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 柳含叶的未婚妻?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随着药师比赛的临近,玄关城变得比以往更加热闹了。

    热闹繁华的大街上人头攒动,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一抹清丽的倩影格外引人注目,这等倾城的美人儿想要无人注意都难。

    “请问,柳公子他在这里吗?”华妍昕一出声,便是如黄鹂出谷一般动听美妙的声音。

    一声声,扣人心弦。

    此时此刻,华妍昕所在之处,正是柳家的在玄关城里面的一处酒楼。

    “我家公子不在这里,不知道小姐您是哪位,找我家公子有什么事情吗?”酒楼的主管小心询问问这话的人的身份。

    柳含叶的性子大家都知道,他不喜欢无关的人打扰到他,所以主管不会随便透露柳含叶的信息给别人知道,尽管来问的人是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

    “我姓华,是凤城华家长女,如果您有柳公子的消息,可以告诉我吗?”

    凤城华家的人!原来不只是人长得美,出身还十分高贵,凤城华家那是天恒大陆上面数一数二的世家大族啊!

    凤城华家和南方柳家齐名,除此之外还有临都楚家,南林千羽家。

    酒楼主管得知前来询问的人是凤城华家的小姐,眼里多了几分恭敬,却依旧没有更改自己的说辞。不管对方是谁,只要不是他们公子上心的人,都没有用,他们公子可不管她是谁。

    “小的知道了,如果有公子的确切消息小的一定会告知华小姐的。”主管很有礼貌地回答道。

    “那就有劳了。”虽然没有问到什么,华妍昕还是和对方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华妍昕在酒楼里面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点了几个小菜,打算要在酒楼里面待着碰碰运气,说不定能够碰上柳含叶也说不定。

    柳含叶如今就在这玄关城里面,这样的话她可以见到他的机会就大很多了。

    药师比赛是家人要她来参加的,她本身兴趣并不大,但是听说柳含叶如今人就在玄关城,她觉得自己的这一趟总算没有白来。

    华妍昕这么一个大美人儿独自一人坐在酒楼之中,周围的人频频朝着她看,而华妍昕却丝毫没有去管周围的人用什么样的目光看她,专心地等她要等的人。

    “姐,我打听过了,他们说这家酒楼的饭菜是整个玄关城都出了名的。”

    苏君诺走在前面,领着苏沫然和顾月怜进了酒楼。

    顾月怜看了看眼前的酒楼,评价道,“看这酒楼的模样倒是挺气派的,至于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还得亲自尝一尝,验证过才知道。”

    “反正我又没让你来,我只是叫我姐姐来而已。”苏君诺轻哼一声,谁要她满意来着,她自己要跟着来的!

    “干嘛,这店是你开的吗,就只准你来没准别人来吗?”顾月怜很是不服气地说道。

    “那你自己坐一边去,爱在哪儿在哪儿,离我远一点。”

    “谁说我要和你和在一块儿的,我是和沫然在一起,我们女人和女人在一起,你这小屁孩一天天跟着你姐姐才比较有问题。”顾月怜说着一把挽住苏沫然的胳膊。

    “就你也能算是女人吗?”

    “你这小屁孩才没有资格评价呢!”

    苏沫然实在无语,他们两个要吵就吵,干嘛还非要拉上她呢?能让她的耳根清净一会儿不?出来觅个美食而已,他们两个就不能稍微消停一会儿吗?

    她可怜的耳朵啊!

    在苏君诺和顾月怜的吵闹声中,苏沫然踏入了这家据说十分美味的酒楼。

    苏沫然一进门,便引来了不少目光,酒楼中其他用餐的客人便纷纷在心中感慨着,今儿个是什么好日子,怎么吃个饭就能撞见这么多的美女?

    这屋里面已经坐了一位了,现在门口又进来两位。

    已经坐着的那位美艳如花,而刚进来的这两位,走在前面的那个,着实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清丽脱俗,简约干练的装扮,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身上没有佩戴任何首饰,两手空空,却莫名给人一种十分耀眼的感觉。

    苏沫然不喜欢纷繁的装扮,虽然芸儿几次都想要帮她换一个发型,但苏沫然还是习惯最为简单的发型,或者直接绑在了一侧,要么绾一个简单的发髻,后面的大部分头发都是披散着的。

    至于另外一位,虽然不及其他两人这么脱俗,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豪迈而不羁,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一直注意着门口位置的华妍昕在看见苏沫然他们的时候神色也有了些许的变化,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进城的时候柳含叶就替他们几人交的进城税。

    如此说来,至少他们几人和柳含叶是认识的,而且……依照柳含叶的性子,是不会随便同人说话的,更不要说帮着别人交进城税了。

    “几位客官,真不好意思,这两天人有点多,这店里面没有空余的位置了。”小二走上前来招呼苏沫然他们,有些为难地说道。

    没有多余的位置了吗?看来来得很不是时候。

    这时,华妍昕也走了上来,主动向苏沫然他们打招呼,“几位,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坐一起。”

    华妍昕指了指她的那一桌,她只有一个人,而苏沫然他们有三个人,刚好够位置坐满一桌。

    有人愿意拼桌那对小二来说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顾月怜看见华妍昕的第一眼就认出来她是那天城门口的四个男女之中的一个。

    “是你?!”顾月怜对楚彦博的印象极差,那天差点就跟楚彦博动气手来了,如果不是柳含叶刚好出现的话。所以自然的,顾月怜对华妍昕也就没有什么好感了。

    苏沫然看了一眼华妍昕,很美的一个女人,几句话,就体现出了她不凡的谈吐,如果苏沫然猜测得不错的话,眼前的女人应该是一位出身名门的千金小姐。

    “城门口的那件事情对不起了。”华妍昕主动就城门口插队的事情向顾月怜道歉。

    “对不起?”顾月怜见华妍昕突然主动道歉,狐疑地眯起了眼睛,“你以为一句道歉就没事了吗?”

    “很抱歉,那天是我们不好。”华妍昕没有做出过多的解释,很有诚意地向顾月怜道歉。

    顾月怜看着对方这么有诚意的道歉,一时间也不好再发作,顾月怜就是这么个人,嫉恶如仇,但是只要一旦对方有诚意地道歉了,她就不太好意思再和对方计较了。

    “算了,反正惹恼我的人是和你一起的那个男人不是你。”顾月怜扁了扁嘴,不再跟华妍昕计较这件事情了。

    见顾月怜原谅了,华妍昕露出了微笑,然后又询问苏沫然和苏君诺,“两位呢?”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到苏沫然人已经走过去坐下来了,叫了小二开始点菜了。

    显然苏沫然没闲工夫跟人纠结之前的事情,吃饭皇帝大。

    “把你们这里的招牌菜色都上一份。”苏沫然对小二说完,看了一眼还伫立在门口的苏君诺和顾月怜,“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嘛,在门口站着又不会填饱肚子的。”

    不是苏君诺和顾月怜反应慢,而是你苏沫然反应有点快好么,这边和华妍昕谈话还没有结束,你就已经自己坐过去了……他们没跟上节拍也是理所当然的。

    待到四人都在桌子前坐了下来,一桌的俊男靓女,实在是养眼。

    华妍昕就坐在苏沫然的对面,此时的华妍昕还不清楚苏沫然和柳含叶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

    “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华妍昕,不知道几位怎么称呼?”华妍昕询问道。

    “我叫顾月怜,我对面这个臭小子叫苏君诺,然后这边这个是他的姐姐苏沫然。”顾月怜介绍道。

    苏沫然自顾自吃东西,一点儿要和华妍昕交谈的意思都没有,而苏君诺一向不擅长和陌生人交谈,于是就学他姐姐,吃自己的东西,反正有话唠顾月怜在,不会冷场的。

    华妍昕从刚才开始就在苏沫然的身上倾注了比较多的注意力,只是苏沫然好像对美食的兴趣比对她要多多了。

    在华妍昕十多年的人生当中,一向都是周围人的焦点,备受关注,很少有人会对她这么冷漠,这样的人她到目前为止只遇见过两个,除了苏沫然之外,还有一个人就是柳含叶了。

    “对了,你们与柳公子是怎么认识的?”华妍昕试探性地询问道。

    问柳含叶?顾月怜和苏君诺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其实他们还不算是认识柳含叶的,至少他们和柳含叶属于基本没有交集的,尤其是顾月怜,跟柳含叶话都没有说上两句,而苏君诺的话,被柳含叶欺负过一次,被柳含叶救过一次,剩下的就和顾月怜差不多了。

    于是顾月怜和苏君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苏沫然,话说他们好像也还不知道苏沫然是怎么认识柳含叶的。

    苏沫然正在低头吃东西,忽然感觉到了有三道炙热的视线汇聚在了她的身上,一个个的,不吃饭不吃菜,都看着她干什么,她又不好吃。

    苏沫然抬起头,“干嘛?”

    “沫然,你是怎么认识柳含叶那只妖孽的啊?”顾月怜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把他的衣服给扒光了。”苏沫然一脸平淡地回答道。

    “咳咳咳……”正在喝汤的苏君诺闻言被呛到了。

    刚刚姐姐说什么,她把柳含叶的衣服给扒……扒光了?

    听到这话,华妍昕半晌没有消化过来,她惊讶地看着苏沫然,依照柳含叶的性格,他不会随便让人靠近他,男人女人都一样,更不要说是扒光他的衣服了,这在华妍昕看来是完全没有办法想象的一件事情。

    “不会吧沫然,第一次见面你们就这么凶猛啊!”顾月怜一脸震惊加八卦地看着苏沫然,这也太……猛了一点吧?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吗?问题很大好不好?

    “听起来,苏小姐与柳公子好像很熟悉的样子?”华妍昕追问道。看来眼前这三个人中和柳含叶比较相熟的就是苏沫然了。

    “不熟。”苏沫然很肯定地回答。

    她和柳含叶熟吗?答案是否定的,苏沫然对于柳含叶的事情知道的很少,他是她的小舅舅的事情她也是昨天才确定的。

    那样一个男人,突然一天发现,他是自己的舅舅,换做是谁都比较难适应。

    昨天他流淌在她肩膀上面的眼泪苏沫然到现在似乎都能感觉到那种温度。

    华妍昕听苏沫然说自己和柳含叶不熟,心里不由地放心了不少,虽然她不太相信柳含叶会对哪个女人动心,可是刚才那一刻,她还是莫名地紧张了一下。

    看来自己是太紧张了。

    “那苏小姐知道柳公子他现在人在何处吗?那日他先我们一步进的玄关城,我想见他,可不知道他住在玄关城的什么地方。”华妍昕接着又问道。

    就算顾月怜再怎么粗线条也察觉到了华妍昕对柳含叶的在乎了。敢情她会这么客气地请他们过来一起坐是因为想要打听一些关于柳含叶的事情。

    这个认知让顾月怜变得不那么愉快了,感觉自己好像是让人耍了,刚才她还觉得华妍昕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美丽小姐,可是一想到她做这些都是有目的的,顾月怜对华妍昕的好感一下子降了下来,心中同时还生出了一些厌恶的感觉来。

    “你想要找柳含叶干什?”说这话的时候,顾月怜的脸上多了些警惕。

    顾月怜是一个不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什么样的心情全部都写在她的脸上。

    “我是他的未婚妻,只是,他好像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这门亲事,而且也不太愿意见我。”华妍昕有些伤感地说道。

    未婚妻?

    柳含叶的未婚妻?!

    那个柳含叶,自己有未婚妻了,竟然还跑来招惹苏沫然,实在是太可恶了!

    “柳太可恶了!有未婚妻不认,还跑来招惹沫然!该死的柳含叶,看我不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拿他的骨头去喂狗!”顾月怜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果然,和那个莫银桑在一起的男人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的!顾月怜转过头来对苏沫然说,“沫然你听到没有,柳含叶那男人不仅长得妖孽,人品更差!”

    华妍昕注意到了顾月怜的措辞,她说柳含叶“招惹”苏沫然,招惹这个词用在男人对女人上面,恐怕就不那么单纯了。

    也是因为顾月怜的这句话,华妍昕的心头莫名一紧。

    “哦。”苏沫然淡淡地“哦”了一声,和顾月怜那火冒三丈的反应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哦?

    就这样?

    “沫然,难道你不再说点别的吗?柳含叶他这么混蛋!”顾月怜可不觉得这件事情是什么小事情。

    “他还常说他喜欢采花,晚上闲着没事就要出门溜两圈做做采花贼呢。”苏沫然悠悠地补充了一句。

    有个未婚妻?那算个什么事儿,柳含叶还称自己是夜夜采花的男人呢。

    苏沫然不是顾月怜,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比起眼前这个今天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苏沫然更加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自己和柳含叶相识以来自己所看到的所认识到的柳含叶。

    苏沫然的反应大大地出乎华妍昕的预料,她原以为自己都这么说了,苏沫然至少会生气,就算不生气,也会追问一些细节的问题,可是她却平淡得像无风的湖面,不起一丝波澜。

    “顾小姐,你误会了,柳公子他不是那样的人,他和苏小姐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不清楚,但我是他的未婚妻的事情他一直都没有承认过,这是我家长辈和他的长辈私底下商量的事情,他并不认同。所以不能怪他不理我的。”

    见顾月怜火气很盛,华妍昕忙解释道。

    “我呸,不管是什么原因,长辈们都定下来了,他要么干脆想办法把婚约给取消掉,不然的话,你现在就是他的未婚妻,那他就不能对你不理不睬不管不顾的!”顾月怜越想越觉得生气。

    其实顾月怜会这么生气和她姐姐的事情有很大的关系,她姐姐和莫银桑是奉旨成婚的,结果莫银桑在大婚当日逃走了,留下她姐姐一个人受尽嘲讽。

    就是因为莫银桑的不负责任,才害得她姐姐……

    联想到自己的姐姐的事情,顾月怜更是恨不得现在就去把柳含叶找出来暴打一顿。

    华妍昕微微低头,“抱歉,我不是有意惹你生气的。”

    说着,华妍昕特地看了苏沫然一眼,却见苏沫然的脸上异常的平静。华妍昕心想,这个苏沫然要么是真的和柳含叶没有什么,要么就是缺心眼吧,不然不会如此无动于衷的。

    华妍昕在这样的一番交流之后在心里面给苏沫然一个定义,徒有其表。

    这样的话,她就放心多了。若是柳含叶真的对别的女人上了心,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喜欢柳含叶,很早之前就喜欢上了,虽然柳含叶的目光不曾在她的身上停留过,但这些年,因为柳家和华家的关系,她偶尔也能静静地注视着柳含叶。

    她愿意相信,自己有一天可以让他看见自己的,她这么期望着。

    她拥有和他相当的家世,在各方面她也努力让自己和他媲美,同时,因为他天才废灵体质无法修炼,她刻意荒废自己的武学,转而向药师发面发展,为的就是不让他会因为武学修为不及她而有心理压力。

    至于未婚妻的事情,她说了谎,她不是柳含叶的未婚妻,即使是长辈之间也不曾约定过这样的事情。

    她爹是有主动向柳家的长辈暗示过这样的事情,可是柳家的长辈的意思似乎是柳含叶自己的婚事他们不参与由他自己来做主。因为她的女子,她爹不能做得太明显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不关你的事情,错的是柳含叶!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就应该被千刀万剐!”不明真相的顾月怜还在那里骂着无辜的柳含叶,可怜柳含叶自己连华妍昕是谁都不知道。

    顾月怜说着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抓起自己的佩剑,饭也顾不上吃,便要冲去找柳含叶,然后将柳含叶“千刀万剐”。

    见火爆脾气的顾月怜气冲冲地跑出去,苏沫然和苏君诺表现得格外地淡定。

    把柳含叶千刀万剐?她不被柳含叶丢进腌菜缸里面腌上一天或者挂在树上晃荡一天就不错了。

    根本不需要担心柳含叶什么,只有外人才以为柳含叶是个废材一点战气都没有,苏沫然苏君诺姐弟两人可是清楚得很,想要动柳含叶?十个顾月怜都不够。

    “那个,这样没有关系吗。柳公子不会武功,我看顾小姐的样子,武学修为应该不低,她现在正在气头上,要是她一个错手把柳公子给……”华妍昕表现出了深深的担忧来。

    “如果你想去见你的‘未婚夫’的话现在可以跟上去,运气好的话你可以如愿地见到你的‘未婚夫’的。”苏君诺抬头,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

    华妍昕愣了一下,对上苏君诺那一双澄澈的眸子,莫名地觉得苏君诺这话里面透着一股讽刺的味道。

    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她觉得这个年纪比她小的男生刚才那一瞬间看起来莫名地成熟呢?

    顾月怜前脚刚出酒楼,后脚华妍昕的同伴们就找过来了。

    楚彦博周巧素他们很快就在拥挤的酒楼里面找到了华妍昕的身影。

    周巧素刚才一直在担心独自一人行动的华妍昕,现在终于见到了她人,便立马走了过来。

    “妍昕,你怎么一个人出门都不告诉我一声,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啊!”周巧素气呼呼地说道,她生气也是因为华妍昕是她的朋友,她担心她。

    面对好友的怒意,华妍昕连忙道,“对不起嘛素素,让你担心了,但如果我告诉你你肯定不会同意我出来的。”

    华妍昕拉着周巧素的手,撒娇道。

    “就知道你肯定是出来找柳含叶了!”真是气死她了,华妍昕这是中毒了,中了一种名为柳含叶的毒!

    “素素,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不过,可不可以回去以后再说?”华妍昕讨好道,然后用眼神示意周巧素现场还有别的人在。

    周巧素这才注意到和华妍昕同桌而坐的还有一男一女。

    城门口的时候周巧素只是惊鸿一瞥,不过外貌这么出众的两个人她是不会认错的,就和他们起冲突的那伙人,后来和柳含叶一起走了的。

    “是你们?”周巧素见到苏沫然和苏君诺,心里面纳闷,他们怎么和妍昕坐在一起吃饭了?

    “素素,那天城门口的事情是我们不好,刚才我已经和她们道过歉了。”华妍昕抢先一步解释道。

    周巧素看了苏沫然他们一会儿后,“算了,无关紧要的两个人,连进城费的一百两都交不出来的人估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周巧素不再去看苏沫然他们了,两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不值得他们浪费太多的目光在他们身上。

    楚彦博和董辙也走了过来,两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落到了苏沫然和苏君诺的身上,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对外貌上面十分出色的姐弟,姐姐美,弟弟俊,两人都很是耀眼。

    匆匆看过苏沫然和苏君诺之后,楚彦博将视线放回到了华妍昕的身上,“妍昕,你这样一个人出来我们真的会很担心,这里是玄关城,人鱼混杂,不比凤城和临都,还是小心为妙。”

    “就是,”闻言,周巧素连忙补充道,“你都不知道刚才彦博他有多担心你,差一点就把玄关城给翻过来了!”

    “不好意思,彦博,让你和阿辙素素担心了。”华妍昕客套地同楚彦博说道。

    楚彦博闻言觉得有些闷,知道华妍昕是刻意和自己保持距离,只好转移话题说,“妍昕,下次不要随便和这些不三不四的人太亲近了,谁知道他们藏了什么坏心眼?你如果想要找柳含叶,我不拦着你,我们可以陪着你去找他。”

    楚彦博妥协,与其让华妍昕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去找柳含叶,还不如他们陪着她去找,虽然他一点儿都不想看到柳含叶那个男人。

    楚彦博见到华妍昕和苏沫然,苏君诺坐在一次,当即就认定华妍昕是为了打听柳含叶的下落才屈尊降贵地和他们坐在一张桌子上面吃饭的。

    不三不四的人?

    苏沫然也差不多吃饱了,她将筷子往桌子上面一放。

    “啪——”

    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人一跳,楚彦博他们四人都朝着苏沫然看了过来。

    “听说,你们几个都是来参加药师比试的药师是吧?”苏沫然忽然说道。

    她突然问这个干嘛?

    “你别告诉我你也是来参加药师比试的,城门口的时候我们可是已经知道了,你们几个不但不是药师,而且还连进城税都交不起。”周巧素讽刺道,别以为他们不知道,那天他们可都是看见听见了的,他们几个人就因为每人一百两银子的进城税和守卫争论了半天。

    “你们,很厉害?”苏沫然又问。

    “废话!”周巧素对他们几个人的实力是很有自信的,“彦博去年已经拿到了药师九级资格了,妍昕今年也已经获得了药师九级资格,我和董辙都是七级。”

    周巧素十分有自信地说道。

    药师一共分为九个等级,九级之上就是炼丹师了。

    九级已经是药师的最高级别了,难怪周巧素在说这话的时候那么骄傲了。

    他们四个人,两个九级,两个七级,如此惊人的成就,实在让人震惊,这未免也太厉害了一点吧?

    听到他们几人的谈话的周围人群,纷纷以近乎崇拜的目光看着楚彦博他们四人。

    “身为药师的你们都能干什么呢?”苏沫然继续问。

    苏沫然是真的不知道药师能做什么,她不清楚什么样级别的事情是药师能做到的,而哪些事情是炼丹师能做到而药师不能做到的。

    不能怪苏沫然不知道这一层关系,她前世身为古医药世家的天才传人,从小就接触丹药了,药师资格她压根儿就不知道是怎么判定的。

    但是苏沫然的问题落入楚彦博周巧素他们几人的耳朵里面就是完全另外一个意思了。

    这土包子,连药师是能做什么都不知道,简直是笨出一定境界了!

    算了,怪不得她,这没见过世面的人啊!

    华妍昕为苏沫然做了解释,“种植培育药材,处理药材,配置药品都是药师的工作,根据药师能够调配的药品的等级种类来划分药师的等级,每年各国都会举行一次药师资格测试,有能力的药师都可以参加,会有权威的药师甚至是炼丹师进行评定,并给每位药师颁发资格证书。”

    华妍昕讲了一大堆,而对苏沫然来说真正有用的气势只有第一句话。

    “那要是可以根据已有的毒药药品调配出相应的解药吗?”苏沫然在听完华妍昕的解释之后说道。

    华妍昕点点头,“一般来说,三级的药师可以调配三级的药品和解同为三品的毒药。”

    “这么说来,不管给你们说明样的毒药药品,你们都能够轻松地配置出解药来是吗?”

    “当然。”周巧素用无比鄙夷的目光扫了一眼苏沫然,没见识就是没见识。虽然她和董辙只有七级,但是就目前为止他们所能够接触到的毒药来说,七级的他们就已经足够应付的了,所以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可用的药材,解毒根本就是小儿科。

    “真的?我没见过世面你们可不要随便欺骗我哦!”苏沫然微笑着说道。

    “骗你?有那必要吗?”周巧素不屑地说道,“放心,虽然你没见过世面,但是这酒楼里面坐着的,可不全是跟你一样一无所知的人,我们要是胡说的话,他们早就站出来了。”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这个乡下来的的,真心没见过像你们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人物。不如这样吧,你们让我见识一下你们身为药师的本事,作为交换,我可以带你们去见柳含叶。”苏沫然说道。

    带他们去见柳含叶?

    华妍昕心道,果然,他们是知道柳含叶的下落的!今天特地和她们说话果然是没有错的。

    周巧素本来就不愿意华妍昕去找柳含叶,她偷偷看了华妍昕一眼,却见华妍昕已经表露出兴趣来了,好友都这样了,估计她劝说也是没有用的了。

    董辙选择了沉默。

    至于楚彦博,他刚才已经把话说在前头了,说会帮华妍昕一起找柳含叶的。

    “好,就这么说定了。”楚彦博道,虽然为这样一个没见识的女人表演是一件让他觉得很不爽的事情,可是为了华妍昕,他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一听楚彦博答应要展示了,周围的人立马来了兴致,纷纷放下自己手上的碗筷,凑到了苏沫然他们这一桌前面来,等着看九级药师的表演。

    九级药师啊,顶级药师的配药,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到的!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苏沫然他们这一桌周围就挤满了人,都等着看表演。

    “你想要我们配置什么药品,你说吧。”既然是应苏沫然的要求,楚彦博干脆让苏沫然来决定要配置的药品的种类。

    “我对你们根据毒药药品配置相应的解药药品的事情十分好奇,这样吧,我这里有一种毒药,你们只要能配置出这种毒药相应的解药,我就相信你们刚才说的,也会依照承诺带你们去见你们想见的人。”

    说着,苏沫然拿出来一个瓷瓶。

    这有什么问题?对顶级药师来说,任何毒药药品都不是问题!

    楚彦博伸出手,正打算去拿苏沫然手中的毒药,苏沫然却将手一缩,“光这样,好像太儿戏了。”

    太儿戏了?那她还想要怎样啊?

    “你还想要怎么样?”楚彦博问道,有些不耐烦,他没有兴趣在这里表演,只想速战速决。

    “要不你们其中一人吃下这毒药,然后你们剩下的人再配置解药,如果你们失败了的话,你们好友的性命也就没了,这里面的分量你们自己惦念,这样一来是不是更加紧张刺激了?”苏沫然笑盈盈地问道。

    苏沫然的提议得到了周围围观群众的认可,她刚说完,立刻就有人应和道,“这个主意好!”

    “对,就这么干!这样才刺激!”

    反正围观的人,看戏不嫌事儿大,巴不得他们玩得刺激一点,这样他们看得才尽兴。

    “那个,这附近可有药店?”苏沫然问众人。

    “有有有!”熟悉这附近的人连忙回答。

    “这位先生可愿意帮忙?一会儿如果这几位尊贵强大的药师需要什么药材,你可否帮他们去药店里面买来,好让他们在这里安心配药?当然,这几位不差钱的公子小姐会给你相当不错的报酬的。”苏沫然同那人说。

    报酬的事情苏沫然就这么自作主张地替楚彦博他们决定了,完全不考虑当事人的感受。

    “当然!”那人毫不犹豫地说道,

    “我们也可以帮忙的!”另外有人应和道。

    很好,不愁没药材了。

    然后苏沫然站了起来,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将离她最近的周巧素给拉了过来,将她手中瓶子里面的药强行喂进了周巧素的嘴巴里面。

    苏沫然的动作之快,周围的人连同周巧素本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周巧素回过神来的时候,好像已经有什么东西从喉咙里面吞下去了。

    “你干什么!”楚彦博大声呵斥一声,然后连忙将周巧素从苏沫然那里拉了回来。

    “为了充分确定你们是拥有真才实学的,我觉得还是不让你们看见毒药的长相比较好,以防万一你们认得毒药,提前知道了解药是什么,而不是根据中毒的人的症状做出判断的。”苏沫然微笑着解释道。

    苏沫然的解释合情合理,众人听完也觉得十分有道理,的确这么做的话会比较好。

    “好了,这位小姐已经吃下我的毒药了,现在你们可以开始准备配置解药了。”苏沫然催促楚彦博他们说道。

    “对啊,快点开始把,我们都等不及了!”围观的群众也纷纷催促道。

    周巧素心里面对苏沫然有气,可是眼前不太适合和苏沫然计较太多,算了,还是先开始配置吧。

    楚彦博最先给周巧素进行诊断,他先给周巧素把了脉,可是把脉的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怎么会这样?

    楚彦博的表情从最先的不屑一顾渐渐地转变为震惊,最后脸色开始发青。

    察觉到楚彦博的不对劲,华妍昕问他,“怎么了?”

    楚彦博没有回答,华妍昕觉得很奇怪,于是自己也去把了周巧素的脉,而她的反应和楚彦博的很相似。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是这么奇怪的脉象?她成为药师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奇怪的毒!

    见自己的两位好朋友纷纷露出了奇怪的表情,被当成小白鼠的周巧素莫名地紧张了起来,“怎么了?你们两个怎么不说话了,快开始配药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