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向苏沫然求救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苏易澈缓缓直起身来,怀中那一封旧信函,他已经反反复复地念了很多遍了。

    信上所书的每一个字,都已经刻在了他的脑海里面。

    饮酒买醉之后,这每一字每一句依旧还是狠狠地刻在他的脑海里面。

    到头来,错的最多的是他自己。

    苏易澈笑了,却比哭还要难看,仰天嘶吼,声嘶力竭,泪水滑过双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嘶吼过后,苏易澈忽然安静下来了,他的目光长久停留在手中信函之上,神色渐渐平静了下来,这份平静不是忘记,不是没有波澜。

    像是终于做了什么决定,苏易澈起身,带着重伤,苏易澈的步履很是不稳,他摇摇晃晃地走出了苏家的大门。

    苏家的护卫看到苏易澈摇摇欲坠地离开苏府,很是不安,却不敢上前去阻拦,只敢悄悄地跟在苏易澈的身后,尾随他前去,暗中保护他。

    夜深了,街上十分安静,唯有明月相伴照亮前路。

    两个悄悄跟着苏易澈的护卫忽然停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再往前他们不能再过去了!

    “这里是将军的师傅的住处,我们不能再往前了。”

    “我们在外面等着吧。”

    两个护卫一商量,便不再尾随上去了,只因为再往前,是那位老人家的住处,外人不能轻易闯入,他们不敢随意冒犯了。

    那密林深处,住着的是一位世外高人,也是传授苏易澈绝世武功的师傅,相传,整个东华国只有住在皇宫里头的那位神秘而又可怕的老皇帝可以与这个人一较高下。

    曲径通幽,越走便越是杂草丛生,绿荫遮蔽。

    小路的尽头,是一处简陋的草庐。

    苏易澈在草庐前站定,撩起衣摆,正对着草庐的门跪了下来。

    “师傅。”

    苏易澈对着草庐的门唤了一声师傅。

    草庐大门紧闭,屋内半晌传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你本是我最为得意的徒弟,为了你的妻子,你成了那副模样,我告诉过你,如果你过不去你自己心里面的那个坎儿,就不要来找我,你今天来找我,是不是意味着你心里面的坎儿已经过去了呢?”

    沧桑而又深沉的声音问苏易澈。

    “是。”苏易澈语气坚定。

    十六年了,他从未这么清醒过。

    他醉不了,骗不了自己,这十六年确确实实地存在。

    既然醉不了,忘不掉,就干脆清清醒醒地活下去吧。

    苏易澈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过不了萧玥这个坎儿,他很可能一辈子都只能用欺骗自己麻醉自己逃避自己的方式来生活,但是萧释的一席话和一封信函让他知道了他本不知道的事情。

    草庐的门缓缓开启。

    “进来吧。”门内的人说道。

    苏易澈站起身,走进了草庐,直到第二天,都没有出来。

    ★

    苏老夫人的如意算盘打得响亮,以为自己的安排很周密,南宫炎的事情不管怎么说都是顺利解决了,至于后来西迟国所住的驿馆起火,西迟国使臣连同南宫炎都被烧死了的事情,再麻烦那也是皇帝的事情,跟苏府没有直接关系的,苏老夫人都不管。

    可是她高兴得太早了,她这才刚刚松气没两天,皇甫非烟直接让护龙一族的人将苏府团团围了起来。

    “尊主,你这是做什么?”老夫人在下人的搀扶下,三步并作两步走,连忙走到苏府的门口查看情况,而她所看到的也正如下人们来报告的那样,苏府真的被包围了!

    他们苏府乃是堂堂护国将军府,这护龙一族,真正的乱臣贼子不去对付,外邦贼人不去讨伐,围着他们苏家做什么?

    老夫人急眼了,忙问皇甫非烟。

    皇甫非烟目光冰冷如数九寒天的冰棱,“苏家通敌卖国,护龙一族自当诛杀。”

    什么?说苏家通敌卖国?

    这怎么可能!

    “尊主,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我们苏家怎么会通敌卖国呢,我儿子是护国将军,怎么可能会做出卖国这样的事情呢?”

    “呵,的确,您的长子曾经是威风凛凛的护国大将军,为我东华国尽心竭力,立下过不可磨灭的汗马功劳,但是这都是十七八年前的事情了,今时不同往日,人是会变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您的儿子早就不的当年的那个护国大将军了,他胆小,懦弱,没用,从头到脚,有哪一点像是护国大将军了?当年的英雄早就成狗熊了,他做出卖国秋容的事情来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皇甫非烟说话一直就是这么带刺的,这些天老夫人听得也习惯了,但是此刻,她这样污蔑她的儿子苏易澈,老夫人便没有办法接受了。

    “这是污蔑,我们苏家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苏老夫人连忙反驳道。

    “老夫人别忘了,你的幺子苏罗成就是因为通敌卖国而被抓进天牢的,虽说他现在畏罪自杀了死无对证,但这并不代表你们苏家的其他人就没有这个嫌疑了。”皇甫非烟轻而易举地就让苏老夫人的话失去了可信度。

    “你不要胡说!易澈他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别说苏易澈不会,她的三子苏罗成也肯定是被冤枉的!

    “我是不是胡说,不是由你说了算的。来人,将苏老夫人请回府去,从今天开始,苏府因有通敌叛国的嫌疑不准任何人随意出入!”

    皇甫非烟一声令下,几个侍卫就上前来将老夫人“请”回到门内。

    皇甫非烟的视线看着苏家光线的门楣,苏家,这一片辉煌是那个男人撑起来的,可是那个男人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男人了,那么这一片辉煌,苏府也不配拥有!

    没有苏易澈的苏家,就是一座空壳,如今,苏府里面住着的那个男人,早已不是皇甫非烟所认识的苏易澈了,所以这苏家,她亲手来毁!

    看着被外面的人强行关闭的朱红大门,老夫人完完全全地傻了,怎么会……

    从苏罗成被抓,苏易澈被质疑,到这一刻,整个苏家被团团围住……

    老夫人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不会的,不会的,苏家不会有事的,不会的……”老夫人嘴巴里面不住地念叨着,她反复告诉自己,苏家不会出事情的,苏家会好好的!他们苏家是东华国的名门望族,她的儿子是护国大将军,这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老夫人,老夫人!”晴梅连忙来扶老夫人。

    “晴梅,你告诉我,苏家不会有事的对不对?”老夫人怔怔地问晴梅,试图说服她自己。

    晴梅哪里能回答老夫人的问题,整个苏家让护龙一族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万一……万一……万一罪名被坐实了,他们苏家可是要满门抄斩的呀!

    “晴梅,去,带我去见易澈!他一定有办法的,他一定会有办法的!”老夫人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是的,有她的长子苏易澈在,他们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的!

    “老夫人,将军他现在不在府上!”

    不在府上?怎么回事?!

    “不在府上?那他去了哪里?”老夫人急了,这个时候,易澈他会去了哪里?该不会是有什么不测吧?

    呸呸呸!易澈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不知道,府里没有人知道老爷去了哪里,听门卫说,老爷昨天半夜出去了,有两个护卫跟着老爷一起去的,可是到现在,老爷和护卫都没有回来。”

    苏易澈去了哪里,苏府上下没有人知道。

    老夫人急火攻心,当场就晕了过去。

    ★

    老夫人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她一睁眼,便从床上弹坐了起来。

    “晴梅,晴梅……”老夫人连忙唤晴梅。

    晴梅从外面跑进来,“老夫人,奴婢在。”

    “现在情况怎么样?有我儿的消息了吗?”老夫人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希望苏易澈和苏家平安无事。

    晴梅一脸苦相,“老夫人,没有将军的消息,倒是刚才,有位公公来宣旨了。”

    “是皇上派来的吗?都说什么了?快说!是不是皇上知道这事情,命令护龙一族撤退,对不对?”老夫人双手紧紧地抓着晴梅的手臂,急切地追问。

    晴梅摇了摇头,“圣旨是二爷接下的,圣旨上面说,苏家通敌卖国一事已经由护龙一族证实,本该满门抄斩,但考虑到将军曾经为东华国立下的汗马功劳,就……就……”

    “就什么,你快说!”老夫人刚刚醒来,差点因为晴梅的这话又一次昏过去。

    “暂全部软禁于府上,苏家任何人不能擅自离开苏家半步,违令者格杀勿论,待皇上与朝中各位大人商议过后再做定夺。”

    老夫人全身的力气都在这一刻被抽干……

    怎么会这样?

    连皇上都不相信他们苏家是无辜的?

    老夫人整个人都傻掉了,苏家满门……苏家满门……

    等等……

    “君诺如今不在府上吧?”老夫人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晴梅点点头,少爷那天离开苏家之后就没有再回来了。

    “不止少爷不在府上,那个苏沫然,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她刚刚和苏家脱离关系,皇甫非烟就让人把苏家给围了!”晴梅忍不住碎碎念,这苏家真要有什么事情,就连她这个做丫鬟的都跑不掉,而苏沫然身为苏家嫡出的大小姐,却可以幸免!

    苏沫然那一天当着群臣的面,对皇上说的话犹在耳边,“这一战之后,我便与苏家再无关系,不管这一战我是胜是负,是生是死,都与苏家不再相干,我若还活着,今后我苏沫然便不再是苏家的人,我若死了,我也不入苏家的坟。”

    苏家的荣与辱,都和苏沫然没有关系了,所以苏家就算被满门抄斩,就算株连九族都不关苏沫然的事情!

    “对了,苏沫然!”老夫人听到晴梅的话,已经没有心情跟晴梅一起抱怨这种细节了,她想到的是,苏沫然兴许能够帮上忙,不管到底有没有用了,死马当成活马医了,她现在能寄予希望的,也就只有苏沫然这个一直默默无声在近来也绽放光芒的孙女了!

    “晴梅,我们得想个办法,把我们的消息带给苏沫然,让她想想办法救救我们!”

    “老夫人,别说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出去了,就算能出去,苏沫然怎么可能会答应救我们?”晴梅不觉得苏沫然会对他们伸出援手。

    老夫人也真是的,自己之前那样对苏沫然,现在自己有难了,就想着让苏沫然来救自己,也不想想,人家凭什么来救她!

    “不,一定有办法的!”老夫人很坚定地说道,一定会有什么办法的,苏家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她就不能放弃!

    ★

    等到天黑之后,一位衣着褴褛的老夫人推着一辆小车从苏府的小门出去,刚出门就被守在外面的护龙一族的人给拦了下来。

    “站住!什么人!”

    “几位官爷,老妇是个倒夜香的。”衣衫褴褛的老妇低着头,不敢直视问她话的守卫。

    倒夜香的?

    “你把你推车上面的木桶打开让我们看看。”守卫道。

    “是,是……”

    老妇走过去,手颤颤巍巍地将推车上面的木桶的盖子掀开,一掀开,便是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臭味!

    守卫们连忙捂住自己的鼻子。

    “行了行了,你走吧。”其中一个守卫一手捏着自己的鼻子,连忙催促老妇走开。

    “多谢官爷,多谢官爷。”

    老妇道了两声谢后,便赶紧推着车,正打算离开,却被另外一个守卫拦住了。

    “不行,万一这老妇是苏家的重要成员怎么办?”他们可不能随便放人出苏府,万一这人是苏家重要的成员,逃走了他们担当不起。

    “你看她这么一大把年纪,苏家就只有老夫人是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可是你想啊,那苏老夫人是什么人,就算是成了阶下囚,那也是苏将军的母亲,怎么可能穿成这副模样还倒夜香,这要是让人知道,估计老夫人还宁可死了算了呢!”

    那个说要放行的守卫解释道。

    另外一个守卫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点点头,退到了一边,让老妇离开。

    老妇背对着两个守卫,整个人都在颤抖,是被气的,也是因为屈辱。

    没错,这个假扮成倒夜香的老妇就是苏老夫人,为了离开苏府向苏沫然求救,老夫人连倒夜香的老妇人都假扮了!

    一向养尊处优的老夫人何曾干过这样的事情?

    老夫人强忍着继续前进,一步一步,朝着苏沫然的住处走去。为了谨慎起见,老夫人不敢随便丢下推车,只好费力地推着车缓缓前进。

    这几天,为了定国无双的事情,昨天没能成功说服苏沫然的莫银桑今天又来骚扰苏沫然,结果苏沫然闭门不见,他就只好窝在苏沫然家外面守株待兔,抱着势要说服苏沫然的决心等着苏沫然见他一见。

    结果等到了大半夜,苏沫然家的门是没有开,却等来了一个莫银桑意想不到的人。

    莫银桑坐在房檐上面,远远地,莫银桑就觉得这推着小推车的老妇人有点像苏府的老夫人,当人从他脚下的小路上面走过的时候,莫银桑百分百确定了这人就是苏家的老夫人。

    老夫人大半夜的这副打扮是干什么?还推一个小推车?

    该不会……老夫人是想要报复苏沫然吧?莫银桑不由地往坏的方面去想,怪不得他要这么想,只怪老夫人之前对苏沫然做的那些事情,实在是让莫银桑这个外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要不是苏沫然深藏不露,此时的苏沫然怕是一早就命归黄泉了。

    不行,虽然苏沫然这女人可恶起来相当可恶,就拿她不肯将定国无双转卖给他这件事情来说,她就让他伤透了脑筋,但那不代表莫银桑就讨厌苏沫然。

    这么想着,莫银桑从身边捡了一块人家屋顶上的瓦片,然后朝着老夫人推车上面的木桶砸了过去,先看看她弄了什么东西去找苏沫然再说!

    老夫人推着推车走了很长的一段路了,眼看着苏沫然的住处就在前面了,老夫人正想找个拐弯处将推车放下,将她这一身褴褛的衣服换下再去见苏沫然。

    黑色的瓦片从莫银桑的手中飞出,笔直砸到了木桶上面,木桶受到打击后翻到……

    “咣当——”

    莫银桑当场傻眼,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木桶里面装着的会是……

    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

    木桶倒下的方向刚好是对着老夫人自己的,那满满一桶的夜香……有大半泼在了推车上面,剩下的一小半,在重力以及惯性的作用下,泼到了更远的地方——老夫人的身上!

    “啊——”

    老夫人凄厉的叫声响彻天际,整个小巷子里面都回荡着老夫人无比惨烈的声音。

    “吱呀——”

    苏沫然打开门,循声走了过来,然后在距离老夫人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站住脚。

    穿着粗布短衣,还被泼了半身夜香的……苏老夫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