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呆萌小弟养成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但是我也有说过,兴许,我苏沫然,就是这苏府的不祥之人。”苏沫然无视苏易澈道歉的话,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官府做什么?“如果你是来问关于今天的事情的,对啊,我就是故意的。没有别的事情了吧,没有的话,晚安,不送!”

    当着苏易澈的面,苏沫然又将自己的加强版耳塞给塞了回去,然后直接选择了无视掉苏易澈。

    面对苏沫然,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扑面而来,今天酝酿了一天的话,最终也没能说出口。

    苏易澈叹息一声,或许,有些事情,比他想象的更为困难。

    看苏沫然的样子就知道她不会再理会苏易澈了,苏易澈被她当成了空气。

    苏易澈只得掉头离开,离开了东厢房之后,苏易澈回到了自己的书房,此时苏府管家苏全走了上来。

    “老爷,查清楚了,当年送走大小姐的时候,大小姐一个丫鬟都没有带走,丫鬟舒蓝也被二夫人给拦下了,至于后来去了什么地方,至今下落不明,而大小姐去了别院之后,本该安排给大小姐的那些丫鬟小厮全部都没有,二夫人扣下了这部分的银两,并未用在为大小姐置办生活所需上面。”

    苏沫然回府那一天苏全没有看到她的贴身丫鬟舒蓝就留了一个心眼,然后苏易澈又让他彻查苏沫然离开苏府这三年的事情,他更是将当年相关的人全部找了出来,彻头彻尾地查了一遍。

    不查还好,这一查,苏全便查出了一身的冷汗来,他真的没有办法想象,一个身体孱弱,腿脚不便的女孩子,是怎么在外面生活了这三年的!

    别说一个念方十三岁的女孩子了,就算换做他自己,若是他双脚残废,还面对这样的情况,怕是也很难生存下来吧?

    苏易澈是有心理准备的,可是听到苏全的话,身体还是颤了一下,心头上面的什么东西被重重地敲击了一下,震荡的不止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灵魂。

    好久好久,苏易澈在干涩地开口继续问苏全话,“那么沫然呢,她这三年是如何过来的,如何回到苏府大宅的,这些你有查到吗?”

    苏全摇头,“属下无能,这些都没有查到。”苏全能查的,便是从府中下人那边获取当年的真实情况,查清楚二夫人秋娘瞒着老爷对大小姐做了怎样的事情。

    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当年的二夫人真是要逼死大小姐啊!

    这已经不单单是他们之前知道的二夫人和二小姐设计送走大小姐这么简单了,苏易澈是做主让苏沫然搬出了苏家大宅,但是苏易澈没有去苛刻苏沫然,在别院,苏沫然应该还有十来个丫鬟小厮伺候着,每个月,苏府大宅也会给她送去一笔不少的生活费用,让她在别院和她在苏府大宅的生活无异,只是换了一个生活环境而已。

    苏全想,不管是怎么过来的,大小姐这三年过得一定很不容易,一个人在外,举目无情,双脚不便,光是想想,苏全的眼眶就已经红了,如果他早知道二夫人的心会这么狠,当年他应该在多注意一些的,虽然他在苏府只是一个下人,但身为管家的他如果知道的话多多少少还是可以帮到一点大小姐的。

    “再去查……”苏易澈沉声道。

    眼前不由地浮现出了苏沫然那双清澈的眼睛,那双灵动却冷漠的眼睛,看向他的目光和曾经截然不同,那双眼睛里面没有了曾经有的温度,那温度,是被逼的没有的吗?

    “我知道了老爷,希望老爷调派府中鹰组护卫于属下。”苏全向苏易澈请命道,他想要帮苏沫然找寻舒蓝的下落。

    苏全知道苏沫然和舒蓝的感情不错,当年二夫人强行留下舒蓝,没让苏沫然带走舒蓝,但是舒蓝人也没有留在苏府,之后被送到了什么地方,苏全还没有查到,苏全心里想要帮苏沫然做点什么。

    鹰组是苏易澈培养起来的护卫之一,专门负责情报的收集一类的工作。

    “嗯,我知道了,回头我就让鹰组的组长来见你,让他们听从你的差遣。”苏易澈点头同意了。

    “谢老爷。”得了苏易澈的首肯,苏全忙道谢。

    “你谢什么,这本来该是我这个当父亲应该做的。”苏易澈叹息一声道,他后仰,靠着椅背,突然间觉得自己老了。

    “老爷,恕属下多嘴,有些话属下一直想讲,但一直觉得人微言轻,可是现下,即便逾矩了,属下也想一吐为快。”有些话苏全憋在心里很久了,“老爷,我知道夫人的背叛让你很伤心很难过,也成为你最不愿意提及的一件事情,这些年,您一直避开谈论夫人的事情,因为你恨夫人,也因为你还爱着夫人,不想再想起夫人了,也因为这样,您不愿意和大小姐相处,无论是对二小姐还是小公子,你都给予了身为父亲的关怀,您亲自教导二小姐,亲自养育小公子,独独大小姐,您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同她讲。可您知道吗?大小姐又何其无辜?夫人走的时候,她还只有一个多月大,还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从小没有母亲的疼爱,您再将迁怒于她,她只是一个孩子……您的孩子!”

    苏全一句一句,都跟针似的,他作为一个奴才,没有资格去过论主子的事情,但是他跟在苏府身边有二十多年了,一路看过来,他的主子在大事情上面总是很明智,但是独独在夫人的这件事情上面,为何就这么糊涂呢?

    “苏全,你不懂……”苏易澈喑哑地说道。

    “老爷,你心里面的苦奴才的确没有办法切身体会。”苏全知道苏易澈爱皓月公主爱得彻骨,以至于怎么都没有办法对皓月公主背叛他的事情释怀,一句话,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但是老爷,大小姐心里面的苦,您又知道多少?”

    苏易澈心里的苦别人没有办法体会,那么苏沫然的呢?

    大小姐心里面的苦,您又知道多少?

    苏全的话再苏易澈的耳边激荡了好几遍,然后苏易澈问了一遍自己,沫然的苦,他知道多少?

    苏全无奈地摇头,自己不管说多少,都没有什么用,关键老爷自己心里面怎么想。

    “老爷,小姐不只是夫人的女儿,她身上也流淌着你的血,她也是你的女儿,和二小姐小少爷一样,是你的骨血。”

    苏全说完,便俯身退下了。

    作为一个下人,今天,他逾矩了。

    夜深了,苏易澈书房的灯一直亮着,书案前的身影一直在,苏易澈在书案前静坐了一夜。

    ★

    第二天一早,苏沫然起来,和之前几天不同,今天的苏君诺没有出现,以往这个时候,苏君诺已经拿着一个大大的食盒屁颠屁颠地过来苏沫然这里了。

    没有来,苏沫然并不意外,毕竟她昨天才刚刚把他嫡亲的姐姐送进监狱。

    正在苏沫然以为苏君诺是因为苏婉茹的事情不来找她的时候,一个丫鬟小跑到苏沫然这里,丫鬟模样清秀,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和苏沫然差不多大。

    丫鬟一过来就把手中的一个食盒递给了苏沫然。

    那食盒一看就知道是苏君诺的。

    给苏沫然送食盒的丫鬟脸色有点奇怪,看起来并不太好。

    “我是少爷的丫鬟,这是少爷让我给你的。”来人是苏君诺的贴身丫鬟芸儿,苏君诺平时对下人挺好的,尤其芸儿是他的贴身丫鬟,有些事情芸儿知道的比二夫人和苏婉茹还多。

    芸儿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说明之后,似乎还有什么话想对苏沫然说,可是张了张嘴之后又闭了嘴。

    “苏君诺呢?”芸儿的模样让苏沫然很在意。

    “少爷他……”芸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苏沫然更加确信苏君诺是有事情发生了。

    “说!”苏沫然冷声道,板起脸的苏沫然颇有气势,目光中透着凛冽之气。

    “少爷他现在人躺在床上,没办法起来。”不知道是被苏沫然的气势吓到,还是芸儿本身就想要告诉苏沫然,被苏沫然一追问,就将事情说了出来。

    “什么事情?给我把话说清楚!”苏沫然目光冷了不少。

    “少爷与你亲近,二夫人和二小姐本就很不满了,昨天你对二小姐做了那样的事情,二夫人把你恨死了,昨晚二夫人在你这边哭晕过去后被老爷送了回去,晚上醒来之后又看见少爷,和少爷说了几句,一言不合,二夫人便生起少爷的气来,说她怎么就生出了少爷这么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儿子来,少爷不肯认错,夫人就打了少爷,少爷不还手,夫人打了他半夜,今早才歇停。”

    芸儿心疼苏君诺,说明了情况之后还嘀咕着:“人都躺床上发着烧了,还嚷着让我给你送吃的。”

    说着芸儿的眼眶都有些红了。

    那个傻小子!

    “走,带我去看看他。”苏沫然对芸儿说道。

    “你还想要添什么乱啊!”其实芸儿对苏沫然没什么好印象也没什么坏印象,她心疼的是她的主子,因为苏君诺受伤和苏沫然多少脱不了关系,所以芸儿这会儿对着苏沫然说话的口气有点冲。

    “我对秋姨娘或者苏婉茹怎样那是我和她们的事情,这其中的事情就算你不想探究身在苏府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你的主子对我怎样你也清楚,我该添谁的乱,该对谁好,分得很清楚。”苏沫然明明白白地告诉芸儿。

    芸儿扁了扁嘴,“我不是怕你对少爷怎么样,我是怕二夫人看到你和少爷走得近,又把气出在少爷的头上,你现在可风光了,皇上和皇后娘娘的义女,御赐的郡主,二夫人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你怎么样,可是少爷不一样。”

    现在的二夫人因为苏婉茹的事情,一会儿哭闹,一会儿凶狠,她昨晚能打苏君诺一次,就会打第二次,芸儿的顾忌是完全有道理的。

    “我不过去你就能保证秋姨娘不会再打你的主子了吗?”苏沫然反问芸儿。

    芸儿垂头,她自然不能保证。

    “我说我可以保护你的主子你信不信?”苏沫然说道。

    芸儿抬起头对上苏沫然的眸子,那眼神之中透着她不曾见过的自信。

    以前的苏沫然,自身难保,现在的苏沫然……还真的不一定!

    “我不过是个下人,你同我说这些也没用,你要去见少爷,我还能拦着你不成?”芸儿苦着一张脸说,“但如果你真的有能力保护少爷,芸儿真的希望你能好好地保护少爷,少爷从小就活得不开心,前些天少爷和你一起的时候,笑得比以前多多了。”

    说到底,苏君诺还只有十三岁,还是一个孩子,只不过有些事情逼着他在某些方面早熟罢了。

    “行了,帮我拿一下我屋里的那个小箱子,然后带我去见你主子。”苏沫然对芸儿说道,有些话,用做的比用说的更加管用。

    芸儿不太明白苏沫然要她拿什么东西,只是照着苏沫然的吩咐做了,小箱子不大,但还挺重的,也不知道里面放着的是什么。

    “你想要拿什么过去?”芸儿抱着苏沫然让她拿的箱子,在陪着苏沫然过去的路上询问苏沫然。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苏沫然淡淡地说道,等到了苏君诺那里,她就会用到箱子里面的东西,那个时候她就可以看到箱子里面的东西了,自然也就知道了。

    “哦——”

    苏沫然现在住的东厢房和苏君诺住的地方离得并不远,两人没多久就到了。

    等到苏沫然进了苏君诺的卧室,看见床上躺着的血色全无的少年的时候,心头不由窜起一阵怒火来。

    “为什么不叫大夫过来看看?”都伤成这样了,为什么不叫大夫?

    此时的苏君诺在发高烧,人昏睡着,连苏沫然来了都不知道。

    “二夫人不让叫。昨天晚上二夫人发了狂,痛打了少爷,早上的时候,二夫人冷静下来,觉得自己做错了,她不敢让府里的别人尤其是老爷和老夫人知道自己打了少爷的事情,就不准我们叫大夫,她去药房弄了一些治伤药来,我已经煎了让少爷喝下了。”芸儿回答道,不是她不想叫,而是二夫人不让她叫。

    苏君诺的房间里面没有其他人,苏沫然直接就从轮椅上面站了起来,走到苏君诺的床前。

    看见苏沫然站起来,芸儿惊讶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你,你,你……怎么……”

    “这个问题稍后再说明,现在比较重要的是你的主子!”

    苏沫然猛地掀开盖在苏君诺身上的被子,被子下面的苏君诺穿着白色的亵衣亵裤,但是还可以看见他脖子手背等地方的红痕。

    苏沫然将苏君诺的亵衣脱下,露出了身上面更多的伤口,伤口触目惊心,有深有浅,深的皮开肉绽,浅的是一道鲜红的血痕。

    上一次苏君诺被邱志豪欺负的时候,苏沫然为他诊治过,他身上应该是没有留疤的,所以现在苏君诺身上的伤,都是昨天晚上二夫人下的手。

    “把我的箱子拿过来。”苏沫然对芸儿说。

    芸儿连忙将刚才苏沫然让她抱过来的箱子抱了过来,放在了苏沫然触手可及的地方。

    苏沫然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瓷瓶,然后从中倒出一颗丹药来,那一个瓶子里面就只有那么一颗,不是苏沫然不想多炼,而是这种丹药所需的药材很难收集齐,苏沫然这三年里面一共才炼制成功了这么一颗。

    苏沫然将丹药倒出来的时候,莹润的光泽让一旁的芸儿瞪大了眼睛。

    这,这不是……

    在芸儿惊讶的目光中,苏沫然将手中的丹药喂入了苏君诺的口中,让他吞服下。然后又从箱子里面拿出外涂的药膏,为苏君诺上药。

    “你也别愣着了,过来帮我一起涂。”苏沫然喊芸儿和她一起,伤口多,两个人一起来的话会快很多。

    “哦,哦……”芸儿傻愣愣地应声,然后忙过来帮忙。

    ★

    大概中午的时候,苏君诺的烧退了,人也醒过来了,苏君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并不是他自己的房间,再细一看,发现自己人在苏沫然的房间里面。

    他怎么在这里?

    正打算要起来,就被苏沫然给喝止住了。

    “伤口要是崩了我可不帮你涂第二次。”

    苏君诺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苏沫然,“沫然姐姐,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因为我这个人比较有爱心,看见受伤了的小动物都会忍不住抱回家里来。”苏沫然回答道。

    受伤的小动物……呃……那个,沫然姐姐,他不是小动物的说……

    这个时候,芸儿端着脸盆进来了,看见苏君诺人醒过来了,很是高兴。

    “少爷,你可算醒过来了!”

    “呃,我有睡很久吗?”苏君诺那迷迷糊糊的样子,看起来让人很想去掐几下。

    “是没有太久,但是……”是只睡了一个上午,但是他总不醒过来,让人担心啊!

    “对了,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苏君诺还没弄明白这个事情呢。

    芸儿闻言看了一眼苏沫然,然后如实回答苏君诺的问题,“因为少爷你受伤了,大小姐给你诊治的,给你上完药就把你带来大小姐这里了。”

    苏沫然说,以后苏君诺就住她这里了,反正她现在住东厢房,东厢房那么大,多的是房间住人。

    “哦……”原来是这样啊……苏君诺点了点头,然后又愣了一下,好像不对啊,“沫然姐姐为我诊治的?”沫然姐姐什么时候学会的医术?

    他时而了然时而迷惘的模样看起来很呆萌。

    “呃……”这个问题可把芸儿给问倒了,她怎么知道苏沫然什么时候学会的医术,她也是刚刚才知道。回答不上来,芸儿只好求助苏沫然了。

    “大概是某一天晚上做梦的时候,梦见了一个白胡子白头发的神仙爷爷,神仙爷爷教我的。”苏沫然瞎扯道。

    “沫然姐姐,我不是三岁小孩子了……”苏君诺扁嘴道,有这么唬人的吗?

    “三岁小孩都比你懂得保护自己。”苏沫然一句话直接堵住苏君诺的嘴巴。

    苏君诺知道苏沫然说的是自己再度受伤的事情,上一次被邱志豪欺负那是因为苏君诺打不过邱志豪,但这一次被二夫人打,苏君诺是完全有还手能力的,但是他没有还手,因为打他的人是他的母亲。

    见苏君诺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把头垂下,苏沫然走过来,“苏君诺,母亲打孩子是人之常情,但不一定都是正确的,如果不分对错,那不是孝顺,是愚孝。你母亲是对是错你心里有数的话,就遵从你自己的理解走,你已经不小了,懂得分辨了,坚持自己的想法,下一次,再遇到这种情况,我不允许你再放弃抵抗,不能还手,总可以逃吧?”

    苏沫然不是希望苏君诺去还手打二夫人,但是他要懂得保护他自己,虽然如果事情发生在苏沫然的身上,苏沫然可能就打回去了,这一点上面,苏沫然不要求苏君诺有和她一样的想法。

    第一次有人跟他说这样的话……很奇妙的感觉……苏君诺第一次尝到这种带着关怀的教导……

    苏君诺眼睛红红的,吸了吸鼻子,跟着点了点头,“嗯……”

    苏沫然没再多指责什么,这孩子,其实在有些事情上面很明白的,这一点苏沫然很清楚。

    “好了,不说了,把你衣服脱下来,我再给你上一次药。”苏沫然说道,苏君诺那一身好皮相苏沫然可不想让它给毁了,要好好调养,保证不给他留下伤疤才行。

    闻言,苏君诺连忙双手抱胸,整个缩回到墙角去,“那个,药膏在哪里,我自己来上药就好了。”苏君诺脸红地说道,拒绝让苏沫然来帮他上药。

    “害羞个什么劲,刚才你昏睡的时候我已经帮你上过一次药了。”苏沫然很不委婉地告诉苏君诺这个事实。

    “啊?”苏君诺顿时脸爆红。

    “你小屁股上面的那块月牙形的胎记我都看过了。”苏沫然又猛加一料。

    苏君诺闻言脑袋“轰——”地一下,然后一头扎进被窝里面,被子蒙头。

    没脸见人了,没脸见人了……

    ★

    晚饭的时候,三个人关上房门来用餐,没有别人在场,苏沫然在房间里面走动了起来,正打算要下床的苏君诺穿鞋子穿到一半就愣在当场了。

    “沫然姐姐,你的双腿……”

    “我自己给医治好了。”苏沫然回答道。

    “那你……”沫然姐姐脚已经好了?!

    “就像你总是逃课,把自己弄成一个坏孩子的模样一样,我也有我的原因。”苏沫然回答道。

    苏君诺点点头,他能明白苏沫然的意思,有时候,伪装不是为了骗人,因为骗人本身没有意义,而是为了隐藏一些什么。

    不管怎么说,沫然姐姐的双腿好了,可以像大家一样行走了,还是一件十分值得庆祝的事情!

    “沫然姐姐,你学会了医术真好!”苏君诺糯糯的嗓音十分认真的说道。

    这样她不但医治好了自己的双腿,还可以保护她自己了。

    因为苏君诺的屁股上面也有伤,所以细心的芸儿下午的时候给苏君诺缝制了一个坐垫,垫子里面塞了三倍厚的棉花,可以让苏君诺的小屁屁舒舒服服地坐在凳子上面。

    芸儿刚把坐垫给苏君诺垫上,就被苏沫然抢了过去,苏沫然把玩了一下手上的垫子一会儿,称赞芸儿的手艺道:“芸儿啊,你不但厨艺好,这女红也很好么。”

    赞美完,苏沫然将坐垫往她自己的位置上面一放,然后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

    见状芸儿着急了,“大小姐,这个垫子是给少爷做的,少爷他屁股受伤了。”

    “他自己的屁股自己都不珍惜,你替他心疼个什么劲儿呀!”苏沫然说着自己就开吃了,丝毫没有要将垫子还给苏君诺的意思。

    芸儿见此只能一脸心疼地看着苏君诺了。

    苏君诺苦着一张脸往硬邦邦的椅子上面坐去,屁股刚碰到凳子,苏君诺就“嘶”了一声。

    碍于自己身为男子汉大丈夫的面子,苏君诺硬着头皮坐到了底……他的屁股啊……苏君诺屁股疼得让他额头冒冷汗。

    正在埋头吃饭的苏沫然稍稍停顿了一下,“这么痛的话,不如不坐了,扎马步就好了,芸儿,来,把你家少爷的凳子给撤了,他就扎着马步吃饭就可以了。”

    “啊?”芸儿长大嘴巴,“真的要吗?”

    那样会不会太辛苦了?

    “他不是有练功吗?扎个马步应该不是太难吧?”苏沫然应所当然地说道,“你这么迟疑,是想要我亲自动手吗?”

    “哦,哦……”芸儿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走过去把苏君诺身下的凳子给抽走了。

    苏沫然满意地点了点头,假装没有看见苏君诺那纠结的表情。

    “想要不挨打,就要修炼好自己,除了战气要修炼,基础功也很重要,你下盘不稳,先练好了这个再学别的。就算不想打别人,把身子骨练硬朗了,至少不会随便让人打几下就躺床上起不来了。”

    苏沫然一边吃东西,一边很不经意地说了一句。

    闻言,苏君诺和芸儿忽然明白了,苏沫然这是变相地要训练苏君诺,要苏君诺把自身功夫修炼好,免得以后再被人欺负了!

    苏君诺傻乎乎地笑了,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沫然姐姐原来是刀子嘴豆腐心哦!

    这么想着,苏君诺觉得自己虽然带伤扎着马步吃饭悲催了一点,心里还是蛮甜的。

    然后苏君诺动了筷子,加了一筷子菜放到自己嘴巴里的时候,脸又变成了苦瓜脸了。

    “芸儿,你的手艺怎么变差了?”菜是苦的……

    芸儿冤枉!

    “少爷,不是奴婢的手艺变差了,是大小姐让奴婢在每一道菜里面都放了一些药材,把所有的菜色都做成了药膳。”芸儿解释道,菜里面添加了药材,味道当然不一样了。

    “别愣着了,以后你每一顿都吃这个,什么时候身体好了,被人打几棍子也没事儿,才有权利跟我谈吃回普通食物。”

    苏沫然很严肃地告诉苏君诺这个“残酷”的事实。

    苏沫然说话的时候还在吃东西,吃的就是摆在桌子上面的这些药膳,苏君诺吃什么她也吃什么。

    虽然难吃了一点,但是可以调养身体,而且这是沫然姐姐的一番心意,这么想,苏君诺吃着这些带着药味的菜色便也觉得没有那么难吃了。

    为了不浪费苏沫然和芸儿两人的一番功夫,苏君诺敞开肚皮使劲吃,吃到肚皮都撑了,终于将一桌的药膳吃了个精光。

    很好,没有浪费沫然姐姐的一片用心和芸儿的一番功夫。

    正打算到一边休息一下,芸儿端过来一盅汤给苏君诺。

    “这盅汤是大小姐亲自配的方子,亲自采的药,奴婢熬了一个下午才熬好的,很补的。”芸儿道。

    苏君诺此时已经撑到不行了,看见吃的,简直要吐了,可是一想到这是苏沫然亲自配的方子采的药,不想让苏沫然失望,便毫不犹豫地接了过来。

    “咕咚咕咚——”苏君诺大口往肚子里面吞咽。

    喝到一半,苏君诺脸色一青,硬撑的结果就是……

    他猛地冲向门口,光荣地吐了……

    这孩子……吃不下就别吃……傻乎乎地……

    “我看下次我和你的丫鬟都该估计着量来,不然,我怕你会成为东华国第一个被撑死的。”苏沫然看着苏君诺一时间哭笑不得。

    ★

    第二日,二夫人在知道自己的儿子苏君诺搬去苏沫然那里住了之后寻思了良久。

    苏沫然绝对是没安好心啊!把她的婉茹害成了这样,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完,她又把自己的儿子拐走了!难道她还想教导她的君诺来对付她吗?苏沫然,你好狠毒的心啊!

    二夫人左思右想,还是忍下了,她怕这个时候她把事情告到老夫人和苏易澈那里,自己那天晚上一时间发了狂失手打了苏君诺的事情被两人知道了就不妙了。

    眼下,还是婉茹的事情比较重要!她必须想个办法将婉茹救回来!

    二夫人冷静了一天之后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她现在这么去求苏沫然是没有用的,就凭自己对苏沫然做的那些事情,苏沫然应该不会原谅她的。为了婉茹,她现在得想办法让苏沫然放弃报复她们才对。

    二夫人这一天也不是白思考的,她想了个主意,事情做都已经做了,她不可能抹掉,不过她可以把事情推卸给别人。所以二夫人决定告诉苏沫然,自己当年对苏沫然做的那些事情其实是老夫人指使她做的,这样一来,让苏沫然原谅她就容易多了。

    为了自己的女儿苏婉茹,现在的二夫人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了,让她向自己恨了一辈子的女人的女儿低头认错赔罪的事情她都做了,更何况是抹黑老夫人呢?

    于是二夫人准备了一下,不带丫鬟,只身一人前往苏沫然的住处。

    二夫人踏入东厢房的时候,苏君诺在院中练基本功,芸儿端着毛巾和水站在一旁候着,而苏沫然坐在一边啃水果。

    看着苏君诺和苏沫然相处融洽的画面,二夫人心中的怒火不由地蹿旺,但为了大局,她自己给压下去了。

    不急,不急,等到她的婉茹回来,她一定要让苏沫然好看的!

    二夫人走近,苏沫然他们看见了她,苏君诺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眼前浮现了那晚二夫人打他的画面,便跑到苏沫然的身边。

    苏沫然看见二夫人,想也知道没什么好事情。

    “我是来求你放过婉茹的。”二夫人一上来就道明自己的来意,平静的语气倒是让人意外了一把,只因为她那天晚上的鬼哭狼嚎太过深入人心了。

    苏沫然没有立刻说话,等着二夫人继续往下说,她来她这里不会只有这一句话的吧。

    “沫然,我知道你恨我,也恨婉茹,毕竟我们两个曾经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你会恨我们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二夫人坦言道。

    二夫人的态度突然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让在场的苏君诺和芸儿十分震惊。

    苏沫然倒还好,因为她不相信二夫人是真心实意来道歉的,要道歉不会是这个时候。早干嘛去了?苏婉茹还没有出事的时候干嘛去了?现在道歉?不就是想要她放过苏婉茹吗?那么二夫人的道歉有几分真心还需要说明吗?

    “哦,那我就放心地继续恨你们了。”苏沫然接着二夫人的话说道。

    既然你都说苏沫然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那苏沫然就不客气了。

    二夫人身体一僵,差点又功亏一篑。

    硬是忍住不爆发,放柔自己的声音继续说道:“可是沫然,你知道吗,那样伤害你,我也是极其不忍心的!你一定不知道,当年我那么做也是无奈的。”

    刚才有一刻,苏君诺还以为自己的母亲转性了,果然还是奢望!

    “无奈?你有什么无奈,不妨说来听听吧。”苏沫然配合着说道,好让二夫人把她准备要说的话都说完了。

    “若是我说,当年那么对你不是我的本意,你可相信?”二夫人问苏沫然。

    “你说说看,我再看看能不能相信。”苏沫然不动声色地说道。

    “你可知道在苏府最恨你的人不是我,而是娘。”二夫人说道,她打算将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推卸给老夫人,老夫人恨苏沫然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苏沫然肯定是知道的,而且老夫人也是有能力指使二夫人做这些事情的人,这么说起来,二夫人的说辞还是十分有根据的,是具有一定的可信度的。

    “哦?”苏沫然轻轻地挑了一下眉毛,示意二夫人继续往下说。

    “因为你母亲的事情让苏府丢尽了颜面,而你的存在,又提醒着苏府,提醒着世人这个羞辱的事情,老夫人不希望苏府一直被人这么指指点点的,就想要你滚离苏府,所以才安排了这么一件事情,苏家的人都可以作证,当年执意要送走你的人是老夫人。其实你爹他并不想要送你离开的,是因为老夫人的坚持,你爹他不想驳了老夫人的意,才勉强答应的。”

    二夫人倒是聪明,说辞里面真假参半,说得有根有据的。

    她也没有说错,当年的确是老夫人在后面推波助澜,才促成了这件事情,但那是她利用了老夫人疼爱苏婉茹厌恶苏沫然的心理。

    “这么说来,后面那些安排也是老夫人的意思喽?”苏沫然问道。

    听苏沫然这么问,二夫人喜上眉梢,以为苏沫然是开始相信她说的话了。

    “我哪里有那个胆子啊,这事儿要是让你爹知道了,那还了得?我不过是一个卑微的小妾,哪里敢做这样瞒天过海的事情啊?”二夫人这个时候倒是承认自己是妾了,把自己说得什么权利都没有的样子。

    事实上,三年前的二夫人在苏府的地位基本等同于正式了,因为苏府那个时候又没有正式,而二夫人又权衡了自己在苏府的地位和苏易澈对苏沫然的关心程度才做出了那样的事情的。

    “听你这么说,好像也有几分道理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好像我不该把错都怪在你和婉茹妹妹的身上去,那样对你们来说太不公平了。”

    苏沫然捏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闻言,二夫人心中大喜。

    见苏沫然似乎是相信了二夫人说的话,苏君诺想要提醒苏沫然不要这么轻易相信,因为他太了解他的母亲了!

    没等苏君诺开口提醒,苏沫然就又继续说道,“不过你这么说,事情好像还有些地方还不太清楚的,而且我这个人记性不太好,一次性记不下太多的东西。这样吧,你用纸笔将事情的始末都写下来,包括老夫人怎么让你赶走我苛刻我的每个细节都不要漏掉了,这样他日我找老夫人对峙的时候,也不会因为说不清楚吃了亏,你看这样可好?”

    苏沫然让二夫人把事情记下来,还要去找老夫人对峙?

    ------题外话------

    不好意思,今天更的晚了~(>_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