”柳越骁又补充了一点。

    “你有什么要求就说出来吧。”柳狂风允许柳越骁提要求。

    “将露莹和糖糖带走,别让他们看见。”柳越骁要求道,因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他不希望柳露莹看到他痛苦煎熬的画面,那样的画面会带给柳露莹极大的痛苦。

    “好,就依你,我会让人将柳露莹和柳枫唐带离的,原本那个时候也不适合有太多的人在场。”

    除却柳含叶和苏沫然,柳狂风原本就没有打算让其他无关紧要的人在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