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假装不知道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什么叫做阴魂不散?大抵就是像柳含叶这种了。

    苏沫然他们都已经住到城主府里面来了,还能看到柳含叶的身影!这男人是属狗皮膏药的吗?

    柳含叶随便逮住一个城主府的下人,问了一下苏沫然他们在城主府的住处,然后就大摇大摆地走过来找他们了。

    “沫沫,我们已经分开两个时辰零一炷香的时间了,你想我了没?”柳含叶一进房间,一见到房间里面的柳含叶,就迈着高贵优雅的步伐,挂着他魅惑的招牌式笑容走近苏沫然。

    两个时辰零一炷香的时间?他算得还真准!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苏沫然主动退开一段距离,和这种妖孽生物还是保持一定距离的好,不然他一会儿张开他的血盆大口咬她她躲都来不及的。

    “我和城主是朋友,我来看望他,没想到你居然也住到了城主府了,看来我们真的很有缘分呢!你说对不对啊?”

    有缘?

    鬼才相信他的话呢!

    “刚才在别院门口你突然走掉了,现在又突然跑过来,你到底想干嘛?”苏沫然心想,这个混蛋妖孽男人,她的事情感觉他都要插一脚,他的事情她却一点都不知道!

    “想你……”柳含叶眯着眼睛,毫不犹豫地回答了苏沫然的问题,想干嘛?想你呗!“沫沫,这几天我就住在你隔壁的房间里面,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简称同居。”

    同居……鬼啊!谁跟他同居了!想象力不要这么丰富行不行!

    苏沫然决定不再去看柳含叶,他爱在哪在哪,她要无视他!

    “对了,你听说苏易澈辞官了的事情吗?”柳含叶忽然提及。

    苏易澈辞官了?

    苏沫然刚刚决定不理柳含叶了,却又因为这句话再度把视线放在了他的身上。

    想不理他?没那么容易,如愿地重新得到了苏沫然的注意力的柳含叶脸上露出了奸计得逞般的笑容。

    “他辞官了?皇甫霖肯?”苏沫然问,苏易澈辞官不比别人,关系到整个东华国,皇甫霖不会那么轻易答应的吧。

    “皇甫霖当然不肯,所以他一辞官,苏家就吃足了苦头。我来的前一天,苏家已经从苏府大宅里面搬出来了,大宅被抵押卖掉了。”柳含叶将这个消息带给了苏沫然。

    苏易澈强行辞官之后就追上了苏沫然他们,暗中保护苏沫然他们一路离开东华国,皇甫霖想要劝说都没有机会,一怒之下皇甫霖就对苏家进行了惩罚,弄得现在苏家在京城的地位一落千丈不说,还随时有被皇上抄家灭门的危险,可以说,日子相当不好过。

    至于苏家会这么快就大宅换小院,那就是另外一码子事情了,苏家产业虽大可不能和南方柳家相比,由于某个男人的刻意为之,苏家的生意被搅得一团糟,苏二爷挽回无力,导致苏家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负债累累,不得不将大宅地抵押了。

    现在的苏家大宅已经是柳含叶的财产了。

    关于这一部分的事情柳含叶是不会跟苏沫然说的。

    苏沫然细细地消化了一下柳含叶的话,然后淡淡地回了一句:“哦。”

    辞官就辞官了,换宅子就换宅子了,苏沫然还能怎么样?苏沫然既没有拍手叫好的心情,也没有回去救某些人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泛滥的同情心。

    苏沫然是苏沫然,她需要关心的是她的亲人她的朋友,对于不是自己亲人朋友的人,苏沫然没有义务给予他们多余的泛滥的感情。

    看苏沫然又一副不打算理人的模样,柳含叶就自行找了个位置,一个华丽的旋身,漂亮地躺在了一旁的贵妃椅上,然后以一种十分优雅的姿势开始欣赏苏沫然处理药材的一举一动。

    今天苏沫然从熊家三兄弟那里“顺”了不少好东西来,其中有为数不少的药材,既然拿来了就不能浪费了,苏沫然现在就在处理这些东西。

    不得不说,这三兄弟还真弄了不少好东**着。

    说起从熊家三兄弟那里搞来的东西,还有一样……

    想到这里,苏沫然手上的东西停了停,然后用余光瞟了柳含叶一眼,确认柳含叶在偷看自己,然后她将自己的小腰包解下来,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全部倒了出来。

    一时间,小荷包小瓷瓶尽数落到了苏沫然面前的桌子上面。

    而和这些东西一同倒出来的还有一块红色的玉佩,正是之前熊家兄弟用来诱哄苏沫然的时候用的那块证明大燕前太子身份的特殊玉佩。

    苏沫然假装是不经意间才将玉佩给倒出来的。

    柳含叶看见玉佩的一瞬间,呆了一下,一刹那的失态和他眼睛里面的惊讶苏沫然没有错过,苏沫然虽然看起来全副身心都放在了自己手中的药材上面了,但事实上,她是有意要看柳含叶的反应的。

    苏沫然在桌子上面这一大堆东西里面一通乱找之后,顺手将玉佩拿了起来,像是很不经意地提了一句,“这玉佩是从今天那三兄弟手上顺来的,听说这玉佩是大燕皇室的东西。”

    苏沫然将玉佩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着,玉佩上面那一个“离”字十分醒目,随着苏沫然手上的动作在柳含叶的眼前晃动着。

    这块玉佩……没想到会在这里出现,而且还落到了她的手里,也算是某一种缘分吧。

    柳含叶收起了惊讶之后又恢复了他慵懒的姿态,“嗯,挺好看的。”

    挺好看的?这算是什么评价?就这样?没有别的话了?

    应该不只是这样的吧!

    “你知道这玉佩的主人是谁吗?”苏沫然拿着玉佩追问柳含叶,苏沫然不是没有察觉没有想法的,有些疑虑已经在苏沫然的心里面生成了。

    苏沫然话音刚落,柳含叶忽然身形一闪,来到了苏沫然的身后。

    一双大手环住苏沫然的腰际,柳含叶从苏沫然的身后抱住了她,后背撞上了坚实的胸膛,可以感觉到彼此身上的温热。

    柳含叶低头,将自己的脑袋放在了苏沫然一侧的肩膀上面。

    柳含叶突然的温柔举动让苏沫然陷入了茫然之中,他的无赖他的痞她反倒更加适应,面对他的温柔和淡淡的忧伤,苏沫然既陌生又迷惘。

    “沫沫,”柳含叶一开口,声音便多了几分沙哑,“我明知道有些事情自己不能做,却还是忍不住去做,就像这一次,我明明知道不该的,却还是来了,所以……不要再追查我的事情了,即使不是你主动去追查的,偶然间遇到了,发现了,听到了,你也都当做不知道好吗?”

    柳含叶低沉的声音传入苏沫然的耳朵之中,刺激着苏沫然的末梢神经,他……在难过。

    他的话语里面透着恳求的味道,他是发自内心地不希望苏沫然知道的,有些事情不说开,他可以假装不知道,苏沫然也可以假装不知道,一旦说破了,即使是现在的那一点关系也无法再维持下去了。

    苏沫然握着玉佩的手徒然收紧……柳含叶的话就像是一块大石头重重地压在了苏沫然的心里,同时也压在了他自己的心里面。

    天离,萧天离……

    他说不要再追查了,就当做不知道吧……

    大燕前太子萧天离,若是没有死在那一场大火之中,如果他还活着,那么……

    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浸润了苏沫然的肩膀,湿湿的……

    身后的男人在那一次沉痛地劝说她不要嫁给靖北王无果之后再一次出现,一副没脸没皮嬉皮笑脸的模样,看似轻巧的背后有一个无比沉重的包袱。

    苏沫然没有回头,也没有再多问柳含叶一句,不能再问了,不要再点破了,答案是什么苏沫然的心里面已经很清楚了。

    若是说白了,他们之间……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相处了。

    柳含叶抱着苏沫然久久没有松开,苏沫然也没有挣脱他,两人就这样拥抱着,良久,良久……

    ★

    夜晚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入睡了,苏君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面还在想着白天的事情,那个黑衣人的身影在他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

    正难眠的时候,苏君诺忽然看见自己的窗外闪过一个人影,苏君诺猛然从床上坐起,然后追了出去,追出百步远,来到幽谧的角落之后,前方的人停了下来。

    很显然,对方是有意引苏君诺出来的,所以他跑开的速度并不是太快,有意让苏君诺跟上来。

    男人转过身,正是白天那个帮着他们破了阵的黑衣人。

    他真的就跟在他们身边!

    看到了自己想要见的人,苏君诺忍不住将满心的疑惑问出了口,“爹,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君诺不可能连自己的父亲都会认错的,即便他的父亲刻意伪装了,但还是瞒不过他的眼睛的。

    苏易澈知道自己瞒不过苏君诺,面对苏君诺他不否认自己的身份。但是对于苏君诺的问题,苏易澈也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

    “你见到我的事情不要告诉你姐姐。”苏易澈叮嘱苏君诺道,他不希望自己暗地里跟着他们一起来了的事情被苏沫然知道。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让姐姐知道?爹你会在这里是因为你想要保护姐姐的对吗?你是想要对姐姐好的对吗?”苏君诺在有些方面是十分敏感的,他能感觉到,爹是紧张沫然姐姐的,是想要对沫然姐姐好的,不然的话爹不会千里迢迢跟到这里来的。

    “没什么。”对此苏易澈不想多说,也不想解释,“暂时就先这样吧。”

    看着自己的父亲,苏君诺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老了,他的眉宇间有许多他读不懂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原因父亲不想让沫然姐姐知道他跟着来了,或许是他害怕看到沫然姐姐知道之后拒绝的神情吧。

    但不管怎么说,父亲愿意放弃京城里面的一切,偷偷跟着沫然姐姐出来,就证明爹他心里面是有沫然姐姐的。

    苏君诺想,他估计也帮不上忙,这是属于爹和姐姐之间的事情,他只能默默地期望。

    “爹你是偷偷进到城主府里来的吗?”苏君诺关心地问道。

    “一个朋友帮了忙。”苏易澈没有把柳含叶说出来。

    “爹,我听城主说,那一座别院是沫然姐姐的娘和那个叫萧释的男人一起改建的,爹,这是怎么一回事?”苏君诺问道。

    苏易澈摇摇头,“他们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虽然上次萧释来见了苏易澈,将萧玥的信函交给了苏易澈,可是萧释并没有多做解释,没有细讲当年的前因后果。

    所以到目前为止,苏易澈并不知道当年的细节,自然也就不知道萧玥在和萧释离开东华国之后为什么要在玄关城滞留。

    苏易澈这一次离开东华国,一方面,他想要暗地里面保护苏沫然,希望如果有什么状况,他可以帮到她,这是他这个失败的父亲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萧玥,不管当年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离开了,不管她现在身在何处,他都想要找到她,哪怕只是确认一下她还安好。

    ★

    与此同时,城主府之外,玄关城的另外一处地方,有人却因为找不到地方住十分郁闷加火大。

    楚彦博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泄,最后只得一拳头打在他眼前的灰白色墙壁上面。

    该死的,该死的柳含叶!

    他们进城之后就去找地方住,谁想到,找遍所有客栈,他们都只得到了一个相同的答案——客满了!

    虽说是药师比试的非常时期,可玄关城平素里面往来商旅就多,没道理全城都没有一个房间可以住的呀,一问之下才知道,该死的柳含叶将全城所有客栈的空房都包下了!

    柳含叶一定是故意的!把所有的空房都包了下来,故意让他们没有地方住!可恶!这个柳含叶太可恶了!

    其实,楚彦博想多了,柳含叶是故意包下所有空闲的客房没有错,但他这么做真的不是为了他楚彦博,他其实是想让某个女人没地方住,跟他楚彦博真的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

    一旁董辙知道自己劝不住正在气头上的楚彦博,只好叹息。

    而和他们两人同行的还有两个人靠着墙,一个沉默着,另外一个却憋不住了。

    “妍昕,你看看柳含叶心里面哪里有你了?他心里面哪怕有一点点你的影子,今天他就不会把事情做得那么绝了,今天早上的时候他明明是看见了你的,却还是把事情做到了这个地步,让我们几个人全部露宿街头。”

    被数落的女子却恍若未闻,仰着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妍昕你听没听到我说的话啊!我打赌,柳含叶到现在肯定连你的名字都还没有记住!”

    不是周巧素泼华妍昕的冷水,事实就是他们几个人,除了楚彦博,柳含叶没一个记得住名字的!

    对于柳含叶,周巧素说不上是认识,至少柳含叶肯定是不认得她的,但是周巧素对柳含叶的记忆可是大把大把的有。

    华妍昕是她的好朋友,华妍昕喜欢柳含叶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华妍昕是华家嫡女,出身高贵,丝毫不输给柳含叶,从小,华妍昕就是家中长辈的心头肉,别人眼中才华横溢天赋过人的美人儿,就连身为好友的周巧素都时不时嫉妒华妍昕来。

    被周巧素认为完美到没有缺点的华妍昕偏偏就栽在了柳含叶这里,搞笑的是,柳含叶连华妍昕是谁都不知道!

    柳含叶对于自己不关心的事情从来都是连看都不看一眼的,对于女人,只要他没有兴趣的,黏上去的不管是美女还是丑女,都是直接踹飞。

    而柳含叶感兴趣的女人,周巧素到目前没有都还没有见过!

    反正周巧素就是想不明白,柳含叶到底有什么好的,除了长得漂亮之外,那个男人到底哪里有可取之处了?

    顽劣不羁,是个让人头疼的主儿不说,还天生废材,不能修炼战气,就连她柳含叶都打不过,如果柳含叶的身边没有柳家高手保护着的话!

    可是华妍昕就是喜欢上了柳含叶,死心塌地!

    明明她还有别的更好的选择的,别的不说,就说近在眼前的楚彦博。

    楚彦博喜欢华妍昕,这在他们几个人这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周巧素也曾经告诉过华妍昕这件事情,周巧素觉得不管怎么比楚彦博都要比柳含叶出色,楚彦博比柳含叶有男人味,比柳含叶会体贴人,更不要说在武学方面,楚彦博是天才而柳含叶是废材。

    可是华妍昕就是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每次说到这件事情就跟她扯开话题。

    “妍昕,你听到我在跟什么了吗?”周巧素真的很想狠狠地敲打华妍昕的脑子,把她敲醒!

    “素素,我听到了。”华妍昕冲着周巧素笑笑,说是说听见了,可是看她这敷衍的笑容就知道她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听到了就把柳含叶这个男人给忘了!”周巧素觉得自己快要抓狂了,妍昕她喜欢谁不好,喜欢谁不好啊?为什么要喜欢柳含叶那种绣花枕头!还是一个不可理喻不讲道理纨绔又蛮横的绣花枕头!

    “好了素素,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拿捏的好不好?”华妍昕听自己好友唠叨这件事情都唠叨了无数遍了,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了,“那个,素素,我们还是想想今天晚上住在哪里比较好吧……”

    为了防止周巧素继续念叨这件事情,华妍昕忙转移话题。

    又是这样!每次一和她说柳含叶的事情,她就这样!

    一旁的楚彦博自然有将周巧素和华妍昕的对话听进去,心里面泛着酸涩,却碍于颜面无法像周巧素一样直接质问华妍昕,他楚彦博到底哪一点不如柳含叶了!为什么那个连她是谁都记不住的男人可以住进她的心里,而他,和她一起求过学,一起练过剑,一起风餐露宿过,她的心里面却始终没有他的位置!

    “好了,巧素,妍昕说得对,眼下我们的首要问题是解决住宿问题,我们要在玄关城待好几天,总不能一直露宿街头吧?”董辙赶紧做和事老调节大家的气氛,“我们在附近寻一处人家,给他们些银两让他们收留我们住几天。”

    董辙说的方法可行,也只好这么办了。

    楚彦博双手紧握,心中暗暗发誓,他一定要让柳含叶彻头彻尾败在自己手下一次!他一定要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他柳含叶哪里都不如他楚彦博!

    ★

    第二天一早,苏君诺因为半夜没有睡,天亮了他都还躺在床上睡得香甜。

    一个小人儿蹑手蹑脚地打开了苏君诺房间的门,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床边。

    尹雪依看着床上还在呼呼大睡的苏君诺,小脸上面挂着天天的笑容,她没有去吵醒苏君诺,而是在床边安静地坐了下来,偷看苏君诺睡觉时候的样子。

    其实,尹雪依一开门苏君诺人就醒过来了,习武之人的警觉性让他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有人进入了自己的卧室,他还以为是谁一早跑来他的房间,眯着眼睛,偷偷瞄了两眼,发现进来的人是尹雪依。

    尹雪依今天打扮得干干净净的,一身粉红色的小纱裙,小巧可爱,穿在她身上真是太合适不过了,清晨的阳光下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仙女。

    知道是尹雪依之后,苏君诺就放松了警惕,然后假装自己还没有醒来。

    然后尹雪依没有来吵醒他,而是坐在他的床边偷看着他。意识到这一点,苏君诺感觉有一股热气在往自己的脸上跑。

    尹雪依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就这么盯着苏君诺看,苏君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睡着的了,但要睁开眼睛的话,要怎么和她打招呼呢?

    越想越觉得不自在,苏君诺的脸也就越来越红。

    尹雪依看着苏君诺的脸好端端地变红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苹果,顿时满心的疑惑。

    哥哥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脸就变得这么红了?是不是太热了?

    尹雪依看着苏君诺的身上还盖着厚厚的辈子,想着会不会太阳升起来了天变热了,苏君诺被热到了?

    这么想着,尹雪依将自己的鞋子脱了下来,爬到了苏君诺的床上,小手小脚的她试图帮苏君诺去掉一层辈子,不过她人太小了,掀掉一床被子对她来说实在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于是尹雪依一会儿在床脚的角落里面,一会儿又爬回到床头,一会儿在苏君诺的里侧,一会儿又回到苏君诺的外侧。

    尹雪依的脚上还有伤,所有动作几乎都是用爬的,所以假装睡着的苏君诺的身体一次又一次被尹雪依小小的身体压过……

    苏君诺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小雪依在他的床上爬来爬去的,苏君诺的脸愈发红了,感觉整张脸都快要炸开来了。

    “呼——”尹雪依小小的人儿站在床边,双手叉腰,十足的小大人模样,她长呼一口气。

    好不容易,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苏君诺的被子从床上给运了下来。

    苏君诺一共才只盖了一床被子,被尹雪依这一扒,现在床上就只剩下身着单衣的苏君诺了,毫无遮掩。

    虽然苏君诺身上是有穿衣服的,但少掉了被子的遮挡,失去了遮掩,苏君诺有一种自己被看光光的感觉,

    尹雪依忙了半天,可是一看床上的苏君诺,他的脸不但没有褪色,反而比刚才更加红了。

    还热吗?

    尹雪依的眉头皱了起来,小眉头都能夹死苍蝇了。

    不会是生病了吧?

    这么想着,尹雪依连忙再度爬上床,跪在床沿上,伸出手去摸苏君诺的额头。

    好烫……

    哥哥真的生病了!

    “哥哥,你快醒醒,你生病了,我给你去找大夫去!”尹雪依摇了摇苏君诺,试图将还在“熟睡”当中的苏君诺给唤醒。

    “小依不用去找大夫,哥哥没有生病。”苏君诺终于“醒”了。

    要是他再不睁开眼睛,估计不一会儿大家都要知道他“生病”了。

    没有生病吗?尹雪依眨着一双大眼睛,似乎还在思考着苏君诺说的这话是不是真的。

    “真的,刚刚……刚刚,我只是脸稍稍红了一下,一会儿就好了。”苏君诺跟尹雪依解释道,脸红不是病,红起来很要命……“那个,小依,你先出去一下,哥哥把衣服穿一下好不好?”

    苏君诺还穿着单衣呢,小雪依这个时候看着他,他的脸估计会一直这么红下去的……

    小雪依乖巧地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呼——

    苏君诺在心里面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摸自己的脸,真的好烫……

    苏君诺迅速穿戴整齐,然后出房门,尹雪依还在房门外面等着他。

    苏君诺一出房门,尹雪依立马转过头来,一双明亮的眼睛牢牢地锁定他的脸看。

    哥哥的脸好像是没有刚才那么红了。盯了苏君诺好一会儿之后,尹雪依确定了这个事情,也就相信苏君诺刚才说的他没有生气了。

    看见小雪依脸上因为他没有生病而露出来的灿烂甜美的笑容,苏君诺也不由地笑了。

    蹲下身,将小雪依给抱了起来,她脚上的伤应该还没有好全,就这样到处乱跑真的不好。

    “你的脚还疼吗?”苏君诺问道。

    尹雪依摇了摇头,“不疼了,昨晚爹爹让好多人给我看过了,不过那些伯伯们都说,哥哥给我上的药很好,不用再做处理了。”

    尹龙渊在女儿的事情上面“小题大做”出了名的,尹雪依脚上的伤并不是十分严重,但就是这样他还是将城主府以及全城有名的大夫都叫来给尹雪依看了一遍,一定要百分百确认尹雪依没有事情才行。

    没事就好。“小依这么早过来找我是有上面事情吗?”苏君诺又问道。

    “爹爹说要带哥哥去剑冢。”尹雪依回答道。

    剑冢?尹龙渊说要带苏君诺去剑冢?为什么?

    “你爹爹为什么要带我去剑冢?”苏君诺问道。

    “因为爹爹说要谢谢你,他说你去了就知道了。”尹雪依其实也不太明白她爹想要做什么,但是既然是爹爹说的,应该不会有错。

    这……苏君诺闻言犹豫了一下,这城主要他去剑冢,他到底应不应该去呢?

    正巧这个时候,苏沫然走出房门,看见自家弟弟一大早就抱着别人家的女儿。

    “姐,你来正好,刚刚小依跟我说,城主要带我去剑冢,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去。”苏君诺向苏沫然寻求意见道。

    苏沫然听完苏君诺的话,顿了一下,然后走到尹雪依的面前,问尹雪依,“你爹爹为什么要带他去剑冢?”

    “爹爹说他想要谢谢哥哥。”尹雪依眨眨眼,乖巧回答。

    苏沫然点点头,然后跟苏君诺说,“去吧,有益无害。”苏沫然很肯定地说道。

    “姐,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知道城主叫我去剑冢是为了什么啊?”苏君诺纳闷道。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苏沫然也不告诉苏君诺,只跟他说他去了就知道了。

    呃……姐姐这么说的话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了,苏君诺是不怀疑苏沫然的话的。

    好吧,那就过去看看吧。

    说实在的,要一个人去见尹龙渊苏君诺心里面还是很紧张的,对方可是十大“武尊”之一啊!在天恒大陆上传奇一般的存在!

    ★

    城主府后山的瀑布前,尹龙渊一人伫立在瀑布之前。

    苏君诺在城主府下人的带领下来到了这个地方,到了地方之后,城主府的下人就离开了。

    苏君诺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尹龙渊的背影,心里面不免生出些敬畏之情来。

    就此时此刻,站在苏君诺面前的尹龙渊,那是一个傲然**的王者,他的强大不需要有任何言语来描绘,这样的人,让人敬,让人畏。

    苏君诺定了定心神,然后迈步上前,来到了尹龙渊的身后,双手抱拳,“城主,不知道城主要晚辈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尹龙渊转过头,面向苏君诺。

    “把手伸出来。”尹龙渊对苏君诺说道。

    把手伸出来?

    苏君诺稍稍迟疑了一下之后选择遵从尹龙渊的话,将自己的右手伸了出来。

    尹龙渊看了一眼苏君诺的右手手掌,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以大拇指和食指按住了苏君诺的手掌掌心位置。

    尹龙渊按住苏君诺手掌掌心的同时苏君诺便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眼前的男人给窥探了一般。

    他是在查看他的武学修为吗?苏君诺不敢确定。

    片刻之后,尹龙渊将自己的手收了回去。

    “这瀑布后面是我尹家的剑冢,你穿过这瀑布进到剑冢里面,你可以从那里面带走一把宝剑。”尹龙渊转过头,用手指着他们眼前的瀑布对苏君诺说道,“不过我也提醒你,这剑冢里面的宝剑都不俗物,有些宝剑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够驾驭的,不够强大的人想要拿起比自己还要强大的宝剑,就极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话尹龙渊先说在前头。

    他可以取走瀑布后面的剑冢里面的一把宝剑?

    闻言苏君诺惊讶地看着尹龙渊,虽然没有见过尹家的剑冢,不知道里面藏着的都是怎样的宝剑,可是苏君诺知道,那里面的宝剑肯定都是不俗之物。

    苏君诺还在思考着,忽然一只大手抓起了他的后衣领,将他整个人都给拎了起来。

    只见尹龙渊一手将苏君诺整个人给拎了起来,然后随手往水里一丢。

    “噗通——”

    水花四溅,还没反应过来的苏君诺整个人就落入了冰凉的水中。

    “咳咳咳——咳咳……”苏君诺呛了几口水之后从水里面探出头来。

    虽然去剑冢要穿过眼前的瀑布,尹城主也不用直接丢了他吧……

    剑冢……苏君诺看向瀑布,不知道尹家的剑冢会是什么样的……

    想太多也都只是苏君诺的猜想,倒不如直接进去一探究竟。这么想着,苏君诺利落地朝着瀑布游了过去。

    穿过湍急的瀑布,苏君诺跃上了瀑布后面幽暗的洞穴。

    瀑布后面别有洞天,洞中闪烁着点点光芒,细一看,才知道是洞穴四壁上面天然嵌着的一些宝石在散发着淡淡的不同颜色的光芒,照亮了洞穴。

    再往里面走了一段路,苏君诺的面前出现了一排墓碑。

    苏君诺走近,看到每一块墓碑上面都有写着字。

    “妖剑,嗜血,唯心念坚定傲然凌世者可驾驭……”苏君诺照着第一个墓碑上面的字念了出来,才念到一半便摇了摇头。

    这肯定不适合他,他还没有到这样的水平。

    然后他又看向了第二个墓碑,只见上面只写了“上古神兵裂天”六个大字。

    竟然是上古神兵裂天?!

    苏君诺惊了一下,没想到这样的旷世珍宝会这样突兀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震惊于上古神兵裂天的同时还不得不感慨一下这剑冢,这里面埋藏着的,随便拿出来一柄,都是让世人为之惊叹的绝世好剑吧?

    上古神兵,的确很诱人,但是苏君诺想了想,还是没有去尝试,因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上古神兵他驾驭不了。

    “上古神兵裂天,他日我若有所成,再来尝试做你的主人吧,现在的我怕是会辱没了你。”

    苏君诺有这个自知之明,便也没有打算去尝试成为这柄上古神兵的主人,这之后苏君诺又一连看了三块墓碑,都没有选择,原因大同小异。

    还有最后一个墓碑,当苏君诺看向最后一个墓碑的时候,惊奇地发现,最后一个墓碑上面一片空白,上面字都没有写。

    怎么回事?是漏了写了吗?

    苏君诺有些疑惑,不知道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再看看前面的墓碑,每一个都不适合苏君诺,而这已经是最后一块墓碑了。

    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了。

    苏君诺想了想,就在无字碑前蹲了下来,然后开始徒手挖碑前的泥土。

    挖了半天,苏君诺只挖到了一个很小的箱子。

    这么小?看着从泥土里面挖出来的小箱子,苏君诺被自己挖出来的小箱子给惊呆了。

    这么小的箱子,里面根本放不下一把宝剑。

    可是……挖都挖出来了,就打开看看吧。

    苏君诺这么想着,就将自己辛辛苦苦挖出来的小箱子给打了开来,打开一看,果不其然,里面放着的根本不是剑,而是一把匕首,还是一把已经生了锈的匕首……

    看着锈迹斑斑已经完全认不出原来模样的匕首,苏君诺傻眼了……这匕首是什么情况,是城主他弄错了吗,不小心埋错东西进去了?

    苏君诺手拿已经生锈了的匕首,伸手去拔……发现这匕首实在生锈生得太厉害了,匕首都和外面的鞘长在一起了。

    苏君诺咬着牙,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呼——终于拔出来了!

    看外面,生锈十分严重,惨不忍睹。

    拔出来以后看里面,还是一样的惨不忍睹。

    总而言之,就这是一把生锈到了面目全非的小匕首。

    现在怎么办?

    选都选了,拔都拔了,虽然结果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但苏君诺也没有想着因为手上的这把匕首实在惨不忍睹就将它丢掉然后再重新选一次。

    “生锈的匕首啊,你被埋在这里多少年都不见一次人,我来到这里也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今天我把你给挖出来了,也算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缘分吧,得,你就跟我出去吧,回头给你洗洗,看看还能不能让你恢复本来的面貌。”

    苏君诺想着,兴许这匕首原来也是一件不错的兵器,只是这里阴暗潮湿,匕首长年被埋在这里,时间久了也就生锈了。

    苏君诺撕下了衣服的一截,将生锈的匕首包裹住,放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原路离开了剑冢。

    尹龙渊看到苏君诺是两手空空地出来的,再看到苏君诺胸口的位置,生锈的匕首遇水之后的绣水浸润了苏君诺的衣服,苏君诺的胸口呈现一片棕黄色。

    尹龙渊对此没有说什么,再确认了苏君诺回来了之后他转身离去。

    苏君诺顿了一下,原以为尹龙渊可能会问他从剑冢里面拿走了什么东西,结果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苏君诺不明白尹龙渊的意思,也不敢开口去问,只好带着疑惑回了自己的住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