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不准吐我身上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含叶,你说这苏君诺跟只无头苍蝇似的,是在找什么东西呢?”莫银桑在跟了苏君诺好一会儿之后,忍不住发问了。

    他和柳含叶已经看着苏君诺焦急地转了一圈又一圈了,也不知道他在找些什么东西。

    柳含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苏君诺,“他在找他的姐姐苏沫然。”

    “你怎么知道?”莫银桑回头,惊讶地看着柳含叶,他们一起跟着苏君诺的,为什么他就不知道?

    “他嘴巴里面一直在念着‘沫然姐姐’。”柳含叶微微皱眉。

    莫银桑恍然大悟,差点忘了,柳含叶会读唇。苏沫然的话,就是那天他们在苏府见到的那个坐轮椅上的女人?后来柳含叶好像还将她抱走来着……

    “你继续跟着他,我有事情先离开一下。”柳含叶对莫银桑说。

    不等莫银桑回答什么,柳含叶人影一闪,就没了踪影。

    莫银桑头疼得揉揉自己的太阳穴,他干嘛要跟着这个苏君诺呢?他对苏君诺又没有兴趣……对他正在找的苏沫然也没有兴趣……

    ★

    苏沫然一直是坐着轮椅的,若是仔细观察,便能在一些地方发现轮椅的轮子碾过的痕迹,尤其是湖边地湿,土质松软,轮椅碾过痕迹比较明显,从湖边拐入假山林的路鲜少有人走,即便只有浅浅的车痕,对柳含叶这般心思缜密的人来说也足够了。

    顺着车轮的痕迹一路找去,柳含叶的脚步停在了乾元殿的前面。

    这个女人,怎么会到这里来?

    乾元殿……东华国皇宫的禁地,这里面住着的,应该是那个人,如果是那个人的话,还真是一件麻烦事情……

    他如今身在奕京,还是在皇宫里面,不能与人动手。

    真是麻烦呵……

    摇了摇头,柳含叶推开了乾元殿的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柳含叶就看到了苏沫然的轮椅,但只有轮椅在,它的主人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该不会是真出什么事情了吧?柳含叶轻蹙眉。

    正在柳含叶驻足的时候,正对面的金镶玉竹林簌簌作响……

    “嗖”“嗖”飞出几条藤蔓来,刹那间就缠住了柳含叶的手脚。碧绿色的藤蔓勒住了柳含叶白玉般的脖子,仿佛要将它勒断似的。

    不用片刻的功夫,“美艳有余体力不足”的柳含叶便被缠成了一只大粽子,原地动弹不得了。

    皇甫裂云走了过来,低头看了一眼柳含叶,眯了眯眼睛,“今天怎么回事,又一个不长眼睛的跑到我的乾元殿里来了?皇甫霖到底是怎么搞的,什么小猫小狗都放进皇宫里来了吗?”

    柳含叶瞪了皇甫裂云一眼,却没有说话,视线扫过竹林后面若隐若现的房屋,那女人在那里吗?

    “算了,今天我心情好,不想见血,更何况一会儿让那丫头出来看到血淋淋的画面也不好。”皇甫裂云难得宽容地说道。

    吓到了那丫头,亏的是自己,他皇甫裂云可不喜欢干吃亏的事情。

    这么想着,皇甫裂云一手抓着柳含叶的后衣领,将他拎了起来。

    柳含叶没有听错,皇甫裂云刚才提到了“丫头”,听皇甫裂云的口气,苏沫然现在应该是没有事情的。

    正在柳含叶思考的时候,皇甫裂云将他拎到了一旁的水池边上,将他往岸边的小船上面一丢。

    “小子,你就好好地待这里吧,等我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再回来解决你。”皇甫裂云现在没有心情搭理突然闯进来的柳含叶,他心里还惦记着苏沫然正在给他默写着的《天和鬼书》。

    柳含叶意识到皇甫裂云对自己做了什么,脸色瞬间变青,“放我离开!”

    皇甫裂云脚步一顿,不悦地回头,“没听到我说的么,乖乖地别吵,我嫌烦,吵到了那丫头,默错了怎么办?”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被其他无关紧要的人给打扰了?

    “你放我到别的地方,我就不吵!”柳含叶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该死的!柳含叶在心中低咒。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好笑叻,他皇甫裂云干嘛要听这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的话?

    这小子,长得倒是挺好看的,有他年轻时候的七成风采,马马虎虎,不过不听话,不讨喜啊不讨喜。还是杀了吧,用一种不太血腥的方法就好。

    皇甫裂云正思考着,却发现被他丢到小舟上面的柳含叶的状态已经不太对劲了……

    “呕——”

    “呕——”

    柳含叶脸色难看地呕吐了起来。

    这臭小子竟然敢弄脏他的地盘?

    皇甫裂云生气了,抬手就想一掌拍死柳含叶。

    “住手!”

    苏沫然一出来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柳含叶被裹成了粽子丢在水池边的小船上面,正在呕吐,而皇甫裂云正打算对柳含叶出手。

    苏沫然这一喊,喊停了皇甫裂云。

    “老头儿你干嘛呢,他是我朋友!”苏沫然小跑了上来。

    原来这漂亮男人是她的朋友。

    “误会,误会,我以为又是擅闯我乾元殿的大胆小贼了。”皇甫裂云笑道。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这么好声好气地说过话了。

    苏沫然瞪了皇甫裂云一眼,然后转身看柳含叶,心道,他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算了等下再问他这个问题,现在问了他也回答不了。

    看着他脸色难看地作呕,苏沫然问皇甫裂云,“你对他做了什么?”

    乍一看,还以为柳含叶是被皇甫裂云下了药,受折磨了。

    “我哪有对他怎么样啊?”皇甫裂云冤枉,“我只是绑了他,把他丢到了这小船上面,他自己就呕吐了起来。”

    本来想把人丢到一个不太明显的地方,省的让苏沫然看见了,谁想一丢上去没多久这男人就变成这样了。

    见苏沫然听完他的话还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皇甫裂云大为不满,“我需要说谎吗?就算我对他做了什么也是他活该。”

    “行了,我相信你。帮我把他解开,扶他到房间里面去。”

    苏沫然看着脸色难堪的柳含叶,便赶紧让皇甫裂云帮她把人给弄上来……

    扶着解开了束缚的柳含叶,看着他这般惨的脸色,苏沫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男人,警告你,这次不准再吐我身上了,不然我现在就把你丢在地上。”苏沫然警告柳含叶道,不过正晕乎着的柳含叶估计是听不到她说的话了。

    说是这么说,苏沫然还是扶着柳含叶进了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