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宝物贩子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苏沫然去见那个神秘的“萧公子”的时候,顾月怜有些闲不住了。

    “我说我们不能在这里干等着吧?你们不觉得这个地方有点怪怪的吗?”顾月怜站了起来,对着房间里面的其他人说道。

    这么雅静的院落,安静美好得让人有些发寒。顾月怜是个闲不住坐不住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更加没有办法保持镇静。

    这一次,苏君诺没有吐槽顾月怜没有一点女儿家的模样了。

    “我赞同顾月怜的想法,这个萧公子神神秘秘的,不能排除他为了得到定国无双做了什么对我们不利的安排。”苏君诺思索着说道。

    苏君诺说完,大家都把目光落在了皇甫非烟的身上,皇甫非烟是他们之中修为最高能力最强也是最为沉稳的一个,一般她不会发表自己的看法,苏沫然走的时候让她看着苏君诺他们,苏君诺他们想要做什么还得先问问她,不然他们好像连这扇门都走不出去。

    皇甫非烟不是天生冷若冰霜的人,她有她似火一般的感情,冷若冰霜的外表更多时候是她这些年来的伪装,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没有感情的,符合护龙尊主身份的人。

    对于苏君诺他们来说,皇甫非烟可以算得上是长辈了。

    面对两个晚辈请求的目光,皇甫非烟的神情看起来很温和的,与初次见到她的时候的冰冷神情有了天壤之别,“我对这院落也有一些兴趣,这里的一草一木,和我知道的一位故人的居所倒是有些相似。”

    很意外的,皇甫非烟也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那,芸儿,你和南宫炎留在这里,我们到处去看看。”苏君诺回过头来对芸儿说道。

    芸儿乖巧地点点头,没有任何异议,她不会武功,跟上去不但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给苏君诺他们添麻烦。

    至于南宫炎,他手握佩剑,双手抱胸,靠在一边,苏君诺他们的对话他肯定是都听到了的,但是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显然没有要参与进来的意思。

    那么就这样决定了,苏君诺顾月怜和皇甫非烟出去查看情况,南宫炎和芸儿两个人留在房间里面。

    苏君诺他们三人的武功修为都不弱,尤其是皇甫非烟,战气九段的高手,要躲开这院子里面的其他人的视线对三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

    “这家的主人当真是非常喜欢花花草草。”顾月怜发表感慨道。

    的确是这样……皇甫非烟和苏君诺对此也是相同的看法。

    “是刚才那个中年男人。”皇甫非烟远远地看见刚才带着他们进到这座院子里面的那个中年男人,提醒苏君诺和顾月怜道。

    “他在和其他几个人交谈着什么,我们小心跟上去看看。”苏君诺觉得很可疑,本来他对这些人都没有什么好感。

    顾月怜点点头,赞同苏君诺的看法。

    在距离三人五十步开外的地方,中年男人正在对手下的人进行着安排。

    “听着,现在苏沫然人进到了这座院子里面了,我们不能随便放他们离开了,如果她能乖乖地自己将定国无双交出来固然最好,但如果她不愿意,我们就用抢的,但记住,苏沫然是一名战气八段的高手,她身边跟着的几个人除却那个丫鬟武功都不俗,我们不要和他们正面交锋。”

    中年男子叮嘱属下的人,要他们明白自己应该做的是什么事情。

    一个战气八段足够让他们头疼的了,更何况就刚才他所看见的,那几个跟着苏沫然一起来的人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真要动起手来,他们真的没有什么胜算。

    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要假冒大燕前太子来骗取苏沫然手上的定国无双,他们手上有证明大燕前太子身份的玉佩,再加上他们了解过了苏沫然的身世,知道她和大燕的关系,这样的方法是十分可行的。

    只要定国无双到了手,转手卖入黑市,他们就可以赚到一大笔的银子,这将会是他们入行十多年来做的最大的一笔生意。

    没错,他们不是什么大燕前太子,他们是玄关城最大地下宝物贩子,专门以诈骗盗窃等多种方法获得宝物,然后转手卖入黑市,再由黑市经各大拍卖场所售出,从中赚取暴利。

    从听说安远侯萧释将定国无双送给苏沫然开始他们就盯上了苏沫然了,奈何一时没有主意,谁想过没多久,大燕皇帝就赐婚苏沫然和靖北王,并让苏沫然带着定国无双上路。

    真是天赐的好机会。

    从东华国去往大燕,玄关城是必经之路。

    只要他们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就可以将定国无双这件稀世珍宝弄到手!

    “知道了老大,我们会好好办事的。”其他人齐声道。

    原来,这个中年男人才是这伙人的头头——熊大,是地下交易场所出了名的贩子。

    “现在苏沫然人在花园中,和老三假扮的大燕前太子交涉,一会儿如果谈判失败,我们就先下手为强,将跟着苏沫然来的其他人全部抓起来,老二,那些人就交给你负责了,一会儿看老三的信号行事。”

    “大哥,你放心吧,我和三弟办事绝对没有问题的,再说了,我觉得大哥太高估苏沫然他们了,就算苏沫然是战气八段的高手又怎么样,被我们骗进了这座园子,在我们的地盘上面,料她插翅也难逃!”

    相比于熊大的谨慎,熊二则显得更加胸有成竹一些,他觉得苏沫然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黄毛丫头而已,根本不足为惧。

    更何况,这一座园子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园子,他们进来了,想要再出去?呵,那可没有那么容易!

    “总之还是小心为妙,这可是一笔大买卖,不要有一点差错。”熊大十分重视这次的事情。

    “好了好了,我保证不会随便露馅的。”熊二决定不再跟他的大哥争论这件事情,他清楚他大哥的性格。

    “嗯,那就好。”

    熊大满意地点点头,他们三兄弟看中的买卖就没有失手过,所以这一次的大买卖也不容有任何的闪失。

    躲在暗处偷听着几人对话的顾月怜真是越听越生气,好家伙!敢情他们是一群骗子啊!想要他们的定国无双却没有本事抢!没有本事抢就又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可恶,太可恶!

    顾月怜已经听不下去了,现在事情都已经是明摆着的了,她不出去好好地教训教训这群人,她就不姓顾!

    顾月怜从藏身的花丛之中一跃而出,苏君诺想要拦她都来不及。

    “我就说怎么觉得事情怪怪的,原来你们是一群骗子!”

    顾月怜冷哼一声,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骗子了,还是骗了她的骗子,不可饶恕!

    顾月怜人都出来了,苏君诺和皇甫非烟再躲下去也就没有意思了,所以他们两个也跟着现了身。

    熊大和熊三见到苏君诺他们三人,大吃一惊。

    “你们怎么在这里?”熊大惊道,他们不是在他们自己的房间里面待着吗?怎么跑出来了?

    顾月怜双手捏做拳头,手关节咔咔作响,“你们这群混蛋以为本姑奶奶我是笨蛋吗?”

    顾月怜都已经做好将这群胆敢欺骗他们的混蛋大卸八块的准备了,尤其是这个男人还将信件交到了她的手上让她帮忙拿给苏沫然,这让顾月怜感觉自己像个傻瓜一样,不爽!实在是太不爽了!

    顾月怜丝毫不隐藏自己的实力,她现在就是要揍死他们看看!

    熊大见状,想着,虽然苏沫然不在,但是和她们硬拼的话,他们肯定会损兵折将的,这样不行!

    “那个,几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熊大忙换上笑脸,解释道,一边解释人还一边往后退。

    “是啊是啊,我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熊二和其他几名手下也附和着熊大的话,同时跟着熊大一起后退。

    “误会?误你娘的会!姑奶奶我听得别提有多清楚了,为了得到定国无双,你们倒是考虑得很周全啊!”顾月怜可不是好说话的主儿,她凶悍地瞪着几人,随时都有可能出手。

    “别,别这样,我们是为了定国无双不假,可,可我们信上都有说明啊……我们是来和你们谈一笔交易的,没有别的意思,真的……”熊大极力地做着解释。

    只顾着生气的顾月怜见到这几人越退越远,只当他们是心虚害怕了,正打算要追上前去。

    脚步刚迈出去,才走了两步远,忽然,身前的景物一变,前一刻还在别的地方的花木后一刻出现在了顾月怜的跟前,挡住了顾月怜的去路。

    怎么回事?

    顾月怜一惊,回过头看向身后的苏君诺和皇甫非烟,只见她的身后也多出了许多花木,哪里还有苏君诺和皇甫非烟的身影?

    这里的花木是会移动的?!

    “切,黄毛丫头,不识好歹。”熊大哼了一声,“进了这座院子,就算你们有再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开,在这里,我们熊家三兄弟才是王者。”

    隔着眼前葱葱的花木,顾月怜只能听到熊大的声音。

    “你个龟儿子,给姑奶奶我死出来,躲躲藏藏算什么男人!”顾月怜朝着四周破口大骂。

    “你就骂吧,等你连骂的力气都没有了的时候,有你受的。”熊大哼了一声,虽然事情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但是不打紧,他们是不可能从这座院子里面走出去的!

    这院子里面的一花一木一草一石的是精心设计过的,由一位精通奇门遁甲之术的人设计而成,不知道这其中奥妙的人一旦被困在里面,这辈子都别想再出来了!

    熊氏三兄弟利用这一座内藏玄机的院落曾经捕获过多名高手,从而得到那些高手身上带着的宝贝,这一次的苏沫然也不会例外的。

    该死的!

    顾月怜十分恼火,拔剑便斩向自己面前的花草,她才不管这些花草是不是什么名贵的草木,她现在只知道她要出去,她要离开这里!

    顾月怜一剑斩断了面前的一株牡丹花,然而牡丹花被斩断的同时,面前又多了别的花草。

    该死!

    顾月怜毫不犹豫地将其斩断。

    谁想,再一砍,便是黑紫色的毒气从被斩断的枝叶里面散发出来。

    顾月怜连忙后退,好在反应及时,没有吸入毒气,但是如果再砍的话,这毒气就会弥漫四周,四周又都是讲顾月怜给包围着的其他花木和山石。

    在顾月怜被困住的同时,皇甫非烟和苏君诺也没能幸免。

    皇甫非烟看不到其他两个人却能听到他们的动静,“顾月怜,苏君诺,你们切勿砍这些树木,这些花木之中混有不少有毒的东西,而且这个阵法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蛮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皇甫非烟告诫两人,让两人不要试图通过蛮力来解决问题,摆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阵法,具体是什么阵法皇甫非烟不知道。

    看着周围的花木,皇甫非烟在进入这座宅院时候的那一丝熟悉感渐渐地变得更加浓郁,她印象中也有一个人是擅长使用奇门遁甲之术的,而且尤爱用花木来做阵法,只是这阵法不应该和那个人有关系。

    对于奇门遁甲之术,皇甫非烟涉猎不多,如果说真有什么了解,也就是那个时候见那个人用过……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想起来全部的……没办法了,只好放手一试了!

    皇甫非烟集中精神,努力开始回忆,并且慢慢找寻破阵之法。

    苏君诺很郁闷,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会出这样的阴招,如果正面交手的话,他们肯定不会输给他们的!

    糟了,姐姐还不知道他们这边的事情!

    苏君诺心急,不知道该怎么脱离眼前的困境,他还想急着将事情告诉姐姐去……不能用蛮力……那怎么办?在这里干等死吗?

    苏君诺心想,与其被困在这里干等,还不如试着走走,看看能不能从这个阵法里面走出去。

    书到用时方恨少,到这种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平日里为何不多涉猎一些其他方面的知识,比如说奇门遁甲之术,至少这个时候他就不用这样犯愁了。

    他不能每次都要沫然姐姐来保护他,他也想要保护沫然姐姐。

    顾月怜听了皇甫非烟的话之后站在原地没有再乱来了,然后她试着喊了几声苏君诺,想要确定苏君诺是不是也平安无事,“苏君诺,苏君诺……”

    喊了几声,没有人回应。

    怎么回事?这臭小子该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想到这里,顾月怜心中着急,可是她看又看不见,过又过不去,只能干着急。

    “苏君诺,你听到了没有,听到了就给我答应一声!”

    还是没有人回应,此时的苏君诺已经自己走远了,听不到顾月怜的声音了。

    “该死,这臭小子不会真的出什么事情了吧!”顾月怜越想越烦躁。

    ★

    苏君诺只是单纯地凭着感觉走,并不懂什么破阵之法。

    迷迷糊糊的,苏君诺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路,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原地打转。

    眼前的景物不是花就是树不是树就是假山,变来变去,苏君诺的脑子都有些犯晕了,他不得不停下来思考,好像只是这样瞎走是走不出去的……那怎么办呢?

    苏君诺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希望自己能在聪明点,想出个什么好的法子来。

    “咚——”

    忽然,迎面飞来一块小石头,砸中了苏君诺的脑门。

    苏君诺愣了一下,心道,这阵法难道还会主动攻击人不成?

    “咚——”

    又是一下,这一下没有刚才第一下那么精准,只砸到了苏君诺的衣服上面。

    这下苏君诺看清楚了,顺着小石头砸过来的方向,苏君诺看到了那一只从树叶之中露出来的小手,有人躲在那里!

    太好了!

    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人无疑是一件好事!

    苏君诺迅捷来走过去,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那一只对他扔小石头的手,然后将人给拖了出来。

    耶?……

    苏君诺愣愣地看着被他拖出来的小人儿……

    是个小姑娘?

    苏君诺没想到这个藏在后面偷偷朝着他扔小石头的会是一个小姑娘,大大的眼睛有些慌张惊恐地看着他,白白嫩嫩的小脸蛋不知道沾上了什么东西看起来脏兮兮的,嫣红的双唇却是带着怒意的……

    “坏蛋,你放开我,坏蛋……”小女孩被苏君诺给抓住之后先是惊恐得忘记了动,然后开始了剧烈的挣扎。

    小女孩一挣扎,苏君诺就怕了,赶紧放手。

    小女孩只顾着挣扎,苏君诺一松手她的身体就失去了平时,摔到了地上。

    小屁股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小女孩吃痛,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面瞬间蓄满了泪水,但因为苏君诺还在她的面前站着,她不敢哭出来,强忍着地没让眼泪掉下来,抬头倔强地望着苏君诺。

    苏君诺见状忙道歉,“对不起,有没有摔疼?”

    苏君诺蹲下身来,与小女孩平视,轻声询问小女孩。

    尹雪依一双大眼睛凝望着苏君诺,他的表情好温柔,好像不是坏人?

    “你……不是来抓我的?”尹雪依迟疑着问了苏君诺一个问题。

    抓她?苏君诺被小女孩的问题给问糊涂了,他自己都是被困在这里的,怎么可能会是来抓她的呢?

    苏君诺摇摇头,“我是被困在这里的,想要走出去,却找到路。”

    原来他也是被困在这里的?!

    “原来,你也是被那些人给困在这里的呀……”知道了苏君诺和那帮坏人不是一伙的,尹雪依放心了。

    也?

    这么说,她也是喽?所以刚才她把他当成是进来抓她的坏人了?

    “你也被他们困在这里了吗?他们为什么要抓你?”苏君诺问道,他们抓他们来是因为定国无双,那么这个小女孩呢?他们连这样的小孩子都不放过,实在是太可恨了!

    “他们说……要抓我去卖掉。”

    尹雪依虽然还是个小女孩,但是长得极其漂亮,像她这样的女孩在黑市的人口贩卖上会被卖到极高的价格,运气好的话,她的售价有可能达到一枚黄级上品丹药的价格。

    她昨天就被困在这里面了,已经一天一夜了,身上有一些小伤,整个人看起来状况不太好。

    苏君诺闻言,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人儿,有些心疼,伸出手用袖子擦了擦她有些脏兮兮的脸,“虽然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出去,但是我会努力的,你愿意跟我一起试着走出去吗?”

    苏君诺不想要在原地等死或者等着别人来救他,至少他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尹雪依咬着自己的下唇,她看见苏君诺的眼睛,很坚定,也很温暖……

    她一个人在这里被困了一天一夜了,她很困,也很饿,但是她不敢睡,因为她怕自己一睡着,坏人就会过来把她抓走,看到苏君诺的时候她很害怕,以为是坏人来抓她了……

    他不但不是来抓她的坏人,还是好温暖好温暖的大哥哥……

    尹雪依冲着重重地点了点头。不管他们能不能走出去,可是有哥哥在,会让她安心,比她一个人的时候要好胎多太多了……

    “我叫苏君诺,你呢?”苏君诺报上了自己的姓名。

    “我叫雪依,爹爹和叔叔们都叫我小依。”尹雪依回答道。

    “嗯,小依,我记住了。”苏君诺微笑着对尹雪依说道,然后伸出手,“刚才那一下摔得要紧吗?可以起来吗?”

    尹雪依摇了摇头,刚才那一下摔得不痛,只是普股稍稍有点痛。

    尹雪依伸手握住了苏君诺伸出来的宽厚的手掌,那是一只习武之人的手,手掌心里面有些茧子,但是很温暖,很坚实。

    尹雪依咬着牙,十分吃力地从地上站起来。

    这个时候苏君诺才发现尹雪依的脚上有伤,脚腕处一片鲜红。

    “你脚受伤了?”难怪她站得那么吃力。

    “不是刚刚伤的。”尹雪依小声地回答。

    这是昨天伤的,被那些人追着的时候,她慌乱地跑进了这花园,然后摔伤的。

    “来,我背你吧。”苏君诺说着转过身,半蹲着身子,让尹雪依趴到自己的背上来。

    尹雪依看着苏君诺的后背犹豫了一下。

    “上来吧,没事儿。”对苏君诺来说,尹雪依不过是一个小人儿,比平时苏沫然训练他的时候让他背的重物要轻太多了。

    “嗯。”尹雪依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伸出自己的双手,够在了苏君诺的脖子上,然后身体趴到了苏君诺的后背上。

    苏君诺虽然只有十三岁,可是习武的他身体长得很快,光是这两个月,他就长高了不少,估计很快就可以把他的姐姐苏沫然远远地甩在后面了。当然,仅仅是身高把苏沫然甩在后面了,想要在修为上面超过苏沫然,目前来看恐怕是很困难的……

    尹雪依小小的身体被苏君诺给背了起来,她白嫩的小脸上面露出了一丝羞赧的笑容。

    苏君诺背上尹雪依之后继续尝试着寻找出路。

    “哥哥,你多大了?”尹雪依在苏君诺的背后小声地问道。

    “我十三岁了,嗯……快要十四了。”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说话解解闷也挺好的,虽然对方只是一个小女孩。

    身后的小人儿软软的身体就在后方,苏君诺小心地反手护着。

    “只有十三岁吗?”尹雪依心里面回忆着自己见过的十三岁的男孩子,好像都没有这位哥哥看起来高大成熟……

    “是啊,怎么了?看起来不像吗?”

    “不像,感觉哥哥有十七八岁了,我见过的十三岁的哥哥都没有像哥哥你一样高。”

    “大概是因为习武,又有我姐姐调理身体,长身体长得比较快把。”苏君诺解释道,“你呢?”

    “我九岁了。”尹雪依回答道。

    九岁?苏君诺觉得她看起来似乎还要小一些。

    “我从小身体就不太好,所以……没长好……”不等苏君诺开口问,尹雪依自己就回答了,从她的声音里面可以听出这件事情对她来说是一件烦心事,她也希望自己可以快快长大的。

    “哥哥,你说我要是跟你一样习武的话,可不可以长得快一些?”尹雪依又问道,苏君诺因为习武看起来比同龄人高大一些,那么她习武之后是不是就可以跟正常人一样了呢?

    “嗯……这我就不知道了。”苏君诺不懂这方面的事情,不敢随口乱说。

    ★

    熊大和熊二处理好了苏君诺那边的事情,将他们困在了这座院子本身就有的阵法之中后,决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剩下的人也一并处理了,反正现在他们困住了他们之中的三个人,到时候问起来也不好解释。

    于是熊大和熊二紧接着又来到了南宫炎和芸儿此时所在的房间里。

    “里面那个小丫头估计没有什么威胁里,不过那个黑衣服的男人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不要正面交手。”

    熊大依旧走保守路线,不和屋里的人起正面冲突,事实证明,这个人口宝物贩子还是有点头脑的,如果他正面和南宫炎起冲突他就会发现,里面那个人根本不是普通的随从,而是西迟国曾经的一员大将,是一个十分棘手的对象。

    熊大既然将人引进了这房子,又特地安排了他们在这个房间里面休息,自然是有用意的,和院子里面的花花草草一样,这个房间另有玄机!

    此时正在房间里面假寐的南宫炎和闲来无事绣花打发时间的芸儿都没有察觉到外面的异样。

    南宫炎是个不爱说话的,而芸儿一向不会多嘴,南宫炎的事情她从来没有问过,相处的几日,芸儿除了多准备一份南宫炎的饭菜之外和南宫炎之间没有更多的交集了。

    芸儿绣了一会儿,然后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太对劲,抬头,一看头顶。

    “南宫炎,南宫炎……”芸儿忙叫醒南宫炎。

    南宫炎睁开眼睛,看着急切地喊他的名字的芸儿。

    “你看头顶!”芸儿指了指头顶上面的房顶……

    南宫炎闻言抬头一看,房顶……在远离他们!

    怎么可能?!

    不对,应该是他们在下降!

    这房间……

    南宫炎没有想到,这个房间竟然还有这样的设计!

    原本不过**尺高的房顶如今距离他们已经有二十几尺远了……

    南宫炎见情况不妙,一把搂住芸儿,使上轻功,沿着墙壁往上飞去。

    正当南宫炎飞身到半路的时候,“咣咣”两声巨响,四周随之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前路被关闭了!

    南宫炎和芸儿两人没有来得及离开,被困在了一个密闭的空间里面。

    南宫炎被迫抱着芸儿返回,双脚着地之后,南宫炎将芸儿放下,然后拔剑再度腾空而起,沿着墙壁飞身到顶部,拔剑砍向这刚刚出现在他们头顶上方阻断他们去路的墙壁。

    黑暗中,南宫炎凭借自己的感知能力挥剑。

    “铮铮——”

    南宫炎手中的宝剑砍在了这堵墙壁上面,发出了金属碰撞时候的声音,南宫炎的手掌被碰撞后的震动震得发麻,然而头顶上面的这堵“墙壁”纹丝不动。

    这是一堵金属墙壁,而且十分坚固。

    曾经身为西迟国的将军的南宫炎也被这机关的设计给惊讶到了。

    建造这房间的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精妙的机关?

    ★

    房间外面,熊大和熊二两兄弟确认了房间里面的一男一女已经被成功困住了之后便满意地笑了笑。

    “大哥,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当初我们买下这座院子的决定实在是太聪明了!”熊二感慨道,这座院落已经帮助他们三兄弟搞定了无数高手了。

    还是大哥聪明,无意中发现了这座乍一看很普通的房子的特殊之处,然后花重金将它从那个只把它当做普通别院的商人那里买了下来,当做他们的据点。

    “是啊,还得感谢设计出这院子的第一任主人呢,听说是一对姓萧的兄妹,啧啧,能够设计出这么厉害的住处的,看来当真不简单啊!”熊大很是满意地说道。

    “话说大哥,你有查过那对姓萧的兄妹后来为什么不要这座别院了吗?”说到这院子上了,熊二就好奇多问了两句,毕竟这么厉害的阵法和机关,可见那一对兄妹是极其厉害的人物呢!

    “谁知道的,据说两人没住多久就搬走了,这些高人的心思我们怎么猜得透呢!”熊大认为,既然对方是高人,做出一些他们不能理解的事情来也是很正常的。

    熊二听完想了想,觉得也是,高人的心思不是他们随随便便能理解的。

    “好了,这边也完事了,现在就只剩下苏沫然一个人了,如果三弟那边谈得顺利的话,就直接让苏沫然交出定国无双,如果不顺利的话,那就把苏沫然也抓了吧。”

    本来熊大还没有想要这么快就做到这一步的,他是个有耐心的人,愿意多花一些时间慢慢赚取苏沫然他们的信任,可是事情出现了意外,他们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那就将整个计划提前好了。

    熊二说得也没有错,在这里,他们熊家三兄弟想要怎样就怎样,战气八段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会被困住无用武之地?

    ★

    柳含叶去而复返,除了他自己,还有一个人也跟着他一起来了。

    只不过那个跟着柳含叶一起来的男人带着斗笠,遮着脸,别人看不清他的容貌。

    “就是这里吗?”未露面的男人开口问柳含叶。

    从声音来看,男人应该是上了年纪的。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曾经是那两个人的住处。”柳含叶望着别院的大门说道,刚才和苏沫然他们一起来的时候他之所以没有进去,就是因为他认得这个地方。

    “我不勉强你进去,进去或者不进去是你的自由,就算你不动手,我也有办法将里面的人带出来的。”柳含叶补充道。

    柳含叶是真的有这个能耐这么做的,不过那样的话,估计这一座雅致的别院就会让他毁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的。

    “没关系。”男人深沉的声音给出了答案,他没有犹豫,抬头望向别院的时候,心情有些复杂,“我相信他们也不会希望这座他们亲手打造出来的别院困住了她的。”

    说完,男人纵身一跃,越过别院的围墙,消失在柳含叶的视线之内。

    柳含叶站在门口,并没有跟着男人一起进去,柳含叶知道是他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皓月长公主萧玥和安远侯萧释在打造这一座别院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们的这座别院会被宝物贩子利用作为捕获高手的工具,也一定没有想到,有一天,这座别院会困住了皓月长公主自己的女儿苏沫然。

    ★

    “阿嚏——”苏沫然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了?”坐在苏沫然对面的“萧公子”忙问道。

    “没事。”苏沫然揉了揉鼻子,心道,是哪个混蛋在念她了……?

    “哦,没事就好,那个,苏小姐觉得我刚才的构思如何?”熊三继续就他们一直在谈论的话题询问苏沫然道。

    在过去的几十分钟里面,他几乎都是在将他的复国计划。

    “什么?”苏沫然其实压根儿就没有认真在听他讲什么,“哦……不错,很不错。”苏沫然随口回应道,其实男人讲的大多是一些吹嘘的话,就算苏沫然想把它当成一个故事来听也很难听进去。

    “是吗?那么现在苏小姐可有意愿与我合作呢?说起来你我还是甥舅关系呢,虽然我们年纪相仿。”末了,不忘将两人的关系抬出来,拉近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都讲完了吗?

    苏沫然伸了一个懒腰,“看样子你要讲的都讲完了。说到底,你是想要我交出定国无双,然后你给我权给我名还给我钱。可是我总觉得与其跟着你走这么远又不靠谱的路线,还不如走一点捷径,你说我要是把你给绑了,再把你献给大燕皇帝,他会不会赏我一堆银子呢?”

    苏沫然的这个方法可比和所谓的前太子合作靠谱多了。

    熊三一听,心道,那怎么行,难道他跟她讲了这么大半天的道义都白讲了吗?

    “苏小姐,你怎么能助纣为虐呢?我才是大燕国的正统继承人,如今的大燕皇帝谋朝篡位天理不容的!”熊三忙跟苏沫然讲起道义来了。

    “再不容都容了十几二十年了,要天打雷劈早劈死他了,反正道义那东西我几百年前就已经拿去喂狗吃了,我现在再想捡回来我自己都嫌太矫情了。”

    跟苏沫然谈道义?很抱歉,苏沫然就不是那种会高举正义大旗的人!

    “你,你认真的?”熊二惊问。刚才看苏沫然一直在听他说他的事情,还以为她听进去了,心动了,谁想到,苏沫然不但一点都没有听进去,而且还打算倒打一耙!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吗?”苏沫然微笑道。

    “那你刚才为什么一直都安静地听我说话……”熊三问。

    “你这院子构造挺别致的,我以前听我一位朋友说过奇门遁甲之术,有一些阵法就是通过花木山石来构造的,听你说你那些动听的故事的时候我稍微花了一点时间看地形。”苏沫然回答道,“结果是,对于没有学习过奇门遁甲之术的我来说,想要突破应该很难,所以我决定在我自己被困住之前先把你给抓住。”

    ------题外话------

    那个被柳含叶带来的男人,有美妞猜到是谁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