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2章 闹小别扭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银狼,你主子呢?”苏沫然问莫银桑。

    从皇宫出来后,苏沫然就没有见到柳含叶了,以为他会先回侯府的,可是回了侯府也没有听说他回来了。不知道他跑哪里去了。

    “主子?主子不是和夫人你一起进宫去了吗?”莫银桑纳闷了,为什么苏沫然会来问他这个问题。

    这么说来银狼没有看见柳含叶了。

    也是,以他的本事,从人身后走过都不会被人发现。诚心不想让人知道的话,谁也找不到他。

    “知道了。”苏沫然继续寻找柳含叶。

    莫银桑抓抓头,什么情况?不就进宫捉个鬼吗,还能捉出什么事情来?

    莫银桑正纳闷着,就见柳含叶从他的面前走过。

    主子不就在这里吗?

    “主子!”莫银桑连忙喊柳含叶,想要跟他说苏沫然在找他。

    “闭嘴,别让沫沫听见了。”柳含叶瞪了莫银桑一眼,他喊那么大声干嘛?

    “啊?”莫银桑愣了,“您在跟踪夫人?”

    看着状况,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可是,这不是太奇怪了吗,夫人在找主子,主子却在夫人的身后跟踪她。

    这是什么鬼?最新的夫妻闺房游戏吗?

    “我跟着我女人你有什么意见?看好你自己的女人去,要是太闲的话,我就让你滚去南方干活儿!”

    吓!

    莫银桑才不要!

    “我什么都没看到,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啊!”莫银桑抬头望天。

    莫银桑看天看了一会儿,知道柳含叶人都没有影子了,才长叹一口气。

    他才刚刚大婚耶,这么多年错过的,他都还没有补回来,这种时候让他离开君琦?开什么玩笑!

    他们夫妻爱咋咋地!他什么都不知道!

    柳含叶从皇宫里面出来就跟着苏沫然了,知道她在找他,柳含叶犹豫着要不要现身去。

    那抹四处寻找他的倩影看得他的心都揪成一团了。

    柳含叶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有些猥琐,哪有做人丈夫的,偷偷地跟着自己妻子,看着她到处找自己却不现身的?

    可是他又不想现身,于是就这么矛盾地跟着她。

    苏沫然找遍了侯府都没有找到柳含叶,柳含叶是真的没有回侯府来,还是故意让她找不到的?

    苏沫然心里面清楚,柳含叶要是诚心不要别人找到的话,谁都别想找到他。

    这么说的话……苏沫然的眼睛里面透着一丝狡黠的光芒,嘴角有瞧瞧地上扬一个很不起眼的角度。

    苏沫然停下了脚步,在院子里面伫立良久,苏沫然停下来了,柳含叶也就跟着停下来了。

    她怎么停下来了?她在想什么?

    此时的苏沫然背对着她,柳含叶看不到她的表情,更加不知道她此时的心思。

    只见苏沫然伫立了一会儿之后就转身进了房间,房门一关,柳含叶就看不到苏沫然的人,不知道她回房间去干嘛。

    柳含叶在房门外伫立了一会儿,正纳闷着,就闻到了从房间里面传出来的药香味。

    这女人在房间里面炼药了!

    她不是在找他吗?怎么去炼丹去了?

    药香味越来越浓郁,仿佛预示着里面的女人越弄越投入,彻底地将找柳含叶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柳含叶没想到竟然有一天他要和丹药吃醋,早知道她痴迷丹药了,可是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在重要性上面输给丹药。

    柳含叶冷着一张脸,一脚踹开了房门。

    看见门后的女人正撑着头看着他,她的身旁,一只香炉正在焚烧药草,让整个房间都充满了药香味。

    她没在炼药?

    而且还故意假装自己在房间里面炼丹药!

    见到苏沫然这么大摇大摆地等着自己,柳含叶除了第一秒钟的惊讶之外,心情不但没有糟糕,反而有些高兴。

    他大步流星,走上前,一把将苏沫然从椅子上面拉了起来。

    “你这女人。”

    有无奈也有宠溺,他拿她,没辙。

    苏沫然抬眼望着柳含叶,“你生气了?”

    苏沫然问他,是生气了,所以故意走掉了。

    “你说呢?”柳含叶反问苏沫然。

    他有没有生气,她能够感受到吗?

    苏沫然感觉到的,他是生气了,又不能说是生气,好像有点别扭。

    “因为我不让你和他动手吗?”苏沫然问。

    他?

    “不打就不打,谁在乎。”

    不在乎才有鬼!

    他明明就在乎!

    “哦,不在乎的话我就不说了。”

    苏沫然说完作势要转身离开。

    苏沫然刚有这个举动,就被柳含叶给阻止了。

    “唔——”

    来不及开口,就被火辣辣的吻吻去了所有的声音。

    所有的言语都被堵塞在了喉咙里面。

    柳含叶惩罚似的狠狠地亲吻着苏沫然,苏沫然身体后仰,不得不后退两步以维持身体的平衡,然而她的身后是椅子,最后不得不坐回到椅子上面。

    柳含叶还是没有放过她,她坐着,他居高临下从上面深吻着她。

    许久许久,柳含叶才停止了这个吻,两个人的身体都有一些颤动,柳含叶轻搂着苏沫然的腰,弯着腰,将自己的头架在苏沫然的肩膀上。

    “

    “他是你的朋友,但是他欺骗了你,你应该是最不开心的那个,我不希望你不开心。”

    柳含叶低低地在苏沫然的耳边说着。

    苏沫然的心里面暖暖的,他想着的是她。

    “我不太会安慰人,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应该对你说什么才能安抚你。”

    柳含叶不知道怎么安慰女人,在有些方面他是笨拙的,所以才会不想现身。

    “我知道你肯定是很在乎他这个朋友才会阻止我动手的,所以我觉得你那个时候肯定会很难过的。”

    苏沫然伸手抱着柳含叶的腰,这份温暖是别人给不了的。也只有他,会这样为她考虑,为她着想。

    刚才柳含叶一声不响就跑掉了的时候苏沫然以为他是因为她阻止他而生气,她以为他误会她站在了千羽迟暮的角度,现在苏沫然知道了,原来他想的更多的是她。

    “当然,我也承认我有一点不开心,毕竟在我娘子的心里面有另外一个男人拥有那么重要的地位,作为丈夫的我,稍稍有些嫉妒,那个家伙该死的认识我比你早。”

    苏沫然的脸上浮现了温暖的笑容,“叶子,我不是故意阻止你的,只是我觉得千羽有事情瞒着,千羽的身体状况很特殊,他活不了多久的,一个连生死都看淡了的人,突然说他有野心,我觉得很可疑,我不相信他刚才说的那些是实话。”

    依照苏沫然对千羽迟暮的了解,他没有那个野心才对的,除非他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他到底是什么病?”这件事情很多人都不知道,大家都知道北冥宫主千羽迟暮体弱多病,身体孱弱,病怏怏的,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可是没有人知道他得的什么病,。

    “不是病,他不是生病。”苏沫然的回答很出乎意料,“他的母亲是来自神域的一位神女,神域的神女是不可以与男子成亲的,但是千羽的母亲却违反规定与千羽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任的北冥宫主成亲生下了他,所以千羽的身上与生俱来就有诅咒,他能活到现在也是他父母亲费劲了心力的。”

    千羽迟暮母亲的身份是一个秘密,就连北冥宫内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苏沫然是少有几个知道千羽迟暮真实身体状况和他母亲事情的人。

    没想到千羽迟暮和神域还有这样一层关系!

    “据我所知,神域的人是不能够私自离开神域的,神域的神女就更加不用说了。”

    “千羽告诉过我,他的母亲离开神域是为了执行一个任务,神域要她寻找一个人。”

    然后她遇见了千羽迟暮的父亲,两人相爱,再到违背神域的命令,私自留在了北冥宫。

    “这么说来,十五年前,前任北冥宫主和宫主夫人过突然过世应该另有内幕。”

    “嗯。”苏沫然点点头。

    兴许,那两人还都活着。

    “算了,千羽那个病秧子的事情管那么多干嘛,现在他拿到葬海了,皇甫逸也就安全了,那群闹事的也该消停了,东华国的危机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应该是解决了。”

    “叶子。”

    “嗯?”

    “你刚刚是不是就跟着我,所以你这么快就破门而入了。”

    “有吗?”咳咳,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我想要守株待兔的时候,可没有想过兔子会这么快出现。”

    “你这女人!”柳含叶无奈地摇头,也不想想,知道她可能会不高兴,他怎么放心放她一个人?不跟着她怎能么行?万一因为千羽迟暮的事情她伤心了难过了……

    虽然事实是她很了解千羽迟暮,所以没有真的受伤,但是当时柳含叶并不知道嘛,所以肯定是不放心的。

    苏沫然看着柳含叶那一脸无奈的表情,觉得他真是可爱极了。

    主动圈住柳含叶的脖子,献上香吻一枚。

    “别玩火。”柳含叶刚想说让苏沫然别太过火了,就发现苏沫然已经不规矩起来了,“你手放哪儿呢!”

    柳含叶哑着嗓子咬着牙。

    “放它该放的地方。”苏沫然仰头,笑着。

    该死的女人!

    “大白天的,你想玩死我啊?”

    “又没让你憋到晚上。”

    “呃?”

    “那边有床的……”苏沫然在柳含叶的耳边小声地回答道。

    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