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2章 苏婉茹之死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可能,你不可能还活着的!”

    太后看着柳含叶,连连摇头,她不愿意相信萧天离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没有死你们看起来很失望。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柳含叶用出奇冷静的神情望着眼前的两个人,

    这两个人,是害死了他父母的凶手,就造就了他童年噩梦的人。

    他恨他们,并且恨了很多年,伴随着这份恨,他也隐忍了很多年。

    他谨记母亲最后同他所说,不要报仇,不要让自己的手染上不应该染的血迹。

    他不该让他的父母所爱着的这一片山河染上鲜血。

    他是还活着,不仅还活着,还在他们两人的眼皮底下生活了很多年。

    看到如此平静的柳含叶,银狼是很惊讶的,他在面对萧缜和太后的时候竟然可以保持理智的状态!

    通常,面对萧缜或者是太后的时候,柳含叶都不可避免地变得冷酷起来,变成了玄离的模样。

    也正是这份区别,让很多即便是接触过柳含叶的人,都分不清他和靖北王之间的区别,因为两人给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

    是什么?

    是什么让柳含叶在萧缜和太后的面前依旧维持着理智?

    是什么让柳含叶克制了自己的心魔?

    他还以为他再度出现在萧缜和太后面前的时候是会以玄离的姿态,却不曾想,这一次,他站在这两个人面前的时候,竟是以他本来面目见他们的。

    “不,你根本脚步是朕的皇弟,朕的皇弟早在十几年前就被一场意外的大火烧死了。”萧缜拒绝承认面前的人是萧天离。

    不管是或者不是,他都不会让他是的!

    “你不认得我,不知道我手里的东西你是否还认识。”柳含叶将传国玉玺拿在手上。

    传国玉玺!

    萧缜找了十几年的传国玉玺就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萧缜目带血丝,传国玉玺,传国玉玺!传国玉玺竟然在这里!该死的传国玉玺!

    “他不就是柳家公子柳含叶吗?”

    这个时候,人群之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柳含叶那妖冶的模样,凡是见过他的人,都对他印象深刻,很少有人见过之后会忘记,所以绝对不会认错,他是柳含叶,柳家公子!

    南方柳家,何等显赫的大家族?

    这下大家想明白了,原来太子一直藏匿在柳家,柳家是皇后的娘家,若是柳家,的确是有能力避开大燕,保护好太子不被萧缜知道!

    因为即使是身为大燕皇帝的萧缜也没有能力对柳家如何。

    这么说来,这个人真的是太子萧天离?!

    柳家?

    萧缜心中发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竟然是被柳家藏起来了,被柳狂风藏起来了,难怪可以瞒天过海!

    柳含叶,萧天离,萧天离,柳含叶!

    遗诏在,传国玉玺在,萧天离在!

    好,很好,真的很好,都齐了,都齐了!

    “皇上,这是真的吗?请皇上告知我们真相!”御史大人站出来质问萧缜。

    大家都等着萧缜——他们伟大的皇帝的回答,事实是否就是像萧释和萧天离说的那样,他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并且还打算杀掉自己的太子弟弟,然后登上皇位。

    萧缜笑了,阴寒的笑意在他的脸上蔓延开来,诡异的感觉让众人从心底发寒。

    “萧天离,十几年前让你逃了,让你多活了这么多年,今天朕会让你死得更彻底一些的。”

    杀机现,走到了这一步,萧缜的确没有了否认辩解的余地,那么……就让这个孽种死得彻底一些!

    萧缜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阻碍自己的人,萧释是,萧天离更是!

    阴风瑟瑟,距离萧缜较近的后妃及大臣站立不稳,萧缜强大的气息逼着众人不得不后退远离。

    刚刚上前来质问萧缜的御史大人更是直接被震退了好几步。

    萧释伸手扶住了被震退的御史大人,“你们先离开这里。”

    不光是御史,其他人也要赶紧离开这里。

    要他们赶紧离开是为他们着想。

    “好,好。”御史大人连连点头,顾不得别的,和其他大臣赶紧离开祭天台。

    感觉到危险的众人纷纷撤退,跑下祭天台,就连萧缜的一些后妃也明白危险,不敢停留,连滚带爬地逃开了。

    一时间,祭天台上一片混乱,众人四处逃窜。

    萧缜阴冷一笑,他强大的战气撼动着整座祭天台,巍峨的祭天台开始颤抖。

    混乱之中,后妃乱作了一团。

    顾君琦被身旁的人撞到,失足从祭天台上跌下,祭天台有六七米高,若是掉下去,会粉身碎骨的。

    一双臂膀及时接住了下坠的人儿。

    顾君琦抬头,对上一双她熟悉的眼眸,虽然戴着靖北王爷的面具,虽然只能看到他的一双眼睛,但顾君琦知道,这个人不是靖北王,而是……

    “我先带你离开这里。”银狼不过问顾君琦是否同意,直接将她抱了起来,然后飞身离开祭天台。

    这里很危险,他必须先带她到安全的地方去。

    “其实你没有必要做这些的,我早就说过了,我会沦为萧缜的后妃与你无关。”顾君琦不怨别人,她走到这一步,她理应自己承担后果,不管是莫银桑,还是别的什么人,她都不怪。

    “月怜在京城,我带你去她那里。”银狼回避了顾君琦的话题。

    “月怜?她怎么会在这里?”顾君琦惊讶地看着银狼。

    “对不起,她来了好一阵了,我一直瞒着你,没有告诉你。”

    银狼没有让顾家姐妹知道,也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向他们两个交代。

    “她……还好吗?”许久不见自己的妹妹了,顾君琦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惶恐。

    她是一个不称职的姐姐。

    好不好……银狼没法代替顾月怜去回答,但是就他所知道的,顾月怜应该还不错,每天和苏君诺吵吵小架,然后一起练武修炼。

    “一会儿你就可以见到她了。”银狼专心使用轻功带着顾君琦往沁馨别院去。在那里,有顾月怜和苏君诺在,他们两人可以保护好她,他这之后还有事情要做。

    可以见到顾月怜,顾君琦又惊又喜,她的脸上难得地浮现出了一个笑容来,“莫公子,谢谢你。”

    顾君琦的道歉让银狼觉得无比的苦涩,莫公子……谢谢……

    她曾是他要娶的女子,只因他年少轻狂,只因他不满自己的婚姻大事被安排,他离家出走,抛下她一个人面对千夫所指,最后奕京城容不下她,她被迫远走他乡。

    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做错事情的人是他。

    他又有什么资格听她的一声“谢谢”?

    银狼抿嘴不语,对不起,君琦,对不起……

    ★

    祭天台摇摇欲坠,在混乱之中,那上面只剩下萧缜,萧释和柳含叶三人了。

    祭天台下,萧缜的御林军和靖北王的亲兵陷入了混战。

    不死神兵被灭,鬼隐七公子被除,手握重兵的靖北王挥军攻城,一夕之间,萧缜一无所有。

    “小离,看来我们可以并肩作战一回了。”萧释轻笑着对身旁的柳含叶说道。

    “不要叫得这么亲昵,我和你没有这么熟。”

    柳含叶回应。

    “我们不熟吗?”

    小时候他都白抱他了吗?

    “我和把我家沫沫推出来的混蛋没什么交情。”

    别以为柳含叶不记得了,要不是萧释,苏沫然怎么会被萧缜盯上?拿着定国无双的苏沫然成了众人眼里的肥肉,这还不都是萧释害的,虽然萧释这么做有他的理由,可别想这么容易就被原谅了!

    萧释笑得无奈了,他所熟悉的小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记仇了?

    “萧缜所修炼的武功并非寻常功夫,一会儿要小心了。”

    对于萧缜的武功,萧释了解的也不是很深,萧缜此人手段阴狠,就连他修炼的武功也不例外。

    这一点,现在柳含叶就已经能够感受到了,第一次遇到有着这样黑暗感觉的战气。

    “别让我来救你就行。”

    这两人还有心情说话?“萧释,萧天离,你们谁也别想逃。”

    暗黑色的战气笼罩了整个祭天台,即使是在祭天台上,都能感受到那上面三股强大的力量的波动。

    苏沫然看了一眼祭天台上的柳含叶和萧释,这是他们三人之间的事情,就交给柳含叶和萧释来解决吧,现在她需要做的事情是……

    苏沫然在人群之中搜寻她要找的人的身影。

    “苏沫然,你在找什么呢?”

    苏婉茹莲步走到了苏沫然的跟前。

    她们都是苏家的小姐,细数过往,两人之间还真有不少的恩怨羁绊。

    “苏沫然,你知道从那一天之后,我每天都在想什么事情吗?”苏婉茹笑着问苏沫然。

    那一天,是苏婉茹被送离开奕京城的那一天。

    是苏沫然,是苏沫然毁了她的一切!

    如果不是苏沫然,她会是太子妃!

    都是苏沫然不好,她为什么不死在外面,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还要来抢夺本该属于她的东西?

    “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苏婉茹的眼里面载满了兴奋,她真的等很久了,她已经在脑海里面幻想了无数种苏沫然的死法了!

    苏婉茹目光变得狠戾,她要杀了苏沫然!亲手杀了她!

    苏婉茹周身笼罩着阴冷的气息,这种感觉……

    苏沫然蹙眉,看着眼前的苏婉茹,又对比了祭天台上的萧缜,强度有所不同,可是感觉很相似。

    “你用了什么奇怪的修炼方法?”苏沫然能够感觉到,苏婉茹肯定是用了不寻常的修炼方式,以至于她的战气给了这种黑暗阴沉的感觉。

    而且,苏婉茹的战气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竟然有了这样大的突破,以苏婉茹的资质,在这段时间里面,竟然一跃成了九段的绝顶高手,肯定有不寻常的地方,恐怕和她的修炼方法有关。

    “奇怪吗?不,它很有效不是么?”苏婉茹冷笑,“嫉妒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打败南宫炎的时候是八段吧?”

    “是萧缜教你的?”

    苏婉茹现在给她的感觉和萧缜很像,有九成可能是萧缜教苏婉茹的。

    “没错,是皇上传授我的,我倒是十分感谢他的,因为他给了这一次的机会,让我可以找你报仇,还有就是,他帮我提高了修为。”

    苏婉茹很满意她现在的情况,现在她似乎有些明白了,自己之前的确是太弱小了,也不够狠戾,所以才会给了苏沫然喘息的机会,让她回来咬了她一口。

    她应该像皇上那样,更加强大,更加狠绝,不管是苏沫然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人,只要敢挡在她面前的,她都应该毫不留情地将他诛杀!

    至高者的道路,就是要用别人的血肉铺垫起来的!

    苏婉茹看着苏沫然的目光就像是秃鹰盯着上腐肉的目光一样,让人觉得恶心,不舒服。

    苏婉茹的战气透着一股暗黑的邪恶之气,蔓延开来,强大而又邪恶诡异的战气像是无数黑色的手掌缠上苏沫然的身体,像是要将苏沫然拖入无尽的深渊里面。

    苏婉茹媚笑着,“苏沫然,痛苦吧!让我好好地看看你痛苦的表情,让我好好地看看,你是怎样煎熬着死去的!”

    看着苏沫然变成了网中之鱼,苏婉茹表现得相当兴奋。

    很好,就是这样,苏沫然,痛苦吧!去死吧!

    苏沫然感受到了疼痛,身体在被一股力量撕扯着。

    “这就是你的力量?就只有这样一点程度?”

    苏沫然轻笑道。

    什么?

    苏婉茹瞪大了眼睛,苏沫然竟然在笑?本该痛苦针扎的她,为什么脸上还是一副很轻松的样子。

    “苏沫然,你做了什么?”苏婉茹不相信自己的力量对苏沫然不起作用。

    “我承认你进步了,但是……”苏沫然低头看着正在侵害自己身体的苏沫然的战气。

    冷笑一声,以自身力量将这股讨人厌的战气震开。

    苏婉茹是进步了,但是别忘了,苏沫然也在进步!

    十段武尊?

    怎么可能?!

    苏婉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明明上次在奕京城的时候,苏沫然都还只有八段的实力,她用了那样的方法,才让自己在这样短的时间里面变成了九段的绝顶高手,可是苏沫然……她竟然已经十段了?怎么会……

    “想要靠着你从萧缜那里获得来的力量杀掉我,还不够。”

    苏沫然冷眼看着苏婉茹。

    “苏沫然,你做了什么?为什么?”苏婉茹不敢相信,苏沫然竟然已经迈入武尊之境了!

    九段和十段,一阶之差,却犹如隔了一道天堑!

    苏沫然没有武器,便用自身的战气凝聚成了一条鞭子,握在手中。战气突破十段,便是迈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到达武尊之境之后,也意味着对战气的掌控能力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地,可以利用自身能力凝聚,变换战气。

    苏沫然扬手,一鞭子抽在了苏婉茹的身上。

    战气凝聚而成的鞭子比一般的鞭子更加坚韧,抽在身上会有深入皮肤,直达骨髓深处的疼痛感。

    “啊——”苏婉茹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同时一股黑色的东西从她的身体里面跑了出来。

    这是什么?

    苏沫然停下来观察,这难道跟苏婉茹身上的不同寻常的战气有关系?

    苏沫然正纳闷着,就见苏婉茹忽然爬向身边的尸体。

    祭天台下,萧缜的御林军在与靖北王的亲兵战斗,现场有不少倒地的尸体,苏婉茹瞄准了距离她最近的一具尸体。

    苏婉茹直接扑到了死者上面,然后用自己的嘴巴对着对方的嘴巴。

    她在干什么?

    “丑女人,你身上不是带着一块驱散一切邪恶秽浊之物的石头吗?”

    这个时候,金凰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看在它暂时委身给她做灵兽的份上,它就大发慈悲一点帮帮她吧!

    蛮荒魂石?苏沫然随身带着。听到金凰这么说,苏沫然将它拿了出来。

    “你用它试试。”金凰说。

    用蛮荒魂石吗?

    苏沫然拿着蛮荒魂石,利用蛮荒魂石的力量攻击正在对现场的死者做着某些奇怪的事情的苏婉茹。

    被蛮荒魂石的圣洁之光击中的苏婉茹发出了极其凄惨的叫声。

    这叫声比刚才要惨烈百倍。

    大量黑色的东西从苏婉茹的身体里面跑了出来,在那一刹那被蛮荒魂石的圣洁之光驱散。

    “这女人在吸食尸气,将尸气用做自己的力量来使用,她那不寻常的力量就是这么来的。”金凰难得大方地跟苏沫然解释了一下,“汲取了死者的尸气也就等于禁锢了死者的灵魂,这个女人的身上背负着无数死者的灵魂,无法往生的死者灵魂久而久之就会积聚怨气晦气,那股怨气晦气,一个弄不好,就会把她的身心都给蚕食了。不过看起来她做这种事情的时间也不是很长。”

    苏婉茹的这种修炼方法是萧缜教给她的,所以她这么修炼也是不久前的事情。

    这么说来……萧缜的那股力量也是如此……

    苏沫然望向祭天台的方向,那里刀光剑影,三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激烈地冲撞着,周围的空气都变了,风云变色。

    不同于苏婉茹这个半吊子,萧缜用这种方法修炼肯定不是短时间的事情了。

    叶子……苏沫然抿唇,臭叶子,你要是敢输,我保证不打死你!

    苏沫然回过头来看苏婉茹,受了一次蛮荒魂石攻击的苏婉茹还活着,但是功力却大大地退步了。

    这种事情在正常人的身上是不会发生的,但是苏婉茹的这一身修为来得不寻常,她从死人身上吸收聚集起来的尸气被蛮荒魂石净化了一部分,所以她的力量也跟着减退了。

    “不,我的力量,我的力量!”察觉到自己的力量的消退,苏婉茹的表情变得有些疯狂。

    这是她吸收了近百人之后才换的的力量!

    苏婉茹转过头,恶狠狠地盯着苏沫然。

    苏沫然!可恶的苏沫然!

    她要杀了她!她要杀了她!

    苏沫然正要走近苏婉茹,走了一半,停下了脚步,苏婉茹的样子很不对劲。

    苏婉茹的嘴唇和指甲开始变黑,脸却反而更加白了。

    “丑女人,这女人迷失了,她一迷失她身体里面的尸气和那些被她禁锢住的充满怨气和晦气的灵魂就开始反噬了。”

    金凰提醒苏沫然道,语气十分不屑,哎,真是愚蠢的人类。

    “姐……”苏君诺从远处跑了过来,因为想要帮忙,苏君诺实在待不住,就赶过来了。

    然后苏君诺看到了这一幕。

    “姐,她……”苏君诺还能认出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苏婉茹,可是她已经变得不像苏婉茹了。

    “待在我身后。”苏沫然没有跟苏君诺多解释,只是将苏君诺拉到自己的身后。

    “姐,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苏君诺没有藏身在苏沫然的身后,他不是小孩子了,他有勇气面对这些事情了。

    “你想知道吗?”

    金凰出声跟苏君诺说道。

    谁在说话?

    “是谁?”苏君诺见不到金凰的身影,只听得有声音从苏沫然的身体里面传出来。

    “本大人是高贵美丽,优雅大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金凰大人!”金凰自我介绍道,“暂时是你的丑姐姐的契约灵兽。”

    后面那句是补充。

    金凰?那不就是姐姐和柳含叶早上要去找的东西吗?

    原来它已经做了姐姐的契约灵兽了呀!

    既然是姐姐的契约灵兽,那就是自家人了。

    “我姐姐哪里丑了,我姐姐是绝世大美女!”苏君诺纠正道,“对了,你是不是知道情况,你能告诉我婉……苏婉茹她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小帅哥,你要是给本大人暖床的话,本大人就考虑告诉你。”

    金凰傲娇道。

    暖床?

    一只灵兽还妄图荼毒根正苗红的好青年?

    “我不会暖床,你能不能先告诉我啊?”苏君诺一本正经地问道。

    “算了,看在你小子潜力不错的份上,本大人就勉为其难告诉你一次。你看到的那个女人吸食尸气来提升自己的力量,然后现在心智迷失,体内的不详之气暴走,她呀,快要认不认,鬼不鬼喽!”

    苏婉茹变成什么模样横竖跟金凰没什么关系,所以金凰纯属看好戏,咱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这种女人爱怎么死怎么死,不关它金凰大人的事儿!

    苏君诺听完金凰的解释后,怔了好一会儿。

    再度看向苏婉茹的目光里面尽是无奈,同时还夹杂着一丝的悲悯。

    苏婉茹的可恨的,同时也是可悲的。

    苏君诺绕过苏沫然,走上前一步。

    “婉茹姐姐。”苏君诺对着已经变了模样的苏婉茹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称呼你了,今天,我再这样称呼你最后一次。爹爹很疼你很爱你,可是你知道吗?你不是爹爹的亲生孩子,爹爹是把本应该给沫然姐姐的关爱给了我们。这个时候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要跟你说,你的恨,你的嫉妒,从一开始就很无理取闹。”

    苏君诺一直都知道,可是他从来都藏在自己的心里,没有告诉过别人。

    眼前的苏婉茹身体在被尸气蚕食,在腐化。

    苏君诺的话她应该是已经听不到了。

    被蚕食的她一点点地失去了意识,一点点地,在众人的面前死去,死状极其难看。

    ★

    太后趁乱在大内高手的掩护下逃走。

    离开祭天台之后直奔皇宫而去。

    安全起见,太后选择了隐蔽的小巷。

    “快点,你们动作快点!”太后催促身边的人,祭天台那边已经一片混乱了,她必须赶紧离开!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拦住了太后和簇拥着她的大内高手们的去路。

    “什么人?”太后惊慌,躲在了众高手的保护之中。

    情况混乱,黑衣人是敌是友?

    面前的黑衣人摘下了面罩,却是一张太后陌生的面孔。

    “你是谁?”太后问,她不记得眼前的这个男人。

    “你应该没有见过我,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却不浅。”苏易澈说道。

    他来过大燕,以东华国使臣的身份,但是那时候的太后还是贵妃,而且是一个形式上的贵妃,并没有见过苏易澈。

    说到两人之间的关系,先皇后收养萧玥的时候因为自身无法生养的事实,对外称萧玥是贵妃所生,是大皇子萧缜的亲妹妹,所以萧玥名义上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女儿。

    那么苏易澈与太后的关系,当真算是不浅的了。

    “你到底是谁?还有,你想要干嘛?”太后警惕地看着苏易澈。

    “我是苏沫然的父亲。”苏易澈道明了自己的身份。

    苏沫然的父亲?

    他是……

    明白了苏易澈的身份后,太后冷笑道:“哀家当是谁,敢情是那小贱人寻的情人!”

    “你可以说我,但不要侮辱玥儿。”苏易澈无所谓自己被别人怎么看,但是不容许有人侮辱萧玥。

    说起来真是可笑,他曾一度相信玥儿与人私奔了的事情,也算是侮辱了她的吧?

    “别说的那么好听!”太后冷哼一声道,“说得好像你有多宝贝萧玥似的。”

    “我的确没能保护好她,也没有做到始终如一地相信她,但即便是这样的我,现在依旧不容许别人在我面前侮辱她,你若是不信,大可以试试,我这话的真实度。”

    说着,苏易澈以普通人无法捕捉到的速度出手,手中软剑瞬间夺走两个人的性命。

    看着护在自己跟前的两名大内高手倒地,太后受惊不小。

    “你想要干嘛?”太后识时务地没有再去碰苏易澈的逆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