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不要嫁给他(片段二)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帮他提升战气的吗?

    苏君诺并不相信二夫人的这个说法。

    “我不相信你的说法。”苏君诺很肯定地回答,眼神坚定,就连一丝的怀疑态度都没有。

    二夫人闻言真是气得不轻,虽然这药真的不是如她说的那样,是提升战气用的,可是这么不被自己的儿子信任,二夫人直觉堵得慌,感觉肺部被塞进了无数的棉花。

    “你不吃?那你是不准备管芸儿的死活了吗?”二夫人干脆和苏君诺撕破脸了,直接用芸儿威胁苏君诺,“想要见到那丫头的话,就乖乖地照着我说的做!”

    二夫人见用亲情诱骗苏君诺不成,干脆就用芸儿来威胁苏君诺。

    二夫人目光狠戾,显然不是在跟苏君诺开玩笑。

    苏君诺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心情很是复杂,愤怒和悲痛都已经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了。

    也罢……

    苏君诺伸出手从二夫人的手里接过了那东西。

    苏君诺停顿了一会儿,缓缓地拆开了药包,闭上眼睛,将全部的药粉灌入了自己的口中。

    眼角有一滴不易被察觉的泪水轻轻地划过。

    修炼的时候沫然姐姐说,他是男子汉大丈夫,累也好,痛也好,都得忍着,不准哭,不准退缩。

    可是沫然姐姐好像没有教他,当眼泪自己不自觉跑出来的时候该怎么让它们自己回去。

    泪水滴落的同时,苏君诺的眼前变成了一片漆黑,倒在了地上。

    二夫人走过去将苏君诺扶起来,看着自己已经昏迷过去的儿子,二夫人嘴里碎碎念着:“别怪娘对你不好,你若是再听话一些,娘也就不需要对你使这些招式了,娘这么做也只是为了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虎毒不食子,她还不至于要了她儿子的命。

    她的目标当然不会是苏君诺,她真正想要对付的人是苏沫然。

    如果苏沫然不回来,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事情,婉茹现在一定是太子妃,她母凭女贵,一定已经被扶正了,苏易澈更加不会抛弃她。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苏沫然的错!

    二夫人知道苏沫然武艺高强她,她对付不了,就想出了用自己的儿子来做诱饵的损招。

    当然,因为苏君诺的武功也不低,二夫人想要拿捏他没有那么容易,所以她给苏君诺准备了掺杂了迷药的化功散。将苏君诺迷昏的同时将他的战气尽数废去,让他失去反抗的能力。

    二夫人将苏君诺也带回到了废屋。

    二夫人顺带将芸儿嘴巴里面的布条给拿了出来。

    芸儿见到苏君诺,惊慌不已,“少爷!少爷!你怎么样了!”

    芸儿人还被二夫人绑着,动弹不得,只能看着面色苍白的苏君诺,却什么都做不了。

    芸儿叫了苏君诺半天,苏君诺都没有转醒,忙质问二夫人,“你对少爷做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少爷昏迷不醒?

    “急什么,他是我儿子,我不会让他有事的。”二夫人冷哼一声道。

    “你还知道他是你的儿子?如果你真当他是你的儿子,你今天就不该做出这种事情来!”芸儿愤恨地看着二夫人,眼睛通红。

    亏她还口口声声说少爷是她的儿子,看看她自己都对少爷做了些什么事情!

    “闭嘴,你这贱丫头没有资格说我!”二夫人被芸儿说中了自己做的龌龊行径,恼羞成怒又扇了芸儿一耳光。

    被二夫人打了的芸儿不哭不闹也没喊疼,而是用一种讽刺的眼神回看二夫人。

    “呵,我真觉得你可怜!”

    “可怜?”从芸儿的口中听到可怜这个词,二夫人觉得十分好笑,“不过是一个贱丫头,你哪来的资格?”

    一个从小被卖身在苏府的贱命丫鬟,居然好笑得说她可怜?她以为她是谁啊!

    “是的,你很可怜,你想要的东西永远也得不到,你曾经拥有的,触手可及的幸福你却从来没有珍惜过,你这样的人,永远活在自己给自己编织的噩梦里面,可怜可笑可悲!”芸儿毫不畏惧地与二夫人对视。

    她不怕她,大不了就是一条命!

    “好!好!真好呀!我倒是不知道君诺的身边还有嘴巴这么利的丫头!看来我儿子这么不听我的话,跟你这贱丫头还有不小的关系!我今天就要看看,你的嘴巴到底有多利!”

    二夫人发了狠,在废屋里四处寻找,找了一个棍子来就往芸儿的身上打去。

    反正苏君诺已经在这里了,她也不需要芸儿了,干脆将她打死,让她知道,谁才是那个可怜人!

    每一下,二夫人都用尽了力气,又粗又硬的棍子就这样打在毫无抵抗之力的芸儿身上,纤弱的身体哪里承受得住这样的殴打?

    被吵到的苏君诺缓缓转醒,一睁眼,便是芸儿被二夫人暴打的画面,他的眼睛当即被狠狠地刺痛。

    想要救芸儿,却使不上力气……

    用尽自己能够使出的最大力量,苏君诺移动到了芸儿那边,翻身将芸儿护在自己的身下。

    见苏君诺阻拦,二夫人并不停手,“好啊,你向着苏沫然也就算了,现在连一个丫鬟在你心里面的地位都要强过我这个当娘的!”

    二夫人发了狠,一下下的,也顾不得自己是打在苏君诺的身上还是打在芸儿的身上了……

    对二夫人来说,两人都可恨!很可恨!

    “少爷……”见苏君诺代自己挨打,芸儿又惊又慌。

    “芸儿不怕……我没事……”护着芸儿的苏君诺朝着芸儿露出了一个让她放心的微笑,“芸儿别怕,我有战气护体,这点伤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

    然而,事实上,刚刚服下了二夫人给的化功散的苏君诺身体异常虚,身体的战气就像是被掏空了似的,根本没有战气可以护体。

    芸儿慌乱地点头,少爷的脸色和他说的根本不一样……尽管他很努力地在笑了……可是……可是……他的脸色真的好难看……

    芸儿哭了。

    芸儿滚烫的泪水滴落到苏君诺的手掌上面。

    苏君诺的心颤抖了一下。

    背后是被打的疼痛,还记得自己上一次挨打的时候,他放弃了抵抗,因为打他的人是他的母亲。

    那灼热的泪滴提醒着他,此时此刻,如果他放弃反抗,受伤的不只是他一个人。

    有些事情,逃避是没有用的。

    苏君诺的双手收紧,他想要保护芸儿,保护姐姐,保护一切他想要保护的人。

    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面,他必须正视有些问题,不能逃避,不能胆怯!他都必须要强大才行!

    苏君诺强撑着站了起来,二夫看见他站起来了,惊讶了一下,抡起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苏君诺转过身,正对着二夫人,然后走上前。

    一把抓住二夫人的手腕,他的力道不小,让二夫人的手想动也动不了了。

    “怎么会,你明明吃了那药……”二夫人惊讶地瞪着苏君诺。

    难道是药失效了?怎么会……

    二夫人喂苏君诺吃了掺有迷药的化功散,对苏君诺不可能是一点效果都没有,苏沫然之前对他身体的调理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让他可以这么快醒过来,但是这个时候,苏君诺本人的意志力也有很大的影响。

    就算战气使不上来了,就算迷药的作用还没有完全过去,苏君诺还是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

    苏君诺的动作有些吃力,但是他还是做到了,伸手夺下二夫人手中的棍子,将她按到了柱子上面、

    “你干什么!我是你娘!你这样做的大逆不道!”二夫人怒吼道,不敢相信她被自己的儿子给粗鲁对待了,娘亲打儿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做儿子的打娘,那就是不孝!天地不容!

    “你这个不孝子,你放开我!你不能这样对我!”

    苏君诺对二夫人的话恍若未闻,他困难地将二夫人绑了起来。

    二夫人瞪大了眼睛,他真的绑了她?他竟然敢这样对她!

    “放开我!我命令你放开我你听到没有!”二夫人凶狠地命令苏君诺。

    苏君诺不去看她,撕下了自己衣袖的一截,塞在了她的口中,让她说不出话来。

    刚绑完,苏君诺就踉跄了两步,双腿无力,单膝跪在了地上。

    “少爷……”芸儿看着苏君诺的模样,眼泪再也止不住。

    苏君诺以手撑地,艰难地移动到了芸儿的身边,解开了芸儿身上的绳子。

    他和芸儿两个人受的伤都不轻。

    苏君诺伸出手,擦去芸儿脸上的泪水,“不哭,我没事,真的。”

    “少爷,不要说了,我懂的……”芸儿一边哭一边摇头。

    苏君诺努力地笑了一下,“那就不要哭了,你哭起来很丑耶……”

    ★

    苏沫然看着眼前两个受伤不轻的人,两人相互搀扶着,十分困难才走回来的。

    她不过是和皇甫非烟单独聊了一会儿,一会儿工夫没看见他们,他们两个就挂了这么多彩回来。

    “小姐,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芸儿以为苏沫然生气了,试图为苏君诺开脱。

    “不用解释,告诉我,最后你们怎么回来的,二夫人呢?”苏沫然问。过程她大概能从两人身上受的伤猜测出一二来,她关心的是结果。

    “少爷把她绑了起来……”芸儿小声回答。

    是苏君诺把人绑起来的,也就是说……苏君诺反抗了二夫人。

    虽然过程有点惨,但是最后的结果不是很糟糕,至少这小子终于知道要反抗了。

    这一次的事情对苏君诺来说也算是一次成长的过程吧,虽然苏沫然知道他的内心肯定是不好受的。但这一些,都是苏君诺自己要去解决面对的,苏沫然不能代替苏君诺去完成,其他人也都不能。

    希望经历这一次,苏君诺在面对相同的情况的时候,可以不被有些事情羁绊,可以更好地认清楚一些事情,可以更好的保护好他自己。

    修为方面,苏沫然可以帮忙,但惟独这一方面,苏沫然不能帮苏君诺。

    “进去包扎吧,我房间里面有药,你们自己搞定。”苏沫然说道,自己的伤自己解决,他们一个十三岁,一个十五岁,不是小孩子了。

    苏君诺和芸儿点点头,然后乖乖地进屋去了。

    ★

    苏沫然出门的时候又看见了柳含叶。

    最近柳含叶总是神出鬼没的,上一次他突然发狠,咬了她之后,就跑了,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这一次他在她家门口鬼鬼祟祟的,又想要干嘛?

    苏沫然看见柳含叶的同时,柳含叶也看见苏沫然了。

    含叶主动朝着苏沫然走了过来,看见柳含叶过来,苏沫然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你又要干嘛?”苏沫然瞪着柳含叶,他上次还没有咬够吗?

    “我不干嘛……”柳含叶说话的时候冲苏沫然微笑了一下,那是一抹足以让周围的一切都失去光彩的笑容。

    “别以为你笑得很好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苏沫然的耳朵都让他给咬出血了!

    “还在为我咬了你的事情生气吗?”柳含叶笑眯眯地问道。

    这男人,到底怎么回事?上一次喝得烂醉,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不说,还张口就咬她!然后过了两天,又笑眯眯地看着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柳含叶,你没什么事情吧?一会儿耍酒疯咬人一会儿又像个没事人一样站我家门口。”

    “你都说我那是在耍酒疯了,那证明我是喝醉了……醉鬼做的事情,不能当真的。”

    醉鬼做的事情不能当真吗?可为什么她倒是觉得那天晚上他的神情很认真,是发自内心的,不像是单纯地喝醉了之后失态的行为。

    “那你今天来干嘛?”苏沫然狐疑地瞅着柳含叶。

    “来看你,还有……阻止你嫁人!”柳含叶毫不掩饰地说道。

    阻止她嫁人?

    “你认真的?”苏沫然问。

    “我很认真!”柳含叶点点头,很郑重地说道,“那个该死的靖北王有什么好的,你不要嫁给他啦!”

    柳含叶扯住苏沫然的衣角,模样显得有些楚楚可怜,感觉酷似一只撒娇卖萌求主人关注的小猫。

    “我听说那个鬼面王爷,为人凶残无比,还有虐待女人的喜好,你嫁给他一定会被他折磨死的,所以你别嫁给他好不好?”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苏沫然狐疑地问道。

    他眯起眼睛,一双美目弯成了月牙形,煞有其事道:“嗯…小爷我夜观天象,掐指一算,灵光一闪,那个鬼面王爷肯定就是这种人!不会有错的!”

    “…”他敢不敢再假一点?

    ------题外话------

    今天有些卡文,就先更四千吧~囧。

    这边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之后,沫沫就要“出嫁”了。

    小叶子和太子都不会袖手旁观~沫沫肯定也有自己的思量。

    (~o~)~今天就先酱紫吧,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