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乘龙快婿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被请来做评委的城主府的药师先检查了苏沫然的成果。

    众人屏气凝神,紧张地等待着结果,如果苏沫然这边对了的话……那剩下的两人就肯定没戏了的。

    只见那评委端详着苏沫然所配的药品愁来愁去的。

    忽然只见评委激动地冲着众人宣布道:“对的!苏小姐的药品是正确的!”

    全场欢呼!

    太让人感到意外了,没有想到苏沫然的竟然是对的,从最开始,大家就没有看好过苏沫然,可是偏偏是这个大家不看好的人一连通过了两关!

    华妍昕和谭振华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苏沫然配出了正确的药品也就以为着他们两个肯定没有胜利的机会了。

    谭振华朝着苏沫然递过去一个祝贺的笑容,大方地承认自己在这方面不如苏沫然,虽然有些小遗憾,但谭振华恭喜苏沫然的笑容是真诚的,毫不虚假的。

    华妍昕则是笑不出来,她倒是不介意输掉比赛,她来的时候也没有觉得自己一定要赢,可是输在苏沫然的手里,让她觉得十分不舒服。

    紫贤真人在评委宣布苏沫然配出的药品正确的那一刹那,两眼一白,差一点就昏过去了。

    谭振华没有胜利的机会了,就意味着他们天御门想要通过赢得比赛将七彩曼陀罗拿回来的想法打水漂了!

    因为苏沫然和楚彦博是同时完成的,所以虽然现在评委已经确认苏沫然配置没有错,但如果楚彦博同样配置成功,苏沫然就不能算是唯一的胜出者了。

    楚彦博咬着牙,该死的,苏沫然她怎么可能会配得出来呢?楚彦博不想相信苏沫然能够完成他也完成不了的题目。

    该死的,居然让他和苏沫然一起胜出,这样的结果让他觉得好不甘心啊!

    验证过苏沫然的药品之后,评委又来到了楚彦博的跟前,验证楚彦博的药品。

    楚彦博的表情不太高兴,但那是以为苏沫然和他一起胜出了,对于自己的成品,还是十分有自信了,他的药品百分百正确,不可能有错误。

    评委拿着楚彦博配置出来的药品看了又看,半天,又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楚彦博。

    “看我干嘛?快点宣布结果吧。”心情不是很好,连带着说话的口气也不是很好了。

    楚彦博有些不耐烦,赶紧地,把结果给宣布了就完事。

    “楚公子,很遗憾,你配置的药品是错误的。”评委很遗憾地说道。

    之所以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楚彦博,是因为楚彦博配置出来的药品根本和他们要求配置的药品效果截然不同,真不知道他在推算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按照他的这个配比,这药,根本就一点用处都没有,不能算是正确的药品,这对一个九级的药师来说,本来是不应该犯的错误才对。

    什么?楚彦博的药品是错误的?

    楚彦博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同时嘉宾席上的楚卫桀也猛然站了起来,他儿子配置的药品怎么会是错误的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喂,你是不是什么地方弄错了,有没有仔细看,我的药品怎么可能会是错误的呢?”楚彦博指着自己所配的药品质问评委,搞什么啊,他的绝对是正确的呀!

    评委无奈地摇摇头,很肯定自己没有弄错,两者相差太远了,想要弄错也难,不过他也能理解楚彦博的心情,毕竟这楚家公子心高气傲,很难接受自己输给别人的事实,可以理解,完全可以理解。

    这个时候,苏沫然悠悠地走到了楚彦博的跟前,将自己手上的那一张残方拿给楚彦博看。

    楚彦博瞥见苏沫然手上那张残方的第一眼,脸色就变了。

    他家下人从苏沫然那里偷窥来的药材名称没有错,用量也没有错,可是……顺序错了!

    十味药和他们对应的用量反了!

    苏沫然刚才不曾彻底打开过手上的残方,看药方的时候都是打开一点点,瞄见一眼那么看的,苏沫然先以从上到下的顺序将药材名称看完,然后以从下到上的顺序将对应的用量看完。

    楚家下人不知道情况,记下用量的时候也按照从上到下的顺序记下了,并且将这个结果传达给了楚彦博。

    所以楚彦博配药的时候,苏沫然那里的十味药的用量全部都是错的。配药这种事情,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十种药的用量全部用错,就算药师对每一味药的处理方法都正确,最后配出来的也不可能是正确的!

    “苏沫然你!”楚彦博这一瞬间明白肯定是苏沫然搞得鬼!

    “我怎么了?”苏沫然反问楚彦博,“我只是让你看看我手上拿到的残方,这样你也许就能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了而已。”

    楚彦博敢说苏沫然搞鬼的事情吗?苏沫然愿意用什么样的顺序看她拿到手的残方那都是她的事情,你们偷窥苏沫然手上的残方,然后反过来被苏沫然给耍了完全属于活该!

    楚彦博在看过苏沫然手上的残方之后当然知道自己错了,不但知道配方错了,而且还知道他们被苏沫然给耍了!

    该死的苏沫然!

    楚彦博咬牙,瞪着苏沫然。

    “我宣布,本场药师大赛的胜利者是苏沫然!”评委最后宣布了比赛的结果。

    顿时场下一片欢腾之声,谭振华也走过来向苏沫然道贺。顾月怜跑到广场上面来,场上面来,直接一把抱住苏沫然,“好啊沫然,你深藏不露啊!虽然上次我就知道你可能是懂一些的,没想到你还是高手,把那些所谓的顶级药师全部战趴下了,哈哈哈!”

    顾月怜说着还特意用挑衅的眼神看了楚彦博和华妍昕,再让他们狗眼看人低,再让他们总把他们是顶级药师挂在嘴边看不起别人,结果呢?他们这些顶级药师还不是在药师比赛上面输给了沫然?

    顾月怜笑得开心,楚彦博和华妍昕的脸色十分难看,同样脸色难看的还有楚卫桀,他的儿子竟然在药师比赛上面输给了别人?

    在楚卫桀看来,这是一件十分丢人的事情,他们楚家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最好的,身为在医药方面十分出众的世家,楚家怎么能够在这样的比赛上面输了呢?而这样的事情却是真真实实地在他的眼皮底下发生了。

    正在众人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的时候,忽然,城主府急报。

    “报——城主,小姐不见了!”城主府的人在发现尹雪依不见了的第一时间连忙赶来向尹龙渊报告。

    什么?尹雪依不见了?

    尹龙渊猛然从座位上面惊起,他的宝贝女儿不见了?

    “怎么回事?”凶猛的怒意让尹龙渊整个人看起来都十分恐怖,一瞬间让现场的温度降到零点。

    “回城主大人的话,有人趁城主府守卫松懈的时候掳走了小姐,和小姐一起不见的还有苏公子。”守卫将情况一五一十地报告给尹龙渊听。

    苏君诺也一起不见了?

    闻言苏沫然走了过去,“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那守卫面带窘迫之色,“城主府换班的空挡,有人伪装成城主府的守卫混进了城主府,等我们发现有人混进去的时候,发现小姐已经不见了,当时小姐和苏公子在一起,所以苏公子也被一起带走了。”

    “封锁全城,我要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尹龙渊的声音震慑全场,玄关城的人都知道,尹龙渊宠爱妻女是出了名了,谁敢动他的妻女,谁就要做好被灭满门的心里准备。

    “是!城主!”领了尹龙渊命令的守卫连忙下去进行部署。

    顾月怜听闻苏君诺也被掳走了,心里面有些担心,拉着苏沫然的手,在苏沫然的耳边小声地问苏沫然,“沫然,我们要怎么办?”

    苏君诺也被掳走了,他们不能坐视不理吧?

    “他们跑不了。”苏沫然的手掌心里面不知道何时多了一只小虫子,是顾月怜没有见过的品种,小虫子在苏沫然的手掌心里面很是乖巧的样子。

    “沫然,这是什么?”顾月怜好奇地问。

    “能帮我们找到君诺的好向导。”苏沫然说着合上手掌,“我们走。”

    尹雪依不见了,估计尹龙渊也就顾不上比赛奖品的事情了,七彩曼陀罗苏沫然还是等事情结束之后再管尹龙渊要好了。

    嘉宾席上,紫贤真人有些紧张,他紧张和城主府的人的紧张是不一样的,绑走尹龙渊的宝贝女儿的人就是他们天御门的人,他当然也知道如果让尹龙渊知道是他们天御门绑架了尹雪依会是怎么样的后果,也因为这样,他们行事才要格外的小心,只为拿到七彩曼陀罗,千万不能暴露了身份,不然他们天御门可就要完蛋了!

    ★

    黑暗狭小的空间里面,苏君诺醒了过来,他刚想要动一下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人被塞到了一个空间很小的地方,手脚好像还被什么东西给绑住了,四肢舒展不开。

    这一动,苏君诺发现身边还有一个软软小小的身体。

    “唔——”尹雪依嘤咛了一声。

    身边的小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尹雪依。

    “小依?”听得声音,苏君诺认出了在他身边的人是小雪依。

    尹雪依听到苏君诺的呼唤声才渐渐醒过来,睁开眼睛却什么都看不到,四周一片漆黑。

    “哥哥?”尹雪依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眼前的情况是一头雾水。

    “小依别怕。”苏君诺安抚小雪依道,他猜想他们应该是被什么人给绑架了。

    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留在城主府的他后来被拐去陪小依了,然后有一群人鬼鬼祟祟的,被他发现了,再然后……

    是了,记忆到这里中断了,那之后苏君诺就昏迷了。

    这么说来,他们是被人给劫走了?

    苏君诺能感觉到颠簸,仔细听,能够听到马蹄声和车轮转动的声音,可见他们此时此刻很可能是在路上。

    “二师兄,现在怎么办,另外那个男人看见了我们几个模样,在交易结束之后我们要怎么处理他?”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本来只是想把尹雪依给绑了的,让尹龙渊用七彩曼陀罗来交换尹雪依,只要不被她看到我们的长相就没事了,可谁想到还会遇到一个男人,更糟糕的是,他还看到了我们几个的长相。”

    另外一个男人犯愁道。

    他们两个是天御门的弟子,这一次负责将尹雪依给绑走,可是在绑架尹雪依的过程中出现了差错,他们被刚好在场的苏君诺给看到了样子,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将苏君诺也带走,不然他们天御门绑架尹雪依的事情要是败露的话,他们天御门会遭到尹龙渊那个恐怖的男人的报复,满门被灭的。

    “要要不,我们……杀……了那个男的?”女人说这话的时候自己也虚。

    “不太好吧,这男人是无辜的耶,这种滥杀无辜的事情……我真做不出来。”男人纠结地说道。

    “那怎么办?不能杀,又不能放了,我们总不可能关他一辈子吧?”女人也知道杀一个无辜的人不太好,可这不是没办法嘛?

    “要不……我们和他谈谈?如果他愿意为我们保密的话,我们就放了他?”男人想了想,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那万一他出尔反尔,我们放了他之后他就立马去和尹龙渊告密怎么办?”女人质疑道,他们又不认识这个男人,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可靠可信任,万一他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那他们天御门上下就都完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天御门也算得上是名门正派了,这一次做出绑架勒索的事情也是无奈之举,但是杀害无辜的人,实在不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

    苏君诺将外面那一男一女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七彩曼陀罗。

    黑暗中苏君诺虽然看不清楚尹雪依,却能够感受到她娇小的身体。

    苏君诺思索过后,做了一个决定。

    “喂——外面的,你们不就是想拿到七彩曼陀罗,又怕被尹城主给追杀吗?我有一个好主意,你们要不要听一听?”

    苏君诺不知道外面那些人是用什么容器关着他和小雪依,但既然他能够听到外面的人说话的声音,他这样喊外面的人应该也可以听得到的。

    车厢前面,负责赶车的天御门的二弟子秋寒和三弟子玉晓晓听到从马车箱子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两人都顿了顿。

    秋寒和玉晓晓对看了一眼,眼神中有困惑有思索。

    然后秋寒问了:“你说你有主意?说来听听。”

    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箱子里面的苏君诺听到外面的人有意要和他交谈,知道自己有机会说服他们了。

    “你们想要的七彩曼陀罗过了今天之后就不是尹城主的东西了,你们绑架他的女儿根本就是绑错了人了。”苏君诺道。

    秋寒和玉晓晓知道苏君诺说的这话没有错。

    “没错,七彩曼陀罗作为药师比赛的奖品,今天过后就是胜利者的东西了,刚才我们已经收到消息,比赛结果已经出来了,但是七彩曼陀罗现在还在尹龙渊的手上。”秋寒回答道。

    “那样你们就得罪了尹城主了,其实你们大可不需要这样做的,因为你们可以直接跟今天比赛胜利的人索要七彩曼陀罗,这样一来你们就没有必要得罪尹城主了。”苏君诺说道,“我问你们,今天获胜的人是不是一个叫做苏沫然的女人?”

    苏君诺昏迷的时候比赛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苏君诺想外面的那两个人应该是知道比赛结果的。

    “没错,你怎么知道的?”秋寒奇怪怎么苏君诺会知道,他们也是刚刚才收到消息的,这男人被他们绑走的时候比赛的结果应该还没有出来才对的。

    “因为那个获胜的人是我的姐姐,我知道我姐姐肯定会赢的。严格算起来,七彩曼陀罗现在是我姐姐的东西了,你们完全没有必要绑架城主的女儿,你们直接用我去要挟我姐姐,让她把七彩曼陀罗交给你们。”

    苏君诺说道,现在先不管别的,先让他们把小雪依给放了再说。

    秋寒和玉晓晓闻言顿住了,不会吧?这么巧?

    “城主府最近有几个客人你们一查就知道了,我是在城主府被你们绑走的,我的身份你们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可以确认了,是不是今天赢得比赛的人的弟弟根本瞒不了人。”苏君诺为了使外面的人相信他,又补充道。

    黑暗的箱子里面,尹雪依将苏君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哥哥是为了让那些人放了她,所以故意告诉那些人这些的,这样她可能会没事,可是哥哥他就……

    本来哥哥可以没事的,可是现在,他却要代替她被这些人绑架……

    尹雪依感觉自己的鼻子酸酸的,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但是她又不得不告诉自己,不能哭。

    秋寒和玉晓晓听完苏君诺的话,觉得事情很可行,这样一来,他们至少可以避开和尹龙渊的冲突,得罪几个无名小辈和得罪一个尹龙渊比起来,前者要划算太多。

    “二师兄,我们改变计划吧,放了尹雪依,拿这个男人要挟苏沫然,让苏沫然把七彩曼陀罗交给我们。”于晓晓越想越觉得这样做会更好。

    “等等,你不觉得这男人的行为有些奇怪么,好好的,他为什么要说出这些来,这样一来他自己就成了我们的肉票了,他自己更加危险了。”秋寒心里面还有疑虑。

    毕竟没有人会傻到让自己的处境变得更加危险。

    苏君诺听到外面男人的声音,皱了皱眉,然后大声道:“我当然知道我说出这些我自己的处境会变得更加危险,但是这样你们就可以放掉我喜欢的女孩子了,知道不?”

    苏君诺说这话的时候只是单纯地想要外面的人相信他,没有考虑到太多。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尹雪依瞪大了眼睛,小脸红扑扑的,刚刚君诺哥哥说喜欢……她?

    尹雪依羞得抬不起头来,还好现在她被人关在没有光的箱子里面,没有人看见她烫到不行的脸蛋。

    秋寒和玉晓晓听完,相视一笑,原来如此啊!都是情字惹得祸!可以理解,完全可以理解哈!

    想通了,秋寒也就不再犹豫了,和玉晓晓两人让马车停了下来,然后两人上车。

    在打开箱子之前,秋寒和玉晓晓忙将脸给蒙上,免得让尹雪依看见他们两个的长相。刚才在城主府里面的时候他们两个因为要假扮城主府的守卫,为了不让自己太明显,两人都没有蒙面,不蒙面反而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一蒙面就等于告诉别人他们两个是刺客。

    不过不巧的是,在他们靠近尹雪依企图下手的时候让苏君诺给撞了个正着,这才暴露了自己。

    箱子打开,尹雪依被玉晓晓从箱子里面抱了出来。

    “哥哥……”尹雪依看着大箱子里面的苏君诺又一次被关了起来,心里面很难受,哥哥都是为了她才会变成这些人囚禁的对象的……

    尹雪依知道现在她不能乱动,应该乖乖地按照君诺哥哥的意思从这伙人的手上离开,这样她就可以去找爹爹,让爹爹来救君诺哥哥了。

    尹雪依出人意料的乖巧倒是让秋寒和玉晓晓松了一口气,要是她闹腾起来他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尹龙渊的女儿他们是能不伤害就别伤害。

    玉晓晓将尹雪依放到了路边上,解开了捆绑着尹雪依手脚的丝带——为了不弄伤尹雪依,他们绑尹雪依的时候都没敢用粗糙的麻绳。

    四周已经是山林,怕尹雪依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玉晓晓还特地指着路的一边对尹雪依说道,“这里是回去的方向,你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就可以下山了,下山后立刻找人带你回城主府。”

    玉晓晓在心里面感慨,他们这绑匪当得也不容易。

    尹雪依听完看了看回去的路,然后不等玉晓晓再说别的,就往回跑了。

    看见因尹雪依跑掉了,玉晓晓和秋寒在心里面松了一口气,当然他们眼前的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掉,现在得赶紧转移地方,尹雪依这一回去就等于是暴露了他们的去向了,另外他们还要通知师傅计划改变的事情。

    ★

    尹雪依一路快跑下山,刚到山脚的时候,遇见了正要上山的苏沫然。

    “沫然姐姐!”看见苏沫然,尹雪依连忙跑过来。

    “小依?”看见尹雪依,苏沫然惊讶了一下,“你没事了吗?君诺呢?”

    “沫然姐姐,君诺哥哥为了让那群坏人放我走,就跟他们说他们想要的七彩曼陀罗在沫然姐姐你的手上,他们拿他当人质就可以了,然后,然后……”

    小依越说越着急。

    苏沫然眯了眯眼睛,听明白了尹雪依的话,也知道她弟弟苏君诺这么做的用意。

    苏沫然对苏君诺的做法基本是认同了,不管怎么样,他这么做至少保证了小雪依的安全。

    臭小子还不赖,已经学会保护女人了。

    “那臭小子现在还和绑架你们的人在一起对吗?”苏沫然问尹雪依。

    小雪依连忙点头,“是的,君诺哥哥还在他们的手上!”所以现在君诺哥哥的处境应该很危险。

    “小依你先别急,我现在去找你的君诺哥哥,你先回去你爹那里。”苏沫然对尹雪依说道。

    这小丫头要是再不出现,她爹就要把玄关城给翻过来了。

    尹雪依闻言慌乱地点点头,她知道现在她去找爹爹才是最好的选择。

    苏沫然没再和尹雪依多说,两人匆匆别过,苏沫然在见过尹雪依之后就上山去了。

    而尹雪依继续往家走去,不等尹雪依走到城主府,出来寻找尹雪依的守卫就发现了她,连忙去通报尹龙渊。

    尹龙渊完全是飞着来到他女儿的身边的,玄关城的百姓只看到有一道黑影在头顶上方飘过,不知道那是急着去见自己宝贝女儿的城主大人。

    尹龙渊飞身来到尹雪依的跟前,一把将尹雪依给抱了起来,吓死他了!

    “爹,我没事,可是君诺哥哥有事!”尹雪依知道她爹很担心她,可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尹雪依尽可能简单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和尹龙渊说了一遍。

    尹龙渊闻言,严肃的脸上多了几分欣赏之色,不管怎么说,苏君诺保护了他的女儿,光这一点,就值得嘉奖。

    “小依别急,爹这就派人去追,不会让那小子有事的。”尹龙渊拍拍小雪依的背,安抚她的情绪,“小依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尹雪依摇摇头,她没有事情。

    女儿平安回来了,尹龙渊心里的石头就落下了,但是尹龙渊不会不顾苏君诺的安危,保护自己的女儿的人,他尹龙渊也会全力相护!

    苏君诺那小子他觉着挺不错,上一次保护了小依,这一次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来,也属实难得。看小依的样子好像蛮喜欢那小子的。

    苏君诺人还没有找到,尹龙渊心里头已经开始盘算起给自己女儿提前预定一个夫婿,让苏君诺做他尹龙渊的乘龙快婿的事情来了。

    ★

    被关在箱子里面的苏君诺在心里面计算着时间,过了好一会儿,他觉得小雪依应该已经走远了之后,他忽然大声地说道:“哎……你们这次的绑架行动恐怕要落空了!”

    苏君诺突然的一句话让人不由地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没有告诉你们吗?苏沫然虽然是我的姐姐,可是我们两个的感情一点都不好的!”

    什么?他说他和苏沫然的感情不好?

    闻言,秋寒不得不再次让马车停下,回过头,秋寒质问苏君诺,“你什么意思?”

    “我和苏沫然名义上面虽然是姐弟,可我们两个一点儿姐弟情分都没有,不光没有,我们两个的关系还很不好,她是护国将军府的嫡出大小姐,而我是二夫人所生的庶子,我的母亲还曾经差点害死她,你说我们姐弟两个关系怎么可能会好?”

    秋寒和玉晓晓闻言不淡定了,如果苏沫然和这个男人的关系不好,那他们还怎么拿他去要挟苏沫然?

    “你和她关系不好,你们怎么还一起出门?”玉晓晓质疑道。

    “你以为我愿意啊?她这次出远门是被逼的,大燕皇帝赐婚她和靖北王,她要被嫁到大燕去了,路途遥远,她怕有危险,就找我这个没地位的庶子做她的免费保镖喽。”

    苏君诺继续胡诌他和苏沫然的关系,故意让秋寒和玉晓晓以为他和苏沫然的关系其实很不好。

    听到苏君诺的抱怨,秋寒和玉晓晓的心被揪了起来,秋寒走进车厢,将关着苏君诺的箱子打开,抓着苏君诺胸前的衣服,一把将里面的苏君诺给拎了起来,“臭小子,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刚才你可不是这么告诉我们的!”

    “刚才么,那不是为了让你们相信我有利用价值,好让你们放走小依。”苏君诺大方承认自己是故意欺骗他们的。

    他骗他们放走了尹雪依,结果他自己半点儿利用价值都没有?

    气愤的秋寒将苏君诺从马车里面拖了出来,丢到山路边。

    “你小子,给我再说一遍!”秋寒生气地说道,该死的,他们居然相信了这小子的话将尹雪依给放了回去!

    天呐,这样一来他们夺回七彩曼陀罗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吗?

    秋寒气苏君诺,也气自己会这么笨,就这样上了当。

    “我说……就算你们拿我要挟,我姐姐也不会把七彩曼陀罗交给你们的,所以你们的计划泡汤了。”苏君诺仰起脸,身为阶下囚还笑得一脸灿烂。

    该死的!

    秋寒生气,真想狠狠地揍苏君诺一顿,可是就算把苏君诺给揍死了都没有用了,现在这个时候尹雪依趴是已经回到城主府了,有过这一次的事情,城主府的戒备肯定更加森严了,他们想要再潜入城主府将尹雪依给绑走就会比登天还难。

    被随意丢在草地上的苏君诺在秋寒和玉晓晓生气的时候小心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因为一路上都被关在箱子里面,他都不知道自己被他们带到了什么地方了。

    周围是山林,四下里没有人烟。

    而最重要的是,苏君诺发现绑匪一共就只有两个人,虽然一直都只听到两个人的说话声,但是苏君诺不能保证马车外面还有没有其他的帮手。

    现在苏君诺知道了自己的对手有多少人,身边也没有了小依,没有了后顾之忧。

    苏君诺使劲挣断了束缚着自己手脚的绳子,猛然从地上跃起。

    秋寒和玉晓晓正在生气和烦恼,却见苏君诺突然自己挣断绳子起来了。

    这小子,居然是战气五段的高手?

    因为两人都不曾见过苏君诺出手,也没有注意到这一方面的事情,故而没将苏君诺当一回事,谁想他小小年纪,竟然是战气五段的高手了。

    普通的绳子对战气五段的高手来说已经无效了,他们可以自行挣断绳子。

    眼前的少年清秀俊朗,虽然相比于成熟男人他还多了那么一点点的稚气,可是此刻他的气势却一点儿也不输人。

    “看来我们小看你了。”秋寒沉声道,他的确是小看了这个男人了,不然一开始也就不会让他给骗了,“不过,你想要从我们两人的手上逃脱还要看你够不够本事了。”

    秋寒和玉晓晓两人和苏君诺一样,都是战气五段的高手,二对一,苏君诺毫无优势。

    面对两个和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苏君诺知道这样的情况对自己来说有一些勉强。不过苏君诺不会因此就放弃努力而乖乖束手就擒的。他的确是处于劣势,但这样的劣势还不是太悬殊的。

    只要有一线可以拼的希望,他就不该向眼前的困难低头。

    这一战既然不可避免,苏君诺选择迎难而上。

    苏君诺一出招,便显示了与他年龄不符的成熟招式,这些日子以来,苏君诺的战气突飞猛进,进步神速,当然他的剑术也没有因此荒废掉,每一招每一式他都耍得有模有样。

    秋寒和玉晓晓是惊讶的,没想到这少年看起来年纪比他们要小,可是剑招一点儿都不弱,一连过了十余招,面对秋寒和玉晓晓师兄妹两人的配合进攻,苏君诺竟也没有立刻败下阵来。

    连着交手了二十几招,虽然秋寒和玉晓晓处于优势,却也没能取胜。

    “二师兄,我们没时间了。”玉晓晓提醒秋寒道,在他们和苏君诺交手的这会儿,城里面不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了。

    秋寒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师妹,我们用天御三式!”

    天御三式是天御门的一门绝学,两人配合使用的时候威力会翻倍。

    玉晓晓稍稍犹豫了一下,她有些担忧眼前的少年会经不住他们的天御三式而丢了性命,可是……他们没时间浪费了。

    苏君诺不太清楚秋寒和玉晓晓口中的天御三式是什么,可隐约也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苏君诺的预感是正确的,两人合力使出了天御三式,剑招比之先前的更猛更快更烈。

    这一招苏君诺要怎么接?

    手中剑只来得及去挡下玉晓晓的攻击,可是在这个时候,秋寒的剑已经来到了苏君诺的面前。

    长剑刺入苏君诺的胸口,鲜血渗出,瞬间染红了胸前。

    秋寒不想要苏君诺的性命,所以在关键时刻,他连忙收住剑,没让剑身继续没入苏君诺的身体。

    因为秋寒最后的收招,苏君诺虽然挨了一剑,可伤得却不严重,伤口只有几分深。

    正在这个时候,苏君诺感觉到胸前有什么东西在发烫,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那是他自己淌出来的血的温度,可是随着温度越来越高,苏君诺发觉是别的什么东西在发烫。

    苏君诺低头,正想要摸一摸胸口是什么东西发出了这么不同寻常的热量的时候,胸口的位置忽然发出一束耀眼的光芒,让他睁不开眼睛。

    怎么一回事?

    同样被震惊到的还有秋寒和玉晓晓,他们两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震撼到了。

    苏君诺闭着眼睛,凭着自己的感觉去自己的怀里掏东西。

    右手握到了那发烫发光的东西,原来是之前他从剑冢里面取走那把生锈了的匕首!

    秋寒看着苏君诺拿到手上的那柄发光的匕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二师兄,这是什么?”玉晓晓忙问秋寒。

    秋寒茫然地摇了摇头,他和玉晓晓一样,不知道苏君诺拿在手里的东西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匕首上面原本是锈迹斑斑的,可是沾染上苏君诺的血的地方出现了裂痕,而那耀眼的光芒就是从这裂痕之中发出来的。

    随着光芒越来越盛,裂痕也在不断地扩大,匕首上面的绣也开始掉落,渐渐地露出了匕首本来的面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