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惊爆一战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苏小姐,需要我推你到中央的位置吗?”一名太监询问苏沫然。

    “不用了,这破椅子,就留在这里吧。”

    苏沫然说完,弄了弄自己裙子的下摆,然后,站了起来。

    她站起来了!?

    苏沫然这一站,可把众人吓得不轻!

    她不是瘫痪吗?不是不良于行吗?

    她怎么就站起来了?她不瘫痪了?她可以走路?

    众人错愕的目光集中在苏沫然的身上。

    他们眼中的残废不残废了,她站起来了,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这么突兀的,毫无预兆地站起来了!

    老夫人瞪大了眼睛,苏沫然她可以走路!?怎么可能!

    她站立在比武台上,一派娴静模样,那份从容和郑静,即便是久经沙场之人都很难练就出来,她知道大家都在惊讶错愕些什么,是的,她不瘫痪了,她可以走路。

    南宫炎觉得有些好笑,心想,自己若非早就在苏沫然的身上吃足了苦头,这一刻估计和他们一样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个女人,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隐藏起她的锋芒。

    站起来之后的苏沫然比尚未长开的苏君诺稍稍高出一点点,娉婷而立,裙衫微动,玲珑身段之下竟透着一股子的俯视众人的魄力。

    这场面,莫名地刺痛着苏易澈的眼神经,莫名的熟悉感铺天盖地而来,渐渐地侵蚀着苏易澈已经没有力气去痛的心。

    “这苏家的小姐竟然是可以走路的?”

    “她不是天生的瘫子吗?什么时候给医好的?”

    “怎么回事?苏家小姐竟然瞒着所有人?这么说来她今天愿意代父出战也是有备而来的?并非只是去送死的?”

    “可是她刚才不是说了吗,这一场生死之斗,不管结果如何,她都和苏家没有关系了呀!”

    “……”

    一时间,群臣在下面议论纷纷。

    南宫炎在苏沫然的对面站定,凝视着苏沫然的南宫炎的眼睛里面没有别人以为的仇恨也没有杀气,杀气?对她似乎没有必要。

    战斗一触即发,众人屏息凝视,这一场本该是没有任何悬念的比试却因为苏沫然突然站起来而让人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苏沫然勾唇一笑,率先有了动作,她伸出右手,比武台下,靠近比武台位置的一名士兵的佩剑自动出鞘,无比精准地飞入了苏沫然的手中。

    不过是一瞬间的变化,却带给大家无比巨大的震撼,是不是高手,一出招便见分晓了,苏沫然虽然没有动手,但是这一抬手,这一拿剑,便说明了一切。

    苏家的大小姐是个高手?!

    怎么可能?!她能走路就已经够让人震惊了,现在她不光能走路,还是一个绝顶的高手?这刺激有点太大了!

    众人还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实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苏沫然便已经有了新的动作。

    举剑,出招,招式对于现场的有些人来说并不完全是陌生的,这剑法,曾经也有人使用过,那人便是苏君诺。

    苏沫然用的正是她自己交给苏君诺的那一套剑法,只是这剑法被苏沫然使出来和被苏君诺使出来却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效果。

    同样的一招一式,不同的气势。

    此时的苏沫然仿若是觉醒的苍鹰,仿若是尘封已久的宝剑再度出鞘,睥睨众生,势不可挡!

    铺天盖地的压迫感向着南宫炎袭来,凛冽的气势让靠近比武台的侍卫们的身体不由地颤抖了,这是弱者在面对强者的时候的敬畏,是生物的本能反应。

    强大的战气震裂了比武台的地面,强大的气场让人不寒而栗。

    突然变化的场面让众人的眼球和思维都跟不上了。

    太震撼了,这气势,这强大的力量,太让人震撼了!

    待到众人看清楚的时候,苏沫然手中的那把利剑已经贯穿了南宫炎的身体了。

    结果来得如此之快,让人猝不及防!

    众人傻眼地看着比武台上的这一幕,是有人曾经预想过这比赛会结束得这么迅速,但是这结果却和预想的彻底相反了。

    一招结束了一场生死之斗,完全压倒性的胜利。

    输的人是南宫炎,西迟国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南宫炎!这样的一个高手,有谁能有这样的把握一招取胜?

    可是今天,他们亲眼看见了,有人做到了!

    一招,仅仅一招!南宫炎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而这个战胜南宫炎的人竟然只是一个年轻的姑娘!而且,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是苏府的大小姐,那个默默无闻了十多年,每次被提及,都是一片同情之声和一片嘲讽之声的残废大小姐苏沫然!

    老夫人当场就傻掉了,一直以来都在外人的面前保持着高贵优雅的贵妇人形象的老夫人这一刻全然没了形象,她长大了的嘴巴久久没能合上。

    怎么会这样?

    那个女人真的是他们苏家的小姐?

    这人是苏沫然?

    即便是苏易澈,在苏沫然的这个年纪,也绝对没有这样强大的战气,也绝对没有这么高深的武学修为!

    这将是他们苏家几百年来最具有天赋也有可能是最强大的人才!

    老夫人已经不知道自己这一刻是什么心情了,激动?当然有,那个人可是她的孙女啊!可是也别忘了,苏沫然在比武之前就说过了,不管她生还是死,不管她输还是赢,她都和苏家没有关系了!

    老天,她失去了这样优秀的一个子孙?

    这怎么可以!

    震惊的当然不只有老夫人一个,这场上的,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办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复杂感情,太刺激了!这冲击来得太突然了,大家都需要时间来消化!

    皇甫逸看着比武台上英姿飒爽的苏沫然,终于安心了,原来,那一天,她说她有一个朋友可以帮忙赢下南宫炎,那个人其实是她自己。

    这一战,不是苏沫然和南宫炎打的第一架,两国比试的那一天,她就和南宫炎打过了,不同但是,那一天她打得不紧不慢,今天,她一招制胜。

    人群中,苏君诺瞪着大大的眼睛,他的剑法是苏沫然教的没错,但是他从来都不知道苏沫然的战气修为已经到了这样的境界。还有那一天,他被邱志豪打成重伤的时候,出现的那个人,那股力量……真的是沫然姐姐……那一天是沫然姐姐救他的!

    比武台上,苏沫然将刺入南宫炎身体里面的利剑拔出,重伤的南宫炎沉沉地摔在地上。

    西迟国这边,使臣大人吃惊得都忘了说话了,今天这比赛不是东华国和西迟国之间的比试,只是南宫炎的私人恩怨,他身为西迟国的使臣没有干涉的权利,他今天来只是作为一名观众来观赛的。但是这结果……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南宫炎输了?还输得这样凄惨,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被对方的高手一击倒地?

    “使臣大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使臣大人的身边,一个随从忙询问使臣大人。

    “先去去把南宫炎给我抬回来。”不管是死是活,先把人给抬回来再说,不管怎么说,南宫炎都是他们西迟国的一员大将,这个时候,他们是不能坐视不理的。

    皇上愣神良久,才从这样的比武结果中回过神来,苏家的残女,竟是一只凤凰,珍珠蒙尘,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

    皇甫霖特地看了一眼一旁的苏易澈,却发现苏易澈的脸上明显是痛苦多于惊讶。

    对于苏易澈来说苏沫然平安无事没有因为他而送掉性命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别人的惊讶,不知道为何,在苏易澈这里,反而没有那么强烈的。也许吧,她是她的女儿,像她一样,是天命的凤凰。

    皇甫霖心想着苏沫然的事情回头要和苏易澈好好谈一谈了。

    这眼下,皇甫霖还是维持着他身为皇上的威严的,按照该有的流程宣布了结果,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苏沫然看。

    “皇上,民女的比试已经结束了,现在应该没有民女什么事情了,望皇上恩准民女离开。”苏沫然主动开口同皇上说道。

    皇上这会儿也不好说什么,在苏沫然和南宫炎比赛之前,他亲口答应了苏沫然的,他做主,让苏沫然和苏家脱离了关系,群臣为证,又岂能出尔反尔。

    不过这事儿,应该不能就这样算完了。

    苏沫然得了皇上的应允,正转身走入人群之中。

    “啪啪啪——”

    一阵突兀的掌声响起,是谁?

    人群之中,缓缓地走出来一个神仙似的男人,男人那飘逸的仙人之姿与这比武之地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男人从苏沫然的正面走来,视线在苏沫然的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他脸上带着很是温和的笑容,让苏沫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此时,皇甫霖认出了来人,慌忙从自己的龙椅上下来,直接走上前来迎接男子。

    皇上亲自相迎,此人的身份能简单吗?

    “安远侯爷,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还有两日才到吗?”皇甫霖来到男人的跟前,问道。

    安远侯?这个人就是大燕的安远侯?

    东华国和西迟国都是大燕的附属小国,面对大燕的侯爷,身为皇帝的皇甫霖一样不敢怠慢了。

    前些日子皇甫霖便知道安远候萧释要来,原以为还要晚几日的,谁想竟然提前了。

    “想着早些来奕京城里逛逛,就先其他人一步来了,正好,赶上了这样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萧释说话的时候还特地多看了苏沫然一眼。

    这哪里精彩了,这明明是一场刚刚开始就结束了的比赛啊!

    “侯爷谬赞了。”

    皇甫霖在同萧释说话的时候,偷偷看了苏易澈一眼。

    只见苏易澈看着萧释,却没有别的动作,皇甫霖这才放心了一些。

    萧释注意到皇甫霖的视线在瞥向别处,顺着皇甫霖的视线看过去,他也看到了苏易澈,不过也只是一眼,他很快就将自己的视线给收回来了。

    萧释走到苏沫然的跟前,低头看着苏沫然,脸上带着很温和很轻柔的笑容,“谢谢你让我看了一场这么精彩的比赛。”

    苏沫然觉得男人看她的眼神有点怪,尤其是用这样的态度跟自己说话。

    “不用谢,我本来就不是为了比给你看的。”苏沫然淡淡地回答了萧释的话,她比他的,又不是为了让他称赞让他觉得好看才比的。

    面对苏沫然冷硬的态度,萧释没有半点生气,反而笑意满满地点点头,赞同苏沫然的说法,“嗯,你说得对,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很荣幸能够看到你的这场比试。”

    男人这么好的态度,让苏沫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冲的话了,算了,就当上街遇到一个疯子吧。

    “哦,你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要走了。”苏沫然没兴趣再待下去了,不管他是安远侯还是安近侯爷,都和她没有关系。

    “没事,你想要干嘛就干嘛。”萧释道。

    苏沫然用怪异的眼神最后看了萧释一眼,然后继续走她自己的。

    众人望着苏沫然翩然离去的身影,心里面还回荡着方才她击败南宫炎的那一幕带给他们的激动震惊心情。

    萧释也和其他人一样,一直目送苏沫然离开,直到她的背影淹没在人群里面,再也看不见。

    然后萧释才回过神来同皇甫霖道:“皇上,听说苏沫然同苏家断绝关系了,可是真的?”

    萧释混在人群里面,事情经过他都知道了。

    皇甫霖不知道萧释特地提这件事情是为了什么,明明他是……

    “是,是真的……”不管萧释是怎么想的,皇甫霖已经当着群臣的面答应了这件事情。

    “嗯。”萧释点点头,然后目光再度落到远处的苏易澈的身上,“看来事情已成定居,那么以后苏家有任何事情,都请皇上按照自己答应的,不要牵连到苏沫然的身上。”

    这话,萧释是对着皇帝皇甫霖说的,可是他的眼睛却是看着苏易澈的。

    这里面的意思,只有少数几个人明白,而皇甫霖就是这其中之一。

    ★

    重伤的南宫炎被抬回到了驿馆。

    “大人,南宫将军受伤很重,要立刻找人来医治!”

    “慢着!”使臣大人端详着重伤的南宫炎,心里面却有了别的想法,故而没有让人立刻去找大夫来为南宫炎治伤。

    “大人?”其他人不太明白使臣大人的意思。

    “这一次南宫炎屡屡不听我的劝诫,擅自行动,事情没办成,差点让我们的整个计划全盘砸了,即使将他治好了,他也不见得会听我们的话。”

    使臣大人思索着说道。

    其他人面面相觑,使臣大人的话他们也明白。

    “与其再让他添乱,不如早一步执行皇上交给我们的另外一道旨意。”

    使臣大人的这一句话让其他人受惊不小,现在就要执行另外一道旨意?可是……他们的计划还没有完成!

    “大人,您三思。”

    “是啊大人,若是我们现在就将南宫大人杀了,原定的后面的事情肯定没有办法进行了。”

    其他人便劝使臣大人。

    “即使他不似,也不会按照计划行事的,留着他,不但没有什么用,还可能会坏事。”使臣大人分析道。

    “可是大人,这样的话皇上那里我们要怎么交代?皇上是要我们在事成之后再除掉南宫炎的,现在就动手,是抗旨不遵!”

    “我们现在动手,就说他是败在苏易澈的女儿苏沫然的手上,重伤不治而死的,没有人会有怀疑。”使臣大人道,南宫炎伤得这么重,虽然没有当场死掉,送回驿馆之后再死掉也是很有可能的,没有人会起疑心。

    这场比武是南宫炎自己要比的,比武之前还和苏沫然签下了生死状,丢了性命也是他自己活该!

    其他人没有了反驳的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别的意见了。

    “行,那就由我亲自动手。”使臣大人说着,从一旁一名高手的身侧拔出了宝剑,走向躺在床上的南宫炎,想要在南宫炎的身上再补上一剑,让他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

    手中利剑举起,正对着南宫炎,使臣大人猛然用力刺下。

    剑在距离南宫炎的身体不到两公分的位置骤然停下。

    南宫炎手握住了锋利的剑刃,手上的鲜血顺着剑身滴落到他自己的身上。

    对上南宫炎突然睁开的眼睛,使臣大人受惊不小,手上想要加重力道,将剑彻底送进南宫炎的身体里面,奈何自己修为不敌南宫炎。

    “叮——”

    南宫炎折断了使臣大人手里面握着的利剑。

    然后缓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使臣大人吓得连连后退,不明白为何已然重伤的南宫炎还能有力气反抗。

    “你很惊讶是吗?”南宫炎的双脚落了地,人站了起来,他的胸口确实有伤,刚才在比武台上,苏沫然一剑贯穿了他的身体,大家有目共睹。

    “你,你,你……怎么没事?”看到南宫炎平安无事,使臣大人便怕了,因为他知道南宫炎的本事的,凭他,根本不会是南宫炎的对手。

    “如果你想说苏沫然给我的那一剑的话,很遗憾,她这一剑避开了我身体的要害,对我的伤害比你们想象的要小得多。”

    这一战是南宫炎提出来的没有错,和他比试的人是苏沫然却是在一天前就已经知道了的。

    老夫人以为苏沫然被她关了两天,却不知道苏沫然中途离开过一次,她去见了南宫炎,告诉了南宫炎自己会代替苏易澈比试,虽然这件事情是老夫人的安排,但是苏沫然却打算将计就计,还能帮南宫炎一个忙。

    苏沫然精通医药,她刺南宫炎的这一剑,乍一看十分要命,但是她没有伤到南宫炎的任何要害,而且她预先将一颗保命的丹药给了南宫炎,让南宫炎在比试之前服下。

    南宫炎是久经沙场的人,从小到大,受过无数的伤,身体比一般人刚强得多,一般的伤害对他来说简直是司空见惯,所以苏沫然这一剑,看起来很严重,但实质上,对南宫炎来说,并无大碍。

    呵,多亏了她,他才能认识到这不堪入目的一面,他的君主,原来打的是这样的主意,想要他来除掉苏易澈,同时也没有打算让他活着回到西迟国。

    看着南宫炎生龙活虎的模样,使臣大人和其他几人都不免胆寒,正因为了解南宫炎,他们才更害怕,这个男人是从无数次的厮杀中爬出来的,他的冷血,他的残酷,他们不只是听说,也都曾亲眼见过。

    即便他们人多,面对南宫炎,他们依然没有胜算。

    “南宫将军,你听我说,这件事情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我们……”使臣大人试图安抚南宫炎。

    南宫炎慢慢地逼近,冷笑着问使臣大人,“事到如今,你觉得你说这些对我来说还有用吗?”

    有用吗?

    刚才他要杀他是事实,怎么都掩盖不了的事实!

    面对越靠越近的南宫炎,使臣大人十分害怕,身后是墙壁了,他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好好回答,我兴许可以放过你。”南宫炎的靠近给予使臣大人和其他几人莫大的压迫感,让他们紧张得呼吸都困难了。

    “好,好……你问,你问,只要我们知道的,我们一定回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使臣大人连忙回答,声音都颤抖了。

    “我问你,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南宫炎问。

    “这,这……”使臣大人的目光开始闪烁,他不知道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对自己是有利还是有害。

    “说!”

    南宫炎虎咆一声,吓得使臣大人顾不得思考,赶紧将自己知道的和盘托出,“我说我说,你父亲是被皇上下旨赐死的,虽然皇上是以你父亲战败为理由赐死他的,可是杀你父亲的心皇上早就有了,你父亲功高盖主,手握重兵,皇上不得不防!”

    对西迟国的皇帝而言,和东华国战败,最多就是丢几座城池,但是放由南宫鹤继续做大,就会威胁到他的皇位。

    所以西迟皇帝宁愿在战事上面吃败仗,也要除掉南宫鹤这一枚眼中钉!

    真如柳含叶所说的那样,他的父亲真的不是死在自己的对手手上的,而是被自己所效忠的皇帝下旨秘密处死的。

    真是可笑,枉他南宫炎这几年还为自己的杀父仇人卖命。

    南宫炎的脸上忽然露出了笑来,那般阴寒,让使臣和其他几人更为畏惧了。

    “南宫大人,你,你想知道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你……”你可以放过我了吧?

    使臣的后半句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南宫炎手握那半截被他折断的利剑刺入他的心脏。

    使臣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南宫炎是说他说了他兴许会放过他,兴许,有可能杀,也有可能不杀,而南宫炎,恰恰不是一个会心慈手软的男人。

    “南宫大人……”

    见使臣死了,其他几位随使臣一起到东华国执行任务的人都吓得不轻,他们几个就算联手,也不会是南宫炎的对手的!

    震惊尚且写在他们的脸上,死神便紧接着降临了。

    南宫炎的手中的利刃紧接着刎上他们的脖子,一闪而过的银光,瞬间夺走了几人的性命。

    杀光了这些人,南宫炎拿出火折子,点燃了旁边的纱帘。

    当他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时候,身后的屋子已经陷入了一片火光之中了……

    自此,他南宫炎和西迟国再无关系,从今往后,他南宫炎不再是西迟国的将军,也不是西迟国的子民,他脚下的路,从今天开始将彻底改变!

    这一天,西迟国使臣暂住的驿馆发生大火,无人生还。

    西迟国大将军南宫炎呢?他刚刚受了那么重的伤,当然是被烧死在驿馆里面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

    从这一刻开始,苏沫然便不在是护国将军府的人了。自然,苏沫然也不打算再回到苏家了。

    苏沫然早就在京城里面置办了一处住宅,苏沫然卖掉一些丹药赚了不少银两,在京城里面买一处住宅的银两还是可以的。

    苏沫然一战成名,一时间奕京城的大街小巷,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几乎都是苏沫然。

    本来,苏沫然一战成名,苏府应该是无比高兴的,可是事实上是,苏家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苏老夫人回到苏家之后整个人坐立难安,这种感觉实在是难受死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块家门口的破石头,自己每天进出门都要狠狠地踩上一脚,但是每次都觉得不舒服,终于有一天,她成功地将榨干了这块石头的最后一点利用价值,然后毫不留情地丢掉了,结果才刚丢掉,石头就裂开了,里面竟然是一块价值连城的宝玉。

    老夫人一想到苏沫然已经不是他们苏家的人了,再想想今天在比武台上,苏沫然那华丽的一招,那让人瞠目结舌的战气,心里面就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咬,咬完了骨头咬她的血肉,又痒又疼,想挠还挠不到!

    老夫人现在悔青了肠子,要是早知道苏沫然深藏不露,她说什么也不会答应让她和苏家脱离关系!

    “不行!”老夫人猛地站起来,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她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苏沫然生是他们苏家的人,死是他们苏家的鬼!“晴梅,君诺呢?把他带过来!”

    老夫人想起来了,她还有苏君诺,苏沫然和苏君诺的感情好,现在苏沫然是和苏家脱离关系了,可是苏君诺没有,不妨就利用他们姐弟之间的感情,让苏沫然自己回到苏家来!

    “回老夫人的话,今天您不在府上的时候,有人闯入苏府,将少爷……给劫走了!”晴梅小声地回答道,生怕自己说完会被老夫人给责怪。

    “什么?”发生了这种事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到现在才说?!”

    老夫人暴怒,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竟然有人这么大的胆子,敢闯入他们苏府!

    晴梅缩着头,不是她不说,是老夫人从回府那一刻开始整个人就处于十分焦躁的状态,她连一句话都说不上,几次想要报告这件事情都没有成功说出来。

    “府上的护卫们呢,都是干什么吃的?堂堂将军府,让人给闯了进来?还把人给带走了?”这算什么?眼里还有没有他们苏家了?

    “有护卫说,少爷是甘愿跟那黑衣人走的。”晴梅低低地说道。

    “什么?”老夫人气得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气死她了,真是要气死她了!

    苏沫然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君诺也这样?

    这边苏沫然刚刚脱离苏家,苏君诺也跟着从苏府跑出去了?

    这算什么?她的孙儿们一个个的,都离开了苏家!

    晴梅赶紧上前来为老夫人顺气,安抚了老夫人好一会儿,老夫人才缓过来。

    老夫人几番深呼吸,让自己的气息得以平静一些。

    “好,不用说,那小子估计是跑去见苏沫然了。”老夫人气归气,还没有完全被气昏头,“也好,不完完全全是一件坏事。”

    老夫人沉思良久,“晴梅,你去置办一些女儿家的东西来。”

    听到老夫人的话,晴梅一时间没有明白过来老夫人的意思,“老夫人是要做什么用?”

    “去见苏沫然,我得想办法把她接回来!”老夫人道,这个孙女,他们苏家不能失去。

    “好,奴婢这就去办。”晴梅连忙去办,心里想着,还好自己之前没把苏沫然惹太过了,那个死残废,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西迟国的大将军南宫炎都经不住她的一招,那她一个毫无战气的小丫鬟,岂不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你确定是这里吗?”老夫人从轿子上面下来,看着四周,有些怀疑是不是弄错地方了。

    “回老夫人,奴婢再三确认过了,的确是这里。”晴梅很肯定地回答道。

    苏沫然离开苏家,就住这种地方了?

    小巷之中,一座极为普通的四合院,看起来十分寒酸的大门,上面连块像样的匾额都没有,更别说像苏府门口那样的高大台阶,庄严的石狮子,鲜红亮丽的柱子了。

    “晴梅,你去敲门。”老夫人让晴梅去敲门,对那扇红漆掉落的大门,老夫人实在不想亲手去触碰。

    晴梅按照老夫人的吩咐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开门的人是芸儿。

    芸儿和苏君诺是差不多时间离开苏家的,苏君诺走了没多久,她就自己离开苏家,来到这座小院里面等候苏沫然和苏君诺了。

    见到芸儿,老夫人就肯定了自己的猜想,果然,君诺是来找苏沫然了。

    见到老夫人,芸儿有些害怕,下意识地想要马上将门关上。

    老夫人也懒得和一个丫鬟生气,她今天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的,她要将她的惊才艳艳的孙女给接回苏府,便放下了自己的架子,对芸儿好声好气地说道:“芸儿,我是来看看我的两个孙儿的,你去把他们叫出来吧。”

    芸儿闻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作为苏府的一枚小小的丫鬟,第一次,人生第一次,老夫人用这样的语气同自己说话,芸儿感受到的不是受宠若惊,而是没由来的一阵恶心。

    不能怪芸儿这么不给老夫人面子,前两天老夫人还那样对苏沫然,一转眼,就这么好声好气的,换谁都很难调整过来。

    “对不起,我只是少爷的丫鬟,我做不了主。”芸儿看了一眼老夫人,拒绝帮老夫人去叫人。

    “芸儿,老夫人是来看看少爷和小姐的,你既然是一个丫鬟,就不应该拦着老夫人与少爷小姐见面。”晴梅插话道。

    “我……”芸儿恨自己嘴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晴梅的话,“反正我不去帮你们叫少爷和小姐!”

    真是不识好歹的丫头!

    晴梅见芸儿不识趣,干脆上前一步,拉着芸儿的手,直接将芸儿拉开,让老夫人好顺利进去。

    “你干嘛,你松手!”芸儿挣扎着,可是晴梅死死地拽着她的手,“你放开我!”

    芸儿挣扎的当儿,老夫人已经进门了。

    晴梅见老夫人进去,就懒得再理芸儿了,突然将手一松,芸儿没有想到晴梅会突然松手,一个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芸儿!”

    正从屋里出来的苏君诺远远地看见芸儿摔倒在地,迅速穿过院子来到芸儿的面前,将芸儿扶了起来。

    “芸儿,你没事吧?”苏君诺检查了一番芸儿,看她有没有受伤。

    芸儿摇摇头,“少爷,我没事。”

    只是摔疼了,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害。

    “你们干什么?”苏君诺看着闯进来的苏家的人。

    “君诺,奶奶是来看看你,你就这么跑出来,也不和奶奶说一声,奶奶很担心你。”老夫人来到苏君诺的面前,满是关心地说道。

    “谢谢您的关心,我没有事情,您可以离开了。”苏君诺垂头,却是很坚定地对老夫人说道。

    “君诺,奶奶知道你还在生奶奶的气,可是奶奶有奶奶的苦楚,奶奶……”

    老夫人打出了亲情牌,率先从苏君诺下手,因为她知道苏君诺是一个很善良的孩子,也很重视亲情,她是他的奶奶,他不会对她不管不顾的。

    老夫人的话说到一半,一把扫把从天飞来,直接砸到了老夫人的头上。

    头顶被扫把狠狠地砸了一下,老夫人顾不得痛,错愕转身,看见远处站着苏沫然。

    “芸儿,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不要随便放疯狗进来,很危险的。”苏沫然走了过来,用极淡的眼神扫过今天来的这些人。

    她这边才刚住下,连床榻都还没睡暖和呢,他们就来了,还真是对她爱得深切。

    “沫然,奶奶是过来道歉的,若是从前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尽管责骂就是了。”

    天上要下红雨了!

    一上来就被苏沫然扔扫把狠砸的老夫人竟然不但没有生气,还低声下气地求苏沫然的原谅!

    苏沫然停顿了两秒钟,然后转身问芸儿,“芸儿,刚才是哪只猪蹄把你推到地上的?”

    猪蹄……

    芸儿用手指指了指晴梅的右手。

    是这只猪蹄是吧?

    “小炎子,给我把厨房的菜刀拿过来。”苏沫然回头冲着屋里喊道。

    然后过了一会儿,就见屋里面走出来一个一身黑色的男人,男人头上戴着斗笠,黑色的轻纱挡在前面,让人看不见他的真实容貌,只是男人一出来就给人一股不同寻常的压迫感,一股阴寒的感觉,给人的感觉阴森森的。

    男人的手里拿着一把菜刀。

    “小炎子,麻烦你帮我把这只猪蹄给我剁了。”苏沫然指着晴梅的右手对黑衣男人说道。

    苏沫然说完,就见男人抬手,手中明晃晃的菜刀便要往晴梅的身上砍去。

    他来真的!

    晴梅吓得赶紧往后躲。

    老夫人也吓得不轻,这准备了一肚子的话都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苏沫然这边就拿着刀要砍人了,这还了得。

    “快拦着他!”老夫人连忙对她带来的苏家高手护卫道。

    跟在老夫人身后的苏家高手连忙出手,一起去阻拦黑衣男人。

    谁想到,黑衣男人竟然还是一个高手!面对苏家的众位高手,黑衣男人拿着一把菜刀,应付得游刃有余,看得老夫人完全傻眼!

    这男人难道不是苏沫然身边的一个跟班吗?这可怕的战斗力是在闹哪样?

    几分钟之后,老夫人带来的众位苏家高手全部倒地,而黑衣男人还完好无损地站在哪里。

    芸儿见事情越演越烈,再看看苏君诺的表情,她知道她的少爷的心情,不管怎么说,老夫人都是少爷的奶奶,老夫人越是这样,少爷就越难过。

    少爷和小姐不一样,少爷对老夫人多少还是有一些感情的。

    于是芸儿连忙同苏沫然道:“小姐,算了,我们刚搬进这里,见血不吉利。”

    苏沫然明白芸儿的意思,“小炎子,算了,那只猪蹄我不要了。”

    黑衣男人这才收了菜刀,退开。

    晴梅被黑衣男人吓得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还好没事,她可不想丢一条手臂。

    老夫人见形势有所好转,便露出了笑颜,“沫然,我们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你就不能原谅奶奶吗?我承认,之前我那样对你是很过分,为了苏家,我几乎想要牺牲掉你,这是我的不对,我已经很后悔了。”

    这前前后后不过隔了一天的时间,老夫人这后悔来得还真是又快又凶猛。

    ------题外话------

    小炎子是谁不用我多说了吧?o(n_n)o哈哈哈~

    至于这个萧释,亲们可以大胆地猜一猜哦~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