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4章 恶惩楚卫桀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你这小贱虎!”

    楚卫桀挥鞭一鞭子一鞭子抽在小宝的身上。雪白的毛发上面染上了血色。

    小宝被抽得呜呜咽咽地,两只眼睛里面蓄满了泪水。

    呜呜呜,好痛,主人快来救它,主人快点来救它……

    小宝发出呜呜呜的求救声,奈何此时的它距离千羽迟暮已经有好远的距离了,楚卫桀特地选了个千羽迟暮看不到的角落对小宝下手,将小宝打得血肉模糊以解他心头之恨。

    楚卫桀抽得小宝连抽噎的力气都没有了,旁边的人看着楚卫桀,再看看地上的已经奄奄一息的小兽,心里面有些不忍,便出声劝诫楚卫桀,“楚二爷,算了吧,这只小老虎怎么说也是冰魄雪虎,等着千羽迟暮一死,留着自己养也不错的。”

    “千羽迟暮的灵兽就活该受到这样的惩罚!怪就怪它助纣为虐,谁知道这小贱货帮着千羽迟暮在暗地里面做了多少坏事了?”

    楚卫桀冷哼一声,惩罚这只小贱虎是理所当然的,谁让它是千羽迟暮的灵兽的?

    “可是,它还这么小。”

    地上已经血肉模糊的小家伙就只有那么一丢丢的大小,楚卫桀挥动着的鞭子都要比小宝的小腿儿来得粗了。

    “小?刚才你没有看见它变身后的样子吗?它哪里还小?”

    楚卫桀可一点儿都不认为小宝小!

    “这……”

    这人被楚卫桀堵得哑口无言。

    楚卫桀不管其他人的看法,继续抽地上的小宝,小宝无力地趴在地上,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主人,快来救小宝,小宝好痛,小宝好累……

    不知道已经挨了楚卫桀多少下,小宝的意识渐渐地模糊了,满眼泪水。

    “小贱虎,你装什么死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冰魄雪虎,起来,知道你不会死那么快的。”

    楚卫桀见小宝奄奄一息了,便踹了它几下,将它叫起来。

    小宝不是装死,身为幼年的冰魄雪虎,小宝的力量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再加上刚才吃了不该吃的丹药,此时的它生命力变得格外的微弱了。

    可是楚卫桀不这么认为,他认为他脚下踩着的这只小兽肯定是装的,以为装死就可以躲过一劫,这是动物经常使用的方法,但是骗不了他,身为千羽迟暮的灵兽,就该接受这样的惩罚,它的主人做的错事它肯定也有份的。

    楚卫桀不但没有因为小宝的虚弱而手下留情,反而下手更重了。

    一声又一声,小宝缩成了一团,小小的身体因为疼痛而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主人……沫然……

    小宝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只能在心里面呼喊着它最为熟悉的两个人的名字。

    苏沫然赶到的时候,通体雪白的小宝满身鲜血,它身下的地面也染红了一片。

    苏沫然连忙上前,将小宝从地上抱了起来。

    苏沫然?

    楚卫桀见到这突然出现的女人,眼前一亮。

    来得正好!跟她积了这么多的仇,今天她自己跑到他的鞭子下来,自找的!

    楚卫桀猛抬手,抡起长鞭,刚要落下,右臂就被一股力道给擒住了,动弹不得。

    谁?

    楚卫桀抬头,看见柳含叶。

    妖艳如柳含叶,一身艳红的衣衫。

    他什么时候过来的?为什么他没有注意到?

    楚卫桀正纳闷着柳含叶是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的面前的。

    手中的皮鞭就被柳含叶强行夺走。

    “看来,楚二爷是很喜欢用鞭子打人了。”柳含叶的嘴角噙着一抹不善的笑,让人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

    这样的笑容太诡异了,和楚卫桀所熟悉的柳含叶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

    那股子让人胆寒的气息是怎么回事?这是一个武学废材会有的吗?

    “管你什么事情?柳含叶,识相得走开一点,你身后的这个女人和你没什么关系吧。你为了一个女人要和我们楚家作对?”

    楚卫桀压下心中没由来的这股子不安,心里想着,眼前的人是柳含叶没错,没道理他的身上能散发出来折磨强悍的气势来。

    “这女人和我没关系?”柳含叶妖魅地笑了一下,“不,这女人和我的关系一点儿都不‘浅’,我们关系很‘深入’的。”

    要多深入有多深入的那一种。

    楚卫桀看着柳含叶那似妖似人的眼神,心中感觉不太好,他也说不上来这种感觉是从哪里来的。

    “刚才你好像想用这条皮鞭打我家沫沫是吧?”柳含叶问楚卫桀。

    楚卫桀打了小宝这事儿和柳含叶关系不大,小宝是千羽迟暮的灵兽,又不是他的灵兽。

    但是刚才那一刹那,楚卫桀是要打苏沫然的,这柳含叶就不能不管了。

    “我就打了,你管得着吗?”楚卫桀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否认。

    “很好。”柳含叶点点头,“那就好办了。”

    柳含叶的反应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什么很好,什么好办了?

    这个疑惑在众人的心中停留了不到两秒钟就有了答案。

    “啪——”

    柳含叶用从楚卫桀的手里抢过来的皮鞭,一鞭子抽在了楚卫桀的身上,就跟刚才楚卫桀抽小宝的时候一样。

    这一鞭子,柳含叶用上了战气,饶是楚卫桀也抵挡不住,试挡不住,试问一个战气九段的人要如何与一个已经问鼎武尊至高之境的人相抗衡?

    效果是立竿见影的,一鞭子一血痕。

    那疼痛,皮破了,肉烂了,感觉连骨头都让柳含叶给打折了。

    “柳含叶,你……”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楚卫桀就挨了柳含叶一鞭子,那疼痛,清晰地告诉楚卫桀两个不争的事实。

    第一,柳含叶不是废材,而且还是实力在他之上的恐怖存在。

    第二,柳含叶打了他,知道他是楚家二爷楚卫钲的弟弟,柳含叶还是打了他,并且丝毫不留情。

    楚卫桀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全,柳含叶优雅地挥动着手里的鞭子,第二鞭就已经打上去了。

    两鞭子下去,楚卫桀彻底清醒了,大声咆哮道:“我只不过打了那只畜生,你为一只畜生教训我?你疯了啦!”

    “那只小老虎的确跟我没什么关系。”柳含叶不否认楚卫桀的这句话,“但是你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想打我家沫沫。”

    问题在后面,苏沫然跑过来抱起小宝的那一刹那,楚卫桀是想要连苏沫然一起打了的。

    “这不是还没有打吗?”楚卫桀的确是想打来着,但是被柳含叶阻止了,他都阻止了,还想怎么样?“她那么突然冲出来,我又没看见!”

    楚卫桀为自己辩解道,无心之失,至于吗?

    “那也不行。”柳含叶的回答十分确定,“有这念头也是不对的。”

    说完,柳含叶又是一鞭子抽了过去。

    “pia——”

    声音清脆嘹亮。

    紧接着就能听到楚卫桀耐不住的叫声响起,饶是习武之人,楚卫桀也抽不住柳含叶这夹杂着战气的鞭打。

    “柳,柳含叶,算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我跟那个女人道歉!”

    楚卫桀被柳含叶打得怕了。

    这个男人真的是之前被他要挟被他吼的男人吗?

    “不行。”

    楚卫桀的哀求得到的只是柳含叶无情的否决,毫无商量的余地。

    柳含叶抬脚,在楚卫桀的腹部狠狠地踹了一脚,楚卫桀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朝着后面飞去,撞上了身后四五米远的墙壁,身体在墙壁上面砸出一个大坑。

    楚卫桀浑身都受到了重创,他挣扎着从废墟之中爬起身来,他刚直起身,又被柳含叶一脚踩在胸口的位置,又给踩回了地面。

    “刚才你打小老虎打得蛮开心的,不如换个位置再尝尝这滋味?”

    柳含叶笑问楚卫桀。

    此时的柳含叶的笑容对楚卫桀来说比任何表情都要可怕,不管他拥有多么美丽的外貌,他笑起来的模样实际上是多么的诱人,这个时候的楚卫桀的能看到的只有可怕二字。

    身体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创伤,楚卫桀连声求饶,“不要了,不要再打了,柳含叶我认错了。”

    其他人看直了眼睛,前一刻还威风凛凛的楚卫桀,这一刻已经从打人的那一个沦落成了被打的那一个了。

    楚二爷的本事他们多少也知道一些的,但是战气九段的楚二爷在柳含叶的面前就跟刚才的小老虎在他手里一样,毫无反抗之力,被打得蜷缩成了一团,嗷嗷直叫。

    楚卫桀的身体在经历了一番鞭打之后已经皮开肉绽了,真的就跟小宝的状况一样了。

    此情此景,看得众人后背发凉,然而柳含叶却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

    好可怕的男人!

    众人的心里面不约而同地有了这样的想法。

    大家识相地不上前参与,一个是楚家的楚二爷,一个是柳家的公子,楚家和柳家的事情,旁人还是不要随便插手的好。

    直到楚卫桀被打得奄奄一息,快要不行了的时候,柳含叶一挥鞭,鞭子勒住了楚卫桀的脖子。

    “过来。”

    柳含叶下达了一个简单的命令,然后拖着楚卫桀往回走。

    楚卫桀的脖子被鞭子勒住,只能被动地跟着柳含叶走,满身的伤口,只要一触碰就让他痛得不行。

    苏沫然给小宝处理了伤口,小小的身体全部被包扎了起来,小宝中途迷迷糊糊地醒来过一次,艰难地睁开眼睛,看见是苏沫然抱着它,然后又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小家伙从出生到现在都还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

    楚卫桀给它喂了麻痹神经一类的药,让它动弹不得,这会儿昏迷不醒有一半受伤的缘故也有一半是药物的影响。

    软软地身体就窝在苏沫然的怀里。

    苏沫然见柳含叶把楚卫桀给拖回来了,瞄了一眼之后说:“这一只我不负责包扎。”

    同样是遍体鳞伤,苏沫然只负责给小宝救治,至于楚卫桀,不撒几把盐巴在他身上就不错了。

    “包扎这一只纯属浪费,拖回来留着,等你怀里那只小兽醒了,让它自己来吧。”

    柳含叶很是体贴地将楚卫桀留给了小宝。

    “这小家伙很记仇的,你要给它,估计它能玩他个几天几夜。”苏沫然太了解小宝的性格了。

    小家伙还小,小孩子心性很重,而且超级记仇的。

    楚卫桀将它折磨得这么惨,等它康复,肯定会将楚卫桀玩得很惨的,这一点苏沫然用脚趾头想就能想得到。

    “随便它了。”柳含叶把楚卫桀留给小宝就是让小宝自己来报自己的仇的,它要怎么报,柳含叶才懒得管。

    因为这小家伙是他家沫沫喜欢的,他才特别给它这个福利的,别人可别想有这么好的待遇。

    苏沫然和柳含叶正说着,就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四周的建筑物都跟着颤抖了。

    声音是从不远处传来的。

    苏沫然和柳含叶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不光是他们,其他人的注意力也都被那巨大的声音给吸引了过去。

    两股强大的战气在碰撞,两个绝顶高手的战斗引发了巨大的声响。

    楚卫钲和千羽迟暮打起来了。

    即便在场的人都是天恒大陆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但的对于楚卫钲和千羽迟暮之间的战斗,众人还是看傻了眼,受惊不小。

    风云惊变,地动山摇。

    这就是绝顶高手之间的对决吗?

    扪心自问,这样的攻击,他们自己能够承受住几招?

    柳含叶的眉头微微皱起,“千羽迟暮除了战气似乎还在使用另外一种力量,沫沫,你知道他用的是什么吗?”

    柳含叶说的苏沫然也注意到了,但是苏沫然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认识他这么久,也是第一次见他使用这种力量,我不知道他除了战气之外还能使用什么奇怪的力量。”

    苏沫然发觉,自己并没有那么了解千羽迟暮。

    心里面也不由地升起了一丝害怕,对千羽迟暮的害怕。

    选择相信他是一回事,可是面对越来越陌生的千羽迟暮,苏沫然不可避免地问自己,真实的千羽迟暮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若是只拼战气,楚卫钲应该是不会输给千羽迟暮的,可是千羽迟暮竟然在使用着战气之外的另外一种力量。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那股力量,极纯,极净,像是圣洁之光。

    可是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也没有人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可以使用除了战气之外的一种力量,这超出了众人的认知。

    因为这股不寻常的力量,楚卫钲竟然处于下风了。

    怕是连楚卫钲也惊讶于千羽迟暮身上的另外一股力量吧。

    交战之中,楚卫钲受了些伤。

    反倒是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千羽迟暮毫发无损。

    “既然今天与你对上,虽然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既然打了,那么你身上的那一件天轮至宝我也要了。”

    千羽迟暮用的是陈述的语气,仿佛是在说明一个事实。

    好狂妄!

    若是寻常,大家听到有人说要拿走楚卫钲身上的那一件天轮至宝,大家只会嘲笑他自不量力。

    但是此时此刻,谁也笑不出来了,因为楚卫钲竟然处于下风!

    千羽迟暮,他的实力究竟变态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以至于连楚卫钲他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若非亲眼所见,打死他们都没有办法相信这样一个可怕的事实。

    虽然早就知道北冥宫主千羽迟暮不像是他外表看起来那么病怏怏的没有用处,也知道他已经问鼎武尊。

    但是谁曾想过他能有这样的造诣,能将楚卫钲都打败了,那么试问,整个天恒大陆,还有谁会是他的对手吗?

    “恐怕,你要失望了。”楚卫钲虽然输了,可也是一条铁铮铮的汉子,“你要的东西不在我身上。”

    属于楚家的那一件天轮至宝并不在楚卫钲的手上。

    “没有关系。”千羽迟暮平静地从自己的身上取出了他所持有的三件天轮至宝。

    葬海镯,幽鬼钗,弑月镜。

    四件宝物漂浮在他面前,众人纷纷瞪大了眼睛。

    真的是这样!千羽迟暮真的抢走了三件天轮至宝!

    他疯了吗?他是真的有那么大的野心,要整个天恒大陆都臣服在他的脚下吗?

    这个可怕的男人!

    楚卫钲紧紧地抿着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千羽迟暮,心中暗道,他要做什么?

    只见千羽迟暮嘴巴里面不知道念着什么,同时用上了他刚才在与楚卫钲战斗之中所展现出来的另外一种力量,悬浮在他面前的三件天轮至宝齐齐发出了淡绿色的光芒。

    柳含叶忽然捂住自己的胸口。

    “叶子,怎么了?”察觉到柳含叶的异状,苏沫然忙问。

    “千羽迟暮在召唤其他的天轮至宝。”柳含叶凝眉道。

    他感觉到了他身上的这一件天轮至宝正在蠢蠢欲动。

    似乎要挣脱他的身体,去往千羽迟暮那里。柳含叶知道,这肯定是因为千羽迟暮。他此时做的事情让他身上的这一件天轮至宝有了不寻常的反应。

    “怎么会这样?”柳含叶带着的那一件受到了千羽迟暮的召唤?

    苏沫然不解地望向千羽迟暮那边,是他做的吗?

    “你在做什么?”楚卫钲怒问千羽迟暮,他到底要做什么?

    “天轮至宝一共有七件,它们彼此之间能够相互感应,但只要拥有超过三件的天轮至宝,就可以召唤其他的天轮至宝与已有的天轮至宝汇合。”

    千羽迟暮回答了楚卫钲的问题。

    七件天伦至宝本来是一体的,是有人将他们分开了的,所以他们天生就拥有重新聚合在一起的能力。

    只要其他的天轮至宝距离千羽迟暮不是很远,就能够被召唤过来。

    这么一来,不光是楚紫鸾的那一件,就连柳含叶身上的那一件也保不住。

    忽然,柳含叶身上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径直飞向千羽迟暮那里。

    是凤凰翎。

    第四件天轮至宝。

    没想到率先被引过去的不是楚紫鸾的那一件,而是刚好就在旁边的柳含叶身上带着的那一件。

    柳家公子的身上为什么会有天轮至宝?!

    据他们所知,柳家并没有天轮至宝啊!

    凤凰翎的话……那不是大燕国持有的那一件吗?那东西为什么会在柳家公子那里呢?

    柳含叶就是萧天离的事情还没有被昭告天下,所以至今没有人知道柳含叶的真实身份,见到凤凰翎在柳含叶的身上,众人惊讶在所难免。

    又过了一会儿,第五件天轮至宝也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面,是属于楚家的那一件——苍焰玉。

    千羽迟暮,以一人之力,拿走了五件天轮至宝!

    本该有七方势力共同保有的天轮至宝,现在千羽迟暮一个人拿走了五件!

    加上刚才众人所看到的千羽迟暮的实力,一切都摆在眼前了,他要拿下整个天下完全是有可能的!

    众人都害怕了,不是他们没用,在面对这样压倒性的实力的情况下,他们已经无力反抗了。

    这样的千羽迟暮,还有谁能与他相抗衡?

    千羽迟暮将眼前的五件天轮至宝全部收了起来。

    还有剩下的两件分别是崇血珠和飞花配,但是崇血珠已经和白凌融为一体了,而飞花配则在天魏。

    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千羽迟暮转身离开了,除了临走前瞄了一眼苏沫然所在的地方,再也没有其他的举动。

    五件天轮至宝就在众人的面前,可是没有人敢上前,也没有人敢起歹念去抢夺。

    千羽迟暮太强了!

    这样的男人,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与他抗衡的!

    ★

    “喵呜——”

    小宝被安置在了床榻上,在暖暖的被窝里面躺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醒过来了。

    “喵呜——”

    好饿,它好饿!

    它要吃东东。

    吃货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到吃,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因为什么才被欺负了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