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彻夜畅谈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你是大燕国的人?”

    “废话真多,快些告诉我定国无双藏在了什么地方,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苏沫然这个做贼的比他们这些捉贼的还要嚣张。

    欺人太甚了!

    这大燕国的人也太不把他们东华国放在眼里了!

    别说他们的皇上要生气,就连他们这些侍卫也咽不下这口气了。

    这个时候,赵于明走了过来,对着苏沫然冷哼了一声道。

    “哼!说什么大燕国的使臣,我看你们根本就是小偷,为了定国无双,就说什么赐婚,其实娶菁韵郡主是假,想要定国无双才是你们的目的,现在定国无双不见了,又跑到皇宫里面来捣乱,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敢情东华国上上下下都是知道大燕国人的心思的呀?那还嫁苏沫然嫁得这么痛快?敢情他们是觉得少了一个苏沫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顺了大燕皇帝的意吧。至于苏沫然这一嫁会是个什么样的后果,他们压根儿就不管了是吧?

    “我们就无法无天了怎么滴?”苏沫然粗着嗓子,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做贼做到她这地步,也算是绝了。

    “来人呐,给我把这两个胆大妄为的贼人拿下!”赵于明直接下令捉拿这两个目中无人的“大燕人”。

    想捉苏沫然和皇甫非烟?单凭赵于明和这些个侍卫恐怕是不够的了。

    “我没空和你们浪费时间了,这里没有,我再上别处找去!”

    赵于明怒上心头,真不敢相信对方目中无人到了这样的地方,还真当东华国无人啊?

    眼睁睁地看着两个黑衣人施展惊人的轻功旁若无人地离开,赵于明感觉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

    “去禀告皇上!让皇上来定夺!”赵于明怒道。

    ★

    从淑妃那里离开之后,苏沫然又在几个不同的地方“做了案”。

    苏沫然这一闹,可把皇宫给折腾热闹了,皇甫霖大半夜惊坐起,下令一定要把胆大妄为的大燕国贼人通通抓到,不管活捉还是死擒!

    而把皇宫搅得一团乱的苏沫然此时正躲在幽谧的角落里悠闲自在。

    拿不到定国无双白韬是不会离开的,相同的,经此一遭,皇甫霖也不会轻易放白韬离开,这个事情皇甫霖肯定会跟大燕讨个说法的。

    只要他们找不到定国无双,赐婚一事就名存实亡了。

    大燕皇帝想要定国无双,以赐婚的名义让苏沫然连人带玉一起前往大燕,可是他一定没有把苏沫然这个人做为变数算计在内。

    大燕,苏沫然会去,但不是以这样的方式。

    此时的苏沫然一个人坐在皇宫花园密林之中的假山石上面,皇甫非烟有别的事情要离开一下,她暂时在这里等她。

    皇甫逸远远地看着坐在假山石上,悠闲地欣赏着夜晚的风景的苏沫然的背影,不由失笑,将皇宫弄得天翻地覆的她此时倒是挺悠闲的。

    这倒是真符合她的性子的,现在看起来,他好像白担心了。区区白韬拿捏不了她,反倒让她耍得团团转,就连他的父皇也没有能够例外。

    皇甫逸不为苏沫然搅乱了皇宫而生气,相反的,他心里面放心不少。如果今天他不是太子,他还可以笑得更开心一些,顺带为她鼓掌。

    皇甫逸静默地看了苏沫然好一会儿,然后走了过去。

    苏沫然感觉到有人在看着她,但对方好像并没有什么敌意,更加没有杀气,她纳闷了一阵,对方不动她也先不动,结果对方自己走过来了。

    苏沫然回过头,发现原来从刚才开始就看着自己的人竟然是皇甫逸。

    “太子殿下,你怎么?”

    苏沫然没有想到会撞见皇甫逸,自己脸上的面纱已经摘掉了,此时两人四目相对,自己无所遁形。

    苏沫然被皇甫逸捉了个正着,脸上闪过几分不自在,自己可是进宫来做贼的,现在被太子给撞见了。

    “呵呵呵……”皇甫逸见到苏沫然那双有些讶异的眼睛,轻笑,她原来也会有不自在啊!“玩得开心吗?”

    皇甫逸的问话把苏沫然给问呆了,她把他家弄得乱七八糟的,现在皇宫上下都还在搜查她呢,他却一脸笑容地问她,玩得开心吗……这样的反应会不会有点不太正常。

    苏沫然呆了一会儿之后反问皇甫逸,“你家被我玩成这样,你不开心吗?”反正看都看见了,苏沫然再不自在也得面对现实。

    皇甫逸失声笑道:“我说开心的话会不会太没有良心了一点?”从皇甫逸的表情来看,他的心情还算是不错的。

    在这件事情上面,很难说他的父皇对或者不对,身处高位,就必须有牺牲,即便是他也一样,站在他父亲的角度,有时候就不得不去牺牲掉一少部分人,所以即便他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也无法去反驳改变什么。

    皇甫逸能做的,不是阻止他的父皇下令,而是在幕后默默地保护苏沫然,为她化去危险。

    他不会让苏沫然就这样被送去大燕国,但不能是在台面上,因为他是太子,他有他的无奈。

    苏沫然真想回答皇甫逸说,其实他的表情已经够没有良心的了……

    皇甫逸轻轻一跃,也跃到了假山石上面,在苏沫然的旁边坐了下来。

    “今晚的月色不错。”皇甫逸抬头看着天空中高挂着的明月对苏沫然说道。

    月色不错……

    是不错……可是这话放在现在说,放在他们两个人身上说,似乎很不合适。

    “沫然,”皇甫逸回过头,温和地目光很是轻柔地落在苏沫然的身上,“今晚陪我在这里看会儿夜景,赐婚的事情,大燕和东华的事情,定国无双的事情,亦或者是别的值得烦恼的事情都暂时放开好吗?”

    不谈烦恼事,只是单纯地聊天,单纯地说说话。

    皇甫逸知道,这样的机会,在他和苏沫然的身上不多了,他也知道,他和苏沫然之间,已经默默地错过了,从那一天选妃的时候,他没有选中她,他就错失了抓住她的机会。

    其实这样也好,皇甫逸从心里觉得,苏沫然是适合翱翔的,而不适合被他囚禁于深宫之中,所以他愿意看她去翱翔,而不是去想办法折断她的翅膀。

    苏沫然心头被注入了一股奇怪的暖流,她没有办法拒绝,即使皇甫逸的这个邀请十分不合时宜,不合两人的身份。

    苏沫然点了点头。

    皇甫逸发自内心一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说素心丹是有副作用的,其实是骗人的吧?”

    聪明如皇甫逸,一早便察觉到了这个问题,苏沫然既然是技艺超群的炼丹师,没理由炼制的丹药对人还有副作用的。

    “嗯……”苏沫然有些小心虚地点了点头,事实就是如此,不过这么熟了之后再说起这件事情,她多少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的……

    “那你后来卖我们的是什么药?”皇甫逸好奇地问道。

    他想着应该是补药一类的药,只要药方配得巧妙,外行人是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端倪来的。

    苏沫然更加心虚了……弱弱地回答道:“是用来调理女儿家的身体的……”

    皇甫逸愣了好半天……调理女儿家的身体的?他和赵于明以及几个陪同一同入山寻药的侍卫吃的是用来调理女儿家身体的药……

    额头上面划过几滴汗珠,皇甫逸哭笑不得。

    她……居然把用来调理女儿家身体的药卖给他们……这……这件事情可不能让赵于明知道了,不然他估计会承受不住的。

    “那个,男人吃了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皇甫逸不得不多问苏沫然一句。

    “这可难说,毕竟是女人吃的药,这男人吃了吗,多多少少是会有一些影响的,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影响什么时候才会出现我就不清楚了,说不定这副作用要等了三五七年的才会反应出来也说不准的。”

    什么?

    “你是说……就算现在没事,以后……也可能会有问题?”这好像不是小事情……得先问清楚了,皇甫逸有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这副作用……

    看见皇甫逸一脸茫然带呆的模样,苏沫然不紧不慢地补充了一句,“刚才,是开玩笑的。”

    开玩笑的!

    根本没有什么副作用一说,虽说是调理女人身体用的药,但男人吃了也没有什么反应,什么可能隔几年才会反应出来苏沫然都是瞎扯的。

    皇甫逸只能笑了,她又坑他!他看起来很好坑吗?

    ……

    皇宫上下严阵以待的时候,花园竹林之中的假山石上面坐着一男一女,悠闲地聊着天。偏偏这外面的热闹和这两人都有着紧密的关系。

    这一夜,苏沫然和皇甫逸聊了很多,从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到国家大事,抛开那些隔在两人之间的东西,他们可以无拘无束地畅谈过往,畅谈他们心中的点滴。

    ★

    第二日一早,距离京城十里地远的另外一个小镇上面,苏君诺一行人找到了落脚的地方。

    “我们就在这里等姐姐吧。”苏君诺选了镇上面最醒目的客栈,他们和苏沫然约好了在这个镇上面碰面,在苏沫然到来之前,他们就暂时先住在这个客栈里面,方便到时候与苏沫然取得联络。

    “这里?”顾月怜有些不解地问苏君诺,可是你姐姐不是要嫁去大燕么,大燕的使者会允许她跟我们一起走吗?

    大燕的那些人显然不好惹,恐怕没那么轻易同意让苏沫然跟他们一起走吧?

    这种事情想想就知道是不可能会发生的。

    “谁管他们同意不同意。”苏君诺显然是知道苏沫然的打算的,所以顾月怜有的担忧他一点儿都没有。

    “不管可以吗?”顾月怜隐约觉得好像苏君诺他们知道着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顾小姐,你就放心吧,你看少爷都不担心了,要是大小姐真有什么事情,你觉得少爷他现在还能坐得住吗?”芸儿笑盈盈地同顾月怜说道,还真是相当了解苏君诺的。

    听了芸儿的解释,顾月怜的疑虑是没有了,可是心里面却有些不是滋味了,看看芸儿再看看苏君诺,两人默契十足,关系无比亲昵的样子……

    垂着头,跟着其他人一起进了客栈,刚进客栈,却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诡异气氛。

    怎么回事?

    这压抑的氛围……

    顾月怜环顾四周,此时正值大清早的,按理说,客栈里面的人应该不多的,可是这家客栈今天却一反常态,一楼的所有桌子前面几乎都坐满了人。

    这些人的着装整齐划一,清一色的黑色装束,一看便知道不是普通人。

    为何在这样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镇里面,会出现这么一群高手?

    顾月怜注意到了,在这些人之中有一个男人是特别的,墨色锦袍,袖子和领口位置都镶有金色花纹,白玉腰带,头发后束,黑色的长发如墨色瀑布,桀骜不羁。

    然而,顾月怜却看不到这个男人的脸,他整张脸都被一张玄铁面具给挡住了。

    这个男人应该是这些人的主子了吧?顾月怜不禁想到,只是这男人会是谁呢,出现在这种地方……

    不光是顾月怜有这样的想法,比顾月怜早一步踏入客栈的苏君诺和南宫炎也有同样的想法。

    久经沙场的南宫炎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客栈中央位置上面的那个黑衣男人所夺走。

    苏君诺等人在客栈最角落的位置上面坐了下来,这也是整个客栈仅有的一张空桌子,其余的桌子都让这群来路不明的人给占了。

    “南宫,你见识广,你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吗?”顾月怜坐下来之后,便第一时间问了南宫炎这个问题。

    南宫炎顿了一下,似乎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一瞬间的犹豫,然后他选择了摇头。

    见他摇头,顾月怜只当南宫炎也不认识这些人了。

    “小心一点,我觉得这些人不简单,我们没什么事情的话不要招惹到他们。”顾月怜表现得很冷静,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他们一行人之中除了南宫炎之外最有应战经验的人了,这种时候自然不能慌张。

    这些人好像也注意到了后来进来的苏君诺一行人。

    “王爷,好像是苏家小公子。”面具男人的身边,一人认出了苏君诺。

    面具男人被称之为王爷,可是据苏君诺他们所知,东华国并没有哪一位王爷是有戴着面具的习惯的。

    面具男人的视线扫过苏君诺他们那边,仅仅一眼,男人只看了苏君诺他们一眼,可是苏君诺顾月怜南宫炎和芸儿无一不例外地后背发凉,这个男人的目光太过锐利了,只不过是这样一眼,就让他们感觉到了莫名地紧张。

    还好男人很快又将视线移开了。

    “呼——”芸儿呼了一口气,十分小声地对同桌的其他人说道,“吓死我了,那个男人刚才往这边看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可怕的眼神。”

    芸儿惊魂甫定地拍了拍自己的前胸。

    不是芸儿胆儿小,即便是南宫炎,也在那一瞬间滋生出了紧张感。

    因为这诡异的压迫感,让苏君诺一行四人吃早饭都是匆匆完事,然后急忙让小二领着上了楼。

    各自进了客房,远离了楼下的那群人,几人不由地都松了一口气。

    四个人,男女各睡一间房。

    苏君诺和南宫炎进了房间,将行李放下之后,苏君诺感慨道:“希望那群人立马就走,我们要在这个客栈里面等姐姐,这群人要是一直都在的话,我觉得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会过的很难受。”

    他是真心觉得楼下那群人,一个个黑衣黑鞋,每个人都带着佩剑,一脸的严肃不说,那带头的面具男人整个人还异常的寒冷。

    “我出去一下。”南宫炎说话的当儿人已经走出房门了。

    “喂,南宫炎,你要去干嘛……”苏君诺的问题还没有问完,南宫炎人已经没有影了。

    看着被打开又被关上的房门,苏君诺心想,南宫炎这是要去干嘛,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他一个西迟国的人有什么事情要这么急着去做的?

    ★

    南宫炎出了房间之后再来到楼下的时候那些人已经不见了。

    人都走了?

    南宫炎纳闷,又去了后面马厩,马都没有了,真的走了?

    正打算要离开的时候,南宫炎忽然听到一个声音:“找我?”

    南宫炎猛然回头,客栈的围墙之上,伫立着一个黑影,正是刚才的男人,他还没有走。

    南宫炎走了过去,同样跳上了墙头,与面具黑衣男对视,这个男人的眼神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和第一次见的时候一样,他的眼神让人畏惧。

    刚才面对顾月怜的提问的时候,南宫炎说了谎,他是认识这个男人的。

    “你想要干什么?”南宫炎单刀直入,直接问男人此行的目的。

    “你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吗?亦或者是你觉得你有资格问我这个问题吗?”

    黑衣面具男人的语气很淡,他的这种回答已经不是傲慢了,是不屑。

    他的事情没有南宫炎询问的份儿。

    虽然被男人这么说让人很不爽,可南宫炎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他没有资格过问他的事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