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萧公子(二更)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想你,很想你,想你怎么还活着!”苏沫然朝着柳含叶翻了一个白眼。

    闻言,柳含叶笑容不变,“沫沫,你这样说我可是很伤心的说。”从他的脸上可一点儿都没看到伤心的影子。

    柳含叶旁若无人地挤到了苏沫然的身边,本来马车就不大,苏沫然他们一行六个人坐就显得有些拥挤了,柳含叶这么大一个人又挤了进来,还是以这么简单粗暴的方式,其结果就是将苏沫然给挤得没地了。

    “柳含叶!”苏沫然瞪柳含叶。

    柳含叶却依旧嬉皮笑脸,“沫沫,你生气的样子其实也不赖的。”

    什么叫做她生气的样子其实也不赖的?这男人到底是什么属性的,一会儿疯一会儿乐的!

    他的脸皮敢不敢再厚一点?!

    “你现在的样子很欠扁。”苏沫然毫不客气地回话道。

    “沫沫,你过来跟我一起住吧,我保证你住得舒舒服服的,还不用花银子。”柳含叶引诱苏沫然道,紧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你镇上的客栈我都包下了,你想要住别的地方也是没可能的。”

    他这哪里是引诱,分明就是要挟,客栈他都包了,苏沫然他们想住别的地方都住不成!

    “那个,外面那个比男人还男人的女人和比男人稍微女人了那么一点的男人,你们赶紧驾车,我们进城去了,别堵路上,这后面的人还等着呢。”柳含叶俨然一副主人的模样,都指示器顾月怜和苏君诺驾车来了。

    顾月怜闷哼一声,心想,算了,看在这漂亮男人刚才帮忙赶走了那群气焰嚣张的人的份上,暂时就不跟他计较了。

    苏君诺对柳含叶快要产生免疫力了,从最初地反对柳含叶接近苏沫然,到后来对柳含叶有了一些好感,但始终挥不去心里面那一些被柳含叶欺负的阴影。

    柳含叶的出现对南宫炎来说却不寻常,好在他习惯了做面无表情的人,所以即便在看见柳含叶之后有什么样不同寻常的心情,别人也没有办法从他表情上面看出什么端倪来。

    南宫炎心里是有困惑的,他不明白柳含叶到底在做什么事情搞什么鬼,如果他真的是对苏沫然动了心的话,又为何……

    他不明白,柳含叶的一举一动都太让人费解了,只不过他天生不喜欢多管别人的闲事,更何况这还是这个男人的事情,他想要管也管不上,所以在这件事情上面,南宫炎选择了沉默。

    马车平稳有节奏地行驶在了玄关城的大道上面。

    走了一段路,忽然被一群人拦住了去路。

    来人浩浩荡荡的,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和一队随从迎了上来。

    “请问这是苏沫然苏小姐的马车吗?”中年男子上前来询问道。

    初见这些人的时候,苏君诺还以为这些人是柳含叶的人,跑来接应的,可是对方一开口,他又觉得不是了,如果是柳含叶的人就不应该这么问了。

    顾月怜见男子好像挺眼熟的,她在哪里见过来着……

    苏沫然掀开马车车厢的帘子,从里面探出头来,问:“你家主子是谁?”

    “苏小姐,我家主子先前曾经让属下给您送过信函,不知道那封信函苏小姐看了没有。”那中年男子回答道。

    那男人这么一说,顾月怜一拍脑门,可算是想起来了。

    “我想起来了,这个男人就是之前把那封信交给我的男人!”当时顾月怜走得很匆忙,没顾得上多问,也没仔细瞧他的模样,一心想着去追赶苏君诺他们的马车。

    信?紧挨着苏沫然的柳含叶听到他们的对话,心中生出了疑窦,什么信函,这些天里面还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就是这个男人给顾月怜的信函的?苏沫然心中有了思量。

    “哦?这么说来,你家主人一早就知道我会来玄关城了?”苏沫然眼睛里面透着精光。

    “苏小姐莫生气,我家主子听说了您要远嫁大燕的事情,从东华国到大燕,这玄关城是必经之路,所以我家主子特地在这里等候苏小姐。”中年男人不慌不忙地回答,“我家主子派人在城门口日夜等待,只等苏小姐您现身,我家主子日盼夜盼总算是将苏小姐您给盼来了。”

    苏沫然被赐婚的时候众所周知,赐婚靖北王这么大的事情,早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的。

    “哦?所以,现在你家主子就让你来接我了?”苏沫然问,看起来对方“很有诚意”吗?这定国无双的魅力还真是超乎她的想象,为她吸引了一个又一个。

    “是的苏小姐,如果苏小姐愿意的话,我家主子非常希望能与苏小姐见上一面,信上谈到的事情,也许苏小姐在见到我家主子之后会有不同的认识。”那中年男子说这话的时候十分有自信。

    “哦?这么说来,我似乎真的应该跟你去见一见你家主子了。”苏沫然微笑着说道。她倒要看一看那个“萧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敢当不敢当,苏小姐愿意随小人去见主子,就是对小人最大的恩德了。”那中年男子弯着腰,十分恭敬地回答着苏沫然的话。

    “行,那你们前面带路吧。”苏沫然道。

    苏沫然知道对方竟然做到了这样一步,即便她今天不同意跟着他们去见他们的主子,他们稍后也会想别的方法让她去见的。

    还有就是,有免费的旅店住,不住白不住。这下至少柳含叶的“诡计”是得落空了。

    柳含叶眯了眯眼睛,这人是跟他“抢生意”呢?不知道从来都只有他抢别人的份,没有别人抢他的份的吗?

    ★

    和预想的不太一样,苏沫然下车,见到的是一座优雅的院落,没有过多的装饰,也没有气势磅礴的建筑,亭台楼阁,鸟语花香,无一不彰显出了这院落主人的情调。

    这么看起来,这位神秘的“萧公子”应该是一个文雅之士了?

    “苏小姐和几位公子小姐这边请……”中年男子亲自为苏沫然他们引路。

    柳含叶脚步停在了院落的门口,看了大门一会儿,然后掉头离开,并没有跟着苏沫然他们一起进去。

    从大门进入,穿过庭院,抄小廊进了后面的居所,一路上各种花花草草吸引人的眼球,这些花草虽然不能和苏沫然种植的那些珍贵药材相比,却也有不少是名贵花草,种植难度较大,能将这么多的花花草草都养得这么好,要么是这家主人足够细心,要么就是这加主人请来的花匠有这本事。

    中年男子将苏沫然他们领到了居所,“苏小姐和几位就住在此处,苏小姐觉得可好?”

    苏沫然关顾四周,环境恬静雅致,屋子干净整洁透着一股书香气息,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挺好的。”苏沫然实话实说,单纯地考虑住处的话,这地方苏沫然很满意,但是,这主人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苏沫然还没有搞清楚,环境是不错,就怕有命住下,没命离开。

    “你家主子呢,带我去见你家主子吧。”苏沫然对那中年男人说道。

    “好的,苏小姐请随我来。”中年男人对苏沫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姐姐,我和你一起去!”苏君诺见状便要跟上,苏沫然要去见的人是敌是友还未定,让她一个人去苏君诺不放心。

    “君诺和你南宫他们都留在这里。”苏沫然不同意让苏君诺一起来。

    “可是……”苏君诺犹豫了一下,他想着他们大家一起去会比较好,至少他会更加放心一些。

    这臭小子,本事还没有学好就先担心起苏沫然来了。

    “没有可是。”苏沫然不给苏君诺反驳的机会,然后同皇甫非烟道,“帮我照顾好他们。”苏沫然说的他们是顾月怜和苏君诺,至于南宫炎,不需要苏沫然操心的。

    于是中年男子又领着苏沫然去见他的主子。

    走过雕花长廊,眼前的小路便成了由小石子铺成的花间小道,四周是一片花海。

    沿着弯弯曲曲的花间小道步入花林深处,一张青灰色的石桌以及四张同样颜色的石椅出现在这一片花海之中。

    不得不说,这个“萧公子”是一个看起来极有情调的人,至少表面功夫反应出来的是这样的,至于真实情况如何,那还要等苏沫然会过他之后才能做定夺。

    石桌前已经有一个男人在等候了,不用说,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那位神秘的“萧公子”了。

    男人剑眉星目,约莫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一身清秀淡雅的着装,坐在石桌前,容身于这一片花海之中,乍一看倒是有几分飘飘若仙的感觉,只可惜,他仙气不足,尽管周身装扮已经达到极致了,但他自身并不具备这样的一种气质。若是今日坐在这里的人是萧释,那肯定会更加完美。

    见到苏沫然,男人站了起来,冲着苏沫然微微一笑,“苏小姐,盼你多日,总算是有幸见到你了。”

    苏沫然却懒得和对方说一些无关痛痒的客套话,她不喜欢在这种事情上面浪费时间。

    苏沫然在男人对面的位置上面坐了下来,“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

    男人被苏沫然的直接弄得愣了一下神,思索了一下之后道:“我找苏小姐是为了定国无双的事情,不知道两位可有听说过定国无双的来历?”

    男人一开口就提及了定国无双,意图十分明显。

    “该听说的,差不多都听说了。”苏沫然悠悠地回答道。

    “我知道如果我这样冒昧地向苏小姐您索要定国无双的话,苏小姐你肯定不会答应的,但是,这定国无双对我来说十分重要,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一定要将定国无双拿回来的。”男人用十分坚定的语气同苏沫然说道。

    拿回来?

    苏沫然没有听错这个词,男人说的是拿回来,而不是得到或者是其他的词,而是拿回来。

    这拿回来可大有文章了。

    “萧公子这是什么意思,我似乎听不太明白,这定国无双对你来说怎么就是十分重要的东西了,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苏沫然故作不解地问道。

    “实不相瞒,我便是大燕的前太子,本该葬身火海的我侥幸没死,这十多年里苟且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男人叹息道。

    这男人竟然说他是大燕前太子?!

    苏沫然闻言惊了一下,他说他是当年那个被火烧死在东宫的太子?

    大燕前太子比大燕现今的皇上小了整整二十岁,如果大燕前太子还活着的话,现今也应该是和这个男人差不多的年纪。

    但是……苏沫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人,要想苏沫然相信他是大燕前太子,可没那么容易,更何况他还是奔着定国无双来的。

    收到苏沫然惊讶目光的男人并不觉得意外,他料到自己说出这个身份的时候他们会感到震惊,毕竟大燕前太子是一个本该死掉了的人,不应该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说你是大燕的前太子,可有什么证据吗?”苏沫然问道。

    “有。”男人说着取下一块随身玉佩拿给苏沫然看,这是大燕皇室中人才会佩戴的玉佩,是用特殊的红玉做成,一面刻着象征大燕皇室的龙纹,另外一面则是所持玉佩的人的名字。

    男人给苏沫然看的玉佩上面刻着的是一个“离”字。

    苏沫然看过玉佩之后又问:“既然你没有死,为什么要躲起来,你不应该才是皇位的正统继承人吗?”

    “因为如果我现身的话,肯定会被我的皇兄给杀死的!”男人解释道,“所谓的火灾根本就不是意外,是他成心想要烧死我,这样他才好名正言顺地登基做皇帝。”

    “哦?这么说来,如果你的身份暴露,很可能就会有性命之忧是吗?”苏沫然问道,按照男人的说辞,这个问题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是的,但是今天我依旧选择将这件事情告诉苏小姐,因为我由衷地希望苏小姐能将这尊父皇为我打造的定国无双还给我。”男人紧接着说道。

    男人以大燕前太子,定国无双名正言顺的主人的名义向苏沫然讨要定国无双,听起来倒也合情合理。

    更何况,如果他真的是大燕的前太子的话,那么他就是苏沫然的舅舅了,这两人还有一层甥舅关系在呢。

    “这么说起来好像也挺合理的,你是定国无双的主人,我似乎真的应该将定国无双交给你的……不过,你信上和我说的‘合作’是什么呢?如果只是要我将定国无双交给你的话,这里面似乎没有什么‘合作’可言啊!”苏沫然笑着说道。

    “当然,不瞒你说,这十多年来,我一直在想方设法回去大燕,我是大燕的太子,我才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我的皇兄谋朝篡位天理不容,这些年来我苦心经营,加上朝中本来就有支持我的势力在,我已经与这些旧臣取得了联系,如今我如果再得到这定国无双,得到这背后藏着的东西我便可以一举推翻我那名不正言不顺的皇兄,重夺皇位,到时候,苏小姐便是功臣,届时我一定不会亏待苏小姐的。”

    男人构想了一个锦绣前程,乍一听似乎还挺美好的。

    这对苏沫然来说就好像是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好事儿,只要将定国无双双手奉上就可以做他的功臣。

    男人小心翼翼地瞅着苏沫然,对这个女人他做过一些了解,知道她武功修为极高,是个十分棘手的存在。一般来说武功修为好的人都会有比较高的追求,比如说名,又比如说利。

    他有想过从苏沫然手上强行抢夺定国无双的事情,但是他发现这样是不可行的,且不说苏沫然的武功太高不好对付,他还不能确定苏沫然会不会讲定国无双带在身边,如果她不将定国无双带在身边的话,那么他的人就算打赢了她也没有用。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苏沫然自己心甘情愿地将定国无双交出来。

    苏沫然微微一笑,不急着找男人身上的可疑之处。

    “可是……如果你失败的话,我不就成了你的共犯了吗?那可是大罪呢!”

    “呃……苏小姐放心,若是真有个万一,我也不会连累到苏小姐你的。更何况,我已经为此事谋划了十多年了,而我才是大燕国天命所归的真命天子,父皇的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我的。”男人十分坚定地对苏沫然说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