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2章 老婆最大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柳家少爷!柳含叶!

    见到柳含叶,众人都楞在了那里。z哋忚莒a桽仐荩

    就连柳幽荷都不例外。

    柳幽荷是旁系出身,而柳含叶是正正宗宗的嫡系子孙,身份地位差了不是一点点。

    和柳幽荷不同,柳含叶很少来柳城附近玩,他更多的时候都是不见人影的,他虽有顽劣的名声在外,却不是在柳城创下的名声。

    “柳公子?您怎么来了?”老板激动地看着柳含叶,双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擦来擦去的,也不知道应该放在什么地方比较好,有些过分紧张。

    “我怎么来了?”柳含叶一双黑眸扫过众人,从这一秒钟现场的格局上,柳含叶便能猜出他进酒楼前的一些状况来了,“莫非……我不能来?”

    “不是不是……”酒楼老板连忙摆手否认,其他人也跟着说不是。

    柳幽荷上前一步,面对柳含叶,她低垂着头,显露出恭敬的神情来,与方才在苏沫然他们面前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样子。

    “小叔,您是什么时候回得柳城,幽荷都不晓得您回来了。”

    “我什么时候回来需要跟你交代?”柳含叶微微眯眼睛,反问柳幽荷。

    柳幽荷听完心下一急,解释道:“小叔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柳幽荷明明不是这个意思,被柳含叶一说,便显得她逾矩了。

    柳幽荷还想解释些什么,结果柳含叶的视线已经不再她身上了,让柳幽荷只得将话闷在心里面,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柳幽荷的这一声小叔叫得顾月怜苏君诺几个人憋不大住了。

    知道这女人是柳家的小姐,跟柳含叶应该是有些关系的,虽然血缘关系隔得可能会有点远,但是听到女人喊柳含叶“小叔”的一刹那,众人还是喷了。

    叔叔辈的呀!

    看柳含叶也不比女人大几岁呀!

    苏沫然微微一笑,心下调侃,敢情这刚才是以下犯上呢。

    柳含叶见苏沫然笑,便凑过去,在她耳边低语,“有什么好笑的,别忘了论辈分有些人还得喊我一声小舅舅呢。”

    那个某人说得就是苏沫然啦。

    柳含叶是老来子,这辈分上自然就大了,柳狂风将柳含叶带回柳家,让他以柳家少爷的身份生活再柳家也不可能让辈分乱了,所以自然是让柳含叶寄名在他舅舅柳奔雷的名下的,但事实上柳奔雷其他的子女都比柳含叶要大二三十岁,甚至柳奔雷的一些孙子辈的,都比柳含叶年纪要大。

    不管是在柳家,还是在大燕,柳含叶的辈分一直都是很大的,基本上和他差不多的,都得管他叫叔叔或者舅舅。

    苏沫然回敬道,“我的那个小舅舅可真是‘疼爱’我呀!”

    回想起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再加上小舅舅这个词儿,柳含叶仿佛有电流穿过身体。

    一个不小心,想多了。

    看到柳含叶与苏沫然之间的互动,众人虽然听不见他们两个在讲些什么,可是就算眼力再差,也该看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亲昵来了。hi书网桽仐荩

    这是什么情况?众人纷纷傻眼,这女人该不会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吧?

    众人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不安。

    柳幽荷有些惊讶,一向高傲不理人的小叔怎么会同一个女子如此亲昵。

    和苏沫然说了几句悄悄话之后,柳含叶转身面向苏君诺,“君诺,把你的屠龙匕首先借给我一下。”

    “哦。”虽然不知道柳含叶问他要屠龙匕首是要做什么用,还是乖乖地将自己的匕首奉上了。

    柳含叶从苏君诺的手里面接过了屠龙匕首,柳含叶的手也握住了屠龙匕首,但是他表情没有任何异常。

    屠龙匕首是会抗拒除了他主人之外的人,但那也要看人的,不是所有人都会像顾月怜和柳幽荷这样,承受不住的,至少柳含叶就可以做到压制住屠龙匕首,让它在他的手里温顺得像一只小猫。

    “拿着。”柳含叶将匕首拿到了柳幽荷的面前,并命令柳幽荷说。

    柳幽荷一脸茫然地望着柳含叶,一时之间没能明白过来柳含叶的意思。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柳含叶的话不容柳幽荷有犹豫的余地。

    吃过苦头的柳幽荷颤巍巍地从柳含叶的手上将这把屠龙匕首给接了过来,这一刻柳幽荷的心情是极度复杂的,她不知道柳含叶要做什么,只知道这匕首会让她苦不堪言,即使是这样,她也只能顺从地将匕首拿在了手里面。

    “好好拿着,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好像听大家说,这匕首是你的,既然是你的东西,你就给我好好拿着。”

    柳幽荷闻言惨白了一张脸,双手上面传来的痛楚让她恨不得立马丢开,可是在看到站在她面前的柳含叶之后,她只得咬着牙忍下这份痛苦。

    这一刻,她都不明白为什么柳含叶要这样对她。虽然不亲,可她好歹也是柳家人呐。

    在一旁看着的其他人识趣的不敢插手,柳家嫡系大少爷要教训旁系的一个小丫头,换谁都没有权利插手。

    “那个,你是这里的捕头是吧?”柳含叶在柳幽荷还在忍受着痛苦的时候,随手一指,指着刚才打算要将苏沫然他们抓回去的捕头。

    那捕头笑脸盈盈,忙点头回应,“是的,小人是这儿的捕头。”

    “你刚才好像是说我媳妇儿和我小舅子偷了别人的东西是吧?”柳含叶问道。

    媳妇?小舅子?

    这一下捕头傻眼了,柳幽荷傻眼了,酒楼老板傻眼了,所有围观民众也都傻眼了。

    这女人是柳家少爷未来的媳妇儿?

    这还了得!

    因为众人不晓得柳含叶是靖北王,自然也不知道柳含叶已经成亲了的事情,听柳含叶说是媳妇儿,只当是打算要成亲了的对象。

    即便是打算要成亲了的,那也得罪不起呀!

    谁不知道柳含叶是柳家最受宠爱的嫡系少爷,最得现任家主和柳奔雷的疼爱,柳家上下,谁不得捧着这位少爷?

    “误会,误会!小人不知道这位小姐是柳公子您的未婚妻,要小人知道,怎么也不能怀疑她呀,若是柳少爷的未婚妻,怎会做出偷人东西这样的事情来呢?”

    捕头连忙改口,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hi书网桽仐荩

    “哦?是吗?”柳含叶眯了眯眼睛,带着疑惑地询问,“那是谁给了你这样错误的信息,竟然说我家媳妇儿偷东西的?”

    “是幽荷小姐告诉小人,小人信以为真,错把好人当贼人,还请柳少爷莫要责怪!”

    那捕头连忙回答道。

    “是吗?”柳含叶若有所思,转而又问柳幽荷身边的两个男人,“你们说说,是捕头说的那么一回事吗?是她污蔑我媳妇儿的,该不会……”柳含叶微微一挑眉,“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吧?”

    “不会不会!”

    两个男人异口同声道,一口否认这件事情和自己有关系。

    “柳少爷,污蔑也是听幽荷小姐这么说,她说这把匕首是她的东西,前几天丢了,现在却出现在了那位公子的手里,想来是那位公子偷了她的,我们不好,不该没有追查就信了幽荷小姐的话,怪只怪我们太相信幽荷小姐的了!”

    “是啊柳少爷,我们只是错信了幽荷小姐而已,是我们不好!”

    两个男人赶紧将责任推了个一干二净,绝对不会在柳含叶的面前承认自己是知道柳幽荷故意污蔑苏沫然他们的事实的,而他们两个还在那里推波助澜。

    “是吗?原来都是我的这个‘侄女’的主意啊!”柳含叶点点头,感慨着说道,“那可怎么办才好呢,我媳妇儿是我好不容易才拐回来的,现在有人欺负她,污蔑她,让她受了委屈,这我要是不处理好的话,这回头肯定要跪搓衣板的,我这细皮嫩肉的,跪搓衣板的话肯定会很辛苦的。”

    柳含叶一脸哀伤地说道。

    苏沫然嘴角抽搐,她什么时候让他跪过搓衣板了?而且还是因为这种事情……说得她好像有多么的不讲道理似的。

    了解柳含叶这男人的本性的苏沫然只能在心里面微笑着感慨,又玩上了吧?这男人的劣根性呀!

    柳含叶此言一出,众人也都跟着急了起来。

    刚才忙着将苏沫然他们赶出酒楼的老板连忙上来跟苏沫然道歉,一个劲儿地鞠躬,就差当场给苏沫然跪下来三跪九拜了。

    “这位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是小人的错,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对您有什么不敬的地方,还请您海涵,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尽管提,小人一定照办!只希望您能消消气,千万别气柳少爷,也千万别让他跪搓衣板。”

    老板开了一个头,刚才喊着要将苏沫然他们抓回去的捕头也忙上前来为自己冒失的行为道歉。

    “柳夫人,错将您当成贼人是我们的错,我们一定竭尽全力弥补我们的过失,只要您愿意原谅我们,您要我们做什么都成!”

    捕头干脆直接喊苏沫然做柳夫人了。

    紧接着,柳幽荷身边的两个护花使者也抛弃了他们要守护的那朵娇滴滴的花儿,转而来到苏沫然的身边,同苏沫然道歉,并且一改先前的态度,大肆地批评了一番柳幽荷的行为。

    “幽荷小姐这样的行为的确很不对,希望柳夫人您不要因为她这么不懂事的行为而生气,为此气坏了身体可不值得呀!”

    “我也这么认为,还有您也千万别气柳公子,方才我们大家都不知道您是柳公子的未婚妻,这才闹了这么大的一个误会。您可千万别让柳公子去跪搓衣板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全部是为了柳含叶的膝盖在奋斗。

    他们急着道歉辩解劝说,罪魁祸首的柳含叶则是笑眯眯地在一旁看好戏。

    苏沫然嘴角微微抽搐,这男人,肯定在偷笑,简直了!

    众人好像都遗忘了一个人,那就是柳幽荷,她的手上还拿着屠龙匕首,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所要承受的痛苦会成倍增加。

    “叮当——”

    匕首落地,柳幽荷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双手感觉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她再也没有办法拿住那把匕首了。

    柳含叶寻了一个视野优良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瘫软在地上的柳幽荷。

    “你这是怎么了,这匕首不是你的东西,你怎么连拿都拿不住了呢?”

    柳幽荷惨白着脸,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柳含叶的话。

    “很好奇为什么你没办法拿住这把匕首吗?”

    柳幽荷努力撑着上半身,抬起头望着柳含叶。

    “这把匕首是屠龙匕首,是上古神兵,它有自己的剑灵,名为凌天,一旦认主,除却它的主人,谁都没有办法驾驭它。”柳含叶嘴角噙着一抹嘲讽的笑,“不知道你这主人怎么当的,自己的匕首都不认得,还让自己的匕首折磨成这个样子,啧啧啧。”

    柳幽荷在柳含叶的注视下显得十分狼狈。

    她口口声声说匕首是她的,结果连这匕首的真实身份都不知道。

    柳含叶朝着捕头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捕头连忙小碎步来到柳含叶跟前,哈着腰等候着柳含叶的吩咐。

    “将她扣押在你们衙门,然后捎个信给她爹娘,让她爹娘来领。”柳含叶交代道。

    “是,是,小人一定按照您的吩咐将事情办好。”捕头连忙点头道。

    既然是柳含叶交代的,他一定会办得妥妥当当的。

    处理完了柳幽荷的事情,柳含叶等着苏沫然吃饭,被柳幽荷打扰了的苏沫然还没能将饭吃完。

    酒楼老板赶紧吩咐厨房各种加菜,苏沫然他们这一桌一时间被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色,堆叠起来,都看不见下面的菜是什么了。

    其他人也没了吃饭的心思,愣是呆呆地看着苏沫然他们大快朵颐,注视着柳含叶的一举一动。

    直到苏沫然吃完了,柳含叶起身牵着苏沫然的手,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走出了酒楼,往柳家所在的方向走去。

    直到人都走没影了,酒楼老板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刚才真是惊险,怎么就这么有眼不识泰山,将不该得罪的人给得罪了呢?真是是罪该万死。

    至于饭菜钱,苏沫然他们自然是一分钱都没有给,他们要给,酒楼老板不敢要啊!

    ★

    “刚才那个柳幽荷,是柳家的什么人?”

    跟着柳含叶走远了,苏沫然问柳含叶。

    “她叫柳幽荷吗?”

    柳含叶的回应是……他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她喊你小叔,你居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对方是谁,你这小叔做的真是……绝了。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没必要记得她叫什么名字吧?”柳含叶不认为他有必要知道那女人是谁。

    刚才那情况,柳含叶只需要知道两个信息就足够了,第一,那女人是柳家旁系的某位小姐,第二,她对他女人凶。

    柳家旁系分支很多,旁系的公子小姐一大堆,而柳含叶又对他们没有兴趣,当然不会记得了。柳含叶本来就是那种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人绝对不会多看一眼多说一句话的人。

    说得也是,众人赞同得点点头,那种女人,柳还是忘掉比较好,别说柳含叶了,他们也都不想要记得她!

    从酒楼出来之后,众人不行到了柳城前。

    柳城实际上并不是一座城池,它是柳家大宅,但是这座宅邸大到俨然一座**的城池了,所以久而久之,人们就称之为柳城。

    说这是城池真的一点都不为过,那堪比城墙的外墙,森严的守卫,比起普通城池来当真是有过之无不及。

    门口守卫站成一排,见到柳含叶到来,恭敬地行礼。

    在门外看,柳城气势磅礴,庄严肃穆,进到里面,更是让人惊讶得目瞪口呆。这一点儿都不比哪一国的皇宫差啊!

    “啧啧,看来我嫁给你不亏啊!”苏沫然笑着调侃道,“这要是离婚,还能分得一大笔家产呢!到时候我就是富婆了,可以包养十八房小白脸了。”

    众人嘴角抽搐,当着你夫君的面,你说出了你内心如此宏伟的想法真的好吗?

    柳含叶笑得腹黑,“你养一房,我就抢一房,你养十八房,我就抢十八房。”

    “你抢男人干嘛?”苏沫然扁扁嘴。

    “你的就是我的。”

    “……”

    刚进门,就有一青衫男子过来迎接他们了。

    见到柳含叶,忙迎了上来。

    好清秀的一个男人!这是苏沫然对这个青衫男子的第一印象。

    清爽的气息,甜美的笑容,亲切的眼神,给人的第一感觉很不错。看起来他应该要比柳含叶还要年长一些。

    见到美男子,顾月怜捏着下巴感慨道:“你们柳家的美男倒是不少,这一进门就看见一个。”

    男人走到苏沫然的跟前,从这么多人里面一下子就认出来哪个是柳含叶的妻子了。

    “婶婶你好!”男人笑着问候苏沫然。

    噗——

    刚才那个柳幽荷年纪不大也就算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分明比苏沫然大了不是一点点,听一个大自己十岁左右的男人喊自己婶婶,这感觉……

    如此**!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