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沫沫想我没?(一更)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是……

    苏沫然在看完信的内容之后,眼中的困惑更加浓重了。

    “姐姐,怎么了?”苏君诺看到苏沫然的神色,不禁好奇地询问。

    “你们自己看吧。”苏沫然将信件摊在桌子上面,让大家都可以看见信的内容。

    信上说,他知道定国无双的秘密,还说要在定国无双的事情上面和苏沫然合作,并且向苏沫然发出了邀请?

    最后的落款是……萧公子。

    对方知道定国无双在苏沫然手上不奇怪,知道顾月怜和苏沫然相识也不奇怪,因为只要他知道了前一点,然后对苏沫然稍做调查就会知道了,但是……

    他对苏沫然发出的这个邀请实在太过诡异。

    “姐姐,我觉得写这封信的人很可疑。”苏君诺不太赞成苏沫然真的去赴信上说的这个约。

    “我也这么觉得。”难得的,这一次顾月怜和苏君诺站在了同一边。

    “他说他知道定国无双的秘密,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芸儿喃喃自语道。

    南宫炎站在一旁,维持着一贯的沉默,没有开口说话,远看酷,近看更酷。

    的确,光从这封信的内容来看,太过可疑了,苏沫然没有兴趣去赴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约。

    “算了,就先搁下吧,要是对方真的想要‘合作’的话,肯定会自己再出现的。”苏沫然将这封信函的事情放到了一边,信函在顾月怜的手上有几天了,对方到现在都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可见也是个沉得住气的,那么苏沫然也没有必要急着去找对方。

    ★

    大燕国的事情因为靖北王的突然出现被搁置了,苏沫然离开之后没有人来找她。

    虽然目前苏沫然还不知道靖北王这番举动的用意何在,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传说中的杀神对苏沫然的确没有恶意。

    苏沫然一行人接下来的行程就顺利多了,一路上除了有苏君诺和顾月怜不太和谐的吵闹声之外,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优哉游哉地走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之后,一行人终于到达了东华国,西迟国和大燕的交界之城——玄关。

    好气派的城门!

    “哇塞,这玄关城未免也太气派了一点吧?都赶上奕京城了。”第一次离开奕京城来到这边境之城的顾月怜从马车里面探出头来,十分惊艳地望着处于他们正前方的城门。

    “玄关城虽然不是京城,但它作为三国交界的城池,繁华热闹一些很正常。”

    苏沫然解释道,相比于城门的气派,苏沫然的注意力放在了另外一个地方,那城门口似乎有人在对来往旅人进行逐一排查。

    再看这城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出乎意料的多,就算玄关城是三国交界之城,这来往的人口数量会不会也太多了一点?

    “姐姐,这玄关城一直都是这么热闹的吗?”苏君诺和大家一样看着城门口的位置,这人数,感觉这热闹程度都已经超过奕京城了。

    “这个你就要问南宫炎了,他从西迟过来应该是来过玄关城的。”苏沫然和其他人一样,是第一次来到玄关城。

    “不是,比往常要热闹太多了。”南宫炎回答道。

    平日里的玄幻城虽然繁华热闹,但没有这么热闹,至少南宫炎上一次经过玄幻城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那是不是城里面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了,所以变得这么热闹呢?”顾月怜猜测道,“比如说城主大婚了?娶了一个美娇娘回来,所以大家都来为城主庆祝?”

    想想倒是有这个可能的。

    “城主今年都三十好几了,和城主夫人成亲都快有十年了。”苏君诺毫不留情地泼了顾月怜冷水。

    “你怎么知道,你又没有来过玄关城!”顾月怜不服气地冲苏君诺吼道。

    “没来过但可以先打听一下的。”苏君诺这一路可不是在玩,他有好好地做好功课,来的路上他可都打听过了。

    “那就算不是城主大婚,也有可能是城主的儿子大婚呢!”顾月怜辩驳道。

    “城主没有儿子,就只有一个女儿。”苏君诺继续泼顾月怜的冷水。

    “只有一个女儿也可以大婚啊!”嫁女儿不行吗?那也是大喜事一件!

    “城主的女儿今年只有九岁!”九岁怎么嫁人?开玩笑!

    “你!”顾月怜指着苏君诺,郁闷不已,这臭小子就是成心跟她过不去的吧!

    “你们两个要想继续打情骂俏的话就留在这里吧,我们可过去了。”苏沫然悠悠然说道。

    什么?打情骂俏?谁打情骂俏了!

    闻言顾月怜脸上一热,“沫然你胡说什么呢,我,我和这臭小子,我才不喜欢这种乳臭未干还讨厌得很的臭小子呢!”

    “哦,那就是甜言蜜语吧。”苏沫然给大方地给顾月怜换了一个词儿。

    这不是更加不像话么!

    “苏沫然!”顾月怜郁闷地跺脚,“我不说话了还不行么!”

    “正合我意。”这下苏沫然的世界安静了啊……

    顾月怜咬咬牙,苏沫然这女人绝壁是生来气人的!

    苏沫然他们的马车走到了城门口,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等了好半天,才轮到苏沫然他们。

    “喂,你们几个,是来参加药师比赛的么?”守城的卫兵问道。

    药师比赛?

    “我们只是路过的。”苏沫然探出头,回答道。

    “一般商旅进城需要按人头缴纳进城税,按人头算,每人一百两银子。”卫兵说。

    一百两银子?这么贵!

    “南宫,你上次来的时候要交这么奇怪又这么贵的进城税吗?”这也太黑了一点。

    “没有。”南宫炎摇头,他上一次来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么一回事。

    “你们不知道吗?每四年,玄关城要举行一次药师比赛,在这个时候进城的,只要不是参加药师比赛的药师,都要缴纳进城税,这是规矩,可不是最近才有的。”卫兵解释道。

    所以卫兵刚才一开始才先问苏沫然他们是不是药师。

    苏君诺和顾月怜你看我我看你,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那他们到底要不要交这个银两呢?

    苏沫然他们这边还在跟卫兵谈着,有一支队伍就挤过后面排队的其他人,直接来到了门口位置。

    那一行人全部骑马,有男有女,都是年轻人,一个个看起来全部雍容华贵,出身不凡。

    “让开,都给我让开听到没有!”

    一共两男两女,直接奔到了苏沫然他们的马车前面,“我们都是来参加药师比赛的,先让我们进去,别让这些无关紧要的平民耽误了我们宝贵的时间。”

    其中一个男人一上来就对着卫兵这么说。

    四人都是药师?!

    闻言有人惊有人羡,看这四人,都不过二十岁上下,但竟然都已经是药师了,当真厉害。

    队伍排得老长,是会花费不少时间,苏沫然他们刚才排着队也等了不少的时间。

    这四个人这一上来直接就插到了队伍的最先前,就连苏沫然他们这队正在接受卫兵检查和缴纳进城税的人也没有例外地被这些人给挤到了后面。

    看这些人的着装打扮以及这嚣张傲慢的态度,不难猜测这几人应该来头不小。

    顾月怜是个暴脾气的,最见不得不平事,见到这些人目中无人地跑到他们的前面去,顿觉火大,“你们是药师了不起啊,来参加比赛就可以特殊对待了吗?这后面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是来参加比赛的呢!”

    仗着自己是来参加比赛的就不需要排队了吗?

    顾月怜一句话将这四个人的注意力全部给吸引了过来。

    刚才开口和卫兵说话的那个男人骑着马儿来到了苏沫然他们的马车前。

    男人长着一双桃花眼,他的视线扫过这一马车的人,顾月怜瞪着眼睛凶巴巴的,苏君诺看起来稚气未脱,另外还有一个苏沫然,三人长得都不赖,但看看他们那素雅的着装,这寒酸的马车,就知道没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皇甫非烟和南宫炎在马车车厢最里面坐着,未露面,在靠近玄关城的时候,南宫炎就不太方便露面了,毕竟他曾经是西迟国的大将。

    楚彦博随手掏出一张银票来,丢到了顾月怜的身上,然后对着顾月怜说,“你们的进城费我帮你们出了。”

    楚彦博说完,掉过头不再去看顾月怜他们,再同卫兵道,“这是我们的药师证明。”

    顾月怜郁闷万分,该死的,这臭男人以为他有两个臭钱就了不起啊!

    顾月怜猛然从马车上面跳了下来,将那张属于楚彦博的银票揉成一团,丢到了楚彦博的脸上。

    “把你的银票给我拿回去,然后给我排到队伍后面去!”顾月怜指着队伍最后方道。

    那里,才是他们几个人应该去的地方。

    同行的其他三人吃惊不小,天呐,这个女人竟然敢砸楚彦博!她知不知道她自己砸到的是什么人啊!

    三人面面相觑,没敢上前劝说,但愿楚彦博别太生气才好啊!他生气起来太可怕了!不过,好像不生气不太可能了……

    被顾月怜砸了脸的楚彦博呆了一下,然后将那一团银票拿在了手里,他将银票拿在手里面来回把玩着,看得他身后同行的其他三人紧张不已,因为他们太了解楚彦博了,知道此时的楚彦博处于动怒的前兆。

    “彦博,那个……算了吧,不要和这种不懂事的丫头计较了……”董辙劝说道,他们是来参加药师比试的,这城门还没有进就闹出事情来总归不太好。

    楚彦博却依旧用刀一般锋利的眼神看着顾月怜,对于身边好友的劝说恍若未闻。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插了进来。

    “哎哟我说,今儿个天气真不错……”远远的,众人都朝着发出这声音的方向看过去。

    一身红衣无比显眼,就算是在这人来人往,人头攒动的城门口也拥有极高的识别度。

    那天生优雅华贵的身姿,那一身红色妖艳媲美他本人的美貌的衣衫,那不羁的眼神,除了柳含叶不做第二人选。

    楚彦博听到柳含叶的声音,整个人的神情又变了,如果说他刚才看着顾月怜的时候的表情是凶,那么现在他看见柳含叶的表情就是恼。

    该死的,柳含叶怎么会在这里!

    每个人一生之中或多或少都会有那么一两个不想见到的人,而楚彦博这二十年的人生当中,最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柳含叶,这个该死的男人!

    “哟,我说今天怎么老有喜鹊绕着我转,原来……是小博博你来了啊!你要到玄关城来怎么不早点通知我一下呢,我好去迎接你啊!”柳含叶笑容灿烂,迷死人不偿命,电晕大叔大妈毫不费劲。

    “柳含叶,你怎么会在这里!”如果说刚才顾月怜的无礼让楚彦博的心情变差的话,那么此刻柳含叶的出现直接就让楚彦博的心情跌入了万丈深渊之中。

    “我闲来没事到处逛逛,听说最近玄关城挺热闹的,我就来凑热闹了,哦……对了,小博博啊!听说你也要来参加药师比赛是吧?这次有多穿一条亵裤来吗?别跟上一次一样,输了比赛还把自己输的连裤子都没有了呢。”

    柳含叶笑容却灿烂,楚彦博的脸色就越难看,该死的!上一次还不是因为他,让人偷偷换掉了他的药材,害他在配药的时候发生了意外事故,药没配出来,先起了火,烧了他的头发和衣服!

    楚彦博的眼睛里面都快要能喷出火来了,而罪魁祸首柳含叶却一副毫无察觉地模样,他慢悠悠地同守门的卫兵说道,“卫兵大哥呀,我跟你讲,这人啊要是连进个城门也不能好好遵守规则的话,那参加什么比试估计也不会守规矩的,所以这种药师什么的,还是别放他进来比赛好了,别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卫兵是认得柳含叶的,柳含叶和他们的城主也算是认识的了,只不过……卫兵们不约而同偷偷地看了一眼那颗传说中的“老鼠屎”,这几位好像来头也不小,他们应不应该得罪呢?

    柳含叶不等卫兵做出判断,又对着后面正在排队等着入城的其他人大声说道:“各位,你们说,大家都是进城的,你们之中也有不少是来参加比赛的药师,凭什么他们就可以先进城呢?他们这样不守规矩的人是不是应该被取消参赛资格啊!”

    本来楚彦博一行人插队后面的人心里头就有不爽了,但是因为没有人站出来说话,大家也就忍气吞声,谁也不愿意去做这只出头鸟,得罪这几个看起来身世不俗的人。

    现在柳含叶开了口,责任不用大家承担,大家自然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再加上,这么美丽的男人都开了口,多少给他一点面子。

    “对!大家都是一样的,凭什么你们要插队啊!”

    “乖乖排队去!不然还是不要参加什么比赛了!”

    “人品不好,就算让你赢了比赛又怎么样?”

    “……”

    一下子,后面排队的人就炸开了锅,跟着一起斥责不守规矩的楚彦博一行人。

    楚彦博被柳含叶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顾月怜看着被柳含叶气得不轻的楚彦博,感觉他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刚才她还蛮讨厌他的,现在倒是有那么一点点同情他了,估计他以前真没少被柳含叶给欺负来着,不然也不至于会被气成这个样子了。

    董辙见情况不妙,忙拉着楚彦博的胳膊道,“彦博,忍一时风平浪静,现在的情况对我们很不利,我们还是先算了吧。”

    董辙也知道楚彦博心里面肯定很气愤,可是没有办法啊。

    未免事情变得更加糟糕,董辙和其他两个同行的女子使了一个眼色,几人合力将楚彦博拉走。

    碍眼的人一走,柳含叶微笑着走到卫兵的跟前,将银票递上,“这几位是我的朋友,我先带他们进去了。”

    一人一百两是玄关城定下的规矩,由来已久。

    “原来是柳公子的朋友啊,不用检查了,里面请吧。”卫兵忙道,柳公子是城主的朋友,柳公子的朋友自然是信得过的,银两已经按照规矩交了,检查这一步就省了。

    柳含叶转身,不等主人的邀请和许可,他就自己上了马车。

    “沫沫,几天不见,你是不是更加想我了呢?”柳含叶一上车,便用杀伤力十足的笑容望着苏沫然。

    谁他娘的想他了?

    他一会儿发疯似的咬她的耳朵,一会儿又发疯似的要她不要嫁给靖北王,然后又突然间失踪,再然后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谁要想他了?自作多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