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让人目瞪口呆的君诺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苏沫然看见苏君诺的一张标准苦瓜脸,都不需要问,就知道这小子脑袋瓜子里面在想什么东西了。

    邱志豪好了伤疤忘了疼了,差点瘫痪的他在被皇甫裂云医治过之后,休息了一段日子,又活蹦乱跳了,正好还赶上了这一次的两国比试。

    待会儿如果君诺和邱志豪打的话,难免会被邱志豪欺负,今天虽然说是训练,但为了能够更好地训练大家的应战能力,只要没有太大的情况,是不会有人出手阻止的。

    所以就算一会儿邱志豪在比试的时候有意虐打苏君诺,也没有人能拿他怎么样。但是对于苏君诺来说,和邱志豪交手毫无疑问会是一次很有意义的锻炼机会。

    “君诺,我有话要对你说,一会儿你要和邱志豪动手……”苏沫然这边有话要跟苏君诺讲。

    苏君诺附耳过去,听苏沫然在他耳边讲。

    听完后,苏君诺瞪大眼睛看着苏沫然。

    “姐,真的要这样啊?”苏君诺不确定地问道。

    “嗯,对。”苏沫然点头。

    苏君诺见苏沫然点头,他也就不需要顾虑了。这么一说,苏君诺自己也有一点小兴奋了,到现在为止,他都还没有真实地实践过呢。

    中午的休息结束之后,下午的训练又紧凑地开始了。

    开始没多久便是苏君诺和邱志豪的一场实战训练。

    邱志豪一上场,便朝着苏君诺冷哼了一声,“苏君诺,你是不是中了那个女人的邪了,你嫡亲的姐姐苏婉茹被那个女人害得流放他乡了,而你却还跟那个女人有说有笑的。”

    邱志豪一上来便同苏君诺说起道理来了,他真的想不明白,苏君诺怎么会这么不明事理,婉茹那么好的一个女人,被那个女人害得连家都回不了了,苏君诺居然还跟她走得那么亲近,婉茹真是白疼他这个弟弟了。

    苏君诺懒得跟邱志豪解释,邱志豪满脑子只相信苏婉茹说果断话,就算苏君诺跟他解释了,相信他也是听不进去了,还会死咬着苏君诺不放。

    “邱志豪,要打就打,我不怕你,不用说那些废话。”苏君诺人小气势倒不小,他冲着高出他一个头的邱志豪喊道。

    “好!好!”邱志豪咬着牙道,“既然你这臭小子这么冥顽不灵,还这么急着想要找死的话,我就再替你姐姐教训你一次,我看看这一次你的运气还会不会那么好。”

    上一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冒出来一个到现在都还没有抓到的刺客,打伤了他,这一次青天白日的,总不会有这样的意外了吧?

    看他怎么教训这个胳膊肘往外拐伤透了婉茹心的臭小子!

    邱志豪心里面对苏君诺有气,一出手便是狠招,看样子简直就像是直接将苏君诺给打成残废。

    面对邱志豪的强势进攻,苏君诺当即就落入了下风。

    “苏君诺,今天我就在你那个蛇蝎心肠的姐姐面前打得你满地找牙!先是你,然后就会轮到苏沫然那个蛇蝎女了,婉茹的仇,我来替她报!”

    邱志豪心怀愤恨,像是一头见了腐肉的秃鹰,两眼凸瞪还外连飞带跑。

    邱志豪这般凶狠,看得其他几人都面面相觑。

    顾月怜担心地说道:“这个邱志豪,怎么回事,就算认真也该考虑一下苏君诺的年龄吧?”

    这一次是因为非得要苏家的人参加,所以苏君诺和苏景明也在参赛的名单之内的,不然的话,苏君诺不应该来的,他还小,各方面的实力还都不够。

    虽说他们练习的时候应该尽可能地模拟真实比赛,但邱志豪好歹也该考虑一下他和苏君诺之间的差距啊!

    眼看着苏君诺被邱志豪打伤了好几处,顾月怜有些跳脚了,虽然伤都不严重,可按照这节奏继续下去,苏君诺恐怕真要被邱志豪给打废了。

    “快停下来吧,这样打下去要出事情的,过些天就要比赛了,要是真把人打成重伤了,还怎么比啊?”顾月怜焦急地说道。

    结果没有人理会她,宫里来的人虽然觉得顾月怜说得还是有点道理的,但是眼下毕竟还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情况,苏君诺虽然恨狼狈,却没有受重伤。

    顾月怜又去看苏沫然,却见苏沫然比她平静多了,似乎并不担心苏君诺会出什么事情。

    顾月怜觉得有些奇怪,苏沫然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莫银桑看顾月怜急急躁躁的,便劝说她道,“你别瞎操心了,这里是苏府,邱志豪不会在苏府里把苏府的公子打残了的。”

    莫银桑也就是看顾月怜这么着急,所以劝她一劝,让她别白担心了。

    顾月怜冷冷地看了莫银桑一眼,“关你什么事情?是啊,你当然不会担心,你连你自己的妻子都不担心,又怎么会去在乎一个跟自己不相干的人的生死!”

    顾月怜对莫银桑有着很深很深的敌意。

    莫银桑被顾月怜骂了,却也只能无奈地保持着沉默,不还嘴。

    谁让他心中有愧呢?

    顾月怜冷哼一声,就不再去看莫银桑,越看这个男人她就觉得越发生气!

    顾月怜的姐姐曾经嫁给莫银桑,所以莫银桑曾经是顾月怜的姐夫,两人之间的恩怨一时半会还说不清。

    比试台上,苏君诺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而邱志豪到目前为止还一点事儿都没有,整个人状态十分好,看着苏君诺那狼狈的模样,只觉得心里头十分爽快,感觉自己是为苏婉茹出了一口恶气了。

    “苏君诺,我废话也不跟你多说了,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已经被苏沫然给迷昏了头了,跟你讲道理你根本就听不进去,我也就不多浪费口水。”

    邱志豪双手抱胸,以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苏君诺,“不过你也放心,我今天不会对你太过分,这里毕竟是苏府,而你怎么说都是婉茹的弟弟,她那么善良,不管你做了多么伤她心的事情她都会把你当做弟弟来看的,我打你伤你,伤心的是她。我若是当真要了你的命,想来她日后也不会原谅我,等我找到机会除掉苏沫然,再来想办法让你好好地看清楚现实,让你明白是非。”

    邱志豪觉得自己的这个决定十分伟大,虽然苏婉茹暂时是没有办法回奕京了,但是他会想办法的,他会帮婉茹平反,让大家知道她不是什么妖女,真正无耻狠毒的人是苏沫然的。

    邱志豪将一切都盘算好了,而他今天,只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教训苏君诺一番。

    苏君诺站起身来,目光无比坚定,擦了擦嘴角流出的鲜血,稚嫩的身体,却有着并不稚嫩的刚毅。

    苏君诺看了一眼盛气凌人的邱志豪,“沫然姐姐说,今天和你交手对我来说会是一次很好的锻炼机会,让我从中学习应对技巧。”

    刚才苏君诺的确深刻地体会了一把实战,因为邱志豪下手狠辣,毫不留情,对于他来说,想要躲避邱志豪的攻击,避免自己的身体受到伤害就需要集中自己所有的注意力,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即便是如此,苏君诺身上还是有不少的擦伤,磕磕绊绊,应付得十分吃力。

    这一次的锻炼,他会牢牢地记住的,真实的打斗就是这样,对手不会对自己手下留情,自己如果输掉的话,就会输掉自己的性命,什么都不留。

    “但是……”苏君诺站直了身体,挺直了后背,双手紧紧地握住剑柄,“姐也说了,我不能输给你,所以接下来,是我打败你的时间。”

    苏君诺说话的同时,手中的剑便慢慢地运动了起来。

    众人见状,很是讶异,总感觉,这一刻的苏君诺,和先前那个疲惫地应对邱志豪的苏君诺十分不同。

    苏君诺做好准备,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吞了一颗药下去。

    他要做什么?

    众人大惊。

    苏君诺刚刚吞下去的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为什么他的战气突然发生了变化?

    众人不敢相信,刚刚明明还只有战气二段的苏君诺下一刻战气便上升到了三段,如果苏君诺只是卡在二段到三段之间,差一个契机就能突破了,那倒也好说,可是苏君诺明显不是这样的。

    而突破后的苏君诺的战气丰沛,也不像是刚刚晋级到三段的。

    怎么会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有这么大的提升?这不合理,就算是突飞猛进,这样的提升身体也承受不住的。

    但是看苏君诺,身体并没有任何异样。

    不对,不止是三段,苏君诺的战气还再提升!

    就在众人的眼皮底下,苏君诺的战气突破四段!

    怎么会这样?!

    这不可能!

    众人难以接受这样的变化,一个人,是如何做到在这么段的时间内,完成两次晋级的?

    在场的,只有苏沫然和苏君诺本人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苏君诺的身体很早便由苏沫然进行调养,丹药辅助加上勤加修炼,苏君诺的战气怎么可能还一直停留在二段没有任何变化?

    在这段时间里面,苏君诺的战气一直有提升,但是苏沫然用药物压制住了他的战气,让别人误以为他还依旧停留在二段的实力。

    其实苏君诺在太子选妃之前就已经突破三段了,而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加上苏沫然的丹药辅助,就在昨天晚上已经晋级到四段了。

    苏君诺本身就很有天赋,是难得的好苗子,有苏沫然的正确引导和绝妙丹药的辅助,战气能有这样的提升并不奇怪。

    刚才苏沫然告诉苏君诺,允许他在这场和邱志豪的比试中使出全部实力来。

    之所以不一开始比试就使出来是因为苏沫然认为和邱志豪的比试对苏君诺来说会是一个很好的实战机会,如果苏君诺一开始就将自己的真实实力亮出来,那么就起不到这样的效果了,因为现在的苏君诺是邱志豪威胁不到的。

    苏君诺刚才服下的那一颗,是解药,解除了药物对他体内战气的压制。压制一旦解除,苏君诺真正的实力便回复过来,所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众人就看这他的实力瞬间飙升了两段。

    邱志豪僵硬在原地,连话都忘了说了。他无法相信刚才还让自己打得狼狈不堪的苏君诺一瞬间实力就暴涨了两级,战气直接提升到了四段,直接超越了自己。

    苏君诺手中剑动,使的正是之前他在老夫人寿宴上面舞过的那一套精妙剑法。

    不过刹那功夫,形式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苏君诺的剑尖对准了邱志豪的那一刻,邱志豪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苏君诺打败了,败得毫无悬念!

    苏君诺的剑就指着邱志豪的脖子,只要他一个用力,邱志豪就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邱志豪,我同情你。”

    说完,苏君诺将剑一收,然后抬脚,一脚踹飞了邱志豪,将邱志豪直接从比试台上踹了下去。

    邱志豪从比试台上飞落而下,重重地摔在地上,口吐鲜血。

    而其他人,还没有从苏君诺这一惊人变化之中回过神来,尤其是苏景明,他目瞪口呆,好半天都找不回来自己的声音。

    苏君诺,那个顽劣不逊,整天逃课的苏君诺,什么时候有这样可怕的实力了?

    苏君诺赢了与邱志豪的比试,虽然这只是一场训练,但是带给大家的震惊,却不比任何一场真实比武要小。

    ★

    苏君诺和邱志豪的比试结束后,大家用了很长时间去消化,苏府最不被看好的公子,苏易澈唯一的儿子苏君诺今天带给他他们的震惊太大了!

    当真是虎父无犬子?

    这一回,怕是再也没有人敢小瞧苏君诺了!

    苏君诺这一脚,踹得不轻,邱志豪被踹成了重伤,别说继续训练了,就是能不能参加几天后的比试都很难说了。

    刚才没有上去阻止苏君诺与邱志豪打斗的人纷纷后悔了,早知道是这样,就真该听顾月怜的话,这下好了,邱志豪重伤了,比赛前能不能好都不知道!

    天下没有后悔药,现在只能祈祷邱志豪能在比赛前康复了。

    大家冷静过后,训练继续。

    接下来的是莫银桑和顾月怜的一场比试。

    莫银桑看着顾月怜,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却是不敢正眼看她。

    顾月怜看莫银桑的眼神就简单多了,那就是怒火。

    “莫银桑,可算让老娘逮到这个机会了。”顾月怜双手抱拳,手关节咯咯作响,身体的血液流动速度仿佛加快了已被。

    她想要打莫银桑已经很久了!

    这个混蛋男人!欺负她姐姐!她一早就想要狠狠地揍他一顿,替她的姐姐报仇了!

    他娶了她姐姐,却不好好待她姐姐,还逼走了她姐姐。

    莫银桑面对自己曾经的小姑子的怒意,心里是很虚的。

    若是以莫银桑的实力,该是今天在场所有人中最高的,战气已经达到五段的他,距离东华国最高战气段数只有一步之差了,是此番东华国派出的一张王牌。

    上午的时候莫银桑和苏景明交手的那一场,莫银桑基本上属于陪练的状态,要真打,苏景明恐怕扛不住三招就得被振出局。

    同样的,对顾月怜,莫银桑要真动手,顾月怜肯定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但是莫银桑,面对顾月怜的攻击,不闪不避,就这么受下了。

    “你这混蛋!我姐姐那么对你,你怎么对她的!”顾月怜出手一点儿都不留余地,将自己对莫银桑的恨意全部发泄在自己的拳脚上面了,想着自己的姐姐被莫银桑逼走,就觉得真该将这个男人千刀万剐了!

    一拳又一拳,一脚又一脚,莫银桑就这么任由顾月怜发泄着。

    不消多时,莫银桑就被顾月怜打得鼻青脸肿的,一张俊秀的面容在这一会儿功夫里头就多了不少颜色。

    顾月怜一边打一边还骂莫银桑,将自己心里面积攒着的对莫银桑的怨恨一股脑儿地全部都发泄了出来。

    打了许久,顾月怜打累了,再看了一眼被她打得十分惨的莫银桑,尽管脸上多了很多伤,莫银桑的表情却和最开始的时候一样,顾月怜哼了一声,留下一句“窝囊废”就下去了。

    莫银桑摇了摇头,然后缓步走下了台。

    大家都知道些候府和大学士府的恩怨,对于这样的结果虽然有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若真要感慨什么的话,那就是这顾月怜还真是凶悍啊!太子殿下若是真纳了她,这以后的东宫还真是要够呛的了。

    ★

    下午的比试还在继续,却已经没有苏沫然关心的了,苏沫然看了一会儿,正打算要离开了,就看到皇甫逸出现了。

    皇甫逸作为太子殿下过来慰问一下勤加练习即将为他们东华国而战的参赛者们。

    看见苏沫然,皇甫逸的脚步停了下来,他驻足凝视着苏沫然。

    被皇甫逸盯着看,苏沫然觉得不是很自在,她知道皇甫逸已经认出她来了,对于自己没有对皇甫逸说出真实身份,苏沫然并不觉得愧疚,皇甫逸那个时候也没有对自己表明身份。

    但是此刻被皇甫逸这样盯着,他的目光……很深沉,又好像包含着些什么,看得苏沫然有一种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十分不可饶恕的事情的错觉。

    皇甫逸看了苏沫然好一会儿才将目光收回来。

    理智告诉皇甫逸不能责怪苏沫然隐瞒自己身份的事情,但是……思及自己与她擦肩而过,皇甫逸便觉得胸口发闷,竟也生出了想要走过去,好好地问一问她,为什么那个时候不告诉他她就是蓝陌的事实。

    “菁韵郡主也在这里?”皇甫逸强迫自己收起了那些心情,只是脸上的笑容终究显得有些牵强。

    一声菁韵郡主听起来有说不出的别扭。

    “是,太子殿下。”苏沫然微微颔首,不晓得皇甫逸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你对比武也有兴趣吗?”皇甫逸不急着去看望莫银桑苏君诺他们,反倒是走到了苏沫然的身边,和苏沫然聊起天来了。

    “还好吧。”苏沫然回答得模棱两可。关键她不知道皇甫逸是个什么心思。

    看着苏沫然有些闪避的眼神,皇甫逸觉得不自在,心里面的烦闷就更甚了。

    不能急躁,先将误会解开再说,皇甫逸这样对自己说。

    “那日的事情,我想我应该解释一下。”皇甫逸在苏沫然身边站定,身后的奴才搬了个凳子过来给皇甫逸,皇甫逸便在苏沫然的身边坐了下来。

    “哪一日?”苏沫然不知道皇甫逸说的那一日是哪一日。

    见苏沫然问哪一日,皇甫逸以为苏沫然还在生气,“便是选妃的那一日。”

    选妃的那一日,那一日,他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吗?需要他解释什么?

    “我最后没有选你,还说,有了别的正妃的人选……”想来真是可笑,自己不要的那一个,就是自己想要娶的那一个。

    皇甫逸这么一说,苏沫然反应过来了,他是在为他将她排除在外的事情道歉吧?

    也对,对于别人来说,满怀期待地来参加选妃,最后肯定是希望自己能够被选上的,而苏沫然都走到最后一步了,临到关头还从云霄跌回谷底,肯定是很伤心很难过的。

    原来皇甫逸要跟她说的是这个事情啊。

    “没事儿,我没有介意。”苏沫然回答道,“我本来就不是为了要做你的妃子去参加的选妃大典。”

    苏沫然为了让皇甫逸别在为了这件小事内疚,就坦白地告诉他,自己就没有想过要做他的太子妃。

    闻言,皇甫逸一愣。

    原来以为,她既然参加了选妃大典,至少也是愿意成为自己的太子妃的,只怪他自己闹了乌龙,才使得苏沫然最后成了他的义妹。

    而皇甫逸也为自己那天自己的行为感到内疚。

    谁想到,今天一提起,苏沫然竟然是这样的回答。

    她不是为了要做他的妃子参加的选妃大典?

    虽然这也是人之常情,皇甫逸也不会自恋得以为来参加他太子选妃的人都是喜欢他的,只是,为什么听到苏沫然说出口,他会觉得那么刺耳呢?

    苏沫然没有去留意此时皇甫逸的表情,“那时候我正好也在苦恼着该怎么让自己出局不被选上,若是你真选了我,我才觉得头疼呢。”

    皇甫逸苦笑了一下,“看来我给你的印象一定十分差了。”差到让她急着想法子让自己不被选上。

    “我要是说你差,我怕我被别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皇甫逸轻笑了一下,“那么你对我将正妃之位留给别人有何看法呢?”皇甫逸突然很想听听苏沫然的看法。

    “你有心仪的女子是好事儿,将你的正妃之位留给她也无可厚非。”苏沫然觉得皇甫逸这么做虽然不是最好的吧,至少也不差。

    可是他那心仪的对象就是她啊!现在他还哪来的正妃!

    “的确是无可厚非,不过我想,她似乎是不会喜欢我的安排的了。”皇甫逸想了想,微笑着说道。

    错已经错了,便也不能再挽回了,皇甫逸暂时也不打算让苏沫然知道自己那个预留的正妃之位是为了她而留的,可以的话,他希望她可以是心甘情愿地戴上他的凤冠霞帔。

    “那我就不知道了。”苏沫然暗道,她又不是那个人,又怎么知道那个人的想法,这个问题皇甫逸还得自己去问本人。“对了,太子殿下是过来督促他们的吗?”

    “督促谈不上,只是过来看看。”皇甫逸回答道。

    这时候皇甫逸身边的公公小声地提醒皇甫逸道:“殿下,酉时之前您得回宫,皇上有事相商。”

    公公提醒皇甫逸,他这不能耽搁太多的时间。

    皇甫逸看了一眼苏沫然,然后点点头,同苏沫然告别,“今日时间匆忙,改日有机会,再向你正式赔罪。”

    “嗯。”苏沫然没多说什么。

    ★

    邱府。

    此时的邱程远还不知道他儿子邱程远又挨了打了,正笑呵呵地同暂住在邱府的南宫炎谈论着。

    南宫炎到来的事情并没有公开,就连皇甫霖都还不知道,所以他暂时不能和其他西迟国的使臣一起住在驿馆里面,邱府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借住地点。

    “南宫大人,这一次苏易澈没有如我们希望的一样参加比试,参加的人只有他的儿子和侄子,你看,这件事情……”

    “苏易澈没有参加的确是一件遗憾的事情,但是没有关系,就算不能在比试上面要了他的命,我也会在别的地方要了他的性命的。”南宫炎恨恨地说道。

    “还有南宫大人,我儿邱志豪也在参赛之列,若是届时你们对上了,可千万要手下留情啊。”邱程远叮嘱道,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出了什么事情,南宫炎的实力他是有所耳闻的,他的儿子如果遇上了南宫炎,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你放心,比赛的事情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我的目标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南宫炎对其他人没有兴趣。

    “那就好,那就好,那样我就放心了。”邱程远得了南宫炎的保证便觉放心了许多。

    这一次的比试对他的儿子邱志豪来说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若是能够在表现中出色,这必然会得到皇上的嘉奖,于他儿子的前程来说亦是十分重要的。

    两人正谈着,突然一个下人跑进来,神色匆匆。

    见有下人自己跑了进来,打扰了自己与南宫炎的对话,邱程远十分不悦,“不是告诉过你们了,我与南宫大人谈话的时候不准打扰的吗?”

    “启禀大人,是大公子,大公子受伤了!”那下人急忙回答道。

    一听邱志豪受伤了,邱程远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怎么一回事!”怎么又受伤了?他儿子上次被刺客打伤的伤才刚刚好!

    “是被苏家公子在比试过程中打伤的。”那下人连忙回答道。

    被苏家公子打伤的?

    “怎么可能?苏景明和志豪实力差不多,他怎么可能会把志豪打成重伤!?”邱程远下意识以为下人口中所说的那个打伤邱志豪的苏家公子是苏景明,苏景明和邱志豪一样都是战气三段的实力,在邱程远看来,如果两人交起手来的话,还是邱志豪更胜一筹的,苏景明怎么可能将邱志豪打成重伤。

    “回老爷的话,不是苏景明,是苏君诺。”下人回道。

    什么?

    不是苏景明,而是苏君诺?

    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苏君诺?苏易澈的那个儿子?”邱程远以为自己听错了。

    “回老爷的话,的的确确是苏君诺,那个苏君诺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在和大少爷比试的时候,中途实力突然暴涨,从战气二段突然变成了战气四段,大少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打成了重伤。”

    在比试过程中从战气二段突变成战气四段?这怎么可能?

    闻言,不光是邱程远没办法相信,就连一旁听着的南宫炎也觉得蹊跷。

    苏君诺,应该就是苏易澈的儿子了,对于苏君诺,南宫炎还是很有兴趣的,准确来说,跟苏易澈有关的事情,南宫炎都有兴趣。

    “志豪呢?他现在人在哪里?”苏君诺这件事情他晚点再弄明白,现在他要先见到他的儿子邱志豪。

    “回老爷的话,大少爷马上就回到府上了。”

    这奴才是先一步过来给邱程远报信的。

    “快,带我去看看!”邱程远连忙往外走去。

    邱程远见到邱志豪的时候,邱志豪让人抬着,一动不能动,好在意识还清醒着。

    见到自己的父亲,邱志豪伸出手,牢牢地抓住邱程远的手臂,“爹,爹……”

    邱志豪此时的心情无以言表,本来是他准备要教训苏君诺的,结果反过来被苏君诺给教训了,惊也吃了,脸也丢了,伤也受了,痛也痛了。

    “志豪,志豪,你告诉爹,真的是苏君诺把你打成这样的吗?”邱程远握着邱志豪的手,心都揪成一团了。

    “是,是苏君诺!他不知道使了什么奇怪的法子,竟然突然就变成了四段的高手,孩儿不敌他,一个不留意,就被他……”那个时候邱志豪连反应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更别说去应击了,当然,他没有反应过来的大半原因还是因为面对那一刻的苏君诺,他毫无反抗之力。

    “好,好……你先别说话了。”邱程远安抚自己的儿子道,“还不快让府里的大夫过来给少爷治伤?”

    邱府颤巍巍的下人赶紧去找大夫,同时另外一拨人将邱志豪给抬去了房间。

    邱程远眼睛都红了,是给气红的。

    苏易澈,看你的儿子干的好事儿!

    邱程远回过头来,同南宫炎道:“南宫大人,我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为我儿报这个仇,在比试的时候让那苏家小儿有来无回!”

    “他是苏易澈的儿子,你不说我也会。”对他来说,苏君诺是杀父仇人之子。

    “好,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会按照之前与您的约定给您做好一切准备工作的,我也会确保让您在比试的时候和苏君诺对上的。”

    邱程远斩钉截铁地说道的,苏府欺人太甚,苏易澈欺人太甚,如今他儿子将志豪打成这样,就怪不得心狠手辣了!

    南宫炎微微点了一下,他不在乎邱程远的那些事情,对他来说,目的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而他做的一切,也都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

    几日过后,定好的日子到来,东华国与西迟国在奕京城内最繁华热闹的街口举行这场比试,比武台就街口中央,一时间人头攒动,人群将道路堵了个水泄不通。

    皇上亲临比试现场,与西迟国的使臣一共观看比赛。

    东华国这边,因为邱志豪的缺席,只有莫银桑,苏君诺,顾月怜和苏景明四个人,其中莫银桑五段,苏君诺四段,顾月怜和苏景明都是三段。

    而西迟国那边会有什么样的选手什么样的实力大家现在只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据东华国这边目前了解到的,西迟国这次随同使团一起来的年轻一辈的高手之中有三个都是四段的,还有一个三段的。

    这么看起来,两方应该算是势均力敌的,而莫银桑是唯一一个实力达到五段的高手,是绝对的王牌。

    比试是一对一的,而两边的人都不知道对方的安排,也就是说从某种程度上来,会遇上谁作为自己的对手是随机的。

    “姐,你别担心,我可以的。”苏君诺拍拍胸脯向苏沫然保证的,他见苏沫然今天跟着他一起过来了,觉得苏沫然是担心他。

    “臭小子,才刚刚让你使出全力了你就开始嘚瑟了是不?”苏沫然没好气地说道。

    苏君诺扁了扁嘴巴,“那还不是因为姐姐你教得好么!”

    “少给我拍马屁,回去该你练的,还是一样都不能少。”

    苏君诺苦着一张脸,点了点头,沫然姐姐有时候还是蛮凶的……尤其是在督促他修炼这件事情上面。

    顾月怜看见苏沫然苏君诺姐弟两有说有笑的,有些嫉妒,她的姐姐和自己的感情也很好,如果她在的话,现在也一定会来给她加油的,只是现在她都见不到她姐姐了……

    “君诺,你姐姐亲自过来给你加油,你可别丢人了哦。”顾月怜走过来揶揄苏君诺道。

    经过几天的相处,顾月怜和苏君诺也混熟了。

    顾月怜原本就是开朗率真的人,对自己喜欢的人肝胆相照无话不说,而对自己不喜欢的人,顾月怜是一个好脸色都懒得给。

    “我才不会丢人呢,你这个乌鸦嘴!”苏君诺孩子气地反驳顾月怜的话,“我看你才是应该小心的那个,别忘了,你只有三段,我可已经是四段了哦!”

    顾月怜一跺脚,“你这臭小子,你别得意,要不了多久,我也会变成四段的!你等着吧!”

    “哼,等你变成四段的时候,我就已经变成五段六段了!”

    苏君诺本来就是个孩子,有些方面很懂事,有些方面还是很孩子气的,顾月怜又是个暴脾气的,说她还是个孩子其实也没有错,这两人凑一块儿,一吵起架来,像极了两个一起玩泥巴的小朋友在闹别扭。

    “放心,我一定会比你快达到五段的!”

    “你想得美!快的那个人一定是我!”

    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吵得欢乐,邱程远就走了过来,他面无表情,看了一下,确定人都已经到齐了之后,就开口对几人说道,“你们首先要弄明白,这一次你们是代表着东华国参加比赛,你们代表的是东华国的荣誉,赢了是你们无尚的荣耀,输了……”

    邱程远冷哼一声,“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可不只是丢人丢面子那么简单的事情!”

    邱志豪没能来参加,错失了这样好的一次机会,邱程远心里十分不平衡,所以看见苏君诺他们这些可以出场的,那是越看越不顺眼,越看越牙痒痒。

    “至于你们一会儿比赛的顺序,我已经给你们决定好了,都写在纸上了,你们只要按照这个顺序比试就可以了。”邱程远说着,放下一张写好了名字的纸,用警告的口吻说道,“这是老夫与几位大臣商议过后觉得最合适的你们的比赛顺序,一群乳臭未干的,不要擅作主张随便更改比赛的次序,不然的话,输了我东华国的比试,别说我饶不饶得了你们,皇上也会处置你们的!”

    苏沫然瞄了一眼那张名单,眯了眯眼睛。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