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我要参加太子选妃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人是谁?”皇甫裂云问。

    大家听这话,心里都想着,苏沫然要完了,惹到皇甫裂云了,必死无疑了。

    “回大人的话,是苏将军的长女。”邱程远忙回答道,反正是苏家的人,死了干净。

    在邱程远看来,这苏沫然是冒犯了皇甫裂云了,所以皇甫裂云才会问她是谁,看样子,这苏家的女儿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

    皇甫裂云的眼睛一直盯着苏沫然看。

    苏家长女?

    “苏易澈那小子的女儿?”皇甫裂云问这话的目的和此时邱程远心里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是。”邱程远点头,心里还暗爽呢。

    皇甫裂云眯着眼睛又端详了苏沫然一番,腹诽,苏易澈什么时候生了个这么个有见识的女儿了?还看过《天和鬼书》的全本,倒是挺让人意外的。

    “咳咳,这位老先生……”苏沫然轻咳了两声,一开口,便吓得众人不轻。

    她刚刚称呼皇甫裂云为“老先生”!

    这是她能说的话么!?

    众人的惊恐苏沫然其实是看见了的,不过她就当做没看见了,“老先生,对于治疗残废,本人还是有一些心得的,毕竟我自己也是一个残废,而且残了很多年了。不知道您老人家有没有兴趣听一听我的意见呢?”

    苏沫然把她的话说话之后,房间里面的所有人的脸色都齐刷刷地变掉了。

    没有人敢这么跟皇甫裂云说话,就连皇上都不会!

    没有人敢对皇甫裂云的医术指手画脚的,东华国上下还没有这样的人!

    谁想,皇甫裂云却没有动怒。

    “哦?你说来听听吧。”

    苏沫然是不是残废,皇甫裂云已经知道了,她人坐着轮椅,其实腿脚甭提有多灵活了,皇甫裂云也懒得去戳穿这种小事情,他关注的,一向都只有他在乎的东西。

    “我这人残了这么多年了,对这方面也做了不少的研究了,我这里有一套按摩的手法每天照着做,就可以帮助邱公子恢复。只要照着做,每天按照一日三餐的频率来,保持一两个月,兴许邱公子就能康复了。”

    苏沫然说得煞有其事的,众人自然不信她的话,没听说过苏家的残废女儿什么时候还学了医术了!

    皇甫裂云若有所思,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底他其实并不清楚,目前来说,他所知道的,也就是《天和鬼书》这一部分的事情了。

    对皇甫裂云来说,救不救邱志豪其实是十分无关紧要的事情。

    虽然眼下还不太清楚苏沫然是想要做什么,但皇甫裂云很乐意行这个方便。

    “哦,那不妨就让你来试一试吧。”皇甫裂云开口道,说完就走到了一边,让路给苏沫然,当真打算让苏沫然来试一试了。

    皇甫裂云的话让邱家父子大为震惊,一来,皇甫裂云对苏沫然这么好的脾气,着实让人觉得意外;二来,这让苏沫然一个应该是不懂医术的人来给邱志豪“诊治”?且不说苏沫然是什么用意了,这让邱志豪给苏沫然来当试验品,想想就觉得心里发毛。

    苏沫然坐着轮椅过来,瞥了床上瘫痪着的邱志豪一眼,眼底藏匿着戏谑的成分,然后她手指向邱程远,“我来说,你照做。”

    “我?”邱程远愣了一下,就算是苏沫然的父亲苏易澈,和邱程远在朝中的地位也是平起平坐的,都没见他跟邱程远这么说过话。

    “这也是为了您的儿子,您老人家做出一点小小的牺牲也是有必要的。”苏沫然微笑着同邱程远说。

    话是听着挺有道理的,但邱程远始终觉得自己被苏易澈的女儿呼来唤去的,心里面十分不爽。无奈眼下的情况,容不得邱程远做拖延。

    “我照做就是了,你快点说。”邱程远瞪了苏沫然一眼,用眼神警告苏沫然,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

    “先捏着他的手臂,”苏沫然还是指使邱程远对邱志豪进行“治疗”,“你那么小心翼翼的干嘛,放心大胆一点,对,手再往上一点……”

    按照苏沫然的指示,邱程远的手正好就捏在了邱志豪的断骨处,当场引发了邱志豪的尖叫声。

    “啊……啊……”邱志豪的两声惨叫吓得邱程远连忙将手收了回去。

    那可是骨头断掉的地方啊,这一把捏上去……

    还真是要人半条命啊!

    “别停啊,继续捏,疼是在所难免的,为了能够早日康复,付出一点代价是必要的。”苏沫然催促邱程远继续捏邱志豪的伤处。

    邱程远不想继续啊!他儿子都痛成这样了,他还要怎么继续啊?别说这什么按摩方法能不能帮到他儿子了,这么痛的治疗过程,就算能行他也不愿意啊。

    皇甫裂云将眼前的事情收尽眼底,这丫头哪里是在“救人”?分明是故意“整人”吧?

    以皇甫裂云的本事,不难看出苏沫然的小心思来,那样按,只能让邱志豪痛个半死,却起不到半点救治的作用。

    知道是知道,皇甫裂云却不点穿。他不但不点穿,还很愿意卖苏沫然这个人情。

    于是皇甫裂云冷着脸对邱程远说:“邱家小儿,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照着她说的继续做?磨磨蹭蹭的,是想要我也陪着你到天亮吗?”

    邱程远被皇甫裂云这么一呵斥,连忙认错。

    “是,是……微臣这就继续臣这就继续……”

    “啊——啊——爹,不要按了啊——”

    邱志豪再度惨叫,一声比一声凄惨,苏沫然要求的每一下都按在邱志豪的伤处,那疼痛不比让邱志豪再断一次骨头来得轻。

    “继续,别停。我这套按摩疗法的精髓就在于一气呵成,当中要是停顿了,就会前功尽弃,只好从头再来了。”苏沫然提醒道。

    这哪里是在救人?苏沫然是故意的,绝对是!邱程远心里那个一个恨啊!可是就算觉得苏沫然是故意的又怎么样?他还是只能照做啊!

    而此时的苏君诺心里面不由地滋生出了一种很奇怪的想法来,他隐隐地觉得,沫然姐姐……好像……是在为他报仇?

    他怎么会生出这种奇怪的想法来呢?苏君诺暗自摇头,沫然姐姐应该是不知道他被邱志豪给打了的才对的,又何来报仇一说呢?

    ★

    结束了对邱志豪的“治疗”的时候,邱志豪本人已经晕过去了,而邱程远抱着自己的儿子心疼得半死。

    苏沫然被皇甫裂云叫到外面单独谈话了,苏君诺只能远远地看着夜色中的两个人影在宫中凉亭之中交流着什么,具体说什么,他就不得而知了。

    凉亭里面,苏沫然微笑着向皇甫裂云道谢:“谢谢你刚才没有拆穿我。”

    “你倒是会折腾人,那邱家的小儿都这样了,你还要让他父亲捏他伤处。”那痛楚,光是想想就够了,“你就不怕邱程远报复你么?”

    以皇甫裂云的了解,邱程远并不是一个大度的人。

    “怕就不会做了。”苏沫然十分坦然地回答道,“老头儿,现在我知道你是谁了,你也知道我是谁了,我们谈笔交易怎么样?”

    “你要和我谈交易?”皇甫裂云觉得很是新奇,敢和他谈交易,这胆子,会不会太肥了一点呢?

    “对,我要和你谈一笔交易。”

    “说来听听。”皇甫裂云饶有兴趣道。

    “《天和鬼书》剩下的部分我会默写给你,作为交换,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苏沫然道。

    《天和鬼书》对皇甫裂云来说还是很具吸引力的,这一点,他们彼此都很清楚。

    “丫头,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知道,只要我想,你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皇甫裂云眯着眼睛,话语间透着危险的气息。

    “的确是这样,”这一点苏沫然不否认,以他的身份,想要她或者苏府做什么事情并不难,“你是德高望重的前辈,仗势欺人这种事情想来应该是不屑做的,更何况,若是交易愉快,我们还能有下一次的。再说了,反正我想要你帮忙做的事情对你来说也只是小事一桩。”

    这丫头,果然精明。她没有直接说自己是不是还有别的底牌,她没说有,也没有说没有,这么一来,皇甫裂云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底牌,还有多少底牌,却不得不留下一条后路,不能将苏沫然给逼急了,不然他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皇甫裂云盯了苏沫然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说说看,你想要我帮我你什么忙。”

    “我要参加太子选妃。”苏沫然回答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